月老志 第780章 归计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别呀,大家说说话不好吗?”

    明钦抓着兰萱的玉手笑嘻嘻不肯撒开。网

    兰萱挣之不脱,没好气道:“说话就说话,你别动手动脚的。”

    明钦抬头往窗外看了看,外面已是夜色昏沉,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只觉得肚腹空空,精神还算可以。

    “你们饿不饿,不如让宫人做几个小菜,烫一壶好酒,大家边吃边聊。这天气怪冷的。”

    水柔风笑道:“楼主和姐姐们坐着,我去安排。”

    兰萱扯住水柔风的衣袖,横了明钦一眼,意有所指的道:“饭菜可以,酒就不必了。某些人酒品不行,喝醉了吃亏的是我们。”

    水柔风俏脸生春,知道兰萱对上次的事还耿耿于怀,支支吾吾的道:“那就少喝一点吧。”

    萧仙露抿嘴笑道:“萱仙子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都是仙儿的罪过,再不敢给你们喝什么千日醉了。”

    “不干你的事。”

    兰萱虽说对魔道中人的颇有成见,‘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也知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她和萧仙露、水柔住在一处,关系要算不错的,上次萧仙露自残谢罪,再要提起便显得她心胸不广了。

    兰萱倒不是针对萧仙露,不过她清冷自持,无端让明钦占去偌大便宜,自然难以释怀。

    明钦看兰萱脸色不太好看,岔口道:“仙子来明月楼有多久了?”

    兰萱怔了一怔,怅然道:“也有七八个年头了吧。”

    她是上一届七海天道会征剿明月楼失手被擒的,后来被萧仙露说动留在楼中,轩辕朗则被公孙疾邪选作替身。

    “那你可有什么心愿?想不想出去?”

    明钦知道兰萱心志坚定,不是甘言蜜语能轻易哄住的,只有投其所好慢慢拉近关系。

    “你想赶我走?”

    兰萱娥眉微挑,眸中泛起一丝怒意,她一意修道,心高气傲,自然不甘心做一个侍妾,有些情绪在所难免,但木已成舟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明钦多迁就一些,谁知事与愿违,明钦的意思似乎要将她扫地出门,不由得羞恼成怒。

    明钦见兰萱心生误会,不慌不忙的道:“宫中虽说衣食无忧,毕竟只是个大点的笼子,仙子若想出去散散心,也是有益之事。这里是你的家,谁能赶你走呢?”

    萧仙露接口道:“夫君对仙子真好,仙儿也想回家看看呢,我来明月楼也有好多年了呢?”

    兰萱脸色稍和,她是天女门的掌门,外出云游已有十多年,当然也想回去看看,只是明月楼的仇敌遍布七海,行踪机秘向来不允许活人离开。

    “我原以为这辈子要老死在明月楼,哪里敢有离开的念头。你虽是楼主,只怕大夫人是不会答应的。这也是为了楼中上千口性命着想,怪不得她。”

    明钦笑道:“你们都是我的媳妇,想回去探探亲,本是人之常情,回头和雪晴商议一下,她来明月楼时日最久,未必就没有牵挂。只是以身作则,不敢坏了规矩。既然我是楼主,这些不近人情的规矩也该改一改。”

    说话间,水柔风领着几个宫女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个体态丰腴的妇人,手里提着一个铜制的火锅,居然是楼雪晴身边的巴寡妇巴凌。宫女手里擎着玉盘,上面摆着切好的蔬菜、鱼肉。

    仙家器物周备,宫中又有不少食材,平日都洗剥干净,以备不时之需,炉罩用的是蟠龙丝,做起来极为便捷。

    “聊什么呢,这么高兴?”

    水柔风在门外就听到明钦的话声,萧仙露靠在床头,笑吟吟的支着下巴,兰萱的气色也和柔了不少,对明钦的提议很感兴趣。

    “巴总管,你怎么也在?”明钦微觉诧异,巴凌不在楼雪晴身边侍候,跑来长乐宫做什么。

    巴凌点头笑道:“上次那个不开眼的丫头开罪了七夫人,使得楼主和七夫人对大夫人颇多误解,大夫人有口难言,特地让我前来侍候”。

    萧仙露显然已经知道此事,对巴凌的到来丝毫不觉得惊讶,坐起身来,指挥着宫女道:“把桌子支到床上来,我看看都有什么好吃的。”

    现今天已入冬,气温骤降,海面上都下起雪来,明月楼虽是三界少有的创制,龙明皇修缮之后已经过去了很多年,这些年,后天道术的展也很厉害,从五行灵力到八卦运用,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明月楼不能说与世隔绝,前段时间扫平枳蛇岛,就猎获了不少财物。况且兰萱、水柔风来楼中也没多久,花家姐妹、萧仙露也不过百年,对后天法宝的衍生并不陌生。但明月楼的机阵是一个整体,一个机阵往往是数十个小机阵共同作用,牵一而动全身,楼雪晴等人对机关算学、五行法阵都没有特别的研究,至今也弄不清楼中到底有多少机阵,更不敢胡乱损益。

    仙界用来取暖的器物也多种多样,除了旧的火炉之外,又有引用地气和风力的,这在明月楼中大规模使用还有些困难。

    在凡人的印象中,仙家的衣服好像十分单薄,修行者的体质比常人好很多,似乎应该不怎么怕冷。事实上却不尽然,鸟有羽、兽有毛,人类则夏葛冬裘,这只是御寒之物质地的不同,如果夏不知热,冬不知冷那就是感官有问题。

    几人一起动手放好桌案,摆上火锅,烧好汤水,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水柔风解释道:“天冷了,饭菜凉的快,咱们就吃火锅吧,想吃什么自己放。”

    萧仙露瞄了巴凌一眼,笑吟吟地道:“巴总管可是大夫人跟前的红人,让你看着我们吃那多不好意思,不如坐下来一起吃吧。”

    巴凌欠了欠身,低眉顺目的道:“七夫人说哪里话。虽说大夫人抬爱,提拔奴婢做个总管。在楼主和几位夫人面前,终究是个下人。怎么敢和楼主、夫人一起用餐。七夫人若觉得奴婢碍眼,不如我到外面等候。有用得着奴婢的,夫人传唤一声就是了。”

    “常言道,不看僧面看佛面,若是把你撵出去,大姐面上可不好看,你就别端着了,让你坐下就坐下吧。”

    萧仙露对楼雪晴、楚惜诺心怀不满,对她们身边的人自然不甚满意。本来楼雪晴大权独揽,她手下的人不免有些趾高气扬,不把别的夫人放在眼里。逮到机会免不得敲打一番。

    巴凌也是四大寇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如今沦落到仆役的地位,难免有些今昔之感。好汉不吃眼前亏,萧仙露明摆着和楼雪晴不对付,上次的女卫就是前车之鉴,楼雪晴派她来显然不是和萧仙露对着干的。巴凌自然要刻意谦抑,不让萧仙露抓到把柄,在楼主面前搬弄是非。

    明钦看气氛有些尴尬,轻咳一声道:“仙儿让你坐,你就坐下吧。都是自己人,不必拘礼。”

    “是。”

    巴凌听到明钦话,才施了一礼,挨着床边坐下。

    巴凌一身玄氅,戴着半边面罩,颇有几分诡秘的气息。

    诸女动手将鱼虾、菌菇、青菜之类的食材一股脑倒进煮沸的汤水里,顿时香气扑鼻,牵动饥肠。

    明钦看着巴凌的打扮好奇的道:“巴总管,你这个面罩有什么名目吗?为什么总是戴着它?”

    公孙疾邪的黄金面罩可是大有来历,夜叉王的青铜面具也是地皇祖龙赐下的。巴凌是妖神巴蛇的后人,这个面罩若是祖上的遗物,说不定有些来历。

    巴凌平静的道:“不瞒楼主,我脸上有块胎记,不太好看。所以要遮一下。”

    萧仙露掩口笑道:“你们男人呀,看到人家长的漂亮就想入非非,夫君若是看上了巴凌,不如跟大姐说一下,将她收作填房吧。”

    兰萱娥眉颦蹙了一下,似乎对萧仙露的提议不怎么开心。

    明钦老脸微红,辩解道:“仙儿别乱讲,人家可是有丈夫的人。”

    萧仙露咯咯笑道:“巴总管,你把面具拿下来,让我们瞧瞧吧。我也好帮你说话呀。”

    “夫人取笑了。”

    巴凌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将面罩摘了下来。众人心生好奇,不由扭头看去,只见巴凌眼角下面果然有一片腥红如火的胎记,宛如一条吐着红信的毒蛇。她身形高大,鼻管挺直,眼窝略深,有种妩媚撩人的味道,虽然不如萧仙露、水柔风眉眼精致,也没有兰萱那种遗世独立的仙气,倒像一杯辛辣的美酒,让人忍不住想去尝一尝。

    明钦心头微虚,装作若无其事的道:“刚才我和几位夫人谈到,大家来到明月楼都有很长时间,是不是可以回去探探亲。你是楼中的总管,觉得此事可不可行?”

    巴凌道:“只要楼主和夫人下令,奴婢自当做好楼中的守卫,别的事就不敢过问了。”

    明钦点了点头,楼雪晴不愿放众人出去,无非是担心泄露楼中机密,招来正邪两派的围剿,但也大可不必因噎废食,这事只要好好安排,还是无甚问题的,他自己也不愿一辈子呆在明月楼,将来肯定要想办法出去的。

    “柔儿,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水柔风娇躯微颤,她和夏坚冰母子闹翻之后,无颜返回娘家,一直在海外流浪,后来遇到兰萱才进了明月楼。

    “我有父亲、后母,还有几个哥哥、姐姐。”

    明钦抓起水柔风的纤手安慰道:“改天我陪你回家见见你的父亲,也好让他安心。你离开了海王寨到底也有一个好归宿。”

    “夫……君……”

    水柔风柔唇微动,明眸不觉泛起泪光,她父亲年事已高,也是北海有名的道术名家,和海刚雄的父亲曾是生死兄弟,是以水柔风离开海王寨后,有家难回,差点寻了短见。

    萧仙露吃吃笑道:“夫君三言两语就感动的柔儿妹妹语不成声,看来今晚要以身相许,任君垂怜了。”

    水柔风神情大羞,不依道:“仙儿姐,你别乱说。”

    明钦哈哈一笑,拿起桌上的酒壶打开盖子嗅了嗅,酒味淡薄,透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应该不是萧仙露的古方千日醉了。

    “你们谁喝?”

    三女面面相觑,一个个羞红了脸,眼眸好似要滴出水来,巴凌莫名其妙,她酒量很好,明月楼中藏储的美酒都是千年佳酿,于修行大有补益。她倒是巴不得饮上一些,可惜身份低微,不敢开口。

    “我戒酒了,你们喝吧。”

    出了上次的事,兰萱便暗下决心,再也不肯饮酒。她的位次比水柔风高一些,自然坐在上,当下便主动和水柔风换座位,坐到下去。

    兰萱志念坚定,极有主见,比水柔风难糊弄多了。她又是穆清绝的师傅,虽然两人关系非比寻常,明钦也不敢造次。

    水柔风坐过来可就正中下怀,她是外刚内柔,虽也自幼习武,英气勃,骨子里却甚是柔弱,多愁善感,有种娇滴滴的味道。

    明钦拿了两个瓷杯,斟了半杯,凑到水柔风耳边笑道:“喝一点暖暖身子。”

    水柔风轻嗯了一声,飞快瞄了明钦一眼,她嫁到海王寨前后数年,也算规行矩步,谨小慎微。夏冰坚对儿子管教甚严,又嫌她没有子息,动则得咎,几乎没过几天顺心日子。

    明钦虽然年纪不大,却甚有决断,先前放走夏坚冰母子,也让她彻底死心,情愿留在明月楼。

    萧仙露往明钦身边靠了靠,插口道:“柔儿妹妹酒量不差,这不是‘千日醉’,夫君想醉倒她可没那么容易呢?”

    “就你心眼多。”

    明钦笑着在萧仙露臀侧拍了一掌,给她斟了一杯,把酒杯递到巴凌面前,“巴总管,要不要喝一点。”

    “谢过楼主。”

    巴凌也不客气,她倒想被明钦看上,平时跟在楼雪晴身边也觉得威风八面,今天跟明钦、萧仙露坐在一起,才觉总管再有权势也是个下人,不及夫人有地位,她自忖容貌比不上楼雪晴、萧仙露,但怎么说也是四大寇之,论名头至少不在兰萱和水柔风之下,如何做不得明月楼的夫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