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732章 暗流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你们想造反吗?”

    头目眼看势头不对,不由退了一步,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大声呼喝道:“弟兄们,跟我上。√★网 .谁敢捣乱,让他知道咱们天罗殿的厉害。”

    他情急之下忘了掩藏身份,群豪对于天罗殿和歧蛇王的关系本来就甚是狐疑,歧蛇王虽是四大海寇之,枳蛇岛覆灭之后恐怕还很难置办得起巨阙号这样的巨舰,况且船舰上还有数千人手。

    “你们到底是枳蛇岛还是天罗殿的人,咱们舍生忘死攻打明月楼,可是帮枳蛇岛报仇,为天罗殿效力。现在中了埋伏,盟主不设法补救,反而嗾使爪牙,滥施淫威。这是何道理?”

    乌老大到底见多识广,一番话说的入情入理,掷地有声。群豪看到这边出了事,也都围拢过来,纷纷议论。

    那头目觉事情闹大,不好弹压,色厉内荏的道:“你少跟我废话,把他抓起来,我看谁敢闹事。”

    头目抬起灵铳顶住乌老大的胸口迫他服软,不妨眼前刀光一闪,还没瞧个仔细,忽觉得脖颈一痛,一把三寸多长的飞刀透颈而过,登时双目怒凸,喉中嗬嗬两声,仰天便倒。

    这飞刀来得太过蹊跷,人群中藏龙卧虎,也不知道谁出的手。

    这头目倒地毙命,身边的同门才反应过来,一个个脸色大变,慌忙跑去请示宋佗。

    阎好生听了巴凌的说法,也害怕群豪不服管束,趁机和天罗殿对抗。将夏坚冰、天狂子、青夷子召到跟前商议,让他们约束住自己的人马,决不能自相残杀,中了明月楼的圈套。

    众人虽然困在四灵四相阵中,暂时没有性命之忧,若是相互火并,那可就危险了。巨阙舰得不到他们的消息,应该会设法营救,明月楼对巨阙舰的火炮打击不能无所顾忌,先稳住局面,再慢慢商榷破阵之法。

    他的考虑不可谓不周全,但群豪身陷牢笼,对天罗殿和歧蛇王更加不信任,再加上天罗殿的弟子飞扬跋扈,命令刚传达下去便闹出事来。

    天罗殿和群豪各死了一个人,若是继续斥令群豪回归四位盟主的战队,局面还不知如何恶化。

    阎好生只好收回成命,将天罗殿的人马聚拢过来,占据了阵法一角,夏坚冰、天狂子、青夷子也都招揽到二三十人驻扎在左右两边。其他修行者三三两两围聚在另一边,好在四象阵占地广大,大家还能相安无事。

    巴凌的话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加剧了群豪之间的相互猜忌。现在大家并不去考虑如何破阵脱困,破阵需要消耗极大的气力,很容易沦于任人宰割的境地。

    经过半夜的冲杀,大家对彼此的修为都有所了解,除了相互熟识的人之外,每个修为精强的真人境高手身边都会聚起一股力量,接下来就是相互猎杀的时刻了。

    风飘尘和秋零雨要算北西海的成名人物,她俩帮助夏坚冰母子对付花家姐妹,出了不少气力,夏坚冰误以为她们都是造化门的人,虽然没有表露真实身份,面子上还算客气。

    夏坚冰对儿媳水柔风很不满意,她看风、秋两女和海尚湮容色绝佳,哪个都不比水柔风来得差,兼且修为不俗,很想替儿子撮合一番,只是眼下的处境不太方便。

    风飘尘心知夏坚冰要借重她们,趁机让她把明钦和喻龙调过来,彼此之间好有个照应。

    明钦的事情比较好办,他在歧蛇王的麾下,既不争功图名,自然不肯向前,躲在人群中压根没怎么出力,歧蛇王也注意到他,夏坚冰找他要人,便顺水推舟让她领了去。

    喻龙在天狂子的分队,夏坚冰却不想跟他打交道。天狂子名声很差,喜欢勾搭有夫之妇,因为猥亵妇女还住过监牢,夏坚冰怎么说也是海王寨老寨主的夫人,家世显赫,话都不愿和天狂子说一句,哪肯好言好语跟他要人。若是欠下了这个人情,天狂子还不知如何胡搅蛮缠。

    喻龙是造化门的青年才俊,他入门修行的时候天狂子、青夷子都已经离开,彼此无甚交集。喻龙是真人境四品,和宋佗差不多,自保之力还是有的。

    群豪困在四象阵中插翅难飞,阎好生也没有好的办法,只是让四个盟主约束麾下修士,不要自乱阵脚。

    商议了片刻,夏坚冰出来领了明钦回到自己的战队。她身边有三十多人,围成数个圆阵,阎好生一路之外,人手是最多的。

    这里面除了明钦几个和海王寨的高手,还有不少散修,她们这一路不但击退了花家姐妹,还帮天狂子、青夷子解了围,风飘尘三女术法高强,美貌动人,又是造化门的人,自然会吸引到一些想入非非的修士。

    夏坚冰身边除了海刚雄和两个海王寨的长老之外,就是风飘尘三女。

    风飘尘对明钦的本事是知道一些的,不过看他安然无恙,仍然甚是喜慰。

    “尘姐,你还好吧。”

    明钦打量了风飘尘一眼,见她眉宇间颇有倦色,秋零雨和海尚湮都在旁边打坐调息,看来和公孙疾邪的几位夫人交手费了不少气力。

    风飘尘娥眉微蹙,不满道:“怎么不叫师傅了?”

    明钦嘻笑道:“我觉得叫姐姐更好一点。”

    风飘尘白了他一眼,不再争辩,“你来得正好,我想调息一下,你帮我看着。估计今晚不会很太平,养好气力,准备厮杀。”

    “我觉得也是。”

    明钦微微点头,这样的局面不是长久之计,巴凌言犹在耳,天罗殿和群豪看似相安无事,只要一方稍有异动就会酿成一场火并,况且修行者都是贪欲炙盛的人,巴凌那个狮群的比喻再恰当不过,没有人不想成为新的明月楼主,除非他没有那个实力。

    人群中不断有人来回走动,窃窃私语,甚至指着天罗殿和三个副盟主的位置指指点点,看来一场拼杀再所难免,毕竟谁都不想成为猎物。

    四象阵凝结的光晕不知不觉黯淡了许多,不知是否能量消耗的缘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