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488章 地牢惊魂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无弹窗小说免费!

    那天森江率众赶到杨家,将杨家兄妹和尹疏桐团团围住,倘非芈溪幻化妖身相救,尹疏桐或许还能够突围而去,杨家兄妹多半是在劫难逃了。..

    是以森江和杨再思也有一面之缘,只是当时天色昏黑,若不是众护卫叫破她的身份,一时也认不出来。

    “再思小姐大驾光临,怎么还鬼鬼祟祟的,如若你知会一声,小王岂有不摆驾迎接的道理。”

    森江心念电转,东原城是他好不容易攻下来的,如今迫于形势,不得不调走大队人马,城守空虚,极可能被杨家兄妹趁机反扑,不可不虑,杨再思自投罗,真是正中下怀,奇货可居。只要将她禁锢在府中,料想杨贯一也不敢轻举妄动。

    杨再思见森江笑容和煦,心头微感惊讶。她不知森江方要调集人马火速返京,无暇再对杨家兄妹赶尽杀绝。只想在他离开的时间内,东原城不至于后院失火,闹出乱子。

    “再思小姐,小王有一事不明,那麻胜究竟是何人所杀,小夫人又到哪里去了。还请小姐明示。”

    森江也不相信杨再思能将麻胜一击必杀,舍非如此,就是她另有帮手,那就不得不防了。

    杨再思冷笑道:“杨家上下都任由世子生杀予夺,嫂子不见了,我还没找你要人,你怎么倒问起我来了。至于那麻胜的死活又与我何干,世子若是找不到凶手,只管栽赃到我头上便是。”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麻胜是小王手下亲卫,他的死自是杨小姐嫌疑最大,你既然无所辩白,小王只好让你给他抵命了。”

    森江说着呛啷一声拔出腰间弯刀,寒光闪闪,虎视眈眈的瞪视着杨再思,带着浓重的恫吓意味。

    杨再思不屑的瞥他一笑,微哂道:“你杀我杨家上下数百口。何在乎多我一个。再思自知必死,无须浪费唇舌。”

    “世子,……森江殿下——”

    耳听的一声呼唤,杨德带着几个护卫步履匆匆的赶了来。一见杨再思站在当面,不由大吃一惊,心虚道:“大……大小姐……”

    “杨总管真是心广体胖,春风得意,听说你如今是东原城主。本小姐还没来得及向你道贺呢?”杨再思斜乜了杨德一眼,语带讥嘲的道。

    杨德老脸一红,凑到森江跟前恭身道:“回禀殿下,卑职已经集齐大营兵马,听候世子调度。”

    “好。”

    森江冷哼一声,还刀入鞘,指着杨再思道:“杨再思偷入杨府,杀我亲卫,本当即时处决。我怀疑她还有同党,你将她带下去好生审问。关键时刻可以用作人质。等小王办完事再亲自处置。”

    杨再思固然美貌动人,但森江对权势的欲*望远远超过女人,再者他若是做了象主,什么的美女不是唾手可得。尽管略感惋惜,仍将杨再思交给杨德处置,招呼两位神君下楼检阅兵马。

    “世子但请放心。卑职理会得。”

    杨德和森江身世虽有贵贱之别,卑劣的手段却一般无二。..森江能够想到的手法,他使用起来亦是得心应手。

    “好了。”森江摆手道:“小王这就带兵出城,你就不用跟来了,先将杨再思关起来。问出她的同党和麻胜的死因,另外,杨贯一的夫人是个柔弱妇人,应该没有走远。你马上招集护卫,在府中搜查,务必要将她找到。将来对付杨贯一这两人都是极好的棋子。”

    “世子明见万里,一席话让卑职茅塞顿开,我这就按照您的吩咐去办。”

    森江要调走东原城的精锐兵马,他不敢阻拦。东原能否守住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杨德自然关心备至,一听这话便停住脚步,目送森江和两位神君离开,转过身捋了捋衣袖,盯了杨再思一眼,阴沉着脸道:“杨仁、杨义,你俩带人把杨再思关到地牢去。杨礼、杨智,你们率领其余的弟兄在府里好好的搜,一定要把小夫人给我找出来。”

    “是。”

    一众护卫都端着灵铳,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杨再思,且又人多势众,就算她有飞天遁地的能耐,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夫人就躲在附近的空房中,众护卫只要搜寻开去,十九是插翅难飞。杨再思心头焦躁,只盼明钦和韩采薇冲出搭救。

    “大小姐,这边请吧。”

    仁、义、礼、智等人都是杨德一手提拔起来的,小夫人和杨德份属同乡,都是从大摩国的岭南道流徙过来的,当年杨德无依无靠,又患重病,饿馁将死,倒在杨家门口。

    小夫人看他不像炎方人士,询问之下得知有乡土之谊,动了慈悯之念,吩咐下人收容。这杨德甚是精明强干,很快就搏得杨贯一夫妻的信任。谁知贪心不足,终有此变。

    杨德在护卫中培植党羽,杨仁等人都是城中的地痞无赖,杨德给他们改了姓名,骨子里根性未变,哪有半分礼义廉耻的观念。

    杨仁、杨义领着十多个家兵押着杨再思往地牢行去,走到僻静之处,盯着杨再思窈窕多姿的体态,不由动了狎侮之念,杨义曲肘碰了碰杨仁,摸着下巴邪笑道:“大仁,咱德爷可真是本事,连大小姐都成了阶下囚,以前真是做梦都没有想过。”

    杨仁仰天打个哈哈,嘿然道:“我记得你上回跟小翠勾搭让大小姐撞见,还让她打了板子。在床上躺了十多天,屁股都快打烂了。”

    “这真是风水轮流转,那次若不是德爷帮我求情,她非把我逐出杨家不可。”

    杨义摇晃着短铳,得意洋洋的道:“大小姐,你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落到咱们哥俩手中吧。这五十大板我今儿可要找回来。”

    杨再思看他俩脸色不善,不由黛眉微蹙,轻哼道:“你对小翠横施强暴,若不是我碰巧撞见,说不定要闹出人命。我没将你送到官府惩治,已经是便宜你了。”

    杨义狠呸了一声,涨红了脸道:“小翠本来就是个骚*货,她是看事情败露,害怕遭受责罚。故意陷害我的。你不问青红皂白打了我的板子,搁在往日我也只好忍气吞声。现在你们杨家已经败落了,老子要让你肉*债肉*偿。”

    杨仁扫视着杨再思曼妙的身段诡秘一笑,扯着杨义小声道:“废话少说。先把她带到地牢上了锁。到时还不是任你我弟兄任意摆布。”

    杨义沉着脸点了点头,碍于身边跟着许多护卫,人多眼杂,也不敢真的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杨再思武艺超群,若是拼死顽抗。众人未必能将她生擒活捉,乱枪打死实属暴殄天物,也没法跟杨德交待。

    杨家在前朝就是东原城的世守土司,兼有官府的职能,家中就有私设的牢狱。

    众护卫押着杨再思来到一座假山前面,杨仁大步上前,在石隙间摸索了片刻,假山轰隆隆一阵摇撼,移开一个仅容一人出入的洞门。

    “大小姐,请吧。”

    杨仁矮身钻了进去。杨义和几个护卫逼着杨再思随即跟进。

    众人拾级而下,走出十多步下到牢里,眼前霍然开朗,地牢中火光微明,气候湿热,透着一股刺鼻的霉味。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壁间刻着稀奇古怪的彩绘,带着几许诡秘的色彩。

    如今象主早在东原城建置府衙,杨家也不能任意动用私刑,地牢最多用来关押犯错的家仆侍婢。杨家大小姐被抓到地牢受刑。恐怕真是头一遭了。

    杨仁指令家兵抓着铁镣上前将杨再思绑到牢房中间的横木上,暗暗松了口气。摆手道:“你们先下去吧,我和杨义要审问麻爷的死因,若非德爷前来。任何人不得闯入。”

    “是。”

    杨仁、杨义是杨德的心腹爪牙,寻常护卫不能相比,纵然有人对杨再思暗怀同情,却不敢违拗杨仁的命令。

    等到众护卫鱼贯离开,两人对视一眼,杨义拿起一条醮过水的鞭子。目光阴冷的道:“老实说吧,大小姐,你是怎么害死麻胜的?”

    杨再思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心头暗骂明钦不来相救,这两个家伙阴险恶毒,********要****她,就算她将前因后果说得一清二楚,恐怕也难逃此劫。

    如若明钦再不现身,她只能殊死一搏,否则就寻个短见,免遭羞辱了。

    “不用大刑,我料你也不招。”

    杨义斥骂一声,扬起鞭子在杨再思身上狠狠抽打起来。

    杨再思身娇肉贵,何曾吃过这等苦头,鞭子抽到身上忍不住痛吟出声,念头极转,暗暗提聚气力,锁链缠绕数匝难以挣脱,横木倒有可能掰成两断。

    “别打脸,你娘,你这样岂不把她打坏了。”

    杨仁不像杨义这样辣手摧花,她对杨再思的身子极有兴趣,若是打的皮开肉绽,不免胃口大减。眼见杨义打的红光满面,脸目狰狞,忍不住推了他一把,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怎么着?你还怜香惜玉起来了。”杨义抹了脸汗,咧着嘴笑道。

    “你不是说肉*债肉*偿吗?趁着德爷没来,咱们先乐呵乐呵,不然可就没机会了。”

    杨仁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麻利的解开衣裤。

    “那咱哥俩就来一个隔岸观火,谁抢着算谁的。”

    杨义不甘落后,扔了皮鞭十指开张,馋涎欲滴的往杨再思胸口抓去。

    “找死——”

    杨再思勃然大怒,冷叱一声喀嚓将身后的横木掰成两断,势如猛虎如柙照着杨义的头脸轰然砸落。

    “哎呀……”

    杨义愕然失色,慌忙抬手挡格,耳听的砰然震响,臂骨顿时齐齐断折。好在杨再思手脚都被锁镣绑缠,迈不动脚步,一击得手难以乘胜追击。

    杨仁眼疾手快,连忙从腰间的枪套里掏出灵铳,指着杨再思喝骂道:“臭娘们,想死是不死。”

    他慑于杨再思的威势,顾不得前思后想,扬手就要扣动机括。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赤色的刀芒破空而至,盘旋飞掠,疾如电闪。

    杨仁忽觉得眼前一花,刀芒从手臂间飞旋而过,半截小臂连着短铳掉落在地,污血溅洒,伤口还带着焦糊之气。

    杨仁惨呼一声,只见刀芒滴溜溜打个盘旋回掠而去,牢中多了一个容貌韶秀的少年,臂间挟着一个弱不禁风的美妇,抬手将刀芒收入掌中,化作一柄赤火流溢的吴钩。

    “你……你是谁?快来人……来人……”

    杨仁呼唤不灵,不知外间发生了何事,何以少年能无声无息的闯进地牢,一众护卫没有半点动静。细想之下心胆俱裂,双腿一屈另一个手飞快的去抓断手旁边的灵铳。

    杨仁忍着断臂的疼痛,一把将灵铳抓到手中,心头微微一松,急忙朝明钦打去,不妨眼前人影一闪,明钦已然侵身而至,势如苍鹰搏兔,吴钩随手一划,杨仁另一条手臂也断成两截,带着一蓬血雨摔落尘埃。

    明钦看也不看他一眼,闪身掠到杨再思身边,手起两刀,将她身上缠绑的锁镣尽皆斩断,望着杨再思憔悴的面容歉然道:“先去找小夫人耽误了些功夫,让大小姐受累了。”

    杨再思揉着发痛的手臂眼圈微红,她挨了杨义一顿鞭子,着实吃了点苦头,好在修行有年,颇有几分内力,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闻说明钦是为了搭救小夫人才姗姗来迟,顿时怨气全消,强笑道:“不妨事。嫂子,你没伤着吧?”

    “再思——”

    小夫人性情柔弱,杨再思留她一人在黑暗的楼阁中等候,隐约听到外间吵闹,依稀有杨再思的声音,心头大感不妙。过不片刻,杨德斥令杨礼、杨智带着一干家兵一间间卧房挨着查找。正在惶恐不安,徘徊无计,幸好明钦神识远超杨德等人,率先找到了她。

    两人略作交谈,明钦心知杨再思处境堪忧,挟着小夫人马不停蹄的赶来。庆幸的是杨家护卫中没有什么厉害的强手,明钦又有獬豸钩这件利器,斩杀外间防守的护卫,突入地牢,如入无人之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