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435章 神鬼辟易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殿下,属下无能,请殿下降罪。”

    拂尘女被韩采薇损坏了拂尘,顿时面色灰败,斗志消沮,退到赫连佩玉跟前战战兢兢的领受责罚。

    四个侍女抱持的瑶琴、洞箫等物都是赫连佩玉珍爱的灵宝,损毁了这些东西比打输了后果还要严重。

    “退下吧。”

    赫连佩玉淡淡瞄了拂尘女一眼,哗地一声阖起摺扇,脸色不太好看。他也知道出师未捷,先斩大将不是一个好的兆头,只好轻描淡写的揭过此事。

    “缪当家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主,我是客,客随主便,希望十三家快点拿一个章程出来。以武会友,见个输赢。若是本公子侥幸胜出,众位就屈居下游,奉我为主。从此二家并作一家,岂不甚是圆满?”

    赫连佩玉能闲庭信步似的闯上舍身崖,已经让众头领大感意外,又见识了拂尘女的手段,一个个如临大敌。目光投注到缪壮飞身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缪壮飞目光炯炯盯着赫连佩玉看了片刻,忽地发出一阵低沉的长笑,镇定自若的道:“阁下有五个人,比试的话无非是五战三胜,三战两胜,任凭阁下挑选。”

    他深思熟虑了一番,觉得赫连佩玉五人不可能个个都修为精强,韩采薇能一掌抓破拂尘女的拂尘,足见修为在她之上。

    十三家中一心道长和缪壮飞都不在韩采薇之下,除了迎战赫连佩玉无甚把握,对付他几个侍女应该问题不大,只不过传扬出去不太露脸罢了。

    但赫连佩玉公然闯来,想要十三家俯首称臣,到了危机存亡的关头,就没有那么多公平好讲了。

    “痛快,那就三战两胜吧。”

    赫连佩玉不假思索的接了一句,还没等缪壮飞兄弟松一口气,径自说道:“不管你们一个个上。还是众人一起来,本公子接着就是了。”

    缪壮飞眉头微皱,追问道:“阁下的意思是不打算派你身边这几位姑娘上场吗?”

    赫连佩玉微哂道:“几个婢女不过练了些许花拳绣腿,登不了大雅之堂。让她们跟几位当家的比试。岂不是显得赫连太过侮慢,不知轻重了吗?”

    “不错。”

    缪壮飞微感失望,却也挑不出什么问题。踌蹰着道:“二弟,五妹,这第一场你俩谁去试一试佛子的修为?”

    高手较技不在于倚多为胜。如果彼此的功法不相匹配的话,反而会缚手缚脚,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一心道长和韩采薇各有所长,在十三家中可说是顶尖修为,各擅胜场,缪壮飞是大龙头不可轻动,而且他和独尊王交过手曾留下旧伤,未必能强过两人多少。

    两人上场虽然胜算不大,能够窥知到赫连佩玉的修为深浅还是好的。

    赫连佩玉不想让侍女出战,就意味着十三家和他车**战。每一场都非赢不可。假若稍有闪失,输了一招半式,自然就没有比较下去的必要。

    一心道长和韩采薇面面相觑,深知此战事关重大,谁也不敢自告奋勇上前请战。

    缪壮飞轻咳道:“二弟、五妹不必忧虑。你俩是弟兄中间修为最强的,弟兄们都信得过。至于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太过放在心上。”

    韩采薇浅笑道:“二哥,你上,还是我上?”

    一心道长踌蹰不决,人群中忽然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有事弟子服其劳,师傅怎么忘了俺。俺来会一会他。”

    说话间,一个面孔黝黑的青年排众而出,拱手道:“一心道长。韩夫人,容我占个先。”

    “青石?”缪壮飞目光落到青年身上,认得是他的徒弟缪青石,点头道:“小心一点。”

    “师傅放心。”

    缪青石大步走到场中,他生得身躯粗壮,面貌精悍。穿的是粗布麻衣,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

    赫连佩玉睨他一眼,剑眉微微一轩,询问道:“你是大龙头的徒弟?”

    他虽然说过不论十三家派什么人上场,他都一力抵挡,但那是指十三家首领而言的。现在缪壮飞派了他徒弟上场,这人质木无,不修边幅,和他交手未免有些自降身份。

    “俺叫缪青石,特来和你赌斗。你们一个一个上也可,一起围攻也无不可。俺就是自己。”

    缪青石说着拍了拍坚实的胸膛,他看似胸无城府,这些话却是回敬赫连佩玉先前的不逊言语的。

    “玉箫,你去打发了他。”

    赫连佩玉冷然一笑,终是自恃身份,不愿和这粗莽汉子过招,吩咐手持洞箫的侍女上前迎战。

    “是,”洞箫女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快步而出,瞄了缪青石一眼,“尊驾亮兵刃吧。”

    缪青石哈哈笑道:“俺没有什么兵刃,就是皮糙肉厚,姑娘你可小心了。”

    说着发一声吼,大步疾冲,一副横冲直撞的势头。

    “无礼。”

    洞箫女柳眉倒竖,清叱一声,衣影蹁跹,飞身抢攻而上。她鉴于拂尘女损毁了拂尘,惹得赫连佩玉心中不快,使开一路穿花拂柳的掌法,绵里藏针,煞是好色。手上的玉箫反而不怎么敢递出去喂招,生怕有个闪失。

    缪青石是一头青牛成精,他年幼的时候母亲由于足跛被屠户杀掉了,他见到母牛惨死的情状从此吓破了胆,看到屠户就浑身发抖。屠户习以为常,每每吓唬他取乐。一次躺到凳子上睡着了,被他拱起尖角顶穿了肚肠,逃了出来。

    缪壮飞认为他能够百般隐忍为母亲报仇,品性智慧都是上上之选,因此收他做了徒弟,随师傅姓缪,取名青石。

    缪青石行事低调,在舍身崖没有什么声名,除了缪壮飞之外,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修炼到什么境界。不过众位头领听闻过他的身世,也觉得难得可贵。

    但是修行之道可比对付一个粗心大意的屠户艰难多了,众人见缪青石请缨出战,倒不是对他的修为有信心。而是明知和赫连佩玉交手几乎必败无疑,谁也不愿承担这个罪过。

    岂料赫连佩玉自重身份,竟然改换了玉箫女出战,到底是一个意外之喜。不过要窥见赫连佩玉的虚实只有另想办法了。

    缪青石招沉力猛,虎虎生风,虽不如贺鬼头那样劲悍绝伦,风声呼啸,却也稳札稳打。似模似样。

    但是对上玉箫女眼花瞭乱的掌法就有些相形见绌了,玉箫女身法奇诡,绕着缪青石掌形翻飞。场上全是她飘忽变幻的衣影,耳听的啪啪声中,缪青石前胸后背连中数掌,倒像他斗得不是玉箫女一人,而是三五女侍一起攻上似的。

    难得的是缪青石还真像他自己说的皮糙肉厚,胸口中招身形晃了一晃,急跃而起向着玉箫女手中的玉箫抓去,他也看出玉箫女对此物甚是珍视。否则一掌一箫同时递招他早就落败多时了。

    玉箫女娇呼一声,花容失色,她的掌法打到缪青石身上全无效力,反而让气劲弹的掌心生疼,又见缪青石不管不顾的往玉箫抓来,连忙银牙一咬,奋力往他脑门上拍落。

    生死俄顷之际,缪青石头顶青气旋生,变幻出两只犄角。玉箫女变招不及,一掌拍到犄角上。手骨传来一股痛彻心脾的疼痛,掌心差点被穿个通透。

    犄角是牛用来自卫的武器,坚硬异常,远非血肉之躯能够抵挡。

    缪青石乘胜追击。握紧双拳轰击了出去,玉箫女手掌疼的有些麻木,又不敢用玉箫抵御,百忙中抬掌挡格了一下,气劲交撞,整个身躯跌退五步。才勉强站住。

    缪青石松了口气,撤身疾退,拱手道:“承让了。”

    玉箫女啮着粉唇愣了半晌,垂头丧气的退到赫连佩玉身边复命,“殿下,婢子首战失利,真是罪该万死。”

    赫连佩玉微笑道:“起来吧。你知道保护本座的玉箫完好无损,功大于过,虽败犹荣。”

    玉箫女怔了一怔,恭谨道:“婢子谢殿下不罚之恩。”

    说完瞄了满脸惶惧的拂尘女一眼,颇有自得之色。

    明钦和梅吟雪藏身在屋檐上观战,远远听得赫连佩玉的评判,不由啧啧称奇,“赫连佩玉如此爱惜羽毛,哪有不大败亏输的道理。”

    “不懂了吧?”梅吟雪嗤笑道:“他这种人害怕就是别人不够忠心,至于输赢反而是次要的,他已经贵为佛子了,即便拿不下十三家这个地位不会变。若是底下的人心存异志,可就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还是雪姐看得准。”明钦笑着恭维了一句,岔口道:“这个缪青石看来比贺鬼头、瘟秀才之流高明多了,那大龙头缪壮飞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呆会儿交起手来,可得当心一点。”

    “这一场赫连佩玉输了,下一场他肯定得自己出战了。不知道十三家又会派出哪个?”

    梅吟雪有些担心十三家战败了,和赫连佩玉沆瀣一气,她再想压伏十三家难度可就更大了。

    “剑来。”

    赫连佩玉抬了抬手,剑侍将连鞘长剑递了上去。长剑通体雪白,剑鞘上镶着名贵的玉石,装点的华美非凡,名叫‘素裹’。

    耳听的啷呛一声龙吟,赫连佩玉拔剑在手,剑脊宛若一泓冷泉,透着一股逼人的寒意。剑锋狭长薄锐,宽不过二指,清光泠泠,耀人眼目。

    “第二场,谁敢来战?”

    赫连佩玉长剑直指,手捏剑诀,看的人心胆一寒,谁都不愿和他对视。

    “我来领教高招。”

    缪青石环抱双臂,一副浑不在意的懒散模样。

    “可。”

    赫连佩玉惜语如金,面如寒铁,似乎随时都能让他血溅五步。

    “且慢。”

    缪壮飞高叫一声,也不见如何动作,身形好像大鸟一般冲天而起,稳稳落到缪青石身边,扣着他的肩头道:“你回去。这一场师傅自己来。”

    “师傅,你的伤势……”缪青石知道师傅和独尊王大战过一场,身中尸毒,讫今未有好转。

    缪壮飞仰天长笑,豪气干云的道:“臭小子,你忘了谁才是十三家的正主儿,人家要战的是我,你小子还嫩着呢?”

    缪青石叹了口气,默然无语的退到一边。

    缪壮飞从容一笑,双目微阖,掌心明光旋绕,幻化出一条丈余长的单锋蛇矛枪,抖了两个枪花,信心满满的道:“缪某,讨教了。”

    “好,战的就是你。”

    赫连佩玉剑眉微耸,剑尖轻颤,似欲饮血。两人展动身法,瞬间战到一起。

    赫连佩玉的素裹剑着实有些奇特,真气贯注之下,剑脊上透射出一片片光晕似的嫣红,仔细嗅来若有一股血腥气,好像是剑下的亡魂被封印到剑脊中一般。

    缪壮飞识得厉害,神情渐渐沉重起来,蛇矛大开大阖,时而剑走偏锋,真如长蛇夭矫,择人而噬。

    十余合一过,两人逐渐熟悉了对方的招式,慢慢放开手脚,剑来矛还,杀得难解难分。

    素裹剑上血气流转,变得通体火炽,刺鼻的腥气中人欲呕。随着赫连佩玉的剑式变化,隐隐传出鬼哭之声,阴风飒然,让人不寒而栗。

    缪壮飞额上见汗,他也是修行之士,对鬼怪之类并不陌生,但是像素裹剑这样封印着魂气交战之时出来干扰对方神魂的可说是生平仅见。他虽然并不畏惧,但魂气直指心神,想要完全不受影响也不可能。

    再斗数合,赫连佩玉舞动长剑,神采奕奕,反观缪壮飞则是临深履薄,进退失据,胜负不问可知。

    赫连佩玉胜券在握,幽幽道:“大龙头,咱们还需要再打下去吗?”

    缪壮飞怔了一怔,撤步跃出战圈。挽住蛇矛砰的一声札到地上。目光中精光暴闪,若有实质,浑身真气鼓荡,衣袂簌簌惊飞,蓦然吐气开声,大喝道:“神鬼辟易——”

    紧接着一声怒海狂涛,龙腾虎跃般的巨吼,真如平地一声惊雷,沙尘横飞,气流喷旋,围观的徒众莫不骇然变色,不迭后退。

    相传张桓侯横枪立马,当阳桥上一声大喝,使得江水倒卷,石桥坍塌,百万曹军无人敢应,不战而退。佛门狮子吼只怕都无以胜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