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427章 酣战尸魔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明钦并不急于穷追猛打,返身拿起桌上的阳燧镜观察起来。

    阳燧是一面铜镜的圆镜,只比寻常的杯盖稍微大一些,一面平滑凹陷,一面镌着精巧的兽纹花卉。

    明钦琢磨了半晌,也未察觉出什么通灵之处,不知道这件东西能不能破掉独尊王的尸功。

    莲香拾起拂尘,巧笑盈盈的走到伏都子跟前,只见他面色惨白,形容狼狈,不由心头大快,讥笑道:“道长,你不要紧吧?”

    伏都子睁开眼睛,忿然道:“莲香,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我?”

    莲香轻声嗤笑,眸光如冰的道:“自然比起药房里那些药人,你待我真是宽厚的很。”

    伏都子面容微僵,干笑道:“我纵然有许多不是之处,但一夜夫妻百日恩,这几年我对你千依百顺,何曾亏待过你。如今我已经取得独尊王的信任,不日就可大发尸兵,就算不能据有天南,有鼻三国之间必有你我一席之地。介时封土建国,长享富贵尊荣,多少自在。你现在背叛我,实在不智。难道凭你俩的道行还能斗得过独尊王不成?”

    莲香脸色微变,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强笑道:“道长你误会我了。我一切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奈何你的尸毒对明公子毫无效力,我的修为也早被你废去了,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道长又不能敌,我一个柔弱女子又能怎么样呢?”

    伏都子松了口气,含糊其词的道:“明公子,方才的事贫道多有得罪。即便你杀了我,仍然不是独尊王的敌手。大家不如握手言和,各退一步如何?”

    明钦轻哦一声,不置可否。

    “我和独尊王交情不错,你放我一条生路,我到独尊王跟前帮你说项,让他撤去尸兵,放你出去。”

    伏都子不知道莲香将他的底细透露出多少。生死关头,顾不得小心遮掩,只要保住性命,总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明钦原本对莲香的话还不完全相信。初见时伏都子风度醇雅,一副古道热肠的样子,不知根细的很容易被他瞒过。

    这人虽然表里不一,心性恶浊,眼下却还不是头号大敌。如果真能在独尊王跟前起点作用,明钦也不急着将他除去。

    “道长,我来扶你起来。”

    莲香一看剑拔弩张的局面有所缓和,上前搀着血染重衣的伏都子摇摇晃晃地站起。

    伏都子精神微振,面上一副不计前嫌的和善笑意,心底早琢磨起种种恶毒法子报复两人。

    “明公子宽宏大量,捐弃前怨,贫道定当尽心竭力,助成两家罢手言和,消弭这一场争斗。”

    说着稽手为礼。借以掩饰目光中的言不由衷。

    “但愿如此。”

    明钦漫不经心的答应一声,眼神落到莲香身上,忽见她诡秘一笑,尖利的獠牙展露出来,一口咬在伏都子俯低的脖颈上。

    伏都子惨呼一声,尸毒通过獠牙急速涌入血液,登时半边身子麻痹,半晌都难以提聚真气。直到莲香连吸了几口鲜血,伏都子才鼓起余勇,在她香肩上拍了一掌。莲香虽然没了功力,尸毒却改变了她的体质,被他打的一个踉跄,倒是没怎么受伤。

    伏都子借机挣脱出来。只觉得浑身发冷,脸色发青,气急败坏的道:“莲香,你这是做什么?你想要我的命?”

    莲香隐去獠牙,淡然笑道:“其实我早就想让你尝一尝尸毒的滋味了,可惜你对我时刻防范。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好不容易盼到你成了阶下囚,怎么能不一偿夙愿呢?”

    伏都子面色灰败,已经说不出话来。

    “没有经过公子的允准,我就将他咬成这样。莲香向公子请罪了。”

    莲香平复了一下大仇得报的激烈情绪,忽然双膝一软,跪伏于地。这一咬彻底扳倒了伏都子,除了向明钦寻求庇护已经别无选择。

    明钦看着伏都子的凄惨模样,虽说是他咎由自取,对于莲香的心机手段却也暗生凛惧。忙上前搀扶道:“夫人不必多礼。伏都子本来就应该由你处置。何罪之有?”

    明钦对伏都子本就不甚放心,事情到了这步田地,便打消了利用他的念头。

    莲香顺势站了起来,退开一步,颇有些以礼自持的样子。倒让明钦微感错愕,不由得刮目相看。

    “这阳燧宝镜只要等阳光炽盛,将凹陷的一面对准太阳,就可以聚光成火,发挥出绝大威力。公子将来一试,便知道我所言不虚。”

    “多谢夫人指点。”明钦揣起阳燧镜,拱手称谢,便有离去之意。

    “至于我在你体内留下的尸毒,只要加以锻炼,其实是有益无害的。不过尸毒发作的时候会十分难受,如果抵受不住吸食了鲜血,尸毒就会越来越厉害,对鲜血的依赖也会越来越强。实无异于饮鸩止渴,希望公子能够牢记在心。”

    莲香说的轻描淡写,但她身中尸毒已经三年有余,深知其中甘苦,明钦吃了苦头,自然会回来找她请教。

    …………

    石峰之外,夜色已深。

    尸兵在山顶越聚越多,其中不乏身负异禀的尸妖,指使着尸兵围定石峰搭起尸墙,紧密簇拥犹如蝼蚁一般,一步一步朝着峰顶吞噬。

    “臭小子,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梅吟雪等了半晌,察觉不到明钦的气息。四围的尸兵却越来越多,她纵然无所畏惧,感受着扑天盖地的尸气,也有些提心吊胆。

    再过小半个时辰,先头的尸兵已经爬上峰顶,梅吟雪仗着勾陈铠之助,浑身藏裹的风雨不透,一手钢鞭,一手雷鞭,一刚一柔,冰漩电光,清叱一声,雷鞭环身旋绕,电光游走,和天地风气相应和。雷光电火,殛翻一片。

    梅吟雪挥动钢鞭,四周的尸气旋即冷凝,铸成一道道牢不可破的结界。尸兵攻不进来,尸墙又迭次增高,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梅吟雪手段再高。毕竟人单势孤,长此纠斗下去,必然凶多吉少。

    倏忽间漠漠黑气中传来一缕悠扬的笛声,轻盈悦耳,听来犹如醍醐灌顶,梅吟雪精神一振,钢鞭使了个破字诀,隔空遥指,将冰霜冷凝的结界化去,尸兵失了依附。摇摇晃晃的向峰顶压来。

    梅吟雪掠身而起,软鞭飞卷宛如灵蛇狂舞,惊雷掣电,乍隐乍现,火光崩飞,将尸兵尽数扫落下去。

    四面尸墙去了一面,梅吟雪稍事喘息,清扬的笛声随着天风云雾一丝不落的传送过来,只恨目不能视,看不到吹笛的人物。

    数十丈外。两道女影飞快的往山顶冲来,一个穿着金黄色的铠甲,指着五尺多长的宽脊长剑。一个身穿淡青色的裙裳,发髻高挽。肌肤似玉,面上罩着薄薄的轻纱,玉手捏着一支长长的斑竹,横持在芳嫩的红唇边,清切的音符就是从这里面传出的。

    两女不是别人,乃是闻讯赶来的苏梨落和赫连舜华。

    她俩白天觅地修行。到了晚间赶回归义庄,才听杜老鬼说起明钦独闯滴冰洞的事,偏又遇上铁崖将军带人扫荡,两人在庄中布置了一番,才绕道而来。

    “舜华姐,梅姑娘在山顶。”

    苏梨落披的是狻猊铠,握持着照胆剑,在幻境中修炼了数百年,功力突飞猛进,比之梅吟雪也不遑多让。

    赫连舜华原本就有真人境的修为,经此一番历炼,更是英华内敛,难以测其深浅。

    两人望见石峰上电火四射,且喜且忧,苏梨落舞动照胆剑,所向无前,当者披靡,她久经战阵,一路‘分光剑法’化繁为简,大开大阖,即便铜皮铁骨的僵尸都难以生受她一击。不过苏梨落念在尸兵都是受独尊王操纵的无识之物,并没有大施威煞,打的血肉横飞。

    赫连舜华信步优游,更是举重若轻。斑竹时而发出一些不相连缀的音符,却对尸兵有着难以抗御的干扰力,笛孔中翻覆出强大的气漩,尸兵与之遭遇,立时从风而靡,自行隐落到土层中。

    两女一路飞纵,将尸兵大阵冲出一个缺口,抢攻到石峰顶。

    “梅姑娘,是我和舜华姐。”

    苏梨落人在半空,就急忙提醒了一声,生怕梅吟雪不明就里,有甚误伤。

    梅吟雪独力支撑许久,早已经是强弩之末,闻言鞭势微顿,两女一左一右抢到她身边,游目一扫,却不见明钦的踪影,不由大吃一惊,“钦之呢?他怎么不在这里?”

    “钦之……,我也不知道。”明钦消失的太过蹊跷,梅吟雪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两女解释。

    “他没有跟你在一起吗?”赫连舜华黛眉微蹙,面露不悦之色。她到底修为深厚,经过数百年的修炼,逐渐从幻境中觉悟过来,前度的虚弱正是神魂将要返窍的症兆。

    蜃龙幻境有一个特异的地方,每个踏入幻境的人都能够找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自我,比起轮回转世更像是一个梦境,梦境中固然可以变化了身份地位和奇奇怪怪的遭遇,这个自我却是不变的。

    赫连舜华彻悟之后对于幻境的特质自然看得清楚,也知道明钦和梅吟雪都是以真实的身份替代了幻境中的化身。

    尽管如此,梦境的虚幻只是相对于现实而言的。假如你在梦境中长久的梦见一个人,缔结了非常深厚的情感,纵然梦醒之后也不能没有异样的情绪。而那人几乎不可能和你做完全相同的梦,对你的心思自也难以领会。

    换而言之,苏梨落和赫连舜华经历了相同的梦境,明钦则经历了梦境的片段,又略知梗概。梦境对他们来说就在亦真亦幻之间了。

    “他……”梅吟雪踌蹰着怎么解释。

    忽听的远处独尊王发出一声高亢的长啸,经过连番的打斗,梅吟雪眼看就要支撑不住,谁知又来了苏梨落和赫连舜华两个神通精强的帮手。

    而这时天色已经快要亮了,独尊王顿时焦躁起来,一个尸妖蹲伏于地,背起独尊王飞身往山顶冲来。

    独尊王气焰盖世,惟独腿脚不太灵便。但麾下尸妖有许多禀赋各异的,大概是妖修转来,异于常人,极为善走。

    “归义夫人,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独尊王望见赫连舜华,顿时发出一阵磔磔怪笑,倒像两女的到来早在他计算中似的。

    “我来了又如何?”

    赫连舜华行将返魂,修为并非最好的状态,其实不想跟独尊王这样高强的对手赌斗,万一有个闪失,可能会前功尽弃,修为尽毁。

    独尊王吞了吞口水,贪婪地道:“你若是乖乖投降,做我的夫人,本王就既往不咎,放你们一马。”

    苏梨落呸了一声,抢过活头,“痴心妄想。你也不看看你的鬼样子,丑都丑死了,还想娶我们舜华姐。”

    独尊王勃然大怒,他浑身靡烂,面貌丑恶,青铜面具又被梅吟雪毁掉了,自是极为痛恨旁人揭他的短处。

    “臭丫头,你敢羞辱本王。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块,难消我心头之恨。”

    “废话少说。”苏梨落长剑直指,昂然无惧,轻嗤道:“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奸贼,五百年前没有将你挫骨扬灰,已经便宜你了。谁知你怙恶不悛,戾气不改。又出来兴风作浪。你恶贯满盈,还不伏诛?”

    说时飞身而起,剑锋凛冽,照着独尊王头顶直劈而下。

    “就凭你还想和本王作对。”

    独尊王张开大嘴,狂吼一声。尸气滚滚犹如龙蛇奔马,氤氲缭绕,混沌不堪。

    漫山遍地的尸兵一起嗥嗥狂叫,阴风飒飒,吹的人心惊胆寒。

    苏梨落一剑落空,独尊王早隐身于混沌尸气之中,四周漆黑一片,鬼影幢幢,时而有尸妖猱身扑上,乘机偷袭。苏梨落凝神戒备,长剑霍霍,虽然有狻猊铠的护持,对尸气并不惧怕,先机一失,不免陷入被动。

    “梨落莫慌,我来帮你。”

    赫连舜华吐气开声,斑竹横到唇边,呜聿呜聿吹出一段清切动听的曲子,一道道气漩从笛孔中流溢而出,和尸气交融缠斗,浓郁的尸气渐渐消薄了几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