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414章 雷鞭电火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这个时候,要么就移开凤鳞师太的身体,要么就推开洞顶砸落的石笋。

    两相比较,当然挟着凤鳞躲避容易一些,但她面壁打坐,心无旁鹜,若是贸然移动身体说不定会走火入魔,如此一来,可就事与愿违了。

    生死关头,明钦也来不及细想,展开双翅,扬起金椎,轰然撞击到急速降落的石笋上。

    只听的砰訇一响,石笋一侧受了大力推拂,改变了下堕的轨迹,炮石一般斜飞了出去,砸到远处的洞壁上,激起一片烟尘,翻落到滚滚的浊流中。

    未等明钦稍稍喘一口气,便觉得脖颈一紧。梅吟雪乘胜追击,从后掩至,九节鞭灵巧无比的缠到他脖颈上。明钦一惊之下,连忙反手一探扣住软鞭奋力争持。

    “这次你可没机会了。”

    梅吟雪一击得手,不由稍感意外,些许疑虑迅速被满心的喜悦压下。一道灵力贯注到软鞭上,煞时间电光激绕,雾气升腾。

    她这一手电流虽然比不了雷劫电火,比起寻常电棍中储备的电能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连皮糙肉厚的鳄鱼都能电得骨肉横飞,得亏明钦不是血肉之躯,否则让她这么结结实实的电上一回,早就皮肤焦烂了。

    饶是明钦体认魂识,神魂坚牢,电流及体仍觉得难以消受,恍惚中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

    自古修证仙道照例要经历数次雷劫,雷劫就是电闪、雷鸣兼而有之的,雷鸣靠声力震荡魂魄,威能更胜于佛门的狮子吼。真正殛杀历劫者的还得是电火。

    据说孙行者大闹天宫的时候,玉帝派遣十万天兵、布下天罗地网,二郎神亲自压阵才将他擒获。缚到斩妖台,刀劈不死,斧斫难伤。雷火电光通通无效。道祖谏言将他放进八卦炉中用三昧真火烧锻。

    照这段故事推断,三昧真火的威力应该更在雷电之上。但事实上三昧真火也并没有烧死孙行者。

    雷电作为沿习已久的天庭刑罚,神魔妖道无不谈之色变。千年的妖怪殒折在雷劫下的数不胜数。威力纵然不是绝无仅有,也可说是相当骇人了。

    明钦被电流殛打的七窍生烟,若非‘神游镜’护着,这一回可要凶多吉少了。

    “把名册交出来。”

    梅吟雪起先还生怕手底太重。电火激打之下将明钦殛的面目全非,毁了名册。哪知数度催动灵力,几头牛都能电翻了。明钦却不喊不叫,毫发无伤。

    灵宝都是修行者感知的延伸,越是通灵的法宝。这种感知就越是敏锐,越具有如臂使指的效果。

    梅吟雪眼目虽盲,九节鞭将敌手殛成什么样子却一清二楚。

    明钦被电光殛打刚开始确实骨折欲死,苦不堪言。由于‘神游镜’的护持,神念不经意会受到梦境的干扰。因此身体的真实状况并不像神识感受的那么糟糕。

    他从云轻素那里学到了‘生息术’,这是通过打通魂窍吸收外界流风溢气不断淬炼神魂的一个法门。

    天地间的元力对肉身的打击力是无比伦比的,无论是水、火、风、电,巧妙尽管各不相同,强大的威能是仙家都难以匹敌的。

    然而对于神魂却没有严格的克制能力。灵魂又叫阴魂,本质上就是一股阴气。天地元力也都是阴阳两气推衍变化而生。

    由阴魂而锻炼成阳魂。从自身炼就天地元力自是顺理成章。

    阴魂的修行方式,就是先导引炼气,涵养真元,接着缔结内丹,修炼元婴、元神。

    明钦自从得了神游镜这件法宝,修行逐渐偏离了一般轨迹。不再像凡间修士按部就班的一步一步精进。这次神念回返,境遇简直和地府的鬼修差不多。

    仙道修行和母体怀胎颇多相似,凡人得父精母血孕育成胎,瓜熟蒂落,一朝分娩。成为全新的个体。仙胎的孕育却更加漫长,相传老子降生,母亲整整怀孕了八十一年。灵珠子转世,也在母体中呆了三年六个月。

    从缔结金丹到修炼成元婴、元神。通常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为了避免胎死腹中的悲剧,甚至要不断的出窍夺舍。

    虽说修行的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偏差,原理大抵是无甚差别的。

    明钦借着神游镜的护持能够直接锻炼阴魂,实在是莫大的机缘。这个过程就和武人修炼相差不远。

    武人的瓶颈在于难以缔结元丹,不管真气如何浑厚,一但阳寿耗尽。阴魂仍然难以立足。

    明钦看似被电火殛体,岌岌可危,实质上电光对神魂的打击远不如摧毁肉身那般容易。

    明钦的魂窍又经过生息术洗炼,防御能力异常强大,电流尽管细针密缕,无孔不入,骤然给魂窍带来极大的压力,经过抽丝剥茧般的一轮吸纳,攻入魂窍的电流自行转化成真气收拢进奇经八脉,可比吃什么野兔山鸡营养多了。

    “你到底交是不交?”

    梅吟雪连接催动灵力效验不大,心头暗自惊异,疑惑道:“我的雷鞭电火强横无匹,妖魔鬼怪见了无不避忌三分。怎么今天打这小子,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莫非一个不慎,打落了他的魂魄?”

    明钦默然看了她一眼,不言不动,加速炼化鞭上传来的电流。

    梅吟雪忽觉得掌心一烫,浑身灵力竟然被抽走一般。不由心头大骇,连忙一振软鞭,带着明钦的身体往石壁上撞击。

    明钦心知瞒他不住,握住鞭梢哈哈一笑,撑开金翅随风摆荡,一道灵力贯注到软鞭上,逼得电流倒窜回去,来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梅吟雪猝不及防,整个手臂不觉被电流轰击了一下,顿时半边身子发麻,左掌一翻,急速凝结云雾,凌空虚拍,打出一股寒气。

    明钦哎呀一声,避闪不及,一边金翅被寒气擦着,顷刻间寒冰凝冻。运转不灵。

    “混账,受死吧。”

    梅吟雪勃然大怒,一道道寒气犹如涨潮一般,波澜相击。搅得山洞中霜花零舞,钟乳石笋迅速披上一层寒霜。

    明钦打个寒噤,寒气打在身上浑身灵窍顿如闭塞住似的,山壁也变得滑不溜脚,几乎难以站立。

    明钦搜寻神念。深感黔驴技穷,锻魂塔、雀脊剑、瓮金椎这些灵宝一件件施展了多次都难以对她构成什么威胁。

    凤鳞师太端坐在岩石上,八风不动,眼看也指望不上了。上次用金刚法相偷袭得手,得意不可再往,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克敌制胜的法宝呢?

    危急关头,神念中触动了一件宝物,却是千金马骨颈上的铃铛。铜铃中暗藏了五副诛天铠,到现在已经觉醒了两副。夔牛铠赠与姬寒。白泽铠在甘婀荷身上。

    镌着严字的铃铛在神念中叮铃作响,铜铃中漫溢着滚滚黑气,还不知是什么凶煞的神兽。

    明钦顾不得多想,潜运神念将铃铛摄将出来,默念道:“成败在此一举,出来吧。”

    铜铃盘旋而起祭到半空,随风幻化变作一口沉重的铜钟,耳听的一声鸣吼,一头玄色的怪兽踩踏着云气呼啸而出,生得鹿头马身。通体玄墨,神异非凡。

    神兽唤作勾陈,本是麒麟同族,性情严峻。四御中有勾陈大帝。统御万雷,掌管兵革。两者之间也不无渊源。

    当年地皇祖龙炼制诛天铠和天皇帝俊对抗。祖龙尽管统一了山海之族,和退居天界的帝俊相比,却毫无地利的优势。广大羽族几乎都是坚定的拥护帝俊。

    祖龙的诛天大军中羽族神灵是最少的,只有重明、毕方寥寥无几的数员。

    而走兽之中声名至为显赫的就是麒麟一族。龙生九子、凤育九雏。龙凤的匹敌由来已久。其实早在四灵时代,龙族还是西陲小邦的时候。羽族就有五方凤凰,与之相对抗的则是五大毛族。亦即是标举为智、信、仁、勇、严的五种瑞兽。

    其中仁兽驺虞和严兽勾陈都是麒麟之族,声名远扬。

    明钦默运神念召唤勾陈精魂,神兽飞身而起隐没到识海中。

    浑身涌过一阵彻骨冰寒,煞时间好像置身于冰天雪地,万里冰封的雪原。肌肤上黑气旋绕,生成了一副墨色的盔甲。勾陈的独角化作一条三尺多长的竹节鞭。

    身上的冰霜迅速龟裂开来,簌簌掉落。勾陈铠挟带的寒气丝毫不逊于梅吟雪的‘冰寒剑’,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要冻住了一般。

    “什么?”

    梅吟雪目不能视,隐约能感觉到明钦身上的异样。软鞭一抖,再度向他头颈卷来。

    明钦嘿然一声,竹节鞭一抬横臂遮挡。两鞭相接,软鞭如同附骨之蛆迅速在竹节鞭上缠了数缠。

    明钦得了勾陈精魂的心传法要,知道勾陈是生于北极的一种瑞兽,能够呵气成冰,对付梅吟雪的冰雪剑可谓是以毒攻毒。

    明钦轻描淡写的放出一道灵力,黝黑的竹节鞭泛起森冷的光泽,梅吟雪的软鞭随即一寸寸冻结起来,她极力贯注灵力,耳听的刺刺电流激绕之声,却难以解除冰冻进而对明钦展开攻势。

    “这是怎么回事?”

    梅吟雪骇然变色,掌心凝结霜雾,不遗其余的朝明钦射来。

    “雕虫小技。”

    明钦冷淡一笑,勾陈铠上云气升腾,隐约浮现出勾陈的精魂,肉掌平推,原本平平无奇的真气陡然裹挟着一股冰寒,两气交撞,迅速凝结成一片霜花,寒气的侵袭宛若蟠龙怒马,清晰可见。

    一股透骨冰寒兜头罩落,梅吟雪闷哼一声,整个身体都凝结了一层冰屑,从软鞭到手掌,再到头脸上下,前胸后背,顷刻间冻成了一具冰人。

    明钦的修为虽不及梅吟雪深厚,勾陈精魂的助力却非同小可,冰冻术更是她望尘莫及。直到她全身都被牢牢冻了一层冰霜。明钦才从僵硬的软鞭中抽出竹节鞭,绕着梅吟雪观赏了一遍,感叹道:“这回总算制住你了。看你还敢不知死活的追杀我。”

    明钦打量着山洞不由大为惊叹,这一番打斗险死还生,真是惊心动魄。梅吟雪先是施放电火将洞顶的钟乳撕扯的七零八落,后又有运用‘冰寒剑’使得洞内气温急速下降,连底下的水流都结了一层寒冰。

    明钦唤出勾陈精魂施展‘冰冻术’以毒攻毒,山洞的寒气更重了几分。到了现在,便活似一座冰洞。

    最稀奇的是凤鳞师太,任凭身边打的天崩地坼,霜花飞扬,面壁打坐硬是没有移动分毫。

    明钦待要上前看一看她的状况,忽听的一阵冰销瓦解之声,梅吟雪面上的寒霜居然悄然解冻,龟裂了开来,露出冻的发红的娇艳面孔。

    明钦唬了一跳,看着凤鳞师太叹了口气,心说:“这位师太心地仁慈,此事和她无干,何必扰她清修。万一不慎走火入魔,岂不让人心中难安。待我找个地方结果了梅吟雪,挖个坑埋了了事。外间俗事不少,可不能老在这里厮混。”

    想到这里,抢上两步矮身将梅吟雪扛到肩头,踩着水上的寒冰往洞外行去。

    梅吟雪察觉到身子离地,虽不知道明钦心头所想,也知道他对自己切齿痛恨,这回落到他手里多半没有好下场。

    出了山洞,气温恢复如常,梅吟雪身上的冰冻顿时有融化的趋势。

    梅吟雪心头微喜,拼命的运转真气希望能快点冲破冰冻,活动自如。

    明钦暗自冷笑,按着她的后腰送出一道灵力,刚要消解的冰冻立时又快速加固。

    梅吟雪高兴了半截,蓦然觉得体表的寒冰越发冷凝,就连消解的头脸都有蔓延而上的趋势。

    明钦走出数十步,来到先前的竹林中。找了一片空地,将她扔到地上。

    耳听的砰然一响,梅吟雪身上的冰冻竟然没有摔裂,可见‘冰冻术’的厉害。

    明钦握着竹节鞭在她脸颊上比划了一下。只见她唇红齿白,明艳之极。身段也玲珑有致,秀逸出尘。心头不觉闪过一丝犹豫,他长这么大还从没有杀过女人,尤其是这般美貌的女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