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334章 荒山客店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鬼影儿抬头望了望天色,心知以他的脚力想甩脱祝英台是不可能了。而且到了月朗风清的地界,不免失了天时、地利。这阴山鬼庙的反而利于行事。

    “明师弟,我看前面有座破庙,咱们吃点干粮,歇息一会儿再走吧。”

    鬼影儿不想在明钦跟前露了怯,寻了个籍口,挺了挺腰板,大摇大摆的往庙门走去。

    谁知走不数步,前方涌起一片五彩氤氲,光芒四射,煞是好看。鬼影儿唬了一跳,吓得裹足不前。稍时烟尽光销,两人走近了定睛一看,眼前哪有什么庙宇,却是一座双层的草棚客店。

    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束着围裙坐在门口的大石上,觑见两人连忙乐呵呵的迎上前来,打恭作揖的道:“两位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

    鬼影儿心头微虚,他行事小心谨慎,所谓未虑胜先虑败,已然看出这客店不太寻常,哪里还敢留住,摆手道:“既不打尖儿也不住店,咱们过路。”

    明钦睨那男了一眼,见他塌鼻斜眼,面目丑陋,笑道:“他是路过,我且来讨杯茶喝。”

    明钦两手被缚,双腿却颇得自主,脚下一拐,径直往大门走去。

    鬼影儿连忙伸手扯住,咬牙道:“师弟,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的客店,事出反常必为妖,还是小心点好。”

    明钦哂笑道:“你也是秃子笑话毛稀的,人家不嫌你枯瘦似鬼,你倒怕起妖怪来了。你若害怕就在外面等着,我这两天滴水未进。就算上刑场也没有这个道理。”

    “这位公子所言甚是,小人祖孙三代都住在这里。何曾见过什么妖怪。”

    丑怪男子满心欢喜的头前带路,只见门前的旗牌上写着碧螺春三个字。

    鬼影儿吃明钦言语一激,也就不再拦阻。哭丧着脸不情不愿的跟在后面。

    客店里摆着几张桌椅,打扫的甚是整洁。屋子里空荡荡的,不见什么客人,柜台后面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虽是荆钗布裙,却生得明眸皓齿,楚楚动人。

    明钦眼前一亮。找了一张桌子坐定,左右顾盼道:“不错,不错。”也不知是指店里的摆设,还是那厢的少女。

    “客官想吃点什么?”丑怪男子呲着牙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无奈长的实在丑怪,瞄过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随便,有什么好酒好菜直管端上来就是了。这位客爷有得是钱。”

    明钦指了指鬼影儿,拿起桌上的茶壶一摇是空的,反问道:“我看你们店门外面挂着碧螺春,是店里的茶品吗?”

    “正是。这是小店自己栽种的。”丑怪男子得意的道。

    “那敢情好,先给我泡两壶。”明钦敦促道。

    “好嘞,客官稍等。您慢坐。”

    丑怪男子应了一声,喜滋滋往后厨走去。走近柜台后面的小门唤了声,“老板娘,上客喽。”

    “知道了。”

    门内响起一个清爽的声音。布帘一掀,迈步走出一个风姿婀娜的少妇。生得柳眉杏眼、肤如白雪,穿一身水草花绣的襦裙。腰肢盈盈一束,移步之时好似风摆杨柳,手上端一个托盘,上面放着茶壶瓷杯,脸容似笑非笑,有一种冷艳的感觉。

    明钦嘴巴微张,再看看柜台后面亭亭玉立的少女,呼吸都重了几分。倘若在通都大邑,邂逅些翠袖红裙的美貌女子原本不算什么,这荒山野岭神鬼辟易,偏有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伴着那样一个丑怪男子就不能不让人大费寻思了。

    “客官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呢?”红裙少妇走到近前,放下托盘,将东西一一摆到桌子上。

    明钦笑道:“我俩从山下来,要到山上去。”

    “这黑灯瞎火的,山上的路可不太好走。”红裙少妇眼波流转,斟了两杯香茶,推到两人身前笑道:“这是小店自家种植的茶叶,香气淡薄,不成样子。”

    鬼影儿摇头道:“道爷平生从不喝茶,师弟,你要吃要喝的利索一些,咱们还要赶路呢。”

    “这位公子为何被绑着呢,动起手脚来只怕不太方便。”红裙少妇讶异的问。

    鬼影儿轻斥道:“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多谢大姐关心。我也是流年不利,大白天见了鬼把我给捆上了,吃喝倒还难不到我。”

    明钦伸展小臂端着茶杯嗅了嗅,点头笑道:“不错,有点茶味。”

    红裙少妇掩口笑道:“茶水没有茶味,还能有别的味道吗?”

    明钦莞尔一笑,也不辩驳,凑到口边刚要啜饮,眼神微转,故作恍然道:“我想起来了。怪不得看你有些眼熟,大姐,我认得你呀,咱们可是同乡。你叫孙……孙三娘还是孙四姐,哦,……孙二娘,对不对,对不对?”

    红裙少妇怔了一怔,摇头道:“公子怕是认错人了,小妇人十几岁嫁给归三奇,当家坐店,从没到别处去过呢?”

    她不知道孙二娘是后世卖人肉包子的女强盗,哪里听得出明钦话里的笑谑。

    “是么?”明钦道:“怎么不见你们掌柜的。”

    红裙少妇神情微窘,淡淡道:“刚才迎你们进来的那人便是。”

    “那个?”

    明钦呆了半晌,还要再问。丑怪男子端着酒菜一溜小跑的赶了过来,哑着嗓子叫唤道:“婆娘,快来帮忙。”

    这一男一女站到一起,男的只够到女的肩头,一个面目丑怪,举动滑稽,一个娇艳多姿,容光照人,简直是人间绝配。

    俗话说,‘好汉无好妻,赖汉娶仙女’。不一定真的道出了世间常态,但是这种现象颇能引人注目。每易致人惋惜。亦是所谓封建礼教、父母之命大受诟病的原因。

    然而父母之命究竟是婚姻缔结的常道,仙界新近盛行自繇结合。失败的例子也极多,之所以不遭非毁。大约是一个苦果自尝的事,没有诿过于人的余地。

    中夏常说,郎才女貌,以男子之才与女子之貌相匹配,本来就不甚对等。婚姻匹配,往往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才貌只是其一,又说门当户对,是专以家世作为匹配的标准。其他财力、风俗亦有相当的作用。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的眼光大多局限于外表,须知外表在婚姻匹配中只是一种因素,看似不般配的男女往往也有足以匹配的地方,只是注重点因人而异罢了。

    明钦周游所见杜芳惜和陆德存才貌一端也不甚般配,不过陆德存朴实热诚,总还不像归三奇这般丑怪。

    晚近曹芹圃将世间女子推崇的一尘不染,堪称是红粉知己。然而灵秀之赋人成男成女的概率应该差不多,未必女的尽是水做,男的全是泥捏。虽关于根性。亦囿于地势罢了。

    明钦想这归三奇名叫三奇,不知是否真有特异之处,‘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世间奇伟豪杰相貌丑怪本来不少,诸如左思、王粲、李贺、罗隐、贺铸,不胜枚举。至于奇山怪石堪于赏鉴者又何处没有呢?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归三奇连忙收拾了托盘,迎了出去。

    一开门。先是一阵冷风扑面,斜月如银,千山尽白,不知何时外面纷纷扬扬的下起雪来。

    扣门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穿一身黑色夹袄,后背背着两个高高的竹篓。

    “下雪了,来壶热酒暖暖身子。”

    两人找了个晦暗的角落,放下竹篓坐了下来。

    “好嘞。”归三奇热络的答应一声,唤道:“小妹,快点帮忙上茶。”

    柜台后面的少女哦了一声,放下帐簿张罗起来。

    明钦心头暗笑,心说你这店里冷冷清清的,哪有那么多账目好算。

    红裙少妇出门看了看,回来关好门户。小声道:“这时候又下起雪来了,不知道会不会多来几个客人。”

    明钦笑道:“小潘,我看你这店里地方也不小,怎么没几个伙计呢?”

    “小潘?”红裙少妇一头雾水,看明钦贼兮兮的样子,估摸着不是好话,顺口道:“我叫林舒,那是我妹妹林默,我这里平时没多少客商,养不起许多伙计。客官请慢用,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叫我。”

    “舒……默……”明钦了然道:“原来你妹子是个哑巴。”

    “胡说,她只是沉静一点。”

    林舒蹙着柳眉,大是不悦。林默耳识明敏,闻言瞄了过来狠狠瞪了明钦一眼。

    明钦叹口气道:“雪下大了,山路可就不好走了。你这里晚上有什么乐子吗?”

    “有啊,”林舒娇媚的横他一眼,淡淡道:“不过得另外收钱。”

    “没关系。”明钦扯着鬼影儿的衣袂道:“别看这位老兄长得穷酸,那是贵气不爱张扬,快,拿钱来。”

    鬼影儿一肚子火气,当面不好发作,抖开袖口,呼呼拉拉掉出一桌子铜板,闷声闷气的道:“够不够?”

    这一顿饭钱大概也就二三个铜板,鬼影儿随手一甩就掉出几百上千来,当然不算少了。

    明钦知道他擅于吞噬阴魂,肯定发了不少死人财,这玩意也没有个脏不脏。明钦抓起一把来拽过林舒的玉手放了上去,看着鬼影儿笑道:“老兄你慢慢吃,我去方便一下。……麻烦老板娘给我带带路。”

    “好啊。”林舒大有深意的点点头,引着明钦往楼上走去。

    鬼影儿眼见林舒扭着娇柔的腰肢风情款款的上楼,明钦乐不可支的跟在后面。暗骂一声,“狗男女。”悻悻地埋头大嚼起来,他虽是个鬼王之体,对男女之事却十分忌讳。转念一想,这明钦果然是少年好色,倒也易于控制。

    …………

    明钦跟着林舒来到楼道尽头的房间,推门进去,只见房中布置很是简单,中间摆着一张木桌,四面放着几张坐垫。旁边搁着碳盆。

    林舒上前将碳盆燃起,指着坐垫道:“你就坐这等着吧,博具在桌子下面。”

    “博具?”明钦伸出一捞,果然摸到一个木筒,还有几颗骰子。失笑道:“你说的乐子就是这个呀?”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林舒掩口笑道。

    “就这也不值两个铜板呀。”明钦后悔不迭。

    “谁让你小小年纪不学好,一肚子花花肠子,事先不问清楚,又来埋怨谁。”林舒嫣然笑道:“你就等着吧,我可不奉陪了。”

    “慢着。”明钦一把扯住她的长裙,嘿然道:“博戏便也罢了。你总得给我找个伴儿吧,不然我自己左手跟右手博吗?”

    林舒无奈道:“不是说让你等着吗?呆会儿再有喜欢博戏的客商,我引他上来就是了。”

    “那不成。我付了钱了,你们店就得提供服务懂吗?”明钦黠笑道:“你现在不就没事吗?陪我玩玩不就行了。”

    林舒摇头道:“你可别害我。我当家要见我跟别人独处一室,非闹得鸡飞狗跳不可。”

    “那你叫他上来,我跟他玩耍罢了。”明钦话一出口便心生后悔,归三奇那副尊容,多看两眼都觉得难受,真不知林舒这等美人怎么和他同床共枕的,想想都替她难过。

    幸好林舒又张口否决,“不行,他那人爱财如命,这会儿来了客人,定然要自己盯着。”

    “那就你妹子好了。”明钦暗暗点头,林默这小美人也养眼的很。

    “我妹子不懂博戏,你没得教坏了她。”林舒只是不肯。

    明钦挠了挠头,试探道:“归三奇是不是真的爱财如命?如果能赚到大把钱他是一定会答应咯?”

    林舒淡淡道:“普天之下,谁不爱财。就算贵为帝王、富可敌国,也未见哪个嫌自己钱多呀。”

    “不错。喜欢钱就好办了。”明钦喜道:“如果我找归三奇把你买下来,你估摸着得需要多少钱呢?”

    林舒怔了一怔,冷笑道:“想买我?那这话你得问我,问他有什么用?”

    明钦心知失言,忙道:“你先别误会。我只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事成之后,他得钱财,你得自繇,就算你们夫妻和好我也管不着。小可初来乍到,不知风俗,若有什么言语得罪,还望老板娘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