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213章 刑天颅骨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月孛星眼睛微微一眯,念动真言,掌心盘旋着金光紫雾,倏时现出一个晶莹如玉的骷髅来。她曲指在头盖上敲了敲,仰了仰下巴道:“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明钦行事素来谨慎,暗暗起疑:“不知这骷髅有何厉害?”

    道门有一路‘呼名拿人’的本事,源远流长,十分厉害。名就是魂,至少也跟神魂有紧密联系,所以有些中了邪的人,要跑到高处唤他的名字,俗作‘叫魂’。屈原有‘招魂’一诗,便是据此风俗而作。

    一些修行者则根据这种原理修炼出拘魂的法术或法宝。封神战时,商纣大将张桂芳最是精擅此道,一呼对手姓名,无不应声落马。法宝则有太上老君的紫金红葫芦,玉净瓶,若是应声答口,瞬时被装了进去,贴上封条,一时三刻化为脓水。

    但是这类手段似乎有个问题,若是交手之时不知道敌手姓名,或者叫了名号,对方畏怯不肯答应,这又该怎么是好?

    萧摇情显然想到这个破绽,扯住明钦的衣袖,摇头道:“不要随便答口。”

    月孛星莞尔笑道:“既然不敢答应,那不是低头认输了吗?其实我要拿你,你答不答应也是一样。”

    萧摇情心头凛然,这种呼名道姓的打法多少还有一些前古时候堂堂之阵,正正之旗的风范,不像后日争斗毒药暗箭无所不用其极。呼名只怕就是个光明磊落的意思,并不影响宝物的效力。

    萧摇情骑虎难下,踌蹰不决。明钦自知修为有限,和孙氏兄妹相较起来,恐怕只有隐遁逃命的份。

    “还不散开。”

    月孛星面上似笑非笑,掌心在骷髅顶上咚咚敲击起来,明、萧两人首当其冲,只见那头骨的孔窍中烟雾缭绕,一片空澄之色,霎时间仿佛置身于无量高的空际,一阵头晕目眩。

    这还是月孛星没有特意锁拿两人的神魂,否则三日内便要神消气散。你道这骷髅为何这般厉害?三界内道法最强的要算神庭中的主神,盘古神王和太元圣母以下,要数四大天尊和八大天神,八大天神:天、地、风、雷、水、火、山、泽。

    天就是刑天,刑是型范的意思,天指皇天鸿钧,刑天犹言次天,他本是鸿钧的兄弟,大名鸿烈,爵位自次王。皇天鸿钧逼宫失败,逃出神庭之后。刑天鸿烈和帝俊争当神王,帝俊斩掉了他的头颅,葬到常羊山,常羊,犹言藏阳也。刑天虽然以乳为目,以脐为口,但是已经无能为力了。

    刑天代表的是天之元力,头颅中的神力自然非同小可。华光是佛殿灯芯,火灵之体,若不是这等神物,哪能胜得过他。

    萧、明两人接触到刑天头颅的元力,好像置身于没有边际的空域,神魂萎靡难以措力。本来修士上天入地,以泛游四极为乐,不应该害怕高处,但人的承受能力总有个限度,仙道无非是拓展了这个限度罢了,在千百丈的高空任意往来还不算难事,真要到了茫无边际的宇宙又是另一种光景,况且刑天头颅将人慑入一种恍惚迷离的状态,加深了内心深处的恐惧。

    月孛星敲击颅骨信步而走,骷髅孔窍中喷出霞光云气,好像一头莫可名状的怪兽,数丈之内氲氤旋生,有置身云端之感。谭凝紫想要上前助力,稍一靠近便觉得头晕目眩,神魂一阵飘荡。

    一众小妖眼见主将被制,离的近的吃醉酒般软倒在地,稍远的怪叫一声,四散窜伏而去。

    正在无计可施的关头,半空中蓦的迸出一道神光,砰然打到颅骨上,月孛星如受电击,扭头喝道:“颜舜英,你做什么?”

    敢情仙车中还坐着两个人,只是外间两不相让,无暇注意于此,两人似乎事不关己,一直也没有现身,直到月孛星敲击天颅,大展神威,这才挺身而出。

    两人都是年轻的美貌女子,正是多时不见的燕秋晴和颜舜英。

    颜舜英保护卢有道巡行诸天,因卢有道在芙蓉楼被一把火烧的狼狈,躲在地皇县装病。燕秋晴在县衙任职,和她常有接触,交情便日见亲密起来。

    这次支登天率众迎接李郡守,颜舜英是西河帅府将门之女,和孙氏兄妹素常有些来往,当然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两人早前便看到明钦混在萧摇情的队伍里,当着地皇县一干公人的面本不好厮见,可是月孛星祭炼起刑天颅骨这等利器,颜舜英深知其中厉害,怎么好见死不救。

    颜舜英也有天眼神通,天眼有五行之质,神妙各不相同。颜舜英眉心有一条淡淡金线,不细看难以察觉,发起怒来能迸射金光,无坚不摧。

    萧摇情和明钦被刑天颅骨强慑多时,早就摇摇欲倒。颜舜英以金光震撼法阵,月孛星怀怒收功,燕秋晴和谭凝紫便齐齐冲了上去,扶着明钦一脸关切。

    “钦之,你怎样了?”

    明钦摇了摇脑袋清醒过来,大怒道:“这猴妹子竟敢暗算于我,看我砸她两锤出气。”

    燕秋晴按住他肩头气恼的道:“你给我老实点,不许逞能。”

    明钦本有些如梦初醒,闻言看清是多时不见的玉人,惊喜道:“秋晴姐,你怎会在这里呢?”

    燕秋晴脸颊一红,轻声埋怨道:“坏小子,你是不是早把我给忘了。”

    这时,颜舜英也上前和月孛星说明缘由,“明钦是我的朋友,我知道你这刑天颅骨的厉害,难不成真要害他性命?”

    月孛星笑了笑,颜舜英是她约来的帮手,自然不能得罪,舜英的父亲可是西河元帅,缓急可调派西河精兵,在这天河界哪个神仙愿意与她交恶。

    “既然是你的朋友,那还有什么揭不过的,只是李郡守要借路上任,还需他通融一下。”

    颜舜英点了点头,不知明钦如何又跟万雷山的妖怪扯上关系,这还真是个会惹祸的主儿。

    燕秋晴和谭凝紫也算悬空岛上的旧相识,后来荆眉妩被引介入天女门,燕秋晴则和凡间联络另谋出路,分道扬镳之后还没有见过。

    “你没事吧。”

    颜舜英没好气的盯了明钦一眼,把月孛星的想法说了出来,萧摇情也不是不知进退的人,原本以为这趟下山可以手到擒来,谁知和李火云同行的还有一众高手。后来倒是试探‘磁石针’能否对付‘神珍铁’的意图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