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126章 妖兽夺舍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随着山洞的剧烈摇撼,洞底的钟乳、乱石纷纷掉落下来,锋棱如锥刀一般,若被不幸砸中,必是开肠破肚的结局,无数乱石横雨般遮掩而至,眨眼间便将洞口堵住半边,情势之窘迫根本不容人片刻犹疑。

    正在进退维谷的当儿,高台上的镇邪石兽光芒大亮,倏的轰然炸响起来,石屑四散荡飞,几头凶焰炽盛的妖兽疾箭一般向众人扑去,一个振鬛掉尾,如马似龙,浑身青熠。一个头生两角,形如狮虎,爪握电光。一个作龟蛇之形,一个有飞鸟之状,神威赫奕,唬的人胆颤心惊。

    虎面怪趫猛异常,张牙舞爪的厉吼一声,一个疾跃将柳残晖扑倒在地,明光闪耀的身躯似乎能攫住他的神魂一般,紧缚着他的肉身时明时暗。

    其它几个妖兽也如法施为,一个掉尾如龙,飞缠向云中隐,大约因此君身躯高颀,肚皮能作鼓声,颇似电闪雷鸣的缘故。

    龟身蛇尾的家伙墨珠般的小眼一转咕叽笑着抓向花子峰,赤羽朱喙的妖鸟在长逝、袁绣玉、杜芳惜几个女子身上巡弋半晌,荡开双翼疾扑杜芳惜而来。

    众人遭遇不测,本就在人人自危,不虞石兽中猛然扑出几个妖兽神魂到处攫食,柳残晖空有一身驱使毒虫的本事,大难当头竟然不及应变,稀里糊涂的就着了道。

    云中隐大惊失色,连忙呜聿两声,手指在肚皮上飞快叩击,喉中喷出雷云电光,彤云激电光焰闪烁亦颇惊人。

    谁知龙首怪视若不闻,尾巴带起一团青芒挥舞如鞭,一个飞甩将云中隐打的一跌,身躯便如巨蟒绞柱一般迅速将他缠裹起来。

    花子峰被龟蛇怪盯上心头一突,惊惶中也使不出箫声御敌的本事,玉箫疾挥数下封住面门,脚下飞身疾退,口中叫道:“大哥、绣玉,快来救我。”

    “峰哥莫慌。”

    袁绣玉见柳、云两人纷纷中招,几个兄长避退不迭,心头惊惧暗生。她和花子峰夫妻情深,不可不救,斜刺里欺身而上截住龟蛇怪,纤手在琵琶上铮琮一拨,几道银线激射而出飞刺龟蛇怪面门。她绰号‘铁珊瑚’、刚强脾性是出了名的,以至于背地里被唤作铁绣玉,铁而生锈,可见其顽固了。

    龟蛇怪被银丝打在面上,眨了眨眼睛似乎错愕了一下,忽的掉转身躯,摇着尾巴昏溜溜而去。

    花子峰只见虎面、龙首两怪恁地凶煞,不料龟蛇怪这样不济,愣了一愣,臊的脸面通红,大喝一声:“泼怪受死。”手上运足劲气,玉箫旋转如鞭,隔空向着龟蛇怪追打而至。

    “峰哥不可。”袁绣玉虽觉奇怪,却不敢猛浪行事,匆忙中出声劝阻。

    龟蛇怪似乎听到异动,身躯在原地滴溜溜急速转动,平空带起一阵旋风溢散开来,袁、花两人首当其冲,立时被吹的站立不稳,落叶般飘荡起来。龟蛇怪腾起半空,缩成一个圆球砰的撞入花子峰胸口。

    与此同时,赤鸟怪也展开火赤的羽翼疾扑向杜芳惜。

    “这是四灵异种。”

    杜芳惜到底是天人遗裔,见多识广。数百年前天人族内忧外患,灾难深重。修罗王乘机入侵,掠定欲界天大片疆土。当时天人所居的太皇黄曾天、太明玉完天尚无分彼此,统唤作太皇明天。国难后一些心怀故国的遗裔,不肯臣事修罗,匿迹于苍梧之野,相传是大舜晚年巡行四夷的亡殁之地。

    天人遗裔通行的武艺有太祖长拳、武穆散手之类,武穆散手又叫作心意拳,形意拳,即内家拳三种拳术之一。

    相传岳武穆是金翅大鹏鸟转世,是以这武穆散手能得羽类之性、飞扬苍劲,堪称擒拿格斗的上乘功夫。

    杜芳惜的父亲曾是帝释天子旧臣,帝释罹难后呕血而死,天人遗裔后在苍梧之野‘枕戈山城’潜息,杜芳惜继承父志在山城中很有名望。她又曾有机缘得到一位前辈高人悉心指点,一身修为即便比不了庞子歆、赫连舜华等人也差不太远。

    世间技艺固然有上下乘之分,学下乘之术证上乘之功举世罕见,有之必是绝世奇才。学上乘之术而得上乘之功亦属难能可贵,皆因资质秉赋因人而异,譬如昆族物类为寰宇之最,终不能跻攀四灵,便是先天不足的缘故。

    中夏流传五禽戏、八卦、形意诸拳术有人以为平平无奇,有人以为盖世奇功,一则因所见有浅深之别,一则因资质有高下之差,真正的高手往往不在于抉隐发微、炫为奇秘,有许多整理故常、补苴罅漏的学士,亦卓然而成大家。

    是以平平无奇的术法一经大家之手便蔚然可观,世所谓点铁成金,真仙家之奇术也。

    “孽畜敢尔。”

    明钦见赤鸟怪飞扑而至,滚滚灼炽之气扑面而来,生怕杜芳惜有个闪失,伸手一探,一团金色光华悄然滑落手中,待赤鸟怪振翼逼近,猛然幻出凤凰金翅,掣出瓮金椎飞身怒砸。

    赤鸟怪不虞有此,艳红如火的眼珠里跳动着兴奋的光芒,指爪间火光流转朝着来椎直击猛扣。

    一人一鸟在半空交撞,一个蓄势已久,一个自恃雄强,金椎赤爪,各不相让,争强间直搅得气漩狂冲、赤火乱窜,打的石洞中墙壁上下石屑翻飞,钟乳狂落。明钦闷哼一声,这一椎好似砸在坚石上,直震的虎口发麻。赤鸟怪桀桀怪叫,赤翼一横从他头顶疾掠而过飞抓杜芳惜而去。

    这四只妖兽被祖龙禁锢在石洞中操持护陵大阵,许多年未曾血食,精气已极为虚弱,是以甫一脱困便急急找寻寄宿之体,否则即便明钦修为大进,也远非赤鸟怪的敌手。叵耐相比之下,陵川八友的修为仍是相差太远,惟一可以对付四兽神魂的器乐之技心慌意乱之余几乎施展不出三成威力,这才被三怪一击得手。

    杜芳惜俏生生的站在洞中,对身周的乱石交下浑然不觉,螓首微垂似是若有所思。

    “嫂嫂……”明钦眉头大皱,他一击未能阻住赤鸟怪,再要救援已是不及。但见乱石扑打到杜芳惜身上却似击在空处一般,落地时却尽皆撞成沫屑,不由暗暗称奇。

    稍一迟疑,赤鸟怪已飞扑到杜芳惜身上,瞧的明钦心头一紧,它也和三怪一样,神魂迅速攫住杜芳惜的神魂,满足地叫道:“太好了,三位兄长,咱们终于……”

    “是么?”杜芳惜冷冷一笑,浑身蓦地暴起一片素光,清辉泠泠好似一尊玉人,赤鸟怪惨呼一声,欢叫嘎然而止,赤翼遑然地挣了两挣,从杜芳惜身上飞身退出,整个神魂从头至尾多了一条笔直的剑疮生生将它截作两半。

    “撮鸟受死。”

    明钦大喜过望,连忙掏出‘锻魂塔’往空中一祭,赤鸟怪受疮甚重,哀叫一声被幽然冥光射住,迅速收进灵塔当中。

    “嫂嫂,你这招诱敌深入真是高明极了,可是也危险的很,我真为你捏了把汗呢。”

    明钦伏定赤鸟怪,端详着杜芳惜微微感叹。

    杜芳惜微咳一声,光洁的脸蛋升起一抹潮红,浅笑道:“此怪神通强横远在你我之上,若不行此险招,必是死路一条。”

    明钦心知其理,轻吁道:“你伤得重吗?”

    “不碍事。”杜芳惜轻蹙蛾眉,“小心它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