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96章 天道迷雾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钦之,你虽然修道多年,颇有根基。但这仙界事务和下方多有不同。你若要执掌婚姻,须得先晓习天人之事,否则定然事倍功半,举步惟艰。”

    庞子歆整理着思绪,娓娓说道:“自古三界大劫必是从仙界开始,仙界欣欣向荣,则万方自然安定。自从盘古巨神开天辟地,鸿钧老祖执掌天道,盛衰转会之数屡试不爽。到了今时今日,确实已经是法令弛坏,天威不存,妖族大圣起而问鼎仙界亦是势所必然。”

    “像孙大圣那样想要取玉帝而代之的绝非异数,但是最终不过落个惨淡收场,既不是因为他本领不够大,也不是因为天庭气运胜强,而是他以一个下界妖猴初登仙界,恩信未著,又不懂天人之事,遽而想要翻天覆地求于一逞,稍明天数的人都知道是必败无疑。”

    “自从人族代兴,只要人道不失,三界之内总会诞生英才俊杰,况且天庭积威万载,英挺智能之士大有人在,洞烛积弊的神仙也不乏其人,然而想要扭转衰运,却不是一二个自恃伟力的险人兴风作浪一番便可以成事的。”

    “今日天庭的事势固然不仅仅是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月老转世历劫的因由我也能猜知一二。虽说大丈夫不可郁郁久居人下,我也不希望你仗着神通特异、行险侥幸以致于误入歧途。”

    明钦料不到庞子歆一口气说了这么许多话,心知月绝书之所以大为天人攘夺,定然藏着深不可测的能量,无怪庞子歆这么苦口婆心,深恐他行差踏错。细想来她这番担忧也不无道理,相传软红丝足上一系便婚姻有份,假如传言不谬,若以好恶为之或被利益所使,势必会乱点鸳鸯,干系不轻。

    “子歆姐你放心。找不到婚姻簿以前我是绝不会给人乱系红绳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便好。”庞子歆轻吁口气,沉思道:“婚姻簿和生死簿之所以这么要紧,便是因为它们代表着天道威严,尤其是‘婚姻簿’权柄之重连神仙也难以置身事外,玉帝都不能插手改易。世常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真是极为要紧的。”

    明钦疑惑道:“子歆姐,你说姻缘真是前定的吗?若说是天定的,又是谁代表天来定的?”

    庞子歆道:“不瞒你说,这个问题我早前也想过。后来还特地找月老证实过。我也想知道这姻缘是如何天定的?婚姻簿又是如何一个神奇的法宝?”

    “哦,那月老又是如何说的?”明钦好奇地问。

    “不可否认这世上有一些先天的法宝,暗藏着天地玄机,譬如龙马河图、玄龟洛书。我想这婚姻簿也是其中之一吧。但这婚姻簿还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自从佛教东传,玉帝援引六道轮回,大讲因果报应,宿世因缘也是一个因素。”

    庞子歆忖思着道:“还有一个便是月老的赤绳了。婚姻簿虽可以订分,还须赤绳化性,这赤绳牵合两人,可以使情性互通,久而偕合。若是赤绳不能挽合的,便是夫妻缘尽,世间也往往有之。”

    “这话大有道理。古人说‘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想来婚姻一事也未尝不是如此。”

    明钦心头转念,忽然想起软红丝倒在谭凝紫梦中系过一次,若依庞子歆的说法,软红丝可以化性,不知会否出现一些奇妙的变化。

    “想什么呢?”庞子歆见明钦怔怔出神,慵懒的支着额头倚到桌子上,清媚的眸子微微一转,浅笑道:“说了这么许多话,有些累了呢?”

    明钦哑然笑道:“晚上没有睡好吗?反正也没人来,不如你去休息一下。”

    庞子歆白了他一眼,缓缓道:“自从三教订立封神榜,说的是仙道优于神道,众神各守职司,三清四御垂拱而已。谁知千载以下事情有大谬不然者,神道执掌三界秩序,是成是毁全在这一般天神身上,干系特重。而位居尊神的却是些截教妖邪,湿生卵化之辈纷纷高踞庙堂,只知道一味收刮香火,顺生逆死,天道尊严生生被败坏殆尽。”

    明钦失笑道:“恕我直言,子歆姐你不也是羽族之秀吗,我直当凡人鄙弃妖怪,为何你也对此颇有微词。”

    庞子歆轻声一叹,摇头道:“钦之,你可别被凡间那些糊涂书匠迷惑了。伏羲时龙马献河图,夏禹时玄龟献洛书,王时凤凰衔丹诏,都是归化人道之意。是以凤凰、麒麟被人类称作祥瑞,只有西方貔貅恃强不服,时常侵扰人族。”

    “是以这人畜妖邪之分,原不在种类之上,你不见人族多少衣冠禽兽,人头畜鸣之辈,我四灵中反而有明祥和,彬彬礼仪之人。至于那截道中人都是通天教主为了张其势焰,封官许愿收买来的四灵不肖之徒,只看商纣王那样千古暴君尚能死后封神,可见一纸封神榜价值几何?”

    “原本证成神道约有二途,一是自我修成,譬如忠孝节烈,言行有可称的,死后便可封神。一是香火信愿,得凡人供养,亦可增大神力。”

    “下界家家供俸天地全神之尊位,事摄于四御,其余众神各享俸禄,不过例守其职而已。凡人寿禄之算各依善恶而定,神吏本不能福之祸之。如此可见方今天下造作庙宇,收受香火的神吏都是贪渎的蠹神,收受香火而不之佑,是欺人,收受香火而降福,是欺天。更有甚者恫吓百姓,逼取供信,与强盗有什么分别?”

    “这些截道蠹吏在天界结党营私,卖官鬻爵,信徒遍布天下,恶业通于天而无人可治,这样的天道不是很可悲吗?”

    明钦呆了半晌,喟然长叹道:“原来这些截教神徒如此不堪,这就无怪下界屡次被夷狄蹂躏,生灵涂炭了。想来都是一丘之貉,夷狄君长对他们的供俸只怕还要优裕许多。”

    “如今仙界虽然是腐秽不堪,但上面三清四御因循苟且,便是神通广大如妖族七圣都难以憾动。元始天尊的徒孙李天王父子在军中势力雄厚,通天教主的截道神徒铁板一块,四大天王则是军中仅次于李天王的存在。太上老君的四大天师则素得玉帝信重,俨然台阁一般。”

    庞子歆随口漫谈,对天宫局势如数家珍,“四御中青华帝君,是东王公的养子,二郎神的大哥。勾陈上帝、长生大帝、紫微大帝也都是三清门人弟子,玉帝则有老君、王母撑腰,再加上八部天龙、二十诸天,种种势力错综复杂,无非为了权力倾轧。这样的事势便是二十个美猴王也无计于事,所谓的大闹天宫真的只是场猴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