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94章 天宫旧事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悟空果然谨遵叮嘱,绝口不提师承渊源,对人只宣称是天生圣人。

    他在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占山为王,收伏了七十二洞妖王,又结义六大魔头,声势浩大,惊动天庭。

    古话说,‘欲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必是政治败坏已极、不能自振方至于和强寇曲意媾和,不图三界至尊的玉帝也出此下策,李天王父子一战不能胜,便屡派天使下旨招安,便是悟空狮子大开口到齐天大圣这样的尊号也毫无疑辞,可笑玉帝和金星在凌霄宝殿上还说些有爵无禄,收容管教的体面话,自欺欺人。

    当然天庭众仙虽然贪图逸乐、败絮其中,一旦关系到自身地位却个个精明强干,算盘打的叮当响。悟空修为有成,自视甚高,上天做官本是颇想有所作为。

    初次上天掌管御马监,《西游记》说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官,唤作弼马温,其实也是讹传。古来掌管车马的一般是太仆寺,长官称作太仆,位居九卿之一,官阶并不小,也从来没有弼马温这么个不伦不类的称呼。

    事实上弼马温并非悟空的官衔而是绰号,‘弼’便是辅佐的意思,‘马’指的是大司马大将军,所以悟空的官衔应该是太仆寺卿兼弼马参戎,原是三界大元帅李天王麾下一员副将。

    之所以被称作弼马温,却是因为温谐音‘瘟’,《马经》上说在马棚中养猴子可以辟马瘟,悟空在任职其间,克尽职守,御马监有天闲、内厩、外厩三个马区,因政务积弊,有很多骏马淹抑其中,悟空大为不平,意欲有所革新,触动天界权贵利益,因之大加贬损,谬误流传以至于失其真实。

    悟空在天宫受人排抑愤而反下仙界,玉帝派李天王征讨不过,许以虚衔高位,却于此时已埋下杀机。

    悟空大喜过望,反倒对玉帝心生感激,以为此番大权在握,定可兴利除弊,因之便中了玉帝的圈套。

    此后玉帝指派他看守蟠桃园,不久召开瑶池会,相传悟空偷吃蟠桃、御酒,大闹仙会,又偷了太上老君九转金丹,犯下弥天大罪。

    细加考究起来,都是不实之辞,莫须有之罪,使悟空衔冤受屈,千年莫白,可不哀哉。

    试想蟠桃园有桃树三千六百株,桃分三类,有三千年、六千年、九千年一熟,增寿若干。各一千二百株,悟空就算一天偷吃一棵桃树,要吃光这园中的大桃也得整整三年半。而他执掌蟠桃园不足半年,到了七仙女入园摘桃,一个大桃都摘不到,天下岂有这么笨的贼?

    可见蟠桃园中的蟠桃必是早就被人中饱私囊,到了盛会在即,无法搪塞,便欺他人生,聊以塞责罢了。

    况且这蟠桃偌大神异,普天神将莫不趋之若鹜,假如悟空真得偷蟠桃,盗仙丹,一发吃下,莫说他会不会爆体而亡,即便他能够消化,好比将普天神仙的俸禄聚敛到一个人囊中,必是天界首富无疑。

    而悟空的战绩实在平平无奇,连个二郎神都打不过,其他神仙是真脓包还是假出力暂且不说,西天路上多魔多难,悟空假若真的包揽了一界瑶池会的仙品,修为理当突飞猛进,即便达不到成佛作祖的层次,没道理连一些湿生卵化任人骑乘的呆妖都斗不过。

    而悟空在五庄观偷吃人参果后遭两道童百般谩骂竟尔愤然推倒了人参果树,颇显得小题大做,细究根细却是悟空偷了三个,一个入土而化,被冤枉偷了四个,百口莫辩,想他如此举动未必不是触动旧事,难以申说的缘故。

    且玉帝派下十万天兵大动干戈,奇的是这里面不仅有李天王等军方将领,连些普天星宿,值日神将都派了出去,颇有让他们趁机泄愤的意思,迥非行兵部划之道,而这些天将也十分乖觉,大都出工不出力,竟引得悟空大闹天宫方止。

    此后悟空终被擒捉,刀斩不死,斧斫难伤,雷劈电击全都无效,被太上老君放进八卦炉中炼了七七四十九日。不但未死,反修成火眼金睛、金刚之躯,老君支吾说是偷蟠桃、盗仙丹的缘故,其实却大谬不然。

    八卦炉中烧的是三昧真火,又有太上老君亲自掌炉,谁能躲得过?况悟空区区一地仙修为,当此之时自是必死无疑,之所以不死者乃是因为修炼佛法,得以涅槃重生,所谓金刚之躯岂不正是修习《金刚经》空相之道的缘故。

    至于火眼金睛便是佛家的法眼,佛家有十眼,肉眼:凡人之眼。天眼:可见众生之心。慧眼:见众生之根。法眼:见诸法空相;佛眼:可见十方。智眼:可见诸法。光明眼:见佛之光明。出生死眼:可见涅槃。无碍眼:见一切无障碍。普眼:见普遍之法界。

    悟空能分辨妖邪,可见已看破诸法空相,《金刚经》得以大成。

    至此玉帝、老君才十分尴尬的发现悟空并非如他所说的天生圣人,而是不折不扣的佛门弟子,延请如来佛祖前来收伏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须菩提天生慧眼,按照佛陀的预言传下金刚经后便息迹于世间,《证果记》中对这一段经历说的也颇为简略,不过既然知道了孙悟空的师承渊源,后面的事情便不难推知了。

    之后的许多篇幅便是讲他对《金刚经》的体悟,其实世间第一等的经典往往没有故意藏匿不肯示人的地方,只是凡人根性不同,又受环境濡染,难以明心见性,若是没有特别的机缘,很难悟入个中玄妙,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老子这话说的最是深切著明。

    《金刚经》神妙精微,本是极为考验利根的大乘佛典,北宗神秀是禅宗五祖弘忍大师门下公认的上座,作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仍是差了一筹。可见解悟之难。

    现在有佛陀坐下解空第一的须菩提亲为叙说,自然是事半功倍。明钦修习的《神游经》颇有离幻色彩,‘太阴炼形术’和佛家法相也多有可以相互参证的地方,他翻阅着《证果记》且观且思,如获至宝,一直到天色蒙蒙亮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

    早上醒来的时候便看到窈兮趴在床头支着巧俏的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小丫头昨晚累的跟懒猫似的,今天起的倒早。”明钦眯了眯眼,一挺身跳下绣床,笑道:“饿了吧,爸爸带你下楼吃饭。”

    “爸爸,我打了热水了。”

    窈兮嘻笑着挽起袖管,从床边的脸盆里捞起一条湿漉漉的毛巾,使劲儿拧了两把喜滋滋地递到明钦面前,小脸上满是殷勤的神色。

    “窈儿真是聪明能干。”

    明钦由衷的赞了一句,在脸上抹了一把,俯身抱她起来,边走边笑道:“今天想去哪玩?”

    窈兮小脸一红,支吾道:“没关系了,窈儿不是贪玩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