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1341章 巨象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8-06-07
    神兵通灵,不但能和宿主建立不同层次的联系,有的则和金箍棒一样能伸缩变化。仙道修行或者死后封神的情况世所常有,如果兵刃不能通灵变化,必然不适于用。兵刃的重量合乎数理,便能按照一定比例伸缩变化。以青龙刀为例,增重为八百一十斤,八千一百斤皆不成问题。配合刀法重量变化往往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孙悟空的金箍棒素称沉重,磕着死,擦着伤。关武圣斩颜良,诛文丑,这是兵刃沉重的好处。但兵刃太沉,过于耗力,舞弄不便。如若兵刃是凡铁所制,那就只能量力而为,既要沉重,又要以能够施展的动为限。神兵重量能随心变化,在自己手里八十余斤,劈砍之时陡然沉重十倍百倍,试问谁人能敌?

    厉若莘修练的赤胆神功神力惊人,否则青龙刀骤然加沉,受伤的必然是她自己,更别说克敌制胜。纵然不是十倍百倍的增长,病虎也觉得不太对劲。厉若莘本就神力惊人,催动灵力之时青龙刀随之加重,病虎和她硬拼了几合,顿觉得双臂酸软,吭哧喘气。

    “受死——”

    厉若莘气势如虹,青龙刀寒光逼人,照着病虎当头劈落。

    病虎猛吃一惊,连忙横鞭格挡。厉若莘潜运赤胆神功,一股血气直冲顶门,面孔火赤,有如丹染。兵刃相撞,病虎只觉得一股巨力势如泰山压顶,不由双膝一软,扭身化做一头黄虎翻滚开去,才逃过身首异处之厄。

    花太岁见病虎狼狈落败颇感吃惊,忙上前帮忙,以免厉若莘乘胜追击,坏了他的性命。病虎情急之下现了原形,不禁怒愤交加,人作为一种修行境界,在三界倍受推崇,不管神人、圣人、真人,总要先具备人的资格。病虎修成人形不易,但仍是徒具其形,遇有危急便现出本相。这也不能全怪病虎修为不够,心性修练本是最难。圣贤神佛尚且要格外谨慎,自非一般妖怪所易企及。

    明钦和白冰燕闻声赶来,正看见厉若莘击败病虎,白冰燕惊讶道:“这个小姑娘好厉害的刀法。”

    缪壮飞和傲无伤激战多时,难以取胜,他也曾和白云飞斗得旗鼓相当,足见傲无伤本领不在白云飞之下。傲无伤和病虎是结义兄弟,修为相差不远,厉若莘能斗败病虎,比起缪壮飞和白云飞丝毫不弱。她这般年纪自然让白冰燕刮目相看。

    明钦对厉若莘却颇为熟悉,知道她是天南神尼真传弟子,又家学渊源,赤胆神功和青龙偃月刀相得益彰,能击败病虎不足为奇。

    傲无伤难以取胜,又见病虎败于厉若莘之手,不由凶性大发,厉吼一声,化作一头巨象,高达一丈,长鼻了甩朝缪壮飞卷去。

    “孽畜。”

    缪壮飞叱骂一声,飞身一跃,落到巨象背上。傲无伤号称魔帅,可不是一般野象,头颅呼啸一转,居然能自顾其背,长鼻抖得笔直,喷出一股毒水。

    缪壮飞猝不及防,毒水喷来,百忙中用衣袖一遮,毒水十分厉害,势如疾箭,霎时将衣袖打得残破不堪,缪壮飞哎呀一声,跌落象背。巨象抬起脚掌奋力踩去。

    “缪兄弟莫慌,我来助你。”

    杨传贤见缪壮飞处境堪忧,拔出背上双锏从房檐扑落。

    掌心一翻,手中铜锏呼啸一声快如闪电飞砸巨象脑袋。杨传锏这双熟铜锏也是家传宝物,他祖上是抗击金翅鸟的义军领袖,这双铜锏屡立战功,不知砸死多少敌将。

    傲无伤甚是乖觉,虽是现了原形,脑筋反应却丝毫不慢。他的长鼻更是一件利器,运转如意,势沉力猛,长鼻甩出,砰的一声将铜锏击飞出去。

    缪壮飞得此喘息,连忙展动身法避闪开去。白云飞也掣出长剑,几个起跃掠上象背,掉转剑柄朝它背上刺下。

    巨象身躯庞大,腾挪避闪自然不太灵便,白云飞这一击得手的机会很大,孰料巨象蓦然人立而起,将白云飞颠落下去,脑袋一转,再度喷出毒水。

    这毒水腥臭扑鼻,中人欲呕,缪壮飞已然着了道,白云飞有所提防,见势不妙,连忙展动身法掠退数丈。

    “哥,小心啊。”

    白冰燕对白云飞依赖很深,见他有危险,连忙拔出宝剑飞身相助。

    明钦微微苦笑,他知道白冰燕对白云飞已不是单纯兄妹之情,虽然和白冰燕并无深厚感情,也有些不是滋味。

    大敌当前,由不得他多想。杨传贤、缪壮飞、白云飞三人都是真人境高手,修为不凡,三人合力都对付不了傲无伤的本相巨象,形势着实有些棘手。

    四灵人族传承神族道术,颇多强悍之辈。而且他们人化并不彻底,一方面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仍在,习于争斗,一方面野性未驯,尤其在显露原形之后,往往会战力倍增,极难对付。

    道家说大道三千,似乎很复杂,但对很多种类来说,也很简单。无非是为了生存而已。生存便是他们的道。

    人类的伦理道德当然也是生存之道,也是和平相安之道。然而却嫌迂缓,四灵人族灵智初萌还看不到这一层。虽然龙马河图,玄龟洛书,凤凰天书也都包括精微妙道,但是却更加接近天道,说到底他们还只是徒具人形而已。

    傲无伤也知自己的本象太过笨重,运转不灵,极容易被敌人所乘。缪壮飞、白云飞都试图跃到它的背上,寻觅机会。

    但傲无伤有一个特别之处,他的脑袋能够左右轮转,自顾其背,再加上一条圆转如意的长鼻,几乎没有破绽可寻。缪壮飞和白云飞虽然一度跃上他的背脊,却被巨象长鼻扫落,长鼻又能喷射污水,腐蚀性极强,非常可怕。

    三人绕着巨象游斗,巨象一条长鼻包含鞭、枪诸般解术,游刃有余。三人空有一身本领,却占不到半点便宜。

    这便是一力降十会,白云飞的长剑、杨传贤的双锏,面对皮糙肉厚的巨象都难以为力,缪壮飞掌力浑厚,但他和傲无伤激战多时,消耗颇大,又被污水所伤,两眼睁目难视,差点被巨象踩中,性命不保。

    好在三人都是真人境高手,真气绵长,尚有自保之力。巨象和三人斗了半晌,渐渐不耐烦起来,怒叫一声,朝着正面的杨传贤冲去。

    杨传贤脸色微变,连忙展动身法退避。巨象身躯沉重,如同小山一般,三人虽是道行高手,在它面前却显得甚是渺小,只有跳起半空才能发动攻击。

    巨象四条腿稳如磐石,只怕是浑身上下最结实的部分,杨传贤用铜锏敲击都难以撼动分毫。他原本觉得巨象的脑袋比较脆弱,纵然不能打得它脑浆迸裂,至少也可争取主动。哪知巨象一条长鼻,对脑袋的防守颇为严密,杨传贤的双锏根本攻不进去。

    巨象迈开四啼,狂冲而来,杨传贤识得厉害,不敢硬接,闪身疾退。白云飞冷哼一声,手挽剑花,掠身而起,朝着巨象长鼻削去。他看出巨象的长鼻是件利器,若不斩断此物,绝无取胜的可能。

    但巨象的长鼻粗如木桩,又能运转如意,可刚可柔,白云飞的佩剑虽是精铁打制,吹毛断发,却未必能削断巨象的长鼻。

    巨象一意追击杨传贤,打算逐个击破,不料白云飞尚有从旁阻击的胆量,百忙中将长鼻一甩,咣铛一声砸到剑脊上。

    白云飞只觉得虎口一麻,长剑拿捏不住顿被震飞出去。白云飞手无寸铁,不禁面色大变,巨象厉叫一声,长鼻对准白云飞喷出一股污水。

    白云飞对巨象的毒水颇为忌惮,连忙闪身避逃。巨象俯身冲上迫得白云飞无处藏身。

    白冰燕见白云飞处境危殆,急叫道:“哥,我来帮你。”

    白冰燕一振长剑,飞掠到象背上,剑光闪烁,剑锋疾劈而下,想要将巨象脑袋斩落。

    白冰燕此举也是攻敌之不得不救,却未免有些轻率。巨象力战白云飞三人,三人也是施尽浑身解术,都不能伤它分毫。白冰燕的修为比起白云飞尚要逊色一些,情急出手,不计利害。巨象身躯虽然强固,也不敢硬接白冰燕的利剑,只好弃了白云飞脑袋一转,长鼻疾甩铛的一声将白冰燕的长剑打得甩手而去。

    白冰燕低呼一声,掌心肿起老高,巨象抖了抖后背,将她甩落在地,抬起脚掌猛力踩下。

    白冰燕落到巨象四蹄之间,眼看就要被踩得血肉模糊,香销玉殒。

    “孽畜敢尔。”

    明钦刚和白冰燕温柔缱+绻,自然要救他性命。掌心幻化出戮仙剑,飞掠到巨象后背上再次朝它头颈斩落。

    傲无伤怒发如狂,已被激起凶性,缪壮飞、杨传贤和白云飞、白冰燕兄妹都不只一次试图跃上它的后背,每一次都被他扫落在地,吃尽了苦头。倒不是他们不知厉害,而是巨象庞然大物,寻觅不到破绽,舍此之外也没有好的办法。

    傲无伤以一敌众,心中颇为不耐,心说你们这些天族人脑袋一点都不灵光,看来还是老爷的手段不够厉害,让你们心存侥幸。

    但明钦剑锋厉害,直透肌骨,傲无伤也不敢粗心大意,脑袋一转,甩动长鼻打去。

    明钦观战多时,也知缪壮飞、白云飞等人接连落败,巨象长鼻厉害,寻常刀剑伤他不得。但戮仙剑是神兵利器,自非白云飞兄妹的佩剑可比。

    巨象长鼻攻来,明钦早有准备,但他要救白冰燕脱身,不容有丝毫避闪。明钦的剑术并不高明,大概比之白云飞兄妹尚有不小差距。但他胜在修炼金刚法相,神坚魂牢,长鼻力道浑厚,有如锤击,白云飞兄妹皆被打得长剑脱手,明钦反而手臂一长,将长鼻抓到手中。

    巨象愣了一下,想不到明钦使出这等招数,他的长鼻圆转如意,极为凶厉,明钦居然能顺手抄住,着实让人意外。

    巨象喷了口气,便要将明钦击飞。明钦使上金刚法相,五指犹如坚石,牢不可破。傲无伤闷哼一声,顿有些呼吸困难。气机一泄,明钦举起长剑,只见剑光一闪,血花飞溅,巨象长鼻顿被斩落一截。

    傲无伤惨叫一声,将身一滚,现出人形。捂着受伤的鼻子,气得浑身发抖,咬牙道:“小子,傲爷要将你碎尸万段。”

    明钦丢掉断下的鼻子,抬脚一踩,踏为肉泥,以免傲无伤有机会接续。

    “你……”

    傲无伤痛叫一声,目眦尽裂,他确实有夺回断鼻,接续的想法,如今让明钦踩的血肉模糊,纵然是神仙也难以医好了。

    明钦扶起白冰燕,关心道:“冰姐,你没事吧?”

    白冰燕摇了摇头,走到白云飞身边,“大哥,你怎么样?”

    白云飞方才见白冰燕情势危急,也急出一身冷汗,幸好明钦及时出手,而且居然能斩断傲无伤的长鼻,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我没事。刚才实在太危险了,多亏了墨兄弟出手帮忙。你应该好好谢谢人家。”

    白冰燕俏脸一红,悻悻道:“才不谢他呢?”

    她心说自己让明钦占了那么多便宜,他拼死救我,总算还有些良心。

    明钦讨了个没趣,也无暇和白冰燕计较许多,一振长剑,指着傲无伤道:“傲无伤,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傲无伤面色灰败,巨象化身都赢不了明钦,反而被他斩断长鼻,元气大伤,他虽然号称魔帅,声名煊赫,那是仗着傲狠撑腰,在两界山未遇对手。有道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傲无伤总觉得自己才是傲狠的真正传人,放眼天界他也只畏惧傲狠一人罢了。龙族封傲狠为王,也该对他有所表示才对。

    今晚伤在明钦手上,自是愤恨难平。病虎又不敌厉若莘,能扳回这局的也只有花太岁了。

    “三弟,这小子有些门道。你要为大哥报仇呀。”

    花太岁是傲狠的外甥,傲无伤和他刻意结好,自然想借重花太岁的背景。花太岁的修为也不弱,和魔帅、病虎各有所长。月老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