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1325章 冥使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8-05-26
    “灵照见过将军。”

    “怎么是你?”

    明钦大感惊讶,想不到这个幽冥使者竟然是灵照。他和灵照有过接触,当时西方教的统治力已极为薄弱,西山鬼族掌握在七大鬼王手中,方娥绿虽然号称西山鬼母,七大鬼王对她也是阳奉阴违,方娥绿又要听命于四大妖后,没有多少实际控制力。

    明钦和灵照接触不多,灵照是夜叉族人,高鼻深目,眸色深幽,给明钦留下很深的印象。

    灵照不明所以,明钦的相貌跟她想像之中也有很大差距,她本道这位连破东原和西山的将军必是雄武有力,想不到是个俊美青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阴神通意识到这些人是有备而来,恐怕不是找石弹铗报仇那么简单。

    柳玉妍清叱道:“取你狗命的人,看刀”

    柳玉妍修炼两仪气之后,化解了体内魔血,功力突飞猛进,就算贯云石复生也不是她的对手。

    柳玉妍虽未至大周天境界,融合了魔血的力量之后,堪称真人境大成的高手。大小周天虽有境界之分,大周天高手也未必一定强过小周天,小周天指的是人类自身的经脉循环,大周天指的是宇宙中的罡气周流,大周天以天地为器量,不但能发挥出更大威力,一般也不会有力竭之患。但是高手过招功力虽是决定成败的一个重要因素,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利用其他方法取胜往往而有,譬如法宝灵器就是常见的变数。

    柳玉妍刀法劲悍,气吞山河,一刀接着一刀宛如狂飙猛进,阴神通节节后退,顿时落了下风。

    林绫看呆了眼,她见柳玉妍和明钦关系暗昧,原本对她颇有几分轻视。想不到柳玉妍竟有如此手段,阴神通的厉害她是亲眼所见,方娥绿和明钦都占不到便宜,柳玉妍凭借凌厉的刀法迫得阴神通无力反击,让她大感艳羡,下定决心将来要勤苦修练,学得柳玉妍一般的本领。

    不过柳玉妍毕竟未臻大周天境界,久战之下气力减弱,想要击败阴神通也很困难。

    阴神通修炼鬼魔神功,不但能汲引六鬼的鬼气收为己用,也能够吞食一切鬼物的精气,只是寻常鬼物精气不盛,对他提升功力帮助不大。

    阴神通本就是鬼道真人境好手,六鬼也都是他麾下精兵悍将,修为不弱,阴神通汲引六鬼的鬼气之后,身形猛涨,面如锅底,张牙舞爪,极为可怖。

    “臭娘们,你找死。”

    阴神通得到给养,鬼气又盛,五指箕张,朝着柳玉妍头顶抓下,好似一片阴云,有泰山压顶之势。

    阴神通身体拉长数倍,柳玉妍在他面前顿如孩童一般,虽然柳玉妍的气力非常人可比,阴神通鬼气如蒸,不知疼痛,便是灿若霜雪的鸳鸯刀也对他构不成威胁。

    “妍姐,小心。”

    明钦见柳玉妍有危险,不禁替她捏了把汗。阴神通的战力不在贯充之下,柳玉妍敌他不过自是意料中事。

    朝云和柳玉妍同时出现,却没有急着上前抢攻。朝云素有心计,她早就听说过阴神通的名号,自然知他不好对付。未摸清阴神通的路数之前不愿轻易犯险。

    何况柳玉妍初来乍到,锐气正盛,隐隐占据上风,朝云和柳玉妍并无合击经验,一起动手未必能发挥出强大威力。

    现在见阴神通汲引鬼气,化身鬼魔,面目狰狞,似乎要择人而噬,斩尸剑啷呛出鞘,凌空起跃,朝他后背疾劈。

    斩尸剑是东原杨家祖上所传,两界山曾为战场,埋骨无数,天阴雨湿尸骨怨怒,扰得一方不得安宁。

    杨家先祖曾入山斩杀尸妖,被金翅鸟册封为东原城主,这把斩尸剑便是他降妖除魔的利器。朝云藏身杨家之时,将斩尸剑盗了出来,杨家后人无甚道术高手,斩尸剑久为封印,无人使用,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

    斩尸剑通体如碧,锋利异常。尸妖大成之后,身体堪比金铁,刀剑难伤,斩尸剑材质特殊,刺中尸妖会立即化为血水,可谓是尸修的克星。朝云修炼尸功,本身也十分畏惧斩尸剑,但朝云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傲性,她盗去斩尸剑,便是要研究斩尸剑的特征,弥补尸功的破绽。

    朝云身法极快,她曾是巫仙派的门人,通晓‘千幻术’,身法飘忽变幻,和云梭玉步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千幻步’的要点在一个‘幻’字,和云梭玉步各有优长。

    朝云蓄势而发,动如脱兔,根本不给阴神通反应的机会,斩尸剑冷如秋泓,剑光划过,将阴神通一条手臂齐肩斩断。

    阴神通闷哼一声,臂断处却没有丝毫血迹,脑袋呼啸一声转到背后,七窍中喷出滚滚鬼气。

    朝云识得厉害,连忙飞身退避。

    “玉妍姐,缪夫人,不要恋战,咱们走。”

    明钦见阴神通鬼气厉害,再斗下去必有损伤,急忙招呼柳玉妍和朝云撤离。

    柳玉妍和朝云对视一眼,也知难以取胜,两人挥动刀剑,气劲纵横,将房顶的吊灯击破,借以阻挡阴神通追击。

    “想走,没那么容易。”

    阴神通吃了大亏,女婿石弹铗身首异处,若让明钦等人从容退走,将来如何在西山立足。

    阴神通驱动鬼气,扫落横飞的器物,穷追不舍,朝云和柳玉妍抵挡不住,登时陷入苦战。

    明钦见势不妙,取出戮仙剑来,鼓荡凤凰金翅加入战团,戮仙剑是神兵利器,比起斩尸剑更胜一筹,斩尸剑对尸妖虽有奇效,阴神通是鬼道中人,鬼气变幻无方,却非斩尸剑所能克制。倒是方娥绿的白骨剑更具威力。

    明钦展动云梭玉步,凌空扑击,手中戮仙剑无坚不摧,换作他人早就尸横剑下,阴神通虽然强悍,一时也有些穷于应付。

    明钦逼退阴神通,召唤出锻魂塔来,这是阴界锻炼强鬼的法宝,正是鬼族克星,塔体灵光流转,散发出强大的震慑气息。

    阴神通脸色大变,急忙聚起鬼气抵挡锻魂塔的威压。

    明钦暗松口气,扯住林绫夺路而走,柳玉妍、朝云和方娥绿紧随其后。

    阴神通缓过劲来,自不肯善罢干休,下令手下爪牙围追堵截,绝不能让明钦几个安然逃脱。

    明钦让花含烟通知柳玉妍和朝云赶来相助,两女并未孤身前来,早就在附近布置了精兵。

    出乎意料的是,这支精兵由墨由和岳红嫣的统带,阴神通率领一众爪牙衔尾直追,柳玉妍和朝云和墨、岳两女早有约定,将阴神通引入华阳军的包围圈,枪铳齐射,打得西山鬼卒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墨、岳两女命令兵卒一阵扫射,挫动鬼卒锐气,才从藏身处杀奔而出。阴神通不虞有此,他虽是一方豪强,却无法和训练有素的军旅可比。接战之下,自是大败亏输,阴神通独立难支,率领败残人马逃回西山。

    “小由、红嫣,你们怎么来了?”

    林绫觉得奇怪,她能够参与此战,可是专门向明钦要求的,她知明钦原没打算用她们三人,怎么墨由和岳红嫣却能统兵作战。

    墨由轻哼道:“我们奉柳参谋的将令参战,很奇怪吗?”

    柳玉妍是道术高手,说到行军打战并非出色当行,不过她来过炎方,又和明钦关系不浅,在军中行走自然得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柳玉妍自知调兵遣将并非所长,接到花含烟的传信后,便和墨、岳两女商议。她知明钦对墨由和岳红嫣颇为信任,前番攻战东原便是以岳红嫣为将,墨由、林绫为辅。

    林绫闻言俏脸一红,她墨、岳两女出生入死,虽时有争论,感情却非旁人可比。这回自己随明钦入西山,却没有让墨由知道,无怪她心中不快。

    “启禀将军,阴神通败回西山,是否趁此机会,一鼓作气,拿下西山鬼党?”

    墨由素知林绫对明钦颇有成见,这次竟然一声不响随他深入西山,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但墨由无暇深究这些,她战意极盛,正想乘胜追击,将阴神通一党清扫干净。

    这一战阴神通的爪牙损伤颇重,他自己修为再强,也敌不过千军万马,何况华阳军兵械精利,纵是修行高手也要避忌三分。

    再者明钦、柳玉妍、朝云都是真人境高手,墨由、岳红嫣都有神鸟血脉,方娥绿得异人传授,阴神通独木难支,定然不是对手。

    “墨校尉勇锐可嘉,你这就整顿兵马,克平西山。本将就等着给你庆功了。”

    明钦也知机不可失,若得阴神通向杌山或芙蓉城求援,牵连一广,便不好收拾。

    “遵命。”

    墨由欣然领命,这次明钦没有让她再当岳红嫣的副手,显然是让她放走去做,墨由之前在王府为奴,自然没有什么带兵打仗的机会,但她成长极快,和林绫转战千里,连战连捷,确实是一员极为出色的战将。

    岳红嫣怕墨由有失,请命道:“主将,末将愿协助墨校尉进攻西山。”

    林绫也道:“我也要参战,望主将允准。”

    “西山不乏道术高手,你们遇见了千万小心。”

    不光阴神通鬼气通神,他麾下六鬼也多通晓左道之术,不易对付。封神大战中,姜太公便极忌惮修行者,修行者纵不能决定成败,却可收奇兵之效。

    墨由、林绫、岳红嫣修为俱非绝顶,这是明钦不甚放心的地方。

    “我去助她们。”

    柳玉妍自告奋勇,她堪称是军中第一高手,有她压阵,只要对手不是阴神通,应该没有大问题。

    “辛苦妍姐了。”

    朝云修为虽不在柳玉妍之下,但她私心太重,明钦还不能完全放心,自不如柳玉妍可靠。

    西山鬼族不下十万,有道是‘擒贼先擒王’,明钦授意墨由只扫荡阴神通余党,诛除贼首,当可减少阻力。何况石曜和阴神通狼狈为奸,两人营造公坟,大发横财,不知有多少鬼人流离失所,成了孤魂野鬼,两人早就声名狼藉,除了他们雇佣的鹰犬爪牙,谁肯为他们卖命。

    墨由率领精锐兵马长驱直入,扫荡石曜和阴神通的党羽,两人眼见大势已去,带领妻小,装载财物,遁逃出城。却被墨由预先布置,逮个正着,只有阴神通凭着强横战力带领铜头、铁额突围而出,其余人等尽皆落网。

    前后不过数日,明钦已经将石曜和阴神通的势力连根拔除,下一步就是收集两人的罪证,呈交地藏,趁着清明会在即,重新推选新的阴令。

    阴神通贪虐之极,借着营造公坟的机会大发横财,公坟所需的材料皆由他一手把持,弄得天怒人怨,他却早就买通上官,手下又有无数走狗,地位稳如磐石,鬼人敢怒不敢言。

    明钦大破西山,自是大快人心之举。这几日民众欢腾,都来军府请愿,诉说冤屈。

    明钦让岳红嫣收集石曜、阴神通一党的罪证,鬼族还在西方教辖治之中,为了免除不必要的麻烦,惩办石曜自然需通过西方教的首肯。

    但此事并不易行,石曜是地曜授命的判官,又是都判官石烈云的堂弟。他落网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芙蓉城,明钦虽不能杀他了事,却查抄了石曜和阴神通宅第。

    这两人蛇鼠一窝,坏事做绝,百姓无立锥之地,他们的房产别墅却是一套接着一套,皆属不劳而获,贪污受贿而来。

    传闻石的公坟不日可就,流离失所的百姓也能有个安身之地。

    袭破西山之后,明钦暂时住在阴令公署。

    过不多时,便有幽冥使者前来传话。

    “启禀将军,幽冥使者求见。”

    西方教和神族结为盟友,天族抵抗龙族尚要借重西方教和神族的力量。明钦是天族将领,自然不能对西方教的冥吏擅自处置。冥使前来交涉是意料中事,明钦倒想听听来人说什么。

    “让他进来。”

    明钦在主位上坐定,兵卫出去传话,随即就见一个身穿公服的冥使走了进来。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