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1268章 败阵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8-03-28
    当初西社人马潜入林下风医馆抓拿秦越和骊山神女,萧菖兰力战而死,多亏一个青衣人出手相助,将她的魂魄寄存到竹箫中,交与明钦,让他用阳气滋养,帮萧菖兰修复神魂。

    如若明钦没有认错,眼前的青衣人正是那个来历神秘之人。原来她是飞龙卫的人,搭救萧菖兰就不难解释了。

    “见过角大将军。”

    青衣人朝角飞行了一礼,他声音喑哑低沉,和林下风那人颇不相同,明钦不由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毕竟两人只是装束相似,他并没有见过那人的真容。

    “阁下登门造访,不知有何见教?”

    角飞虽是九皇子的表兄,地位极高,但飞龙卫作为三大内卫之一,乃是祖龙近臣,他也不想无端得罪。

    青衣人道:“大将军在南都杀人太多,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舆论对我族非常不利。天族人人切齿,势必会阻力大增。还望大将军三思。”

    角飞轻哦了一声,嗤笑道:“原来你是为天族讲情的,这是萧提举的意思吗?你们天行宗不是魔道魁首吗?什么时候发起慈悲善心来了。”

    青衣人对角飞的嘲弄淡然自若,“希望大将军为征天大局考虑,不要贪图一时之快坏了陛下的通盘大计。”

    角飞冷哼一声,不屑道:“你一个飞龙卫的小小掌印使,竟敢教训我。就算萧青玄来了,也不敢如此放肆。本将统帅千军万马,所击者破,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

    青衣人叹口气道:“我也知大将军不会听我的谏言,既然如此,在下就告辞了。”

    “回去告诉萧提举,等本将攻下天族全境,再与他纵论天界大事。”

    角飞话语中透露出强大自信,似乎天族三十六郡已是他囊中之物。

    “就怕大将军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青衣人声音平淡,并没有什么揶揄之意,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个确定不移的事实。

    角飞变了颜色,怒道:“你敢诅咒本将?”

    青衣人道:“大将军杀了那么多人,该有不得善终的准备才是。”

    角飞沉着脸道:“不要以为你是飞龙卫的人,本将就奈何不了你。抓住他,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敢口出大言。”

    角飞虽然不想和飞龙卫闹得太僵,但青衣人阴阳怪气,不知进退,若不让他吃点苦头,角飞这个大将军何以服众?

    “庹某来领教高招。”

    庹翻和马千里都是角飞的心腹爱将,这庹翻身躯魁伟,面貌丑陋,从桌案下面抓起一把锯齿刀,冲上前去。

    天行宗乃魔道三宗六派之首,奇功秘法甚多。身法如鬼如魅,也是当世一绝。庹翻刀沉力猛,气势悍足,青衣人显然不欲撄其锋锐,只是凭借着灵动的身法四处躲闪。

    “看你往哪儿逃?”

    庹翻冷笑一声,大口一张,呼出一阵狂风将青衣人卷入其中,龙族将军多是水中猛兽修炼成精,纵无十分本事,也有些看家本领。庹翻的这股风漩对于很多身法灵动的修行者都是极大威胁。

    身法灵动之人往往气力不足,最怕缚手缚脚,一旦被风漩缠住便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明钦看在眼里,却不如何担心,他见识过青衣人的手段,他既然是天行宗的高手,如若连这区区风漩都对付不了岂敢到这南都来,又在角飞面前口出狂言。

    果然庹翻没有得意多久,就见一点寒芒一闪即逝,庹翻哇的一声惨叫,被击中一目,捂着眼眶仰天便倒。

    青衣人脱身而出,不再理会庹翻,身形连闪朝血魔君攻去。

    血魔君心头一凛,他不青衣人的深浅,不敢托大,连忙提聚真气,瞳仁中赤光闪动,打出两道疾电。

    这血魔君是血族之人,血族是三界一个特殊种类,和妖魔尸煞合称五逆。据说血族以鲜血为食,否则就会浑身发冷,僵冻而死。

    血魔君为祖龙炼制血神丹,自然也有他的私心。祖龙要的是这些人身上的生机,他却可以用来炼制血灵,壮大血族。

    三界阴阳两气相生相克,互为消长。五仙和五逆天然便是敌人。五仙乃三界之主,五逆自然想击败五仙,取而代之。妖魔血尸煞莫不如此。

    一般来说,妖是血统上的介定,魔是道术上的分歧。妖族是人族的大敌,后世几乎到了非人即妖的地步。及魔道兴盛之后,妖又成为十魔之一。尸则是巫术的变异,有死尸、活尸之别。鬼死为煞,煞又是阴鬼的大敌。

    至于血族则来历神秘,虽说血族形迹似鬼,却又保有肉身。血族的血液中含有毒性,又和尸修相似。不过尸修是死气所化,往往带有腐烂臭味。血族则自视为一种高贵血统。

    血魔君不熟悉青衣人的招式,青衣人倒像对他的手段了然于胸。血魔君眼中的电光虽然速度极快,青衣人却仿若先知先觉,身形变幻,挥手打出几道寒芒。

    血魔君识得厉害,他可不想步庹翻的后尘,奈何这寒芒若隐若现,根本看不清它的轨迹。

    血魔君能为祖龙炼制血神丹,这样的人自然不能有所损伤。角飞生怕青衣人伤到血魔君,隔空虚抓,掀起一阵惊涛海浪。

    角飞察觉到青衣人真正要对付的人很可能是血魔君,只要血魔君一死,无人能炼制血神珠,再滥杀无辜也炼制不出长生仙药。

    角飞法力极强,莫说庹翻、马千里之流远为不如,青衣人也未必能胜。

    “你到底是什么人?胆敢和龙族作对?”

    青衣人冷嗤道:“角飞,凭你就能代表龙族吗?”

    “找死。”

    角飞被青衣人冷嘲热讽,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鳜鱼是水族亲贵,上了岸法力要打些折扣。不过角飞法力高强,又非泛泛之辈可比。血魔君等人又在一旁虎视眈眈,青衣人孤身犯险,不易久持,一时也落了下风。

    明钦本是为刺杀血魔君而来,现在青衣人吸引了角飞注意,机不可失。他取出戮仙剑,幻化出凤凰金翅飞身扑下。

    血魔君从旁观战,正想祭出血神珠偷袭青衣人。忽觉得劲风袭体,吓得魂飞魄散。

    角飞眼见血魔君有性命之忧,挥起一阵,势挟风雨,羽族神飞术要靠羽翅保证平衡,角飞使用的虽非大周天之数,也能呼风唤雨,对于神飞术影响很大。

    明钦扇动金翅,降落下来。血魔君死里逃生,大口一张,将血神珠吐了出来,无数血灵奔逸而出,好似洪水猛兽,见人便咬。

    角飞冷笑一声,身上云雾升腾,现了妖身。乃是一条数丈长的金鳞鳜鱼。张开森寒如刀的牙齿扑向青衣人。

    青衣人赤手空拳,登时落在下风。

    “孽畜,看剑。”

    明钦断喝一声,手中戮仙剑脱手飞出,这戮仙剑在诛仙四剑中最为铦利,角飞的妖身虽然厉害,若被击中也讨不了便宜。

    角飞头也不回,尾巴一甩打在剑脊上,将戮仙剑击飞出去。

    青衣人隔空虚抓,戮仙剑飕飗一声飞到手中。青衣人一剑在手,一招一式威力大增,角飞妖身强悍,毕竟是血肉之躯,被青衣人劈了几剑,暗暗有些吃不消。

    绝仙剑还在洛咏言手中,明钦未及讨回,他取出陷仙剑来,这把剑五行属火,比起雀脊剑犹胜几分。对付水族也算锋利相对。

    血魔君和角飞一个驱使血灵,一个呼风唤雨,厅中风声呼啸,狼藉一片。

    角飞哈的一声,口中忽然吐出一颗赤色内丹,青衣人喝道:“当心——”

    身形电闪,一剑劈到内丹上,耳听得轰隆一响,内丹中焕发出强大的灵能,五光十色,让人目眩神迷。内丹透着强大的吸力,戮仙、陷仙两柄宝剑都吸附到内丹上,挣之不脱。

    明钦大吃一惊,他只道是角飞自己修炼的内丹,未曾多想。料不到这颗内丹如此厉害,诛仙四剑是魔道圣物,他自然不想撒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内丹灵能之强出人意料,明钦慌忙从金翅遮住头脸。

    青衣人催动灵力,骈指一点,指尖射出一道灵光正中内丹。内丹砰訇一声,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明钦和青衣人顿被强大的灵能震飞出去。

    青衣人强提一口真气,抓住明钦凌虚御风,冲出统制府如飞而去。

    明钦仗着神游镜、驺虞铠护体,与人交手没吃过什么大亏。角飞那颗珠子不知是何来厉,他和青衣人联手都抵挡不住,险些遭了对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真不能掉以轻心。

    青衣人速度极快,几不在凤凰金翅之下。两人逃出统制府,一路飞驰,总跑出三五十里,青衣人气息渐重,在一片山林间降落下来。

    “应该没事了。”

    “多谢前辈再次相救。”

    明钦已确定青衣人就是上回为萧菖兰收拾魂魄之人无疑,心中颇有几分感激之情。

    青衣人笑道:“是你出手助我。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对。”

    “前辈是飞龙卫的人?”

    明钦暗中猜测青衣人的身份,试探着问。

    “算是吧。此番得罪了角飞,怕是回不去了。”

    青衣人先前似乎是故意变化声线,不想让角飞听出蛛丝马迹。而今不在故意掩遮,明钦听她声音幽软,当是女子无疑。

    明钦道:“这般说来,前辈一定认得我表妹了?”

    “没错。菖兰如此遭遇着实让人痛惜。不知道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帮她修复神魂,进展如何?”

    青衣人问起萧菖兰的伤势,明钦暗道惭愧,这几年他在军中为将,虽然箫技颇有一些进益,却始终无法修复萧菖兰的神魂。

    明钦取出竹箫,恳切道:“在下愚钝,这几年一直没什么进展,还望前辈指点一二。”

    “好。”

    青衣人伸手接过竹箫,忽然急咳了两声,抚着胸口半晌不语。

    “前辈,你受伤了?”

    先前对战之时青衣人承受的压力比明钦大得多,她为了夺回戮仙和陷仙剑,攻击角飞的内丹,受到反震之力,想必受了点伤,只不知有无大碍。

    “不碍事。”

    青衣人摆了摆手,端坐起来道:“我先调息一下,再和你慢慢谈。”

    “前辈请便。”

    明钦看青衣人渐渐入定,便拿起竹箫吹了两声。他有神游镜护体,倒没受什么伤。当初在碧云寺外,遇到一位异士,赠给他一部仙乐。这几年明钦闲来也会吹奏一曲,他所学不多,那部仙乐就在神念之中,挥之不去,他吹奏的已经不计其数,也希望萧菖兰能早日复全,可惜却无甚效果。

    不知不觉间,天光大亮,青衣人盘坐在地,晨光照在衣襟和肌肤上,有种遗世独立的味道。

    明钦按住箫孔,吐气开声,箫声呜咽,悠扬宛转,让人神驰天外,周游八极,恍然间与天地同体。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青衣人脸上的白玉面具啪嗒一声滑落下来,明钦闻声怔了一怔,扭头看去,只见青衣人眉如翠羽,颜如舜华,看起来比萧菖兰年长不了几岁,眉目间倒隐约有几分相似之处,也不知两人是何关系。

    青衣人似有所觉,缓缓睁开清亮的眼眸,讶然道:“你吹得是什么曲子?”

    明钦摇头道:“我也不知。这是一位异人传授与我的。”

    “能不能再吹一遍给我听。”青衣人饶有兴趣的道。

    “当然可以。”

    这首曲子明钦已经吹奏了无数遍,但是始终和自己的期许有些差距。明钦接触过多是孟姜、洛绮、卓琴心、萧菖兰、顾盼这些精通音律之人,自然感到望尘莫及。音声之道包藏宇宙玄机,的确不能等闲视之。

    明钦低头抚奏,旁若无人。青衣人再度闭上眼眸,凝神倾听,一曲吹完,青衣人咳了一声,素口一张,吐出一口污血,苍白的脸颊恢复了几许血色。

    明钦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探视,“前辈,你怎么样?”

    青衣人摇头道:“角飞这颗珠子必是龙皇所赐,并非凡物。单打独斗我自问不会输于他,这颗珠子不知是什么神兽的内丹,十分厉害,若不是咱们跑得快,恐怕有性命之忧。”

    祖龙混一四灵,捕杀了许多神兽,神兽有神族血统,精通炼体之法,一身都是宝物,尤以内丹为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