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1257章 弃守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8-03-19
    武司晨接口道:“夫人莫非不知。大总兵下令诸将收拾行装,撤出三郡之地,将三郡拱手让与龙寇。”

    殷夫人默然不语,殷璠如此决断自然事先向她透露过。她不知外事,也拿不出什么主意,龙族之强人所共知,殷夫人当年落入龙族手中,日夜不得安眠,好不容易过上两年安稳日子,可不想旧事重演。

    “那依小羽之见,华阳军又当如何应对?撤出三郡实非所愿,但龙寇兵强,华阳军绝非其敌,打也是打不过的。”

    “没错。”

    明钦沉吟道:“龙族虽然只有蜃楼城弹丸之地,水师曾大破风神禺彊,天下无敌。兵甲虽不过万余,攻破江州大营不过两个时辰。如若鲸吞三郡,得到三郡的物产、兵械,立时之间可增兵百万,天界谁人能敌?大总兵何必撤出三郡,不如效前朝故事,善保三郡,献与龙族,裂土封王也不在话下。大总兵之功必不在金翅四藩之下,光宗耀祖,机不可失。”

    殷夫人听得娥眉颦蹙,面颊火赤。当年金翅鸟不过是白山黑水之间一个小部族,只因天族内忧外患,流民四起,朝廷剿除不力,反被流寇攻入帝京,边关诸将开关延敌,放了金翅鸟入关,才得入主天族,开创数百年帝业。这四位天族大将皆被封为藩王,富可敌国。

    照理说这是可丑之事,但金翅鸟当国日久,潜心学习天族道术,金翅鸟本是一个野蛮部族,风俗文化本无可称,渐次被天族同化,已无敌我之念。当初开关延敌的一干奸佞邪臣反而成了有功之士,设使龙族横扫天界,海内一家,今时的华阳军未必不能效四藩故事,投敌自媚惟恐其后。

    不过将三郡拱手相让还只能说是惟求自保,纳顺称臣,为龙族前驱,事等奸邪,性质又自不同。

    其实藩镇之兵多是主将挟私自利,既不保国家,也不安百姓,只为保一己之权位而已。不管华阳军是不是龙族敌手,一旦开战,杀敌八百,自伤一千,损耗远不只此。若没有华阳军兵甲数十万,焉有殷璠这个大总兵,三郡之主。无须龙烟菲如何蛊惑,道理易明。何况撤军的主意不光殷璠行之不疑,殷夫人也是默许的。方才议事的结果非常明显,除了刘耀祖等寥寥几人发声反对,多数将领都畏敌如虎,不愿和龙族开战。

    殷璠毕竟和金翅末帝不同,他手中尚有数十万大军,只想保存实力,金翅末帝则是空无所有,才不惜投靠龙族,做他们的傀儡国主。

    殷夫人苦笑道:“国家大事,我一个妇道人家全然不懂。龙族气焰万丈,诸天各族都有危惧之心,龙参将说,单凭华阳军绝非龙族之敌,只有求助于神庭,方有可能平息此祸。”

    明钦淡然一笑,神庭虽有神族、羽族支撑,又和西方教结盟,力量仍嫌不足。神族大败之余,魂飞胆丧,哪里有制裁龙族的能力。

    修罗诸国在天界最称强大,对于龙族登天尚且视若无睹,须知外交上的合纵连横皆以自身实力为基础,未有不图自强,单凭外交手段能自立于世的。如今祸在眉睫,还寄希望于神庭,不战而退只有坐以待尽而已。

    “大总兵可有上报卫统帅,事关家国兴亡,卫统帅应该有所指示才对。”

    殷璠继位之初便归顺江山门,江山门的北伐虽然大获成功,扫平了几大藩镇。但是江山门内部亦是派系林立,又急于剿灭金乌教,战事频仍。殷璠仍是一方诸侯,没有他的同意,江山门休想调动华阳军一兵一卒。

    “撤离?”众将闻言议论纷纷,他们大都是江州三郡的人,麾下兵马也以三郡为多,如若弃守三郡,不但丢土失地,三郡数千万百姓也将暴露于龙族铁蹄之下。这种大溃退在历史上实属少见,想不到殷蟠和龙烟霏会想出这种主意。

    “总兵,我们的弟兄可都是三郡之人,让他们弃三郡百姓于不顾,只怕会引起哗变。”一个持重的将领不无担忧的道。

    龙烟霏冷笑一声:“身为统兵大将,如果自己的部下都约束不了,那还是脱了这身戎衣,回家种地去吧。”

    刘耀祖按捺不住,厉声道:“总兵,三郡乃是华阳军根基所在,关系到三千万父老乡亲的身家性命,绝不可轻言放弃。请总兵下令我军坚守,誓与龙寇血战到底。”

    殷蟠眼望着龙烟霏,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龙烟霏淡然道:“刘将军忠勇可嘉,但我说的也很明白,龙族势大难敌,不是我们华阳军所能抵挡,我们要顾全大局,不必争一城一地的得失。各部准备陆续撤退,大家执行命令吧。”

    刘耀祖怒道:“龙烟霏,我看你必是龙寇的奸细,故意坑害我华阳军,此举乃是自毁长城,决不可从,万望总兵三思。”

    龙烟霏神色自若,冷哂道:“说我是龙族奸细,刘将军你可要有证据,否则就是血口喷人。”

    刘耀祖愤然道:“你处处为龙寇说话,危言悚听,卖国言行,昭然若揭,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刘将军,你错了。”龙烟霏从容道:“这是总兵的命令,我身为参将,只是说明总兵的意思而已。难不成你怀疑总兵会勾结龙族,坑害华阳军?”

    “你……”刘耀祖闻言语塞,阴蟠是江州三郡之主,华阳军都统制,要说他会坑害华阳军,的确说不过去。“总兵必是受了你的挑唆,先人垄墓在此,岂有弃去不守的道理?”

    殷蟠冷哼一声,不悦道:“活人都救不了,哪还顾得上死人,刘耀祖,你屡次抗拒军令,是欺本总兵年轻吗?”

    “末将不敢。”刘耀祖面皮紫涨,殷蟠年纪虽轻,却是江山门册封的华阳军总兵,子承父业,虽然明知道他过信龙烟霏,只求保存实力,罔顾国家大计,却无人敢指摘他的不是。何况畏惧龙族是众将的普遍心理,是以刘耀祖据理力争却无人附和。

    刘耀祖觉出气氛有异,着急道:“大家怎么都不说话,不战而退如何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后人会唾骂我们的。”

    龙烟霏唇角微勾,面露讥嘲之色,“刘将军真是思虑周详,活人、死人、今时、后世都被你想到了。华阳军是国家的兵,总兵之上还有卫统帅,这个干系只有请他为我们担着了。”

    龙烟霏势压刘耀祖,冷眼一扫,淡淡道:“诸将如若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散帐吧。”

    殷璠和龙烟霏先行离去,如此大事诸将都觉不安。刘耀祖质问孙博明道:“孙总兵,方才龙烟霏极力主张撤守,大总兵被他蛊惑,你为何有一言不发?”

    孙博明微微苦笑,“刘老弟,刚才的情势孙某还有置喙的余地吗?大总兵年轻气盛,不要让他觉得我们倚老卖老,和他针锋相对。”

    孙博明深沉多智,又是刘耀祖的老上司,也是旧派的首要人物,殷璠本就对他疑忌甚深,这个时候言行稍有不慎就可能惹祸上身。

    “华阳军守土有责,我们保的是三千万百姓的身家性命,一枪不放,岂不让人愧煞。这个龙烟霏铁定是龙族细作,她的话绝不能信。”

    刘耀祖对龙烟霏颇有微词,但龙烟霏能让殷璠言听计从,刘耀祖越是针对她,反而会激起殷璠的保护欲。

    孙博明长叹一声,“刘耀祖,你觉得我们华阳军的战力比龙族如何?”

    “这……”刘耀祖怔了一怔,咬牙道:“就算打不过,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职责所在,血战到底也就是了。”

    孙博明微微点头,“大总兵决心已下,我等无力回天。现在只有两个人说得上话。”

    “哪两个人?”刘耀祖连忙求教。

    孙博明道:“一个便是军师白问天,先统制当年对他言听计从,大总兵新立,此人也有大功。”

    刘耀祖犹豫道:“白军师卧床多时,久不露面。还有一位呢?”

    孙博明接道:“还有一位,便是出使蜃楼城,迎回夫人和大总兵的墨将军。此人曾是你的副将,为人如何,料你心中有数。”

    刘耀祖皱眉道:“当年他迎回夫人和大总兵,独立大功。却把我和周统领丢在蜃楼城,差点做了替死鬼。他和龙烟霏是一个鼻孔出气,方才议事之时不发一言,我都怀疑他也是龙族的细作,如何指望得上?”

    明钦当初和武司晨计议救回殷夫人和殷璠,为怕走露消息,未与刘耀祖和周虎臣商议,也无暇顾及他们的死活。幸好九皇子并未迁怒他们,得知殷夫人母子逃归封天,还以礼相待,送了他们回来,称说早有放归殷夫人母子之意,责他们不辞而别,礼数有缺。这不这是眩惑其辞,自然不足深究。但刘耀祖却从此和明钦失和,素无交接。

    孙博明哑然失笑,“刘老弟,你也不要太过多疑。龙烟霏来历成谜,墨羽是我们派去的人,他若不救回夫人和大总兵,哪有你的命在。细算起来,他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况且是战是和,关系国家大计。拿主意的还是夫人和大总兵。听闻殷小姐和墨羽关系颇佳,夫人有意招他为婿,他人如何能比。你若真想挽回上意,倒不如走一走他的门路,军人为国家受些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将军想必也听过将相和的故事。”

    刘耀祖恍然大悟,这将相和说的是辟邪国的故事。将是辟邪国宿将,四灵六国赫赫有名的战将之一,相是辟邪国名相,屡立奇功,位次反在这位老将之上。老将心中不服,声言要窘辱之。名相处处避让,门客皆以为羞,名相夷然自道,我连龙王都不惧,岂会害怕一个将军。不过是为了国家大计,不与他计较罢了。老将听说之后自愧弗如,遂登门请罪,两人因成刎颈之交。这一将一相为了国家大计,不计前嫌,均有过人之处。孙博明以此勉励刘耀祖,小不忍则乱大谋。

    “多谢总兵提点,末将记下了。”

    这时,一个兵卒快步跑了进来,目光一扫,厅中诸将以孙博明地位最高,喝问道:“慌慌张张的,出了什么事?”

    “禀总兵,白府有人前来报丧,说军师病故了。”

    “什么?”

    孙博明大吃一惊,他刚和刘耀祖说到,白问天是华阳军为数不多能影响殷璠决策的人,想不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却突然病故。

    “去禀报大总兵吧。”

    孙博明摆了摆手,若有所失,他和白问天一武一文,曾是殷重甲的左膀右臂,如今殷重甲和白问天先后去世,一代新人换旧人,不胜人事萧条之感。

    刘耀祖嗟叹道:“军师怎么说去就去了,现在也只有寄望墨羽主战,为我们华阳军争口气了。“

    明钦和武司晨入帅府议事,散帐之后,殷夫人派人来请,她虽然不甚过问华阳军的事,但龙族大兵压境,关系到华阳军的生死存亡,殷夫人自然心中不安。

    明、武两人跟着丫鬟进入后院,殷夫人和殷花露都在阶前相候。

    “见过夫人,大小姐。“

    明钦快步上前,殷花露倒是少见。她早就听说过殷花露和明钦的事,母女两人隔三岔五便往府中送东西,三女都是不胜其烦,却又拒绝不得。

    殷花露容貌娇美,被殷夫人管教的知书达礼,禀性贞淑,相比之下,武司晨在蜃龙会长大,武秀珠依附蜃龙王,品性不佳,武司晨也沾染了一些草莽习气。

    “墨大哥,我们又见面了。”

    殷花露笑靥如花,明钦回到封天先来帅府报道,殷夫人便留他小坐了片晌,可惜明钦归心似箭,殷花露也没机会跟他说些心思话。何况明钦害怕殷花露表露情意,不愿和她单独相处。

    “武姐姐,你也来了。”

    殷花露芳心暗许,对明钦身边的人也是一团和气,丝毫没有官家小姐的架子。

    四人一同进屋叙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