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1235章 自鸣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8-02-24
    长毛怪和归在田面面相觑,他们隔离太远,看不甚清。只见角飞大占上风,不想角雨冲上前去,居然被明钦三招两式擒住了,以致功败垂成。

    角飞冷哼道:“大军围住蜃楼城,一个角雨动摇不了大局,慌什么。计划不变,先把殷小姐和小雨找回来。这个小子吗?若能收为己用固然是好,如若不能,下次再见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明钦被鳜鱼怪咬了一口,又在海中浮游甚久,体力虚耗的厉害。

    “你没伤到吧。”

    明钦撑坐起来,瞄了殷花露一眼,经过这一场危难,殷花露虽说颇显憔悴,好在没什么损伤。她虽然不通术法,服食肉灵芝之后又由骊山神女和明钦帮忙导引真气,体质远胜常人。

    “没……我很好。”

    殷花露摇了摇头,低声道:“谢谢你救了我。”

    明钦游目四望,此地是一座荒芜的岛礁,规模不大,潮涨之时可能会吞没到海中,不可久留。

    “咱们回去吧。”

    这苦海茫茫,并非安全之所。鳜鱼怪随时有可能追来,还是返回蜃楼城方是上计。

    明钦幻化出凤凰金翅,使用神飞术虽然易于暴露,但速度更快。鳜鱼怪的驭云术及不上凤凰金翅,就算被他发现也未必追得上。

    “来,我背你。”

    殷花露也知道想离开此地,别无他法。她玉颊微红,轻嗯了一声转到明钦身后。

    明钦被鳜鱼怪咬了一口,伤口还没有愈合,背上留下几个齿痕,看起来怵目惊心。

    殷花露目光所及,不由轻啊了一声,惊道:“你受伤了?”

    明钦翻了个白眼,心说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难道你刚刚发现?先前明钦和鳜鱼怪在空中交手,殷花露纵然体质不差,也有些晕晕乎乎,根本不知道具体情景。

    “没事,一点小伤。那妖怪随时可能追来,咱们得立即离开这里。”

    殷花露心头一慌,想到妖怪的可怕之处,片刻也不想多呆下去。连忙舒展玉臂勾住明钦的脖颈。

    这时,明钦身上忽然传出呜呜的怪声。明钦怔了一怔,往怀中一探,摸出寄放萧菖兰魂魄的竹箫。

    竹箫的几个吹孔仿若萧菖兰的灵窍,居然自己发出声音,虽然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意思,明钦却欣喜不已,这说明萧菖兰灵智未泯,骊山神女说需让她先沾染阳气,修复神魂,看来确有效果,想到这里,明钦顿时信心大增。

    “兰兰,是你吗?”

    明钦摩挲着竹箫,脑中泛出萧菖兰的影像。她在身边的时候,明钦并不觉得有何特别之处,如今变成这副模样,明钦总觉得负疚良多。

    “公子,你在和谁说话?”

    殷花露疑惑不解,探出头来看着明钦手中的竹箫暗自纳罕。

    明钦尚未接口,竹箫中传出呜呜聿聿的鸣响,明钦不懂音律,未敢臆敢。不过推想萧菖兰的性情应该不至于有何过激的言辞,但见殷花露和明钦如此亲密,吃醋捻酸怕是免不了的。

    海面上突然波浪翻滚,惊涛拍岸,海风吹得衣袂猎猎作响。

    明钦心头一凛,就见一只飞轮从海水中窜了出来,形如巨龟,挟着千钧之力。

    明钦忙振翼而起,将诛仙剑变化在手。他和鳜鱼怪交手吃了大亏,不敢再掉以轻心,这回便提早取出神兵利器,严阵以待。

    飞轮砰訇一声砸落在地,里头跃出几个道术高手。为首的就是劫走殷花露的鳜鱼怪,身边跟着一个蓝衣女妖。偷袭林下风的长毛怪和归在田也在其中。

    “哥哥,这就是殷家小姐?”

    蓝衣女妖年岁不大,是鳜鱼怪的妹妹。哥哥叫角飞,妹妹叫角雨。两人和九皇子螭吻是姑表兄妹。

    角雨和螭吻青梅竹马,一心想做太子妃,得知九皇子看上了天族大将殷重甲的女儿,自然不太高兴。

    “没错。”

    角飞咧嘴一笑,盯着明钦道:“小子,你居然还没死。敢和龙族作对,今天你是难逃此劫。”

    角雨轻哼道:“这姓殷的小妞有什么好,一阵风都能吹跑咯。九哥干嘛非要娶她。”

    角飞嘿然笑道:“妹子,九皇子这么做自然有他的考虑。我就说了你不要来,此事由我和金、归两位处理就可以了。”

    “你是怕我要了她的小命吧?连亲哥哥都不肯帮我,我又有什么办法。”

    角雨环抱双臂站到一旁,她姑姑鳜婆是龙皇的妃嫔,角家在鳞族势力颇大,是龙皇有力支持者。如果角雨能嫁给九皇子,自然对维护家族地位十分有利。

    角飞知道角雨的心思,他也一心想迎娶龙族公主,因为姑表至亲的关系,极得九皇子信任。对九皇子素来惟命是从。权衡之下,还是自己的前途命运要紧,说不得只好牺牲角雨了。

    角飞干咳了一声,摆手道:“金令主,归令主,大家一起上,切不可伤到殷小姐。”

    龙族兵力虽强,毕竟飞船有限,九皇子初来天界,立足未稳。如果天界各族极力抵抗,龙族每攻取一寸土地,都将十分困难。若能娶到殷花露,和殷、桓这样的天族世家攀上关系,他们就不会死心塌地为神族出力,上兵伐谋,九皇子虽在九龙子之末,战功不及几位兄长显赫,却颇有智计。

    长毛怪和归在田都是西社令主,九皇子则是龙皇爱子,征天先锋,龙族兵马皆归他节制。角飞是九皇子表兄,又是他的心腹爱将,自非金、归之流可比。

    长毛怪、归在田和明钦交过手,不过当时有青衣人助战,方才杀退两人。现在明钦形单影只,而角飞身边高手众多,强众立判,胜负不问可知。

    “小子,放下殷小姐。老夫可以给你留一个全尸。”

    长毛怪仗着人多,自然心雄胆壮,又闻说明钦曾被角飞咬伤,心中更是轻视。

    明钦冷笑不语,横剑而立,不为所动。

    殷花露轻啮粉唇,低声道:“墨公子,他们人多势众,你斗之不过,放我下来,还有逃走的机会。”

    明钦怔了一怔,想不到殷花露看似柔弱,危难当前却能说出这番话来。

    “那你怎么办?”

    明钦若是自己逃走,殷花露除了被角飞抓去和九皇子成亲,怕是没有别的路好走。

    “你走就是了。不用管我。”

    殷花露暗暗将金钗捏到手中,她自幼受父母教诲,天族最重视伦理纲常,作为世家小姐,自当临难不辱,以免家族蒙羞。

    长毛怪大喝一声,带领一干妖怪围攻上来。

    明钦扇动金翅,掀起一阵狂风,诛仙剑青气流溢,锋芒极盛。

    诛仙剑是诛仙四剑之首,含青木之性,得一个利字。一般认为诛仙四剑的威能一把强过一把,诛仙剑似乎并不足称。事实上诛仙四剑是通天教主一手磨治,代表了他道术修炼的进境。

    有道是,截教一变为墨家,墨家一变为魔道。墨家昌言,‘兼相爱,交相利’。可谓和诛仙剑的剑意相合。戮仙、绝仙、陷仙,威能虽越来越强,已沦于片面追求强力的谬境,是以威力越强,离道越远,被道家斥为魔道。

    通天教主乃是太元圣母弟子,未尝没有救世之念。但是‘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眼看世道一天天变坏,有的人选择逆流而上,有的人则认为应该推倒重来。通天教主对于仙道的态度即是如此,绝仙、陷仙,已是完全否定的态度。

    通天教主虽将诛仙四剑传给四大弟子,布下诛仙剑阵,和阐教门人为难。多宝、金灵、无当、龟灵之流虽是截教门人中的佼佼者,习知的不过是党同伐异,对于通天教主的道术不能传承十一。

    这也是通天教主的可悲之处,截教弟子百万,阐教和西方教加起来也不及其盛,虽然也不乏道行高明的,大都是一得之巧,一旦遇到克星便如土鸡瓦犬一般。

    通天教主想依赖这些门人弟子颠覆仙道,岂不是痴人说梦?

    诛仙四剑之所以和仙道为难,而不云诛神。也是因为神道代表治法,仙道代表道术。

    神道和仙道互有消长,后世说神仙,顾名思义,神道和仙道是可以同时存在的。只不过有时候是神道压倒仙道,有时候是仙道压倒神道。

    神道注重等级秩序,仙道则提倡平等自繇,仙道一统,定于一尊,便失去了道术开放包容的态度,和神道无甚区别。只是层面不同罢了。

    明钦拿到诛仙四剑已有一段时间,凭着四剑的威能也曾屡挫强敌。但是对于四剑包含的剑意却不甚了解。诛仙四剑皆是昆仑玉石磨治,玉是通灵之物,是以传闻诛仙四剑能影响持有者的心性,故而有魔剑的称号。

    所以明钦使用的时候也非常谨慎,越是如此,反而不易发挥出四剑的威力。

    明钦自然不愿丢下殷花露独自逃生,但长毛怪和归在田都是西社令主,并非易与之辈。长毛怪原是夜帝金王孙的管家,纠集了一帮骊山妖族,归在田则是地煞宗六合魔君之一,修为深湛,单打独斗,明钦都没有取胜的把握。

    好在明钦临敌经验丰富,身上又有不少神兵利器。他不欲久持,神念转动,幻化出锻魂塔轰然砸落。

    长毛怪等人不虞有此,只见塔影千叠,散发出强大的威压,让人头晕目眩,手上动作不觉慢了下来。

    明钦祭出锻魂塔,一得喘息之机便要振翅而走。角飞、角雨在旁边观战良久,自不容明钦从容脱身。

    角雨清叱一声,霹雳一声,腾空而起,掌心明光闪烁,打出数丈红绫,飞缠而至。

    耳听殷花露一声娇呼,已被红绫缠住腿脚。

    明钦冷哼一声,诛仙剑铦利无比,岂会怕她的红绫。正要挥剑斩断,角雨素手连扬,打出数枚银光闪闪的物事,专往殷花露身上招呼。

    明钦脚踩云梭玉步,闪身躲避。先前角飞下了命令,不得伤及殷花露。长毛怪和归在田虽然来势汹汹,害怕伤到殷花露,惹得九皇子怪罪,反而有些缚手缚脚,不敢逼迫太甚。

    角雨却不把殷花露的死活放在心上,明钦要帮她遮护,登时落在下风。

    “小雨,莫要伤到殷小姐。”

    角飞从后赶上,眉头大皱,他知道角雨的心知,生怕她痛下杀手,趁机取殷花露性命。将来以失手搪塞,他和九皇子也莫可奈何。

    角雨回头瞄了角飞一眼,冷笑道:“怎么?临阵决战生死攸关,我不出全力自己送死不成?这仗我可打不了,你自己上吧。”

    “小雨,你这脾气……”

    角飞摇了摇头,心知不是争辩的时候。他已看出明钦修为不见得多高,但法宝灵器层出不穷,稍有不慎,便可能让他逃之夭夭。要对付他只有自己亲自出手,长毛怪和归在田陆战可以,却不懂得神飞之术,明钦飞到天上,他们便无计可施。

    角飞作起法来,登时烟昏冥合,乌云密布,隐身云雾丛中,让人畏惮。

    角雨害怕角飞擒回殷花露,飞身抢上,朝明钦扑去,口中叫道:“哥,我来帮你。”

    角雨素手连扬,明钦已经看清她打出的是巴掌大的鳞片,锋利如刀,颇不好应付。

    好在明钦通晓云梭玉步,身法奇孙织法,妙到毫巅,独步三界。角雨想用暗器伤他几乎没有可能。

    角雨扑到近前,动作忽然慢了半拍,还朝明钦眨了眨眼睛。

    明钦怔了一怔,手上分毫不慢,长剑一递架到她粉颈上。

    角雨花容失色,大叫道:“哥,快来救我。”

    角飞闻言无奈收了法术,沉声道:“小子,放了我妹妹,饶你不死。”

    明钦冷笑道:“她的小命捏在我手,死活可由不得你说。”

    说着挟起角雨的腰肢奋飞而起,眨眼失了踪迹。

    角飞脸色阴沉,他眼力高明,不难看出角雨是故意卖个破绽,让明钦挟作人质。但角雨是他胞妹,事关家族声誉,他也不敢点破。

    “角将军,小姐被那小子抓去,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