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1058章 筹谋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12-16
    蜃龙王正襟危坐,缓缓道:“此次三教联盟和我们为难,结海楼失守,损折了不少弟兄。大家切不可气馁。只要此番起事成功,弟兄们皆能加官晋爵,同享荣华富贵,封妻荫子。你们回去好好准备,随时听候调遣。”

    “遵命。”

    众头领轰然应诺,斗志昂扬,他们本来就是绿林豪雄,杀人如麻,金乌教名声在外,势力广大,众人不免心存侥幸。再者蜃龙王向来独断专行,他决定的事情别人反对也没有用。

    众头领退散之后,殿中只剩下蜃龙王的儿女和洛咏言。

    洛绮的丝弦不但变化无方,而且凌厉异常,能轻易穿破肌骨,她让洛咏言找明钦回来给童姣如松绑,岂料明钦跑得无影无踪,让她们等了整晚,憋了一肚子火气,见了他自然毫不客气。她若知道明钦在洛玄音房中缠绵了半宿,不知作何想法。

    明钦有神游镜护体,又修炼金刚法相,对洛绮的丝弦并不惧怕。但她的丝弦贯注真气,若被击中要害定然很不好受。好在他的云梭玉同样巧妙绝伦,洛绮想击中他并不容易。

    人力有时而穷,对于奇伟瑰怪的建筑人类总会用鬼斧神工来形容,认为人力难以做到。实际这些鬼斧神工的建筑也多是以人力来完成。比鬼斧神工更高一层,则是妙合自然。陆游诗,‘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文章如此,世间一切杰构莫不如此。

    洛绮的音声之道和天女门的云梭玉步,都以妙合自然为最高境界,然而也只能做到近似而已。

    洛绮的丝弦快如激电,虽然只有一缕,却可柔可刚,好似附骨之疽,如影随形。明钦展动云梭玉步,节节后退,眼看丝弦朝咽喉射来,身形虚晃,出手如电,骈指将丝弦捏在手中。

    洛绮冷然一笑,曲指在丝弦上一捻,响起铮的一声,明钦顿觉得手指一麻,丝弦倏地一声收了回去。

    “我好心把这里让给你住。你不感激我也就罢了,大早上这是演得哪一出呀。”

    明钦和洛绮在苦海交过手,洛绮是蜃龙会少数几个知道他存在的人,明钦和她交手颇多顾忌,他不懂海暴的功法,自身的本领又无法施展,以免露出破绽。

    海暴和洛绮同为四大魔将,也是蜃龙王的左膀右臂,海暴对洛绮本就颇为忌惮,洛绮仗恃神通神妙,向来不怎么把海暴放在眼里,今天明钦能抓住她的丝弦,倒让洛绮甚感意外。

    “我让洛令使找你,你为何不来?”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你做妹妹的就不要插手了。龙王召大家议事,你赶紧过去吧。”

    明钦不理洛绮,自去房中找童姣如。

    洛绮冷哼一声,蜃龙王相召必有要事,明钦镇守七星礁,击退三教联军立了大功,洛绮可不想差他太多。

    明钦推门而入,只见童姣如躺在床榻上,看到他扭了个身,难掩悻悻之气。

    明钦走到床边,抓住灵蛇鞭贯注真气,鞭子顿时一松,绑缚不解自解。天孙锦号称无缝之衣,乃是用一条丝线首尾贯穿织成,明钦和童姣如交手时脚踩云梭玉步,用的便是天孙织法。这绑缚虽然难解,鞭子却只有一条,只要一气贯通,自可轻易解除。洛咏言和洛绮尽管修为精强,却不识天孙织法的玄妙,治丝益棼,只能枉费心力。

    童姣如被绑了一晚上,手足酸麻,自然不太容易,好在她是修行之人,懂得炼气之法,还不至于被绑坏了。

    明钦本料童姣如必会暴跳如雷,要跟她大闹一场,谁知绑缚解去,童姣如仍是一言不发,倒让他有些意外。

    “姣如,我的身份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我要对付的是蜃龙王,我想你没必要揭穿我。”

    童姣如的父亲童万春是左执事,他位高权重,蜃龙王对他多有疑忌,如果蜃龙王有何不测,童万春应该会乐见其成。

    “你是蜃楼城的人?”

    童姣如猛然扭过身来,眼眸紧盯着明钦,锐利如钩。

    “可以这么说。”

    明钦和萧菖兰、骊山神女从下界而来,诸多曲折,没必要跟童姣如详说。

    “你骗了我。”

    童姣如和明钦有过肌肤之亲,而且不只一次,想起此事不由羞愤异常,心中百味杂陈。

    “海暴是不是真的死了?”

    明钦迟疑着点了点头,海暴和骊山神女交手,不惜自爆元丹,活命的可能极为渺茫。

    “那我让你永远都是海暴,你能答应吗?”

    这些天童姣如也感觉到海暴的转变,这种改变并非坏事,童姣如宁愿将错就错。

    明钦不忍心骗她,他当然不可能一直伪装下去,只要拿到蜃龙血,便会恢复本来面目。

    童姣如见明钦默然不语,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咬牙道:“你必须答应我,否则我立即向龙王说明真相,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杀了我。”

    明钦缓缓伸出手掌,轻抚童姣如光洁如玉的面庞,童姣如娇躯一颤,吸了吸鼻翼,眼眶流出晶莹的泪水。

    “我不能永远做海暴,但我答应你,我会永远做你的丈夫。”

    童姣如怔了一怔,笑容如春花绽放,娇哼道:“谁媳你。”

    “那你让我看看你到底什么样?”

    童姣如一直觉得奇怪,她和海暴夫妻一场,对他的身体并不陌生。而就算孙悟空的七十二变也只能变化头脸,明钦竟然能伪装的和海暴丝毫不差,简直匪夷所思。

    她自然不知道镜相术只是一重幻相,不过遮人眼目罢了。至于身体的修短胖瘦却并无变化,看起来没有差别,闭上眼睛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改天再让你看。”

    明钦对童姣如还不是特别放心,自然不想在她面前显露真容。

    “不行,现在就要看。不然,以后不许碰我。”

    童姣如说着俏脸一红,她是江湖儿女,对相貌本不十分在意,海貌虽然其貌不扬,行事却心狠手辣,在罗刹海市卓有声名。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童姣如亦难免心生好奇。

    明钦打趣道:“难不成看了就许碰?”

    童姣如轻啐了一口,“你说要做人家丈夫,难道连什么样都不敢让我知道?”

    明钦叹了口气,事已至此,的确没有瞒着童姣如的必要。当即收起镜相术,现出本来面目。

    童姣如小口微张,只见明钦身上光华闪动,顷刻间形容大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他容貌韶秀,神采非凡,重要的是目光平和,透着一股暖意,不像海暴那样满面戾气,让人望而生畏。

    童姣如在帮派之中,生平所见多是一些粗豪狂放或冷漠无情之人,像明钦这种芝兰玉树般的人物实不多见。

    “怎么了?”

    明钦见童姣如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倒有几分不好意思。他借用海暴的身份,虽然不至于完全效仿他的行事作风,存心不免有几分冷硬凶狠。

    人性无善无恶,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只在存心而已。有的人常存仁心善念,待人接物自然一团和气。有的人存心恶毒,行事自然流于残暴凶毒。

    童姣如摇了摇头,螓首微垂,忽然流下泪来。人在少年时,都会有一些美好憧憬,对人生、对爱情,充满希望,充满期待。

    直到有一天,认识到现实和理想的差距,为了生存,为了生活,很多人都会选择折断梦想的翅膀,在现实中匍匐。

    孔子说,‘德不孤,必有邻’。又说‘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这世上当然有坚持理想,不肯妥协的人,也有逆流而上,匡救天下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以至于人人都信其必有,却从未见到过。

    童姣如早年曾经喜欢过洛晖,洛晖是谦谦君子,宅心仁厚,不论人品还是相貌都远胜海暴。

    不过洛晖对童姣如没什么感觉,这段感情自然也就无疾而终。而且洛晖并非蜃龙王亲生,蜃龙王又嫌他过于仁厚,不适合继承蜃龙会的基业。后来蜃龙王重用海暴和洛绮,打发洛晖到忉利天游学,便是不想再让他插手会中事务。

    童万春是蜃龙王的结义兄弟,对他的心思洞若观火,所以才会将童姣如许配给海暴,极力扶持。

    童姣如虽然遵从父命,但夫妻感情并不好,她也变得冷毒无情,搏了一个玉罗刹的名头。

    此番见了明钦的真容,忽然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明钦捏着衣袖帮童姣如拭泪,却见她卟哧一笑,抬起俏脸道:“虽然知道你不是好人,给你骗似乎也挺开心呢?”

    “我不骗人。”

    明钦对童姣如的性格作风自然也不是很喜欢,不过在蜃龙会有童万春、童姣如父女帮衬,可比他孤身奋战要强得多。

    童姣如舒展手臂缠住明钦的脖颈,深吸了口气,阖起美目笑道:“我说话算数。”

    明钦明白她的意思,世间双修之法有神灵化合,精神契合和肉体交+合,皆属增进感情的最好手段。明钦和童姣如的修为到不了神灵化合的境界,不过两仪气化合阴阳,颇有几分神灵化合的意思。

    两人精神世界差异很大,自然谈不上契合,还是后一种形式比较直接有效。

    明钦和洛玄音纠缠了半宿,本来已经餍足。但童姣如含羞带怯,难得露出少女情态,若不让她心满意足,可没办法收场。

    直到金蛟去而复来,明钦和童姣如才整理衣衫,一起去见蜃龙王。

    两人姗姗来迟,蜃龙王难免心生不满,海暴和童姣如感情不睦,两人闹别扭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过看童姣如脸上红霞未褪,一副春睡初觉的模样,不免让人想入翩翩。

    金乌教几位头领全都在座,蜃龙会会首以下,童万春、洛晖、洛绮和几位枭将也悉数到齐。

    蜃龙王瞄了明钦一眼,接着道:“总督府举行圣女大选,也是我们动手的最好时机。咱们要分成数队,先在总督府附近埋伏,约齐时间一起动手。兵械由本会负责送到,不过攻下总督府之后,须有大队人马接应,这就要看贵教的了。”

    卫振衣点头道:“龙王所言正合我意,罗刹海市本来就是三教八族厕杂之地,此次圣女大选,三教八族必不会置身事外。鱼龙混杂,总督府不可能全城戒严,这就给了咱们活动的空间。诸位务必牢记,咱们的目标总督眠鹤,对于三教八族的人,要力避冲突。不要让他们倒向官府。”

    三教八族在天界势力广大,根深蒂固,金乌教要推翻罗刹朝廷,改朝换代,虽说和三教水火不容,眼下却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前次救援蜃龙会击败三教联军,已经和三教起了冲突。但这不过是顺势而为,三教势力并非金乌教的首要敌人。

    蜃龙王道:“这样吧,我们分头准备,随时联络。争取做到万无一失。”

    七星礁在苦海之中,金乌教夺了三教联军许多船只,可以通过水路调动兵马,七星礁方圆数百里,足以屯积数万精兵。

    占据七星礁作为屯兵之所,原本是卫振衣和洛咏言商量好的。但七星礁经过蜃龙王多年经营,自不会拱手相让。卫振衣还指望蜃龙会提供兵械,势不能鸠占鹊巢。但一山不容二虎,蜃龙王和卫振衣同在岛上,不免有些尴尬。

    “事不宜迟,我教人马现在就离岛。介时还望龙王信守约定,将兵械及时送到我教弟子手中。”

    罗刹海市位置险要,总督眠鹤手中有上万罗刹兵,帝都离此也只有三日路程,一旦有变,罗刹大军将会源源不断赶来。

    “先生放心。这是开天辟地的壮举,龙某自当与先生齐心协力,共襄盛举。”

    蜃龙王满口答应,他对金乌教本有利用之心,虽说金乌教势力远非蜃龙会可比,蜃龙王已经投效龙族,只要祖龙大举征伐天界,蜃龙会便可水涨船高,自然无需担心金乌教。

    “告辞。”

    双方商量妥当,卫振衣带着高山鹰等几个头领离开,只留下洛咏言传递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