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1005章 取药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7-12
    花千簇了阎鸣筝的避死香,不敌落败,被孔雀关进地牢,孙子楚拿他试验乌香神元丹的药性,受了不少折辱。 ..

    神元丹没有解药,继续服食虽能缓解苦痛,却无异于饮鸩止渴,毒素只会越积越深。推究起来,阎鸣筝是罪魁祸首,花千簇岂有不仇视她的道理?

    “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花千簇气愤填膺,面孔涨得通红,他拍座欲起,忽然精神一阵恍惚,一屁股坐了回去,牙关打颤,身体微微颤抖。

    “师哥,你怎么了?”

    花紫玉不明所以,但看花千簇咬牙切齿,对阎鸣筝成见很深,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劝解。

    众人看花千簇脸色不对,纷纷围拢前探视。

    花千簇掐着喉咙,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瞧得众人又急又忧。

    “公子,这是乌香毒发作了?”

    花千簇服了阴阳丸,化解了化功丹的禁制,恢复了功力。但神元丹药力尚在,而且化功丹厉害十倍。

    “快,给我解药。”

    花千簇忍耐不住,颤抖着伸出手掌,向众人讨要解药。

    “公子,你不要这样。神元丹是害人的东西,不能再吃了。”

    青苗、桑叶见花千簇神情狰狞,风度荡然无存,心又是害怕又是心疼,不由泪光点点,小声啜泣。

    “我要解药……我要乌香……,给我乌香,不然我……杀了你们……”

    花千簇大声吼叫,状若疯狂,他修为本高,掌风浑厚,好似出匣猛虎,众女吓得花容失色,慌忙闪身躲避。

    叶菩蹙着娥眉道:“你们还不动手制住他,他现在毒性发作,六亲不认。不可以常理度之。”

    一语惊醒梦人,姬元苏和花紫玉对视一眼,前疾攻。花千簇神思错乱,招式也毫无章法,自然不是两女的对手,斗不数合,便被制住穴道,仰面倒地。

    两女松了口气,姬元苏亲入地牢救人,对花千簇的情况有所了解。忙问道:“师叔,师哥服食了什么神元丹,你可有解药?”

    叶菩叹口气道:“这必是医童的手笔了。他偷了药王的丹方,神元丹只是其之一罢了。”

    毒药是指对人类有害的药物。神农本草收集世间药物三百多种,分下三等。品无毒经常服用可以延年益寿。品对症入药,可以治病。下品有毒,无益有害,需要慎重使用。

    一些蛇虫草木含有剧毒,一旦沾染,很短的时间内会毒发身亡,若非配好解药,预为防备,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有些东西则只有麻醉功能,适量服用尚在人类的承受范围,像酒之类。

    还有一些毒物虽不致命,一经服用,却会产生强烈的依赖,如同附骨之疽,乌香神元丹属于此类。

    “神元丹虽非剧毒,却能让人体产生依赖,医童必是想用这种毒药控制别人。”

    叶菩心明如镜,她对药物虽不如药王专精,却也了如指掌。不难猜到孙子楚的用意。

    花紫玉忧急道:“这可如何是好?师叔快想个办法呀?”

    此类毒药名目很多,众人都是江湖人,对此也有所耳闻。只是神元丹是孙子楚秘制,毒性更加厉害。单凭个人的意志怕是很难克制。

    叶菩忖思着道:“千簇服用神元丹时日尚短,应该毒不深。我这里有一些安神定气的药物,再加他自己的努力,应该不难化解。”

    说着从腰间的灵气袋里取出一个白色的瓷瓶,交给花紫玉道:“让他隔两个时辰服用一次,千万不能再服食乌香丹,否则前功尽弃,医治起来更加困难了。”

    “是,多谢师叔。”

    花紫玉揭开瓶塞一看,里面都是碧绿色的药丸,有花生米大小。她生怕份量不够,询问道:“一次服几颗?”

    “一两颗够了,过犹不及。”

    叶菩一直在追查孙子楚的下落,想将药王的丹方寻回来。这些丹方是药王毕生心血,有很多独具匠心的毒方,如若落入歹人手,不知有多少好人遭殃。

    看这情形,孙子楚已经在炼制丹方的药物,花千簇是明显的受害者。长此下去,还会损害扁鹊门的声名。

    花紫玉给花千簇服下碧玉丹,让青苗、桑叶扶他进房休息。不甚放心的道:“师叔,这碧玉丹真能化解我哥的毒伤吗?”

    叶菩不置可否,“如若让我见到神元丹的配方,那好办了。”

    姬元苏接口道:“丹方还在孙子楚身,我没办法带他回来。待我回孔雀山庄一趟,向他讨要丹方。”

    花紫玉忙道:“还有我娘尚在四圣门手里,得设法尽快救她出来。现在我哥毒伤未好,单凭我们还胜算不大。”

    花千簇是锦绣夫人的独子,修为还在姬元苏、花紫玉之,叶菩医术高明,道术修为却远不及三人,搭救锦绣夫人她也帮不什么忙。

    “我熟悉孔雀山庄的地形,姬姑娘若去救人,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阎鸣筝和孔雀逃出孔雀山庄后,势单力薄,便想借助锦绣宫的势力卷土重来。眼下却是一个机会。

    “你……”

    姬元苏知道阎鸣筝是天罗殿阎不谷的女儿,心头一动,“秦姐姐体内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阎鸣筝怔了一怔,没想到姬元苏问起这件事来。忸怩道:“其实避死香和神元丹全然不同。本身并非什么毒药,而是仙界少有的香,有伐毛洗髓的功效。不瞒各位,我自己也用避死香炼功,现在对毒药颇有一些抵抗力。”

    “是么?那你可不可以让我们开开眼界。这大名鼎鼎的避死香究竟是什么模样?”

    姬元苏想起叶菩说要见一见避死香,才能寻出化解之法,便顺水推舟提了出来。

    “这个么,我身现在也没有。真是不巧的很。”

    避死香是阎鸣筝的撒手锏,她不想拿出来也在情理之。

    姬元苏瞄了明钦一眼,心说:能否拿到避死香,可要看你的本事了。

    “这次我在孔雀山庄没有见到北宗的高手,你们说孔秀会将师傅藏到哪里去呢?”

    叶菩道:“我已经想到办法帮师姐变回人形,但是她的肉身已经腐坏,需得有一个寄宿的地方。”

    明钦和阎鸣筝都见过锦绣夫人的真身,不知她是人是妖,这事锦绣宫的人讳莫如深,两人也不好意追问。

    花紫玉咬牙切齿的道:“那个疯女人真是可恶,不分青红皂白害得我娘魂魄离体,否则也不会被孔秀所乘。”

    姬元苏轻声叹道:“师傅的修为不在那疯女人之下,只是太过忍让,才遭了她的毒手。我们得尽快把师傅救出来,免得时辰一过,神魂出不来可遭了。”

    花紫玉面孔一白,想到锦绣夫人和五彩锦鸡魂魄合一,这可是锦绣宫下都无法接受的事。

    “现在天色尚早,咱们先养好气力,等晚再去孔雀山庄打探师傅的下落。”

    明钦倒想请叶菩前往阮家帮秦素徽医治,但他没有拿到避死香,叶菩配不出解药,回去也是无用。

    “明公子,阎姑娘,我给你们安排房间,可安心住下。”

    姬元苏引着两人前往后园,阎鸣筝曾在庄住过,阎好勇走后他住的房间也空置下来。

    “姑娘,晚走的时候我来叫你。”

    既然阎鸣筝自告奋勇,姬元苏也不客气,多个人多份力量,阎鸣筝修为不俗,若肯尽心竭力的话,确是一个不错的帮手。

    “好啊,小妹一定尽力。”

    阎鸣筝展颜一笑,现在孔雀失了倚仗,也只有锦绣宫可以利用了。

    “告辞。”

    姬元苏微一点头,瞄了明钦一眼,欲言又止。明钦对秦素徽体贴入微,她既是被阎鸣筝所害,照理说两人应该势成水火才对。看两人的关系似乎还颇为亲密。

    姬元苏想到锦绣夫人的遭遇若有所悟。锦绣夫人正是被情敌所伤,说不定秦素徽也是一样,只是一个被变成锦鸡,一个昏迷不醒罢了。

    明钦看姬元苏神情有些异样,走远了还频频回头,觉得有些怪异。

    阎鸣筝被明钦丢在后面,自然不太开心,姬元苏一走,便恢复了冷漠的神色,返回自己房间。

    明钦连忙跟了去,干咳道:“阎姑娘,请留步。”

    阎鸣筝刚要关门,却被明钦硬挤了进去,退了两步,不悦道:“干什么?”

    明钦拱手笑道:“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姑娘成全?”

    阎鸣筝心头大快,暗道:你这么快求到我头来了。不冷不热的道:“那说说吧。”

    明钦忙道:“在下想请姑娘赐一点避死香,当然此物价值连城,是贵门的重宝。我可以出钱来买?”

    阎鸣筝嫣然笑道:“既然是无价之宝,又岂是金钱买得到呢?不卖。”

    明钦微微苦笑,耐着性子道:“那要如何才能给我?”

    阎鸣筝轻哼道:“我看你年纪轻轻,怎以记性如此之差。刚才在前厅我都说了,身没有避死香,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明钦忍着气道:“实不相瞒,我来这里是为了请医仙化解避死香之毒。毒是你下的,若有半点悔过之心,把避死香交出来。”

    阎鸣筝听明钦口气强硬,轻哟了一声,嗤笑道:“我都说了没有了,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反正东西没有,要命有一条,你有本事,来拿吧。”

    明钦脸色微沉,冷声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不把避死香交出来,休怪我辣手无情。”

    “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怎样一个无情法。”

    阎鸣筝夷然不惧,两人之前交过两次手,阎鸣筝毒倒了秦素徽,未落下风。

    “请赐教。”

    明钦不再多言,一提真气,浑身金光流溢,宛若一尊金人。明钦修炼生息术,灵窍藏气,将神魂淬炼的坚凝无。肉身还要强胜几分。

    阎鸣筝啷呛一声拔出软剑,剑尖抖颤,咝咝有声。她的剑意虽非绝高,剑法以诡秘泼辣见长,剑招变幻,让人目不暇接,还真不是易与之辈。

    明钦施展金刚法相,赤手空拳,招式大开大阖,不把阎鸣筝的剑式放在眼里。

    阎鸣筝看明钦掌力雄浑,数度想要攫住她的长剑,心头暗暗冷笑,她的剑法变化繁复,明钦想要以简制繁,本来没什么问题。但是把空手入白刃,未免有些托大。

    修行者内力深厚,气劲光影都可以伤人,甚至不需要短兵相接。赤手空拳自然不占便宜,不过明钦修炼金刚法相,拳头好似一双重锤,也算一双好的武器。

    阎鸣筝手振长剑,腾身而起,好似一只飞鸟,绕身而走,飘忽往来,神鬼莫测。

    明钦本想速战速决,阎鸣筝是天罗殿的悍将,修为不在那几个北宗高手之下。明钦心怀怒意,未免有些不够冷静,反而被阎鸣筝占据了主动。明钦的金刚法相功力不深,自然达不到金刚不坏的境界,除了手臂之外,别的地方甚是薄弱,若被阎鸣筝刺几剑,绝不好受。

    阎鸣筝似乎看出了明钦的弱点,剑如匹练,绕身游斗,明钦全身都在她长剑笼罩之下,单靠金刚法相便难以成事。好在明钦还有神游镜护体,这是肉眼看不到的,阎鸣筝虽能窥破金刚法相的弱点,却不知道神游镜的厉害,看似大占风,明钦要扳回主动却不是难事。

    双方大斗片刻,明钦的火气消了不少,脚踩云梭玉步跳出战圈,喟叹道:“阎姑娘,我要避死香只是为了给医仙配制解药,你借我一些,等她配出解药还给你是了。何必刀兵相见,咱们在人家这里作客,若是毁坏器物,让主人来赶可不好看了。”

    阎鸣筝轻啐了一口,冷笑道:“避死香是我们天罗殿的重宝,岂能给你拿去研究,真是天大的笑话。怎么?你刚才不是要打我出气吗?有本事胜过我再说。不要怂,看剑。”

    阎鸣筝清叱一声,飞身抢。明钦哑然失笑,女人发起怒来,真没有道理好讲。房间里空间狭小,显然不适合动用法器,若是打坏了器物,姬元苏面也不好看。

    ://..///24/24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