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950章 报复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5-14
    时间越来越紧,萧绮又一次拉开强弓,手心微微出汗。

    现在场上没有开射的只有萧绮和文宝儿两组,文宝儿似乎在观察着萧绮和海继飞的比斗,笑吟吟的甚有趣味。

    往常周复都是等文宝儿射完再开弓,哪知这回文宝儿一直没有开射的意思,他心里可着了急。他的射术和文宝儿差了一截,心知肚明,不指望给文宝儿使什么绊子,只要保持水准射完最后一箭,杀入前五便可。他上一轮是第六名,差距不多,第五轮那组前期出现失误,不过齐峰和于蓝的对手,第七、第宝儿出手极快,第九箭又是正中靶心,周鲁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看得呆了一呆,手掌一哆嗦,差点把箭支射出去。

    其他射手都是久经赛场的老将,没有将箭支匆忙射出的。一直到最后几十秒或者几秒才蓄势而,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不给对手制造困难,至少也不给对手后制人的机会。

    文宝儿也在观察其他射手,她心思机敏,好胜心强,起初还不如何在意,以为凭借自己的射术摘得桂冠不成问题。但是赛场上有种种规则,不能够随心所欲。

    比武较技虽不比战场搏杀,却更具有观赏性,这就需要一定的标准。

    文宝儿虽然没有什么参赛的经验,也懂得细心观察。射完之后,现其他射手都极为慎重,轻易不肯将羽箭射出。

    萧绮却没有心思东张西望,赛场之上心无旁骛,她已经具备了一个射手基本的素养,将救胜之心收了起来。

    上一轮萧绮排在第四,和第三的于蓝只有稍许差距。这一轮的对手是第九的海继飞,此人是射雕族的射手,身材魁梧,一脸络腮胡子,动作沉稳,目有精光。

    射雕族是东华国的名族,以勇猛善战著称,射术名驰诸天。但是仙道会的射术比赛不以膂力称能,很多射手都是仙道高手,灵识异于常人。

    海继飞射术颇佳,状态却不太稳定,有几箭都能射出九点甚至十点的水准,失误也比较多,平均起来成绩便有些落后。

    这一轮将会产生进入三甲比试的射手,十位选手都是此道的佼佼者,实力相差不大,萧绮全力以赴,不比上一轮可以轻松获胜。

    海继飞忽起忽落的挥也给萧绮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萧绮几乎都是在海继飞射过之后才弯弓搭箭,争取做到稳中求胜。但是她的成绩也一直在中游徘徊,能否进入下一轮还没有把握。

    萧绮打算在最后两箭拼一下,不料海继飞第九箭挥的极为出色,离靶心只有毫厘之差,萧绮脸色微变,不由微微迟疑,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尽力射中靶心,这样有可能击落海继飞的羽箭,遭到他的疯狂报复,另一个选择就是仍然避开海继飞的羽箭,射一个九点或宝儿也谨慎起来。事关胜负,大家都在相机而动,等待着将对手直接斩落马下的机会,纵然所谋不谐,也要尽量减少对手的干扰,平稳着6。

    评议台上空悬挂着精确的计时工具,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场上的观众都在关注着最后的胜负,人群中响起一阵阵躁动,大家都在推测最后的获胜者,如无意外,文宝儿仍然是这一轮的魁,但是赛场如战场,瞬息万变,不到尘埃落定,谁也说不准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射手的耳朵里都塞着棉球,避免场上的动静影响自己的挥。

    时间进入最后一分钟,终于有射手开始弯弓搭箭,拖延下去也不是办法,一般射手调整的差不多了,就会开弓。真要到了最后几秒,心情肯定会出现波动,很容易出现失误,比赛还是力求稳健,行险侥幸不是办法,得胜的几率微乎其微。

    比赛进行到现在,同组的射手也建立了一些默契,对于彼此的实力知根知底,若不是孤注一掷,在最后一箭给对手强烈打击的也并不多。每个射手只有一次开弓的机会,即便是后制人,在箭支离弦之后射落对手的箭支再命中靶心,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如若不是海继飞这样被对手坑了一下,导致一箭没有成绩,明知自己没有胜算,要和对手同归于尽的话,便无此必要。

    那些默契较好,又无重大矛盾的小组先行开弓,同组的对手心头一宽,也将箭支射出。

    几个小组纷纷出手,于蓝、齐峰都结束了此轮的比赛,萧绮却如芒刺在背,数度拉开弓弦,都没有办法射出去。海继飞两眼充满怨毒之色,他认定萧绮是有意加害,上一箭射完之后,他已经成了垫底,虽说他的成绩不太稳定,上一轮只得了第九,这一轮也一直在第七、第八徘徊,上一箭挥极佳,本来可以提一个名次,最后一箭可以放手一搏。海继飞几乎看见胜利的曙光了,萧绮那一箭将他的希望葬送,多年的苦练付之东流,海继飞的心情也跌入谷底,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得而复失,海继飞的愤恨可想而知,若不是在赛场上,他可能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掉转箭头射向萧绮。

    好在海继飞还算理智,作为一个赛场老将,失去的要在赛场上找回来,他要给萧绮一点教训,让她知道损人利己的后果。

    海继飞是射雕族的名将,虽说年纪渐长,体能下降,成绩不如人意,给萧绮制造一点障碍还是轻而易举。

    射箭有一定的时限,射手不论状态如何不佳,都不能出这个时限,否则就没有成绩。海断飞观察着萧绮的一举一动,萧绮开弓他也跟着开弓,半点不肯放松。

    站台上的叶芳卿现了萧绮的异常,萧绮的射术比起文宝儿虽然颇有不如,这是两人的路数不同。文宝儿的射术是杀人之技,保留着沙场搏杀的效能,萧绮和诸多射手一样只是将射术当作一种技艺,她们射得是固定的靶子,而不是活的飞禽走兽,甚至仙道高手。这就决定了他们的射术摆脱不了单调板滞的技法。

    不过萧绮挥的还算不错,这一轮射的从容不迫,成绩也是保四争三,她知道这一届有几个不错的对手,神秀宫的文宝儿,明秀山的齐峰,天山派的于蓝,包括射雕族的海继飞,射术都不在她之下。

    端木漪同样关心萧绮的表现,不无担忧的道:“绮儿上一箭震落了海继飞的箭支,导致他没有成绩。海继飞恐怕是怀恨在心,绮儿迟迟不肯放射,必是害怕他从旁干扰。”

    叶芳卿轻哼了一声,她将前因后果看在眼里,无须端木漪提醒,脸色微沉,和身边的护卫道:“这个海继飞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和我家绮儿为难,等到比赛过后,让他好看。”

    二贤庄是巅南豪族,又是此次仙道会的东道主,仆从如云,护卫如雨,叶芳卿自然不把一个小小的海继飞放在眼里。不过她纵然事后将海继飞剁成肉酱,也无补于事。(83中文网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