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943章 鬼王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5-04
    孙悟空号称齐天大圣,和二郎神平分秋色,以道法神通而论,在天界已是少有的强手。 23us.最快哪吒是封神大战的先锋官,战绩彪炳,官拜三坛海会大神,和孙悟空交手都有败无胜。然而孙悟空在西行路上处处受制于法宝,这不得不说是修行者的悲哀。

    “王公子,你要走也可以。以往你从我这里拿走了不少精石,麻烦你把账先结清了。”

    丧门星按下心头的愤恚,王逑有权有势,在交易中一向占据强势的地位,丧门星也拿他没有办法。货款是一拖再拖,从不肯及时结清。

    丧门星炼制精石的法门十分恶毒,全靠巫毒门的蚀心蛊石化活人的脏器,然后再从谷道生生钩出来,伤残在他手里的人着实不少。

    穆清绝来到抚仙城上任之后,治安比往日大有好转。穆清绝是个能力很强的人,她做过天女门的掌门,虽说没有大的成绩,一来是身体不好,二来是几位长老横加掣肘。这回和穆坤乾达成协议,为了帮秦素徽脱离苦海,出面帮穆家支撑局面,短短数步升迁极快,背后付出的努力非常艰辛不易。

    穆清绝最近正在调查倒卖精石的案子,抚仙城正在举办仙道大会,这样的恶劣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对于抚仙城的名誉自是极快的影响,仙道云集,若有风声传出,不但抚仙城名声大坏,穆清绝好不容易积累下的声誉也会跌至谷底。

    这段时间,穆清绝将这个案子盯的很紧,几乎顾不得回家。

    杜芳惜执意下山,明钦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两人沿着山道不紧不慢地走着,忽然一阵阴风呼啸而过,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道旁的树林中影影绰绰,多了许多形貌怪异的黑影。

    杜芳惜心头一凛,脚步不由放慢下来。

    “有古怪。”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展动身法,掠到高阜处观瞧。

    山坡上林木葱郁,拔地参天,林子里星月无光,一群黑衣怪人面如寒铁,一点声息都没有,好像幽灵一般。

    黑衣人手里拿着勾魂索和哭丧棒,和闯入秦素徽家里的鬼差装束类似。

    杜芳惜不明就里,看到这种场景,顿觉得一股寒气涌上心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黑衣鬼差朝着密林深处行进,除了沙沙的树叶摇动声,再没有一丝声响。

    明钦握住杜芳惜的玉手,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别怕,有我呢?”

    “这山真是古怪,竟然有这么多鬼差。”

    杜芳惜虽然是修行者,妖魔鬼怪见过不少,陡然见到这么多鬼差也觉得吃惊。

    自从天庭援佛平妖,道家执掌仙界,儒家统治人界,佛家掌管阴界,形成了三教合一的格局。

    数百年前文运复兴,道术突飞猛进,直接导致了神道倾颓,仙道代兴,仙界和人界都面貌大变,旧时的统治格局已经难以维持。

    历史上三界的名称也有很多演变。人族统御三界的时间并不长,人界自然也是后起的称呼。现在人类推崇仙道,所谓的仙界指的便是人界。

    鬼是阴气所化,神是阳气凝结,盘古开天辟地,轻清上浮者为天,重浊下凝者为地,天地之间则是两气混融,阴阳杂糅,天地万物皆禀阴阳两气而生,不管阴气还是阳气,正常状态下都是肉眼难以辨识的,所以凡人很难感知到鬼神。

    阴界是出了名的刑罚严酷,世间凡夫谈之色变,对于阴曹地府都有一种畏惧心理,修行者虽然道术高强,却还达不到长生久视的程度,一样要受地府管辖,敬畏的心理并没有太大差别。

    “不一定是真的鬼差。”

    明钦将他和秦素徽的遭遇说了一遍,这些鬼差很可能是被妖术驱使,利用凡夫的畏惧心理肆行不法。

    “这么说来,可能是巫毒教的妖人从中作梗?”

    杜芳惜和明钦赶往浑坚城的时候,遭到巫毒教的算计,中了生杀蛊,差点性命不保,杜芳惜深知巫毒教的毒辣,想不到他们已经将魔爪伸入抚仙城来。

    “我去查探一下。”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明钦早就想将谋害秦素徽的妖人找出来,苦于没有线索,现在发挥了大批鬼差,谜底呼之欲出,明钦当然不肯放过。

    “我和你一起去。”

    杜芳惜不愿让明钦独自涉险,她有白泽铠,又修炼了两仪气,修为比明钦只高不低,可是一个绝好的帮手。

    明钦微一点头,杜芳惜还是拎得起轻重,遇到正事,哪里还顾得上和明钦生气,明钦敢不敢再拂逆她的意思,两人共同进退,也还有个照应。

    两人小心翼翼蹑在鬼差身后,这片森林极为深窈,没有人工采伐的痕迹,许多老树枝干虬曲,至少也在数百年以上,鬼气森森,透着诡秘的气息。

    明钦发觉杜芳惜的掌心汗浸浸的,修行者法术虽强,胆子却未必够大,林子里黑黢黢地,伸手不见五指,难免有些紧张。

    明钦童心大起,飞快的伸出手去,在杜芳惜臀丘上捏了一把。

    杜芳惜惊呼一声,蹙着娥眉回头审视。

    “怎么了?”

    明钦明知故问,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有鬼。”

    杜芳惜心头发毛,她可没有火眼金睛的神通,也没有捉鬼的本领。

    “在哪儿?”

    明钦四处张望,他早就神魂离窍,和鬼神质性略似,灵识要比寻常修行者明敏一些。

    “坏蛋,不理你了。”

    杜芳惜甩脱明钦的手掌,她早就怀疑是明钦做的手脚。明钦的表现完全是不打自招。

    杜芳惜疾步前行,明钦讪笑着跟了上去。走出三五百步,眼前霍然开朗,现了一堵山崖,鬼差都没了踪影,山腰上露出一个洞口,此外也没有别的异处。

    杜芳惜神念微转,身上灵光浮动,幻化出白泽铠来,甲衣如雪,一尘不染。她本就端庄貌美,穿上这件铠甲平添了几分英武之气,顾盼生辉。

    明钦看得心头一荡,竖着拇指道:“好俊俏的女将军。”

    杜芳惜白了明钦一眼,扇动肉翅掠飞而起,明钦不敢怠慢,撑开凤凰金翅紧随其后。

    山洞中透着一丝光亮,杜芳惜穿上白泽铠,底气大增,当先闯进洞去。

    白泽铠虽强,却不便于隐藏形迹,相比之下,神游镜就好许多。

    白泽铠是五虎神铠中惟一生有肉翅的宝甲,洞中极为开阔,肉翅可以提升避闪的速度,也不无益处。

    洞中岔道极多,和万鬼窟有些相似,两人在洞中探查了片刻,忽然听到一阵嘈杂之声,杜芳惜身法如电,也不和明钦招呼,飞扑向声音的来处。

    “芳惜姐,小心一点。”

    明钦低声唤了一句,苦笑着摇了摇头。

    推杯换盏的声音从一间石室中传出,门口守着一队鬼卒,防范甚严。

    杜芳惜不敢过于逼近,撑开肉翅紧帖到洞顶的山壁上,侧着耳朵倾听。

    明钦朝杜芳惜藏匿的地方瞄了一眼,幻化作一道光影,摸进石室中。

    石室中摆着石桌石凳,济济一堂,极为热闹。主位坐着一个身躯雄壮的大汉,一边是些装束奇特的山民,一边是劲装疾服的修行者。

    修行者一边坐在上首的是个锦衣青年,面白无须,眉宇间带着几许阴鸷之气。他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嘿笑道:“鬼王,多谢你的盛情款待。今天的宴会便到此为止吧,那批精石什么时候交货?”

    那鬼王面皮发青,有几分病容,冷然一笑,慢条斯里的道:“王公子真是个急性子,最近的风声有点紧,为了你这批精石,我可损伤了不少弟兄。还请王公子和令尊说一声,再宽限我几日。咱们是老主顾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本王。”

    王公子摆了摆手,“咱们在商言商,我出的价格比市价高了三成,可说是相当优厚。鬼王若是拿不出东西来,本公子也是爱莫能助。”

    鬼王冷哼一声,不满道:“王公子,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本王为了你的事可是尽心竭力,现在难以为继,也不全是本王的罪过。你出的价格是不错,但赚取的利润在十倍以上。你可别把本王当傻子,大不了一拍两散。”

    王公子哈哈一笑,离席而起,拱拱手道:“既然大王拿不出精石来,本公子便先告辞了。我们走。”

    王公子一起身,他的护卫也跟着退席。

    鬼王面色阴沉,这王公子来头极大,他之所以愿意和王公子交易,也是因为他的精石销路不广,只有王公子才有神通将精石兜售出去。

    “慢着。”

    鬼王一声令下,洞外的鬼卒一拥而入,将大门堵住。

    王公子面带冷笑,他家世显赫,靠山更是权势熏天,自然不把一个小小鬼王放在眼里。

    鬼王外号丧门星,也是一个叫得上字号的强鬼。他从巫毒教得到仿制精石的法门,又搭上王公子的关系,这些天赚得盆满钵满,同时招兵买马,成为一方鬼王。

    阴曹地府的统治力十分有限,一向以严刑酷法著称,经过几任阎罗王的整饬,在阳间享有很高的声誉。

    但大多数阴鬼是无法到阴司转生的。不管是阴司、阳间,官府只能对触犯刑律的人实行惩戒,对大多数人只能选择放任的态度。

    早在唐尧时代就有击壤歌的流传,‘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道家讲究无为而治,对百姓的修养生息确有一定的好处。

    但官府的设置具有一层排解纷难的属性,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不是无为,而是不作为。

    官府有特定的职能,不合格的官府总是在职能范围内玩忽职守,而在扰民害民的地方变本加厉。

    阴司要算做的比较好的,虽然有统治力不足的因素,但不管是仙道还是神道,民人都该有相当的自繇,统治力最强,百姓的苦难越深,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有善报或者恶报的需要发放转轮,阴司对更多的阴鬼则采取放任的态度,妖魔鬼怪是世间常见的异类,妖是四灵的后裔,从血统上来说的,魔是正道的反面,从道术来说的。鬼是人的余气,从精神上来说的,怪则是从形貌上界定的。

    这四种异类往往和人类杂处,有的甚至不自知其为异类。

    不同的种类之间,很多时间可能相安无事。但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也会争一个你死我活。

    阳间的强鬼阴曹地府固然无暇理会,阳间的官府也无力辖制,从古到今,在统治力不及的地方,总是有很多强寇,这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仙界道术精进,交通非常便利,对于地方治安有很大的好处。但是对于肉眼难见的妖魔鬼怪仍然很难惩处。鬼族更是荦荦大端。

    妖魔阴血煞,号称五逆。鬼族只算是阴界强种的一个种类。

    丧门星的法力虽非绝高,但他脑袋颇为灵光,这座山是蛮民盘踞的所在,阳间的官府也很少过问,他隐藏在山中大肆炼制精石,确实十分隐秘。

    王公子名叫王逑,他的父亲是镇南王的亲信,炙手可热。王逑打着镇南王的旗号倒卖精石,西南一带几乎畅行无阻。

    王逑并不把丧门星放在眼里,王家的势力惊人,又有镇南王这棵大树,自然不是丧门星这种强鬼能够相提并论。

    “怎么?你难道还想留下本公子不成?”

    王逑摆了摆手,身边的护卫纷纷掏出枪铳,这些护卫都是千挑万选的高手,不论身手还是枪械都相当了得。王逑做得是日进斗金的买卖,他的修为稀疏平常,富贵子弟肯于刻苦修炼本来就相对较少,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就算修炼到超凡入圣也无法突破自身的限制。

    仙界法宝日新月异,人类对法宝的依赖心理十分严重,相应的,对于修行便有些忽视,这也是仙道衰落的一大原因。人力有时而穷,个人修为和法宝的威力相比实在太微不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