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931章 鬼差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4-21
    ,更新快,,免费读!

    朱元璋可谓是颛制独裁的佼佼者,他的思想也全是王土王臣的观念。他的反腐是皇帝和官吏的分赃不均,甚至与整个官僚集团为敌,自然难以成功。

    对官吏的督责本有一定的程式,无非是考核和告诘,中夏制治经验丰富,御史、刺史、督察、厂卫层层防治,实际效果却很有限,甚至会出现反作用。

    这可以归本到前面的原因,在王土王臣的观念上,皇帝高踞九五至尊,为皇帝或皇家除贪在心理上并没有殷切的动机。

    古代清廉自守的官员往往是尊奉儒家思想,圣贤教训,所谓‘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语虽朴素,却很可代表此类士人的思想。

    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实质西汉阳儒阴法,这种表里不一的情景几乎是贯穿了整个帝制时代。

    法家尊君,儒家仁民,这两种观念既统一又矛盾,统治者表面上仁民爱物,骨子里无不是家国天下、王土王臣的观念,结果就必然是阳儒阴法。

    而除贪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好的土壤。人类的观念受两个方面影响,一是教育,一是环境。一般来说,所受的教育都是正面的,实际环境则善恶夹杂,甚至污秽不堪。

    当然这个教育指的主要是圣贤教训,古代就是四书五经,至于天文、术数、方术、兵法都叫作专门名家,对道德品行的培养裨益不大。

    所以圣贤教训是培养一个人善根善念的,善根不牢固,在环境中受到恶的浸染就越容易行差踏错。杨朱泣歧路,墨子悲染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教育是王道政治的根本,也是培育文明土壤的必要手段。反之,大妖孽、大禽+兽必然钳制教育、迫害读书人,破坏文明土壤,好给自己发泄***暴戾恣睢的空间,以史为鉴,历历可证。

    有了良好的教育,一国百姓才能根植善念,不被环境迫胁,而是去改变环境,扭转风气,才不至于有贪官污吏诛之不尽的困难。

    地府的地府的地府的

    “你不要乘人之危啊。”

    秦素徽是修行之人,目力本好,纵然在黑暗之中,也能感觉到明钦灼灼的目光。

    房间里静得呼吸可闻,秦素徽推了推明钦渐迫渐近的身体,好笑的道:“你怎么像头饿狼似的。”

    明钦抚上秦素徽的细腰,凑到她耳边轻笑道:“素素,我想吃了你。”

    秦素徽顿觉得面颊火烫,赧然道:“我们这样,不好。”

    明钦轻咳一声道:“我来帮你治伤吧。万一下毒的恶人找了来,咱们可没有还手之力。”

    秦素徽怔了一怔,察觉到明钦的手掌越来越放肆,没好气道:“你可别变着法占我便宜,这治的是什么伤。”

    “我真的不骗你。”

    明钦说着潜运两仪气,真气随着手掌的按揉导入灵窍,这回确实有些疗伤的意思,秦素徽顿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粉颊娇艳欲滴,连忙咬住枕巾,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哼吟。

    窗外阴风飒飒,树影摇曳,忽然落下两个黑影,这两人面如黑炭,手里拿着哭丧棒和铁锁,身躯好像纸片似的,从窗缝间挤了进去。

    秦素徽眼眸迷离,面颊上珠泪莹然,乌发披散,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也不知明钦使了什么手段,把一个端庄娴雅的美貌佳人折腾的憔悴不堪。

    秦素徽忽然感到一阵阴冷的气息,不由双目大睁,又羞又气,身上泛起一种魂摇魄荡的颤栗。惊慌道:“钦之,不好了,你快出来呀。”

    明钦从被底爬出来,看到屋中多了两个黑影,也不觉得太过意外。揽住秦素徽的香肩安慰道:“没事,有我呢?”

    两怪的打扮一看就是阴曹地府的勾魂使者,瞪着眼珠子扫了明钦和秦素徽一眼,厉声道:“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你二人阳寿已尽,还不随我到地府报道。”

    明钦翻了个身,懒洋洋的道:“知道了。麻烦两位鬼差出去等一下,容我们换件衣服。你们地府的鬼卒真是不讲规矩,不知道要敲门吗?”

    秦素徽噗哧一笑,伸手在明钦腰胁捏了一下。两人是修行者,对于妖魔鬼怪不太惧怕。但鬼差状貌吓人,换作世间凡夫,一听死期将至,不死也被吓死了。

    两个鬼差愣了一愣,他们入室拿人百无禁忌,还没听说过要敲门的。据说人类的阳寿由阴曹地府掌管,都登记在生死簿上,堪比人间的刑律,世人如若干犯刑律,官府拿人自然无甚道理好讲。

    明钦看两鬼差无动于衷,似乎对他的提议不甚认同,看着秦素徽笑道:“他们反正也不是人,要不你就这么穿吧。”

    秦素徽罗衫半解,酥+胸微露,两仪气入窍几乎有伐毛洗髓的效果,秦素徽一直晕晕乎乎的,任凭明钦摆布。若不是两个鬼差来得及时,八成要被明钦得手。

    其实妖魔鬼怪和人类杂处的不少,大多时候还能互不相涉。一般来说,世间种类相争相杀,都是有利害关涉。天、地、神、人、鬼,妖、魔、阴、血、煞,所谓周天十类,都在三界有一定的地位。

    周天十类以前是指五仙、五虫,五虫为羽、毛、鳞、介、倮,人类统御三界后,去掉倮虫,加入昆虫。羽毛鳞介又叫作四灵,经过龙族的统一,成为新兴的妖族。

    妖魔一体,但妖是指血统而言的,魔是指道术而言的。妖魔阴血煞又叫作五逆,真正是与五仙相匹敌的反动势力。昆虫由于和十类难以伦与,就很少利害之争。

    自从盘古归化,皇天建立神庭之后,枭雄巨孽都在想方设法扩充自身的统治力,是以三界的纷争便没有停息过。

    像神族、龙族实质都还是部族统治,本身的生口并不多,然后将子弟分封到四洲七海,这就是所谓的封建制。

    四灵以麒麟、凤凰、貔貅、玄武为首,逐渐建立起各自的文明,有了邦国的形态。嗣后,四灵相互攻伐,皆欲独吞天下,结果四灵内耗,相继衰落,龙族异军突起,后来居上,横扫六合,建立起神族之后最为强固的统治。

    部族、封建、郡县是比较常见的统治方式,部族统治最为疏阔,郡县统治最为严密,但采用何种方式是以统治者本身的实力决定的。

    神族、龙族都经历过从部族到封建,再到郡县的过程。现今的龙族已经大为衰落,四海龙族只能为中夏镇守海疆,修为上屡为哪吒、孙悟空、八仙之流的仙家所制,不过在水域的地位仍属至高无上。

    神族自从万族大战,帝俊退位之后,便无力再经营域外。以玉帝为首的三清四御,只能苟且偷安。阴界交由佛家,人界由儒家治理,形成所谓三教合一的格局,其实便是天庭统治力薄弱的证据。

    阴界在三界中开拓最为迟缓,阴界是灵魂的栖居之地,而四灵和龙族都是以力为威,本身的智能不算太优,虽然也有一些神兽以智慧著称,像麒麟、凤凰、白泽、獬豸之流,留下了河图、洛书、玄鸟天书这样的数术瑰宝,但这几种神兽在四灵中要算异类,不能过于拔高四灵的智能。

    十殿冥君中的阎罗王和地藏王菩萨入地府更是佛法东传以后的事,阎罗王本来是身毒阎摩罗王,虽说阎罗王及其承继者并非身毒人,但阎罗王特为著名,明显带有佛家的印记,尤其是轮回转世,更是佛家的倡议。对于阴界的影响既广且深。

    阴界的刑律以严酷著名,地府的统治力反而在天界和人界之上。天界的神仙天尊太多,玉皇大帝逼迫小金乌禅位,得位不正。虽有西王母、太上老君和西天佛祖的扶持。仙界名宿和天庭不相往还的也极多。

    孙悟空以一介妖猴大闹天宫,杀得天庭天翻地覆,虽说他神通广大,也是天庭统治力浅弱的表证。

    人界则常有治乱循环,盛衰之运周而复始,本来没什么奇怪。但即便在升平之世,也到处有盗贼出没,这是官府统治力不足的缘故。

    仙界道术精进、交通发达之后,这种情况有所缓解,但贪官污吏与民争利,身穿官衣,公然为盗贼,使百姓冤抑惨重,求告无门,这也是统治力极待解决的棘手问题。

    阴界可能因为开拓较迟的缘故,有很多统治经验可以借鉴,阎罗王又号称铁面无私,虽说刑具泛滥流于残酷,名声却还不错。可能是世人对阴界寄望甚殷,所谓‘天道昭彰,报应不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种既痛切又安慰的话,可以举出很多例子。

    将相神仙皆由凡人做,不管是天庭还是地府,都由神仙掌管,督责手段那是凡人比不了的。

    据说阴间有业镜和心镜,一个能照出善恶,来惩办真小人,一个能照出心迹,来监管伪君子,可谓尽善尽美,不光使人不敢为恶,甚至不敢心存恶念。

    这也未免求全责备,世间本没有是非善恶,是非观、善恶念都是人类割裂而成的。将一部分行为定义为善或是,与之相对的便是恶或非。这种朴素的两元论,本来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若承认善恶、是非是绝对相反的话,也即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无恶也无善,无非亦无是,所以恶是难以除净的,道德来自为约束,律法来惩戒,能做到赏罚严明,已经非常难得了。

    至于善恶的心迹并没有那么重要,虽说心迹和事实有一定的关系,有些犯罪可能是一时兴起或者失手过犯,相当一部分情况是蓄谋以久的,如若能预先发现心迹,便可以防患于未然。但在形成犯罪之后,心迹反而并不重要,荀子说,‘人性本恶,其善者伪也’。不管行善的动机如何,都是值得肯定的。

    伪君子的可恨之处在于表里不一,如若行止能符合君子的规范,那又何伪之有?

    部族统治以少数部族统治大多数人,和仙界的道派统治颇有相似之处,只是部族以血缘联结,道派以道术联结罢了,归结到底都是一自利的团体。

    封建和郡县统治力更强一些,封建用贵族士卿,郡县用官吏,也都互有短长。很多邦国往往三种方式都有一些。

    拿中夏来说,秦汉以后虽然号称郡县帝制,封国也时常出现,只是没有治权,和周秦时代是名同实异了。

    统治的强大和清明并不在于统治的方式,也不在于统治的工具。

    官府有存在的必要性,就是维持一个相安无事的局面。有时候又要面对战争,这个时候百姓对官府的供养还算合情合理。但有些官府则是以吸民膏血为能事的,敲骨吸髓,无所不至,在这种思想的贯穿下,官府就是罪恶和沾满血腥的,避免不了腐秽灭亡的命运。

    帝制时代的官府对官吏的贪腐也有一定的督责手段。最有名的就是朱元璋的剥皮食草,手段不可谓不严酷。虽说当时的督责手段没有仙器的辅助,也没有阴界业镜、心镜之类的法宝。

    但是在朱元璋之流的大力惩治之下,杀人不可谓不多。但是终究还是无济于事,并且人存政举,人亡政息,继踵的贪吏变本加厉,真可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究其原因,首先是官府除贪的名义不对。古代说‘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是皇帝的私产,官吏是皇帝的仆从,虽然对于君臣民人的定义还有别的说法,譬如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王土王臣的观念到底是一种主流观念,有强大的势力。而且秦汉以后,颛制严酷,又迭遭动乱,中夏的文化遭遇破坏、篡乱、钳制,早非本来面目。朱元璋就对孟子的一些说法十分愤怒,厉行禁止,后来又命人删掉一部分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