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905章 闯营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3-30
    花鬟带领东原兵冲进城寨,登时和象兵短兵相接,双方互射火石,血花四溅,场面极其惨烈。

    诸岈、熊猛收束兵马上前阻击,象兵兵强马壮,远在东原兵之上,诸、熊二将又十分勇悍,宛若两把尖锥将东原兵隔作数截,花鬟顿时陷入重围,身边的兵卒越战越少。

    韩采薇见势头不妙,连忙念动法咒,掌心云雾升腾,幻化出一面黑幡,幡旗上贴着几道符箓。

    韩采薇摇动黑幡,一股黑色的魂气溢散出来,好似江河奔流,挟着阴风鬼啸,听的人毛骨悚然。

    一阵阴风吹过,场中顿时多了许多影影幢幢的鬼影,和象兵战在一起。

    这些鬼影从头到脚包藏在黑色的鬼衣中,手臂都是锋利的骨刺,动作虽然不甚迅捷,身躯却甚是强固,火石打在鬼衣上噼啪作响,烈火燃起,露出里面森然的骨架。整个人却只跄踉数步,无甚损伤。

    韩采薇这支白骨兵确实名不虚传,战斗力不比手持枪铳的象兵来得差,白骨兵突然出现,诸、熊二将措手不及,阵形登时被冲撞的七零八落。

    诸岈厉啸一声,两手虚抓,幻化出两柄铜锤。熊猛也催动灵力,摄取出一条狼牙棒。

    两人都是膂力过人,武器又甚为沉重,招沉力猛,将白骨兵砸得人仰马翻,如入无人之境,直奔花鬟和韩采薇而来。

    “韩夫人小心。”

    花鬟看韩采薇专心施法,连忙上前护卫,抬起短铳朝着二将扣动机括。

    花鬟枪法奇准,又是双枪齐放,诸、熊二将虽说皮糙肉厚,也不敢硬扛。

    他俩反应也是急快,一个铜锤一封,一个狼牙棒横持,耳听的铛啷两响,火石打在兵器上,溅起一团火花。

    诸岈勃然大怒,横身一撞,将两个白骨兵撞的离地而起,熊猛也连挥数棒,将白骨兵砸的东倒东歪,借以遮挡花鬟的短铳。

    花鬟暗叫不好,两将都是身经百仗,虽然身法不太灵活,对付枪铳却极有经验,懂得利用白骨兵作为掩体,让花鬟瞄准不到他们的身体。

    …………

    花鬟带领东原兵冲进城寨,登时和象兵短兵相接,双方互射火石,血花四溅,场面极其惨烈。

    诸岈、熊猛收束兵马上前阻击,象兵兵强马壮,远在东原兵之上,诸、熊二将又十分勇悍,宛若两把尖锥将东原兵隔作数截,花鬟顿时陷入重围,身边的兵卒越战越少。

    韩采薇见势头不妙,连忙念动法咒,掌心云雾升腾,幻化出一面黑幡,幡旗上贴着几道符箓。

    韩采薇摇动黑幡,一股黑色的魂气溢散出来,好似江河奔流,挟着阴风鬼啸,听的人毛骨悚然。

    一阵阴风吹过,场中顿时多了许多影影幢幢的鬼影,和象兵战在一起。

    这些鬼影从头到脚包藏在黑色的鬼衣中,手臂都是锋利的骨刺,动作虽然不甚迅捷,身躯却甚是强固,火石打在鬼衣上噼啪作响,烈火燃起,露出里面森然的骨架。整个人却只跄踉数步,无甚损伤。

    韩采薇这支白骨兵确实名不虚传,战斗力不比手持枪铳的象兵来得差,白骨兵突然出现,诸、熊二将措手不及,阵形登时被冲撞的七零八落。

    诸岈厉啸一声,两手虚抓,幻化出两柄铜锤。熊猛也催动灵力,摄取出一条狼牙棒。

    两人都是膂力过人,武器又甚为沉重,招沉力猛,将白骨兵砸得人仰马翻,如入无人之境,直奔花鬟和韩采薇而来。

    “韩夫人小心。”

    花鬟看韩采薇专心施法,连忙上前护卫,抬起短铳朝着二将扣动机括。

    花鬟枪法奇准,又是双枪齐放,诸、熊二将虽说皮糙肉厚,也不敢硬扛。

    他俩反应也是急快,一个铜锤一封,一个狼牙棒横持,耳听的铛啷两响,火石打在兵器上,溅起一团火花。

    诸岈勃然大怒,横身一撞,将两个白骨兵撞的离地而起,熊猛也连挥数棒,将白骨兵砸的东倒东歪,借以遮挡花鬟的短铳。

    花鬟暗叫不好,两将都是身经百仗,虽然身法不太灵活,对付枪铳却极有经验,懂得利用白骨兵作为掩体,让花鬟瞄准不到他们的身体。

    花鬟带领东原兵冲进城寨,登时和象兵短兵相接,双方互射火石,血花四溅,场面极其惨烈。

    诸岈、熊猛收束兵马上前阻击,象兵兵强马壮,远在东原兵之上,诸、熊二将又十分勇悍,宛若两把尖锥将东原兵隔作数截,花鬟顿时陷入重围,身边的兵卒越战越少。

    韩采薇见势头不妙,连忙念动法咒,掌心云雾升腾,幻化出一面黑幡,幡旗上贴着几道符箓。

    韩采薇摇动黑幡,一股黑色的魂气溢散出来,好似江河奔流,挟着阴风鬼啸,听的人毛骨悚然。

    一阵阴风吹过,场中顿时多了许多影影幢幢的鬼影,和象兵战在一起。

    这些鬼影从头到脚包藏在黑色的鬼衣中,手臂都是锋利的骨刺,动作虽然不甚迅捷,身躯却甚是强固,火石打在鬼衣上噼啪作响,烈火燃起,露出里面森然的骨架。整个人却只跄踉数步,无甚损伤。

    韩采薇这支白骨兵确实名不虚传,战斗力不比手持枪铳的象兵来得差,白骨兵突然出现,诸、熊二将措手不及,阵形登时被冲撞的七零八落。

    诸岈厉啸一声,两手虚抓,幻化出两柄铜锤。熊猛也催动灵力,摄取出一条狼牙棒。

    两人都是膂力过人,武器又甚为沉重,招沉力猛,将白骨兵砸得人仰马翻,如入无人之境,直奔花鬟和韩采薇而来。

    “韩夫人小心。”

    花鬟看韩采薇专心施法,连忙上前护卫,抬起短铳朝着二将扣动机括。

    花鬟枪法奇准,又是双枪齐放,诸、熊二将虽说皮糙肉厚,也不敢硬扛。

    他俩反应也是急快,一个铜锤一封,一个狼牙棒横持,耳听的铛啷两响,火石打在兵器上,溅起一团火花。

    诸岈勃然大怒,横身一撞,将两个白骨兵撞的离地而起,熊猛也连挥数棒,将白骨兵砸的东倒东歪,借以遮挡花鬟的短铳。

    花鬟暗叫不好,两将都是身经百仗,虽然身法不太灵活,对付枪铳却极有经验,懂得利用白骨兵作为掩体,让花鬟瞄准不到他们的身体。

    花鬟带领东原兵冲进城寨,登时和象兵短兵相接,双方互射火石,血花四溅,场面极其惨烈。

    诸岈、熊猛收束兵马上前阻击,象兵兵强马壮,远在东原兵之上,诸、熊二将又十分勇悍,宛若两把尖锥将东原兵隔作数截,花鬟顿时陷入重围,身边的兵卒越战越少。

    韩采薇见势头不妙,连忙念动法咒,掌心云雾升腾,幻化出一面黑幡,幡旗上贴着几道符箓。

    韩采薇摇动黑幡,一股黑色的魂气溢散出来,好似江河奔流,挟着阴风鬼啸,听的人毛骨悚然。

    一阵阴风吹过,场中顿时多了许多影影幢幢的鬼影,和象兵战在一起。

    这些鬼影从头到脚包藏在黑色的鬼衣中,手臂都是锋利的骨刺,动作虽然不甚迅捷,身躯却甚是强固,火石打在鬼衣上噼啪作响,烈火燃起,露出里面森然的骨架。整个人却只跄踉数步,无甚损伤。

    韩采薇这支白骨兵确实名不虚传,战斗力不比手持枪铳的象兵来得差,白骨兵突然出现,诸、熊二将措手不及,阵形登时被冲撞的七零八落。

    诸岈厉啸一声,两手虚抓,幻化出两柄铜锤。熊猛也催动灵力,摄取出一条狼牙棒。

    两人都是膂力过人,武器又甚为沉重,招沉力猛,将白骨兵砸得人仰马翻,如入无人之境,直奔花鬟和韩采薇而来。

    “韩夫人小心。”

    花鬟看韩采薇专心施法,连忙上前护卫,抬起短铳朝着二将扣动机括。

    花鬟枪法奇准,又是双枪齐放,诸、熊二将虽说皮糙肉厚,也不敢硬扛。

    他俩反应也是急快,一个铜锤一封,一个狼牙棒横持,耳听的铛啷两响,火石打在兵器上,溅起一团火花。

    诸岈勃然大怒,横身一撞,将两个白骨兵撞的离地而起,熊猛也连挥数棒,将白骨兵砸的东倒东歪,借以遮挡花鬟的短铳。

    花鬟暗叫不好,两将都是身经百仗,虽然身法不太灵活,对付枪铳却极有经验,懂得利用白骨兵作为掩体,让花鬟瞄准不到他们的身体。

    花鬟带领东原兵冲进城寨,登时和象兵短兵相接,双方互射火石,血花四溅,场面极其惨烈。

    诸岈、熊猛收束兵马上前阻击,象兵兵强马壮,远在东原兵之上,诸、熊二将又十分勇悍,宛若两把尖锥将东原兵隔作数截,花鬟顿时陷入重围,身边的兵卒越战越少。

    韩采薇见势头不妙,连忙念动法咒,掌心云雾升腾,幻化出一面黑幡,幡旗上贴着几道符箓。

    韩采薇摇动黑幡,一股黑色的魂气溢散出来,好似江河奔流,挟着阴风鬼啸,听的人毛骨悚然。

    一阵阴风吹过,场中顿时多了许多影影幢幢的鬼影,和象兵战在一起。

    这些鬼影从头到脚包藏在黑色的鬼衣中,手臂都是锋利的骨刺,动作虽然不甚迅捷,身躯却甚是强固,火石打在鬼衣上噼啪作响,烈火燃起,露出里面森然的骨架。整个人却只跄踉数步,无甚损伤。

    韩采薇这支白骨兵确实名不虚传,战斗力不比手持枪铳的象兵来得差,白骨兵突然出现,诸、熊二将措手不及,阵形登时被冲撞的七零八落。

    诸岈厉啸一声,两手虚抓,幻化出两柄铜锤。熊猛也催动灵力,摄取出一条狼牙棒。

    两人都是膂力过人,武器又甚为沉重,招沉力猛,将白骨兵砸得人仰马翻,如入无人之境,直奔花鬟和韩采薇而来。

    “韩夫人小心。”

    花鬟看韩采薇专心施法,连忙上前护卫,抬起短铳朝着二将扣动机括。

    花鬟枪法奇准,又是双枪齐放,诸、熊二将虽说皮糙肉厚,也不敢硬扛。

    他俩反应也是急快,一个铜锤一封,一个狼牙棒横持,耳听的铛啷两响,火石打在兵器上,溅起一团火花。

    诸岈勃然大怒,横身一撞,将两个白骨兵撞的离地而起,熊猛也连挥数棒,将白骨兵砸的东倒东歪,借以遮挡花鬟的短铳。

    花鬟暗叫不好,两将都是身经百仗,虽然身法不太灵活,对付枪铳却极有经验,懂得利用白骨兵作为掩体,让花鬟瞄准不到他们的身体。

    花鬟带领东原兵冲进城寨,登时和象兵短兵相接,双方互射火石,血花四溅,场面极其惨烈。

    诸岈、熊猛收束兵马上前阻击,象兵兵强马壮,远在东原兵之上,诸、熊二将又十分勇悍,宛若两把尖锥将东原兵隔作数截,花鬟顿时陷入重围,身边的兵卒越战越少。

    韩采薇见势头不妙,连忙念动法咒,掌心云雾升腾,幻化出一面黑幡,幡旗上贴着几道符箓。

    韩采薇摇动黑幡,一股黑色的魂气溢散出来,好似江河奔流,挟着阴风鬼啸,听的人毛骨悚然。

    一阵阴风吹过,场中顿时多了许多影影幢幢的鬼影,和象兵战在一起。

    这些鬼影从头到脚包藏在黑色的鬼衣中,手臂都是锋利的骨刺,动作虽然不甚迅捷,身躯却甚是强固,火石打在鬼衣上噼啪作响,烈火燃起,露出里面森然的骨架。整个人却只跄踉数步,无甚损伤。

    韩采薇这支白骨兵确实名不虚传,战斗力不比手持枪铳的象兵来得差,白骨兵突然出现,诸、熊二将措手不及,阵形登时被冲撞的七零八落。

    诸岈厉啸一声,两手虚抓,两手虚抓,幻化出两柄铜锤。熊猛也催动灵力,摄取出一条狼牙棒。

    两人都是膂力过人,武器又甚为沉重,招沉力猛,将白骨兵砸得人仰马翻,如入无人之境,直奔花鬟和韩采薇而来。

    “韩夫人小心。”

    花鬟看韩采薇专心施法,连忙上前护卫,抬起短铳朝着二将扣动机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