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881章 快战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3-30
    众人看明钦年纪甚轻,也都不以为意,勉强拱了拱手,稀稀落落道了声幸会。

    枕戈山城、归义庄和十三家同是抵抗秃发人的势力,后来大势已去,大家各行其是,便无甚来往。

    邝家兄弟中间一个身形矮胖的汉子乐呵呵道:“明少主真是稀客,这么晚了到我们枕戈山城来,想必有什么要事?”

    这是邝家老三邝名远,瞧起来一团和气,有种富家翁的派头。

    明钦双眼微眯,打量了他一眼,淡笑道:“我是受杨城主之托,来商议攻守大计的。”

    厉若莘接过话头,指着自己的坐位道:“公子请坐。今晚寨中有些变故,怠慢之处还望公子海涵。”

    明钦听她说的客气,便也不动声色,见常必信下首还有坐位,招呼甘婀荷道:“咱们坐这里吧。”

    甘婀荷微笑点头,两人依次落座,厉若莘也不再勉强。

    邝汉升翻了下眼皮,声如洪钟,气似奔雷,“吴金贵这个狗贼,吃里扒外,他熟悉我军虚实,这回让他逃了,对咱们非常不利。他的炎天部应该由谁人接手,大家讨论一下。”

    耿赤心皱眉道:“这是吴金贵的个人行为,炎天部大多数人将领还是好的,我看由炎天部的旧将晋升为令主就可以了。”

    “不可。”

    邝充国挥了挥手,高声反对,“这些跟着吴金贵作乱的将领可不是一个两个,炎天部问题很大,必须好好整肃一番。邝志豪年富力强,治军有方,我建议调任他为炎天部令主,至于他统率的旻天部可以暂时交给邝怀义兼领。”

    邝氏兄弟统率的兵马本来是九部中最强的,和铁崖作战损失很大,邝名远的朱天部甚至不满千人。

    吴金贵投敌叛变,炎天部令主的位置空缺,邝氏兄弟自然想把炎天部接收过来,补充一下兵力。

    常必信嘿然道:“本寨还没有一人统带两部兵马的,此举恐怕不妥。”

    “能者多劳,有何不可。”邝名远大喇喇的道。

    “能者多劳?”耿赤心冷笑道:“邝老五丢了东关,使得咱们和东原无法呼应,没看出他有什么将才。”

    “耿狗子你说什么?”

    邝志豪拍案而起,面孔涨得通红。耿赤心小名狗子,本来对邝氏兄弟非常恭顺。这回作战失利,邝家私兵损折过半,耿赤心和常必信互通声气,也有和邝家兄弟叫板的实力。

    耿赤心斜乜邝志豪一眼,冷笑不止,神态甚是轻视。

    厉若莘见两人唇枪舌箭,争的不可开交,不由娥眉微蹙,忧形于色。

    一个白衣女将拾阶而上,走进大厅,她穿着一身劲装,腰肢纤细,身姿挺拔,眉宇间有几分凛冽之意。

    “见过城主和诸位令主。”

    厉若莘起身相迎,急切道:“杜师姐,粮食还有多少?”

    杜芳惜柔声一叹,“烧毁了大半,我看支撑不了十日了。”

    “这可如何是好?”

    枕戈山城的处境本来就十分艰难,现在粮仓被烧,更是雪上加霜,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都是一筹莫展。

    “大小姐,邝老将军,我以为当前之计,是将各部的兵马查点清楚,避免浪费粮食,这样至少能够多支撑一二十天。”

    杜芳惜在山城时日既久,深知症结所在。邝汉升统率大军多年,德高望重,山城兵马就如同他的私兵一样。任用的都是同胞兄弟,有罪不罚,这次大战之后,各部都兵员锐减,粮饷却没有少发。连城主也不知道各部究竟有多少兵丁。

    而且各部不相统属,各自为战,厉若莘上次和明钦商议,调遣精锐兵马夺回东关,打通东原和山城的联系。结果各部令主纷纷阻挠,厉若莘只抽调了钧天部千余人,一战不胜,更是遭到各部令主的奚落,自以为有先见之明。

    这回铁崖率大军来攻,厉若莘早就想将九部兵马加以整合,统一调度,但是这样一来,总帅非邝汉升或邝充国莫属,吴金贵、耿赤心、常必信纷纷反对,结果便不了了之。

    “杜姑娘说的是。眼前也只好如此了。”

    邝汉升应许的点点头,皱着眉头道:“粮食缺乏不是长久之计,得设法下山买一些粮食回来。至于炎天部”

    “炎天部我打算亲自统率,不知老将军以为如何?”

    厉若莘抢过话头,邝汉升微微愕然,缓缓道:“那就这么着吧。”

    厉若莘忖思着道:“铁杵城、宝钩城、金瓮城都有象兵驻扎,不易接近。东原的情形好一些,又和我们是盟友的关系,诸位令主回去准备一下,我打算再次发兵攻打东关,若能成功,便可以从东原运来粮食救济。”

    邝充国见厉若莘接掌炎天部,计划落空,自然心怀不满,插口道:“东关有重兵把守,前次大小姐和东原那边东西夹击,已然遭到失败。东关必会加强戒备,咱们是不是想想别的办法?”

    厉若莘反问道:“那邝二爷又有什么良策?”

    邝充国闻言语塞,铁崖大军压境,层层封锁,他若有妙计早就使出来了,哪里会等到此时。

    “大家分头准备吧。”

    厉若莘心情振奋,吴金贵叛逃反而给了她一个机会。炎天部有四五千人,如若使用得当,收复东关应该不成问题。

    邝汉升年事已高,邝家五部的兵马实际是由邝充国调度,他的才能不及乃兄,表现平平。

    散会之后,厉若莘将明钦和甘婀荷邀请到内堂,杜芳惜和厉若莘份属同门,又是她的亲信,两人关系自非旁人可比。

    “师姐,粮仓的情况到底如何?”

    “很糟。”

    杜芳惜脸色凝重的道:“吴金贵是蓄谋已久,在粮食中浇上了油脂,虽然扑灭了大火,很多粮食也不能吃了。”

    “这个狗贼,着实可恶。”

    厉若莘放走吴金贵,一是不想和御宗玄硬拼,二来枕戈山城处境堪忧,万一失败,吴金贵毕竟是山城旧人,可以周全百姓的性命。

    情势到了这种地步,厉若莘也无可奈何,生了会儿闷气,收拾心情道:“钦之,我想试着收复东关,你看东原那边能不能配合作战?”

    上回厉若莘和花鬟协同出兵,一败涂地,花鬟还受了重伤。

    明钦很感歉然,解释道:“前段时间我去归义庄搬兵,遇上了两个厉害对头,最近才摆脱了她们。这回出兵,我一定鼎力相助。”

    厉若莘笑道:“你若是不急着回东原的话,明天跟我到炎天部看看。”

    厉若莘初掌炎天部,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东原那边花鬟还没有恢复,城外又驻扎着齐善的郡兵,杨贯一畏首畏尾,恐怕不会配合厉若莘的计划。况且大军离城,若被齐善乘虚而入,也是很危险的事。

    明钦忖思着道:“东原城外驻扎着齐善上万人马,若不设法解决掉,杨城主只怕不会允许大军离城。出兵的事还不能操之过急。”

    “可是我们的粮食马上就要吃光了,最多半个月,再拖延的话必然军心不稳。”

    厉若莘深感棘手,若不能解决粮食的问题,玄天九部用不了多久就会军心离散,到时山城也完了。

    “那就半个月。”明钦果断道:“半个月之内我一定设法击退齐善的郡兵,让东原兵配合你们出击。”

    甘婀荷苦笑摇头,也不知道明钦哪来的自信。

    “那好。我等你的消息。”

    厉若莘颇感满意,眼眸中异彩涟涟,这些日子以来她还是头一次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不用再独自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了。

    明钦看了下窗户,外间人声渐稀,夜色正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了。你也休息一会儿吧。”

    “住我这里也可以,这边有空房。”

    厉若莘踌蹰满志,心情好了许多,毫无睡意,话一出口才发觉有些突兀,她和明钦的婚事外人并不知晓,留他一个年轻男子住在园中,恐怕要招来一些飞短流长。

    “不必了。我和明先生挤一下就可以了。”

    厉若莘也不知道甘婀荷的真实身份,明钦并不揭破,甘婀荷是山城的上宾,有一个单独的庭院,十分清静。

    “那我送你们。”

    厉若莘将两人送出门,明钦和甘婀荷拱手告辞。由于天色已晚,两人没有去见莲香和阴秀寰,直接回了甘婀荷的住处。

    甘婀荷住的庭院也不太远,只有三五百步的距离。

    “钦之,你真是好大的能耐,半个月击破齐善的郡兵。我是才疏学浅,想不出什么高招。请你指教一下。”

    明钦苦笑道:“您就别取笑我了,我也头疼的很,哪有什么主意。容我先睡一觉,明天再说吧。”

    甘婀荷哑然失笑,两人迈步走进庭院,只见院中种了许多花草,庭院虽然不大,却十分雅致。

    甘婀荷端来一盆热水,关上房门,将脸上的涂抹的颜料洗掉,露出白玉无暇的面庞。

    明钦一屁股坐到棉软的大床上,踢掉鞋子,钻进被窝。看到甘婀荷在脸上涂抹护肤霜,奇道:“你每天都要把装扮卸掉吗?”

    “当然,颜料时间长了对皮肤不好,而且不太舒服。”

    甘婀荷虽说修为不俗,无奈岁月不饶人,年龄渐长,对自己的容貌非常在意。

    忙活了半天,才走过去放下帐幔,除去衣袍躺到明钦身边。

    墙角燃着灯檠,光线不是太亮,明钦嗅到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也不知是甘婀荷用了香料,还是自身的体香。

    “人力有时而穷,你也不必太过勉强。战场上的事任你修为再高,也抵挡不了千军万马。”

    甘婀荷低声劝慰,有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形势如此,枕戈山城的兵力无论如何也无法和整个有鼻国相敌。

    明钦默然不语,枕戈山城的安危与他确实没有切身的利害关系,但是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他已经有些喜欢上这片土地,作为一个修行者,岂能随波逐流、庸碌无为?

    修行者取荣华富贵有如拾芥,功名利禄终究是下乘的追求,当初阐截两教分庭相抗,截教有很多热衷利禄的,助纣为虐,不论是一介偏将,还是闻仲那样位极人臣,本质上并无区别。

    相比之下,阐教门人究竟要高远一些,阵亡的不必说了,杨戬、韦护、雷震子和李靖父子四人,全都功成身退,肉身成圣。姜子牙虽然裂土封疆,成为齐国国君。但他本是殷商大臣,官居下大夫,由于忠谋不用,才逃离朝歌,跑到渭滨垂钓。自然不是蝇营狗苟、欺下媚上之流可比。

    明钦虽是黎山老母的弟子,和荆眉妩一起从小就读书上学。除了略通法术之外,和常人没什么两样。

    黄炎世胄本来就是通臂猿一族变化来的,伏羲、女娲又夹杂入雷龙的血统,是以又有龙裔的称号。

    大抵人类都是四灵妖族的后裔,只是有些族群智能较低,没有文字,时间一长便自昧其出身罢了。像黄炎世胄这样煌煌五千年历史班班可考,从不间断,放眼三界可说是绝无仅有。

    黄炎世胄无愧于世间第一流的种族,奈何宇宙生灭,盛极必衰,也是三界难以逃脱的定则。明钦来到仙界之后,发现中夏已经面目全非。和所谓五霸七雄相比,真是瞠乎其后。

    六道诸天分国数百,一些猥琐小人寡廉鲜耻、利欲熏心,喜欢将大摩国和一些蕞尔小邦比长较短,沾沾自喜,真是无耻之尤。中夏有五六千年之辉光,创业垂统,圣贤辈出,举世莫比,天下无双。不为三界第一已是愧对祖宗,好比家道中落,看到街上有乞丐,还可聊以吗?

    昔日神族、龙族强盛的时候,海内一统,几乎没有化外之地。人族的统治力远为不如,虽号为万物灵长,三界之主,实则瓜剖豆分、列国并立。有道是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是以人类皆排斥异己,攻斗无休。

    盘古神王归化之后,皇天鸿钧继承神王之位,和后土娘娘、东王公、西王母、帝俊、老子并称六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