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丧钟 第629章 至尊
作者:混沌文工团的小说      更新:2019-04-04
    被苏明称为小八的天马此时看起来精神萎靡。

    因为在琴酒离开的时候,就把它顺便带回了地球,但还不等它多呼吸一些米德加德的空气,就被奥丁索要了回来。

    它是奥丁唯一的坐骑,被丧钟带走,借不是借,偷不是偷,这算什么?

    不过这就是一个验证,仙宫现在就像是谍战大戏一样,真真假假的各种人物出场,必须有辨识真假的能力。

    天马就是件道具,因为洛基的假奥丁不知道天马失踪的事情,故而露了馅。

    转瞬之间奥丁就到了眼前,他翻身下马,身后沉重的披风划出一条弧线,他的金甲和地面发出碰撞的响声。

    “当然可以,神王陛下,他毕竟是你的儿子。”苏明放下了大锤,退后了几步。

    在北欧谚语中有一句话,‘奥丁总是在关键时刻才出现’,意思有些像是天朝所说的‘好钢用在刀刃上’,这也变相说明了他始终在监视。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行事习惯,算是个人爱好吧。

    他一直不出现,那么事情就永远存在变数,出于战术考虑,必须将变数确定,引他出来。

    对洛基动手是个不错的办法。

    奥丁一步步地靠近洛基,独眼中透着说不清的情绪,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气势,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老人,就连肩膀也微微垂下。

    他看着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身后的彩虹桥,胡须翘动了一下:“你.....终究是洛基。”

    靠着墙壁,坐在一旁围栏上的洛基扫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我把这当做是称赞好了。”

    奥丁摇了摇头,平静地说:“这也就是你做了这么多事,依旧还是洛基的原因。”

    “你不懂。”洛基的脸色僵硬了一下,扭过头去撇撇嘴。

    “真正不懂的人是你......”奥丁叹了口气,坐到了洛基的身边。

    ....................

    “联系古一大师,事情差不多了。”

    苏明没必要去听别人家亲情谈话,尤其是神的家庭。

    他拖着的韦德的一条腿走到了一边,给哈米尔新的指示,法师一直都在等待这个命令。

    “不必,我来了。”

    一道金色的圆形虫洞打开,古一面带笑容地从中走出,她还是老样子,总是显得非常亲切。

    “看来奥丁通知了你,古一大师。”

    “唔,尽管瞒着你有些抱歉,但不拘泥于手段,这才是至尊的含义。”

    古一先是笑眯眯地向奥丁点头,之后看着丧钟说出了这些话,不管他原本清不清楚这个道理,但是这最后一课,是必须得教的。

    苏明摇了摇头:“我理解,这也是你我最相像的地方。”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准备,是吗?”

    “尽管确实需要几个魔法顾问帮我分担一些事情,但说得没错,我准备好了。”

    “很好,你正式成为了至尊法师,恭喜。”

    古一欣慰地点点头,她终于可以放下重担,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日子里休息了。

    “.......就这样?”苏明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和脑袋,又看了看身边的其它人,什么不同也没有:“这感觉没有变化。”

    外面的彩虹桥,桥下的星河和宇宙,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尽管苏明知道至尊法师的继任不会有什么天降异象,或者地涌金莲之类的事情,但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些太平淡了?

    “其实上次维山帝见证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步骤,我们现在只是走个形式。”

    古一将双手背在身后,在这段日子里,丧钟已经充分了解了卡玛泰姬的运作方式,认识了那里几乎所有的人,她可以撒手不管了。

    只差最后一步,移交阿戈摩托之眼。

    她把金色的垂饰从脖子上取下,用拇指摸了摸上面的花纹,但下一秒就毫不留恋地将它递给了苏明。

    苏明看了看她,也已经明白了她心中所想。

    不过他只是拧动了一下这件宝物,打开那眼睑一样的盖子,让散发着绿色强光的宝石显露在外,然后他随手把时间宝石扣下来,将黄金坠饰推了回去。

    “我不用魔法驱动它,因此魔法容器没有用,你留着做个纪念吧。”

    “也好。”

    苏明一边和古一说话,一边让绞杀插进自己的胸口,将时间宝石穿过胸肌安装在了肋骨上。

    他控制骨骼变形卡住了它,给宝石充能,以一种难以表述的方式。

    它们正在以一种特有的方式交流,或者说是产生律动。

    “现在有些实感了,说真的,防护法阵的压力比我想象中大一点,让我都想要立刻回到卡玛泰姬去坐镇才能安心。”

    苏明摸了摸正在自愈的胸口,时间宝石总会给人一种紧迫感,这很有趣。

    “适应,肩负责任并不代表你被绑定在这个世界,我曾经也遨游多元宇宙,去过很多地方,三圣殿和卡玛泰姬的体系非常牢固,你只要维护好它。”

    古一认真地交待了几句,她到下班时间了。

    “那么大师你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还记得曾经入侵卡玛泰姬的那伙人吗?他们的首领是我的老友,老一辈的事情还是老一辈算清楚比较好。”古一挥手打开传送门,笑着回答:“我给你的是一份权利,也是一份责任,唯独不是一份债务,做你自己就行。”

    说完,古一就干脆地迈入门内消失不见,金色的光辉渐渐融化在房间中。

    哈米尔擦了擦眼睛,发呆了一会,然后向着苏明深深鞠躬。身为守护一族,他将继续效忠于至尊法师。

    “你在哭?”苏明拍拍他的肩膀,将他扶起。

    “为她高兴。”哈米尔很直接地回答,他的情绪再次被掩盖起来。

    “其实我想建议她去夏威夷的,在那里我有个岛。”苏明不希望古一跑到别的维度去对付老对手,看起来像是找死一样。

    哈米尔没有回答。

    奥丁和洛基也在注视着这边的动静,他们的想法各不相同。

    神王是一如既往地淡然,这就是古一选择的道路。

    而洛基则是惊喜,真的改变了。他是知道的,丧钟在未来没有任何特殊能力和概念武器。

    但现在的丧钟转身就获取了时间宝石。

    尽管不是完整的时间概念,但是这颗宝石依旧是单体宇宙时间概念的启动器。

    他看到了希望。

    “你看到了什么?”就在这时,奥丁突然询问他,此时的两人就像是真正的普通父子一样。

    “我们正在走近诸神黄昏,但这是有史以来,阿斯嘉德第一次认为自己可以从命运的鞭笞下解脱出来。”

    洛基看着那绿色的光芒消散,以轻快的语气回答了奥丁。

    “我们会解脱,但你......”

    “我依旧是洛基,我明白。”洛基打断了奥丁的话,他不想听那些老生常谈:“巴德尔品行高洁,托尔尊贵显赫,而洛基永远是洛基。”

    奥丁叹了口气,一瞬间他显得苍老了不少:“不,所以我说你还是不懂。”

    洛基笑了,他摊开自己的手:“那么就当我不懂好了,可你能做什么呢?杀了我?那我真要谢谢你了。”

    神王摇了下头,雪白的胡须从金色胸甲前擦过,他站起身来,不再理会洛基了。

    因为丧钟正在走来。

    “神王陛下,和儿子的交流愉快吗?”他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仿佛是继承了古一的。

    “至尊法师,一如既往,洛基还是洛基。”奥丁平静地回答,语气里根本听不出是什么意思。

    “也许你该带他出去野餐,或者去参加些亲子活动。”苏明不太明白奥丁在暗指什么,但是他很贴心地给出了建议:“我们的时间还有一些。”

    奥丁客气地露出一个笑容,但是转瞬即逝:“你比古一更有幽默感,但那恰好不是阿斯嘉德需要的。”

    “是啊,你们已经幽默感过剩了......”苏明看了一眼洛基,有了他和托尔,阿斯嘉德确实不需要更多的戏码了:“那我现在就动手了?”

    “请把我的儿子送走,把洛基带回来。”奥丁振作精神,脸上的疲惫之色尽数褪去,他做出了决定。

    “那你能回避一下吗?麻醉过程有些......”苏明伸出两指比出一个小小的缝隙,同时用脚把地面上的韦德尸体踢到一旁的人群身后藏起来。

    “不必。”奥丁手中的永恒之枪一挥,枪柄直接敲在洛基的后脑勺上,洛基‘嗝’地一声就昏倒过去:“在很久以前,阿斯嘉德的医生们就这样给病人拔牙。”

    苏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阿斯嘉德人的酒量普遍很好,果然还是物理麻醉最可靠。

    “那你们想买牙膏吗?可以用黄金和宝石结算。”苏明没有多说什么,蹲到一旁的洛基身边开始发动时间宝石的能力。

    他知道洛基取代自己往往都是同一个步骤,就是让过去或者未来的自己吃掉谎言,谎言是一只黑鸦,也是洛基的意志体现。

    现在苏明其实就是在逆转时间,将乌鸦重新复活过来。

    奥丁抱着自己的长枪,表情不置可否:“你成为至尊法师后的第一个交易,就是卖米德加德的货物?”

    “合作总要从小事开始,怎么样?要买吗?帮你远离口腔问题困扰,产品代言人是美国队长,他的人品就像黄昏终将到来一样可靠。”

    苏明若有所指地说。

    奥丁伸出拳头来和他对撞,以阿斯嘉德的方式表示成交。

    “当然,这可能就是古一说过的,四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