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丧钟 第179章 厄斯金博士
作者:混沌文工团的小说      更新:2019-04-04
    不得不说,因为展览会的缘故,这里的征兵处也比以往史蒂夫去过的更加有娱乐性一些,不光走廊上摆放着先进的显示屏在播放宣传片,还有很多用来娱乐合影的东西。

    比如那种大幅的照片,但是主角脑袋位置是一个洞,让你能把自己的脸替换在上面,拍照留念之类的。

    可史蒂夫太矮了,他看到别人一个个都站在照片前玩得不亦乐乎,他自己也上去试了试,可惜那只能露出他的脑袋尖。

    史蒂夫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只能收拾好心情,继续往里面正式招兵体检的地方走去。

    “无数人为此牺牲了性命,我无权比别人做得更少,我只是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他目光坚定,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地自言自语,他心中打倒的念头只会更加强烈,而不会熄灭。

    威尔逊先生说只要做他自己,坚守本心,那么就一定可以。

    他穿过走廊上的人群,弱不经风的身体像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但他从容无比。

    殊不知,一个秃顶戴着眼镜的老头在不远处听到了他的话,因此偷偷注视着他,用咸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仿佛对他很满意的样子......

    几分钟后,他坐在了诊室里,脱掉了鞋子和外套,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军医给他体检。

    这时一个护士走进了隔间,在医生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医生点点头,放下手中的东西向外走去:“在这里等着。”

    “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史蒂夫不解地问。

    “等着就好。”

    医生面无表情地走出诊室,厚实的帘子再次隔绝了史蒂夫和外界的联系。

    史蒂夫开始有些慌了,他注意到身后的墙壁上也贴着标语——伪造征兵信息是违法的。

    是不是被发现了?

    他想起了巴基告诫他的话,让他停止去用假身份参军,说是监狱里有些又高又壮的纹身壮汉就喜欢他这种白嫩瘦小的类型,他们会把他当做是自己的碧池,然后这样......那样.......

    打了个寒颤,他仿佛都预见了自己被一群壮汉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像洋娃娃那样摆弄。

    他立刻从检查床上起身,去找自己的鞋子穿上,不行的话,就先溜吧,总之不能进去,不能当别人的碧池......

    然而就在他收拾东西准备跑路的时候,隔断诊室的门帘掀开,走进来一个强壮高大的士兵,他戴着白色头盔,胳膊上黑色的袖标写着mp两个字母。

    这是宪兵,也就是军队中的警察,专门负责处理军中的违法行为,进来之后,他就面无表情地盯着史蒂夫。

    史蒂夫顿时缩成一团,他感觉自己完了。

    别了,巴基,别了,威尔逊先生,别了,自己纯洁的人生......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帘子再次掀开,走进来一个戴眼镜的老头,他穿着棕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有些褪色的红毛衣。

    “谢谢。”

    他笑着向宪兵说话,然后给史蒂夫造成心理阴影的宪兵一句话也不说就出去了,让他不由松了口气。

    但是这个老人的目光非常奇怪,他看着自己好像是在看什么宝物。

    他双手背在身后,笑眯眯地看着史蒂夫。

    “那么.....”他从身后拿出了史蒂夫的征兵档案,随意地翻看了一番:“你想去国外杀点nazi来着?”

    史蒂夫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宪兵离开是件好事,但这老头有些古怪。

    “抱歉,我不太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头合上了档案的文件夹,走向史蒂夫的面前,伸出了手。

    “我是亚伯拉罕·厄斯金博士,来自战略科学军团。”

    “史蒂文·罗杰斯”史蒂夫和他礼貌地握手,同时心中猜测着对方的来意,但至少可以肯定不是来把自己送到监狱的。

    厄斯金博士点点头,向旁边走了几步,在小桌上打开史蒂夫的档案,像是闲聊一样地问。

    “你来自哪里?”像是担心他不明白,博士托托眼镜又补充道:“我住皇后区,73th和乌托邦大街的交口那里,在那之前,我住德国,你介意吗?”

    “不,完全不。”

    “那么你住哪里,罗杰斯先生?钮海文?帕拉莫斯?在五个城市进行五次不同的体检.....”

    “这份资料不一定正确。”史蒂夫立刻挣扎地说道,他的求生无比强烈。

    厄斯金博士随手合上了档案,他知道这份资料是正确的,战略科学军团的情报向来准确。

    档案上面那一长串的病名也是真的,这个病人算上今天真的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了,冒着被捕入狱的风险。

    “不,我不在乎什么检测报告,我只是有些在意次数,五次,你尝试了五次,为什么?”

    “.......”

    史蒂夫无言以对,人家把以前的假档案都拿来了,这证据确凿无法抵赖。

    厄斯金博士再次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这个年轻人的眼中并没有仇恨,但是什么驱使着他想要上战场呢?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想杀nazi吗?”

    史蒂夫皱皱眉头:“这是个测试吗?”

    “.......是的。”博士点头,同时观察着史蒂夫的面孔,微黄的灯光下,他还是那面色惨白的样子。

    史蒂夫沉吟了一下,按理来说,他应该回答——是,我想杀死敌人。

    太平洋上的哈尔西将军也说过:‘杀死小日本,杀死小日本,杀死更多小日本!’,‘以后让日语只能在地狱里听到。’等等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是军队中最喜欢的,军人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杀死自己的敌人。

    但是这些激昂的话语并不是他自己的答案,他的内心不是这样想的。

    他要的是停止战争对人们带来的伤痛,终结战争,也许他会杀人,但那是为了更好的将来。

    所以他摇摇头,组织了一下语言,直视着博士的眼睛,向他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不喜欢杀人,也不喜欢子弹,更不在乎它从哪里射来。”

    厄斯金博士抿抿嘴唇,眉心向上抬起,做出了一个轻松的表情,但史蒂夫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