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丧钟 第160章 安排
作者:混沌文工团的小说      更新:2019-04-04
    进入他的房间,这里非常朴素,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几张沙发,墙壁挂着一些装饰性的武器外,并没有太多的摆设。三寸人间 yanqingshu

    苏明示意琴酒坐下,他有事情要安排。

    他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先给自己倒酒,这几年下来,他已经喝不惯肥宅快乐水了,而是把各种烈酒当做新的饮料。

    “知道我今天叫你过来干什么吗?”

    琴酒还是老样子,戴着他那老式的眼镜,这几年也没有发胖,依旧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

    “请老板吩咐,我想应该不会是老板您打算灌唱片吧?”

    “呵呵,记下来,买一家唱片公司是其一件。”

    苏明想了想,这个年代唱片销路很一般,倒是买下一家,以后转成传媒公司总会用得。

    琴酒虽然顶着酒厂二把手的头衔,但酒厂算不真的黑帮,所以实际他只是苏明的秘书,他从西装里面掏出一个小本子,把苏明的交待记录下来。

    “大萧条爆发了,这次萧条会持续十年,我大概是现在纽约最有钱的人,正是发展的好机会。我给你一个月时间,收购一家大型钢铁厂,一家大型化工企业,有油田开采权那种。几家军火公司,一家飞机制造企业,一家大型造船厂,至少得有四个大型干船坞,还有纽约州的牧场和农场,能收购多少要多少。”

    苏明缓缓地说着,房间的老式台灯散发着微弱的光,看琴酒把这些事情用独特的速记符号写在本子,细细品味着杯里的酒。

    “老板,现在社会经济整体都很低迷,有很多企业都是负债的,虽然接手很容易,但债务我们也会背,保守估计花费可能会在两亿美元以,而且现在产品很难卖掉。”

    琴酒把所有项目看过一遍,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算出了一个价格。

    “美国金融海啸会影响全世界,但没有货币的地方并不在其,黄金,石油,什么时候都是有价值的。”

    “没有货币的地方......”

    “你知道非洲的特产是什么吗?”苏明摩挲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到椅子旁坐下,淡淡地问他。

    此时的非洲大多是英法殖民地,但殖民者并不管土著们怎么生活,那边很多地方是部落制或者奴隶制的。

    那里以物易物,根本不受金融波动的影响。

    他们的经济条件,更多的取决于当年的气候和降水,粮食是那里最有价值得东西。

    像是西班牙征服者当年发现玛雅时一样,他们用一块毛毯能换到一大块黄金,因为玛雅的贸易结算以羊驼和可可豆为单位,黄金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修建宫殿的石头。

    居然有白皮猪用无精美的布匹换石头,简直蠢爆了。

    于是西班牙人用各种廉价工业制品以及掠夺手段,从南美弄走了万吨的黄金,在无敌舰队被英国海军掀翻前,他们才是世界的海洋霸主。

    这一点也不夸张,很多人想象不到美洲那时有多么富裕,1702年沉没的西班牙黄金舰队,是世界现在下落不明的最大宝藏。

    根据历史记载,当时随船沉没的黄金有5000马车以,而一吨黄金的体积只不过0.05立方米罢了,一辆马车拉四吨也不过铺了薄薄一层罢了。

    那是黄金舰队最后一次航行,而在那之前他们零星运回国内的更是不计其数。

    琴酒他早已不是刚到纽约时候那么两眼一抹黑了,为了能更好地辅佐苏明,他这两年也不断地学习,充实自己。

    “非洲特产是黄金,宝石,以及种族冲突。”

    “没错,我们顺便收购一些远洋的货船,成立一家公司,把我们的产品弄到法属北非,通过那里销往整个非洲,再派几个自己人去那边,帮我打听下一个叫做瓦坎达的国家。”

    “好的老板。”

    琴酒已经明白了,苏明打算用各种产品在非洲交换硬通货,这确实是一笔不错的生意。虽然现在非洲人也知道了黄金的价值,但无非是多换一些粮食罢了。

    他点点头,站起身来扣自己的帽子,打算出去办事了,他一直都兢兢业业,把苏明的命令当做神谕一样严格执行。

    “对了,再收购几家拖拉机厂,以后用得,所有这些工厂最好都在东海岸。收购完成以后进行合并重组,午夜快递送货的时候让他们问问我们的客人,愿不愿意为我工作,这些厂子需要工人,当然工资不高,但能让他们活下来。”

    “您的意愿,老板,您真的太善良了,纽约人民会感谢你。”

    琴酒笑着拍了个马屁,之后脚步匆匆出去办事了,而苏明只是摇摇头,把杯的烈酒一饮而尽,静静地坐在椅子。

    “好人卡......”

    ...............................

    琴酒不需要自己到处奔波,像苏明说的那样,他们现在有的是钱,在大家都不断跳楼的现在,他只是花了一点小钱,请到了纽约最好的法律顾问。

    现在华尔街最好的律师,也和以前小巷子里的私家侦探一个价格,不管是任何任务,每天只要十美元加一顿午餐会为此卖命。

    只不过现在据说是纽约第一律师的老头,很坦诚地说以前在纽约他只能排到第十,只不过现在那前九名要么跳楼要么饮弹,他成了第一人了。

    他没有炒股,自然也没有亏钱,但是现在排第二的人亏了,那人为了生活每天只收八美元,他自己不降价也不行了。

    市场整体变坏是这个意思,这在以前只是王牌律师们五分钟的价钱,而现在算这样大降价也接不到什么生意。

    全国都忙着喝酒买醉呢,谁还打官司?

    琴酒心思灵活,立刻聘请老头成为了集团的首席法律顾问,不用担心吃了顿没下顿,而且他还可以介绍一些人来为酒厂工作。

    琴酒认为黑帮本来是需要律师还有医生的,现在老板又要涉足大型产业,那么维持一个律师团队也是必须的了。

    老头倒是毫不排斥,他是纽约人,也听说过‘酒厂’,一来酒厂名声很好,他们的地盘是治安最好的地方,在股灾之前甚至能说是路不拾遗,帮派成员更像是大企业的员工。

    二来黑帮的钱也是钱,他自己也有账单要付的。

    美国人和天朝人消费习惯不一样,他们不喜欢储蓄,有多少往往是花多少的,老头必须为个月买下的新车支付贷款。

    于是老头自己准备了全套的件,签约成为了酒厂的首席法律顾问,只不过雇主名字那栏填着威尔逊企业。

    苏明想了很多名字,选择困难症让他很是难受,什么保护伞、避难所科技、scp基金会、万达......

    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普通的名字,因为那些梗都没人懂,寂寞如雪......

    把扩张的事情甩手给琴酒,而琴酒又把事情委托给了老头,毕竟是新东家的第一次任务,老头很快组织起了人数庞大的律师团队,跑遍了东海岸,把所有事情都谈妥了。

    时间苏明预料得还要快得多,因为那些企业都在破产的边缘,现在几乎是见钱卖。

    反正琴酒来报账苏明只管签支票,他自己的钱存在联邦储蓄银行,虽然这次也受到些影响,前些天爆发了抢兑风波,但那是美国金库,不存在倒闭风险。

    他也见了老头一面,这时老头才知道眼前这独眼的年轻人,才是酒厂真正的boss。

    这样才对,他活了大半生,见过的人很多,然而在琴酒身只看到了聪明和勤快这样的特质,这样的人能做很好的会计和管家,但成不了黑帮老大。

    而这个年轻人不一样,只是看一眼,自己心有恐惧像是喷泉一样冒出来,仿佛是见到了怪物一样,这才是黑帮的感觉。

    不过老头现在倒是安心了,既然见到了真正的老板,那么说明自己进入了核心,成为了‘自己人’,而黑帮对于自家的律师,向来都是很好的。

    苏明也懒得强调公司不是黑帮了,他对老头的工作表示认可,很大方地给了他一千美元奖金让他去潇洒潇洒,并且还给他起了个伏特加的代号。

    尽管新老板的笑容有些怪,但钱是真的,于是他千恩万谢地离开了。

    苏明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可惜还是那样,这梗只有自己才懂,他只能叹息一声,低头在图纸画下自己接下来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