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丧钟 第1029章?教学活动
作者:混沌文工团的小说      更新:2019-08-17
    “卡德加你看,这有一只落单的地狱犬,我们从背后偷偷靠近它,它的邪能含量是小鬼的三倍,去掉头......其他部位都没什么用,只有脑子算是一种施法材料。”

    一边解说,苏明一边带着卡德加穿行在影之塔中,卡拉赞占星台是麦迪文通往扭曲虚空的途径,从那里抵达影之塔其实很简单,毕竟它是卡拉赞的倒影。

    卡德加已经加入了卡玛泰姬豪华午餐,至尊法师当然还是要教他点真本事,像他这样的学院派法师,最缺少的就是野外生存能力。

    于是苏明亲自给他示范如何打野。

    地狱犬虽然闻到了两人的气味,但是速度根本比不上丧钟,直接就被弑神者剁掉了脑袋。

    卡德加看着眼前比人还高的巨型地狱犬,明显是首领级别的,他有些无语:“......你把其他恶魔都杀掉了,它当然落单了。”

    “哦?前面有个落单的憎恶,看到它身上的缝合线了吗?麦迪文的手艺还不错,将尸块拼合在一起并且让它像傀儡一样行动,这可需要很高阶的炼金技巧,以及这些特殊处理过的魔线,以后你缺钱,可以去打憎恶抽缝合线卖钱。”

    苏明根本不在乎卡德加的吐槽,只是饶有兴致地继续前进,砍了一会后就看到了二号boss,他很少和缝合怪交手,这倒是给了苏明一些经验。

    “只有死灵系的法师会需要这种材料吧?那些人太黑暗了,他们的魔法和自身存在都让人不舒服。”卡德加摇了摇头,所谓的影之塔,更像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停尸房。

    四周的墙壁没有窗户也没有门,墙壁上燃烧着绿莹莹的火把,一个大厅连着一个大厅,里面不是血池就是尸山,还有恶魔和亡灵穿行于其间。

    卡德加不知道麦迪文居然杀了这么多人,因为他在这里的房间中看到了卡拉赞仆役的尸块,还有一些连着脊椎的头颅,就被挂在天花板的铁钩上,密密麻麻的。

    那些都是他认识的人。

    如果不是丧钟一直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卡德加觉得自己应该早就尖叫着崩溃了,即便如此,他也只能捂着鼻子,让自己别过早在浓烈的硫磺和腐臭气味中昏过去。

    只是丧钟照顾人的方式十分别扭,就像是故意遮掩着好意一样,难道这就是面冷心热的表现。

    他不得不承认,丧钟确实是个不错的老师,短短几分钟,他就学会了如何将小鬼踩成饼,手撕大蜘蛛,踢骷髅头足球等等古怪技巧。

    可这怎么看都像是战士课程啊......

    “力量不分黑白,只看使用者所践行的道路,卡德加,这方面的问题你以后可以去问提瑞斯法议会的梅里·冬风大师,他是个好人。”

    苏明一边在boss尸体上抽憎恶缝合线,任由绿水滋滋乱溅,一边向卡德加灌输自己的观念。

    “他是个亡灵,而且是恶魔学大师,整个人就像是僵尸一样,我根本不敢靠近他。”卡德加知道丧钟说的是谁,但他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认为冬风大师是好人。

    梅里冬风生前是高等精灵,死于3000年前的祖阿曼战争,因为战况激烈被同伴们复活成亡灵,他也是提瑞斯法议会的创建者之一。

    “你总觉得提瑞斯法议会里都不是好人,大法师们总是无视你,像是奴隶一样使用你。但其中的好人你却因为对方的相貌和名声自发疏远,以貌取人是最浅薄的,你觉得自己这么做对吗?”

    苏明把还在滴着粘液的缝合线递给卡德加,听了他的话,正在低头思考的学徒没有意识到接手的是什么,目光茫然地把缝合线收了起来,满手都是绿汁。

    “你来到卡拉赞,麦迪文对你是不错,但实际上那是萨格拉斯为了稳住提瑞斯法议会的手段。”

    卡德加亦步亦趋地跟上丧钟的脚步,挡在他们面前的各种怪物都被轻描淡写地一刀砍死,丧钟甚至一次魔法都没有释放过,就那么轻松。

    “......”他还在皱眉思考,在充满恶臭的地方开动脑筋,只觉得大脑疼痛。

    苏明叹了口气,把死掉巨型蝙蝠剥了皮:“你以往只看到了问题的表面,却没有想过,麦迪文为什么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学徒那么好?他究竟看上了你哪一点?你学到了卡拉赞的高级知识又付出了什么?什么都没有?那就要思考是不是有人替你付出了更大的代价而你不知道。”

    “替我付出代价的,其实是艾泽拉斯吗?”卡德加懂了,如果燃烧军团的计划成功,那么世界都要替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卡德加成长了,他终于认识到即便是无名小卒,也很可能肩负着世界的重任,而他发誓自己以后将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苏明掏出个酒瓶喝了两口,这副本有些陌生,这走了大概还不到一半:“没关系,还不算太晚,就算三大黑暗泰坦降临,我也给他们塞回扭曲虚空里去,放轻松,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谢谢你,老师,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我会尽力弥补自己的错误。”好半晌后,卡德加抬起头来,感激地朝丧钟点点头,他脸上画着的小胡子显出了非常销魂的曲线:“那么你是看中了我的未来,对吗?”

    “可以这么说,你会是个不错的守护者。”苏明点点头,这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反正卡德加已经落入手心跑不掉了,但还不等卡德加对未来自己的成就露出笑容,他又一盆冷水浇上去:“只要你不死。”

    “啊?”卡德加睁大了眼睛。

    “如果我不来,你今晚就已经死了,你相信吗?”苏明面无表情地瞄了他一眼。

    卡德加耸耸肩,看看周围那些死掉的卡拉赞仆从,他从一具尸体手中捡起一块怀表,那是管家莫罗斯的,也许自己确实差点成为了尸体中的一员。

    “我相信。”

    苏明点点头,没有再说话了,卡德加这是自己相信的,可不关他的事......

    一路上的各种怪物根本没有丧钟一合之敌,就像是带小号一样,苏明带着卡德加一路旋风斩来到最后boss面前。

    穿过了一个又一个无比血腥的大厅后,两人来到了一片露台,眼前豁然开朗,两人面对的就是茫茫的虚空,无边无垠。

    而原本是暗紫色的虚空此时已经变成了耀眼的绿色,一艘巨大的飞船就在两人头顶,上面那如同山岭一样的巨型装置正在充能。

    “呋......”苏明甩了甩手里的刀,把嘴里的烟头丢在地上踩灭:“看来麦迪文已经离开了,我们稍微晚了点,这艘邪能战舰正在折跃更多的恶魔到艾泽拉斯。”

    “我能做点什么?”卡德加表情严肃地看着丧钟,他知道这就是关键了。

    “你太弱了,什么也做不了,刚才我给你教了如何徒手扣出恶魔守卫的眼珠,接下来的课程你要好好看,好好学。”

    只见那黑黄相间的面具瞬间升起,遮住了丧钟的面容,他对手里的鸡腿杖说了句听不懂的话,法杖立刻开始融化变形,像是藤蔓和树木一样快速生长,越来越长,直到达到十五米左右的长度。

    白金色的光芒将周围照得通明,魔浮斗篷像是翅膀一样轻轻一扇,苏明直接冲向数千米的高空。

    双手握住斩舰刀,从邪能战舰的舰艏部进刀,就像是切鱼一样将战舰一分两半,人从舰尾处冲出,返回卡德加身边,时间还没有过去一秒。

    他手里还举着一个古怪的东西,像是金属以及绿色水晶构成的巨型仪器,但他没有解释,而是直接收进包里。

    随后他转身收刀,向来时的路走去,天空中的战舰渐渐沿着裂缝膨胀开来,构成舰体的黑色金属开始在热量和压力下扭曲变形,越来越膨胀,伴随着一连串的巨响,绿色的火光照亮了半片天空。

    一个巨大的眼魔还在船头上飘着,也许是首领什么的,大概是还等人跟它去对打吧,却没有想到连战舰都被人用刀切了。

    它骂着恶魔语的脏话,被爆炸吞噬。

    卡德加的嘴张得像鸡蛋一样大,呆呆地看着天空中的火光,直到爆炸和重力把恶魔的血肉灰烬送到他嘴里,他才吐着吐沫回过神来。

    丧钟刚才使用了什么魔法,他根本没看出来,也许飞行是一种高级魔法,武器变形也是一种?

    但是以一人之力摧毁一艘看起来比卡拉赞还大的战舰,只用一刀?还奇快无比?

    这难道就是魔法的真谛?好强......

    他转身追上了丧钟,有些担心的问道:“老师,这个我恐怕学不会。”

    “嗯?你学不会什么?”苏明放慢了一些脚步,低下头看着卡德加。

    “就是,单人用刀切开战舰什么的,你知道,飞行魔法一般都是用魔法阵来达成的,我这样的天赋......”卡德加面露难色,说实在的,他知道自己的天赋很一般,年轻一辈的法师中,几乎要排倒数。

    苏明一脸莫名其妙,褪去面罩重新点上一根烟:“谁让你学这个了,连走路都不稳你还想上天飞啊?”

    “那你让我‘好好看,好好学’的是什么?”卡德加也是一脸懵逼,他都忘记要拍打身上的碎屑了。

    “你是我带过的学生里最差的一届。”苏明叹了口气,用恨铁不成钢语气说道:“我叫你学的,是成为顶级法师非常重要的一点,你听好了,那就是——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