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丧钟 第979章 真正的复仇者
作者:混沌文工团的小说      更新:2019-07-22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

    走在布达佩斯阴暗的巷中,那个孤独的男人是这么想的。

    自此他的妻子和女儿葬身火海之后,每到冬天,这个需要砍柴烧火的季节,他都会下意识地拒绝火焰,并且像是幽灵一样游荡在午夜街头上。

    雪花和寒风,都不如他内心中的冰冷,而他的仇恨也和常人不同。

    如果常人的仇恨就是火山或者烈焰,在喷涌而出的时候会焚烧一切。

    那他的仇恨,就是屹立在心中的冰山,亘古不变,坚硬无比。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但他依旧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切,他成为了一个复仇者,四处寻找着自己的仇人。

    害死妻女的村民们都已经被他杀了,但是昔日里杀害他父母的元凶还逍遥法外。克劳斯·施密特,那个操纵死亡集中营的nazi刽子手,现在依然行踪成谜。

    也许那是个假名,但这已经是男人手中唯一的线索了。

    他这么些年来,一直在欧洲范围寻找那个人,通过超能力搞钱,维持生活。

    但大多数的钱财都被捐给了更需要的同胞们,他自己过得很朴素,只有一身老旧的衣服,一顶破连帽斗篷,还有个的包裹。

    接受帮助的,也不是他的德国同胞们,而是变种人同胞。

    世界果然是不公平的,这一路走来,他发现很多变种人都和自己一样经历了悲惨的命运,这引发了他的思考。

    难道变种人真的就是怪物?真的低人一等?

    不,变种人有着各种强大的能力,他们应该高人一等才对,这些迫害和虐待,只是弱者对于强者的扭曲恐惧。

    他找到了自己的路,如何避免悲剧重演在世界上的路,那是他这个先行者的使命,他要把强者们团结起来,呼唤他们醒来,为变种人在世界上获取一席之地。

    他过,马格努斯已经死了,从那天开始,活着的只有万磁王。

    他有很强的能力,过去的经历也使他对于同胞们的痛苦感同身受,他愿意替他们也报仇,不需要任何酬劳。

    而他的活动范围目前只限于欧洲,大多数变种人遭受的迫害都来自于二战时期的各种实验,所以不知不觉中,万磁王就变成了著名的nazi猎手,每到一座城市,就要掘地三尺把战后躲藏的nazi挖出来弄死。

    当然,这也让他变成了通缉犯,只不过当年饱受nazi折磨的欧洲人民也不愿意抓这么一个猎人,所谓的通缉,只不过是走走形式。

    通缉令上别没有名字和代号了,就连照片都是一个黑坨坨,这能抓到人才有鬼了呢。

    但即便如此,仇恨依旧驱使着万磁王像幽灵一般四处游荡,不止是他自己的仇恨,他还背负了太多同胞的痛苦。

    他不能停下来,如果不把这些加害者全部折磨致死,那么无辜死去的同胞们就无法安息。

    现在又是一年的深冬,而他也跟随着一条线索来到了匈牙利的首都,迈步走在街头的积雪之上,他饱经风霜的脸孔上甚至带有了一些笑意。

    这是他距离克劳斯踪迹最近的一次,因为他通过同胞们的帮助,得知了昔日里曾经在集中营中,对自己做实验的一个研究员正藏在这座城市里。

    当时所谓的克劳斯施密特博士,是主持各种实验的主要科学家,而在德国战败之后,他的亲信手下会不会知道他的去向呢?

    所以万磁王心中有了些期待,仇恨扎得他心脏刺痛,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

    深夜的街头上没有什么人,而他也很快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他停下脚步,仰起头来看着眼前漂亮的建筑,这是一家由古典剧院改成的电影院。

    在罗马式的建筑外墙上,破坏性地嵌入了霓虹灯和广告牌,这实在是破坏美感。

    而且此时正在上映的电影,正是来自好莱坞的所谓大片,爱得死去活来的那种肥皂剧,还是斯塔克影业拍出来的垃圾。

    海报上的霍华德一脸猥琐笑容,搂着女主角眺望远方,这又是他亲身上阵想玩假戏真做的那套。

    霍华德斯塔克,目前美国最著名的科学家,也是最堕落的蜜蜂,万磁王即使身处欧洲,也总是能看到和他相关的东西。

    比如新式枪械,比如新式炸弹,比如各种能迫害变种人的东西......

    与之相比,在斯塔克海报旁边,那威尔逊影业的新片《来治猩猩的你》倒是让万磁王感官更好一些,看名字好像是宣传保护动物的?

    万磁王知道,在前两年最困难的时期,他的同胞中有很多还是依靠遍布欧洲各地的威尔逊超市活了下来,这家企业的老板非常低调,但万磁王对他很有好感。

    尽管知道做成廉价食品的东西可能事先就不太新鲜了,超市再减价搞活动,更是代表着临近了食品保质期,但原本只能买到饼子的钱买到了更顶饱的压缩饼干,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又看了一眼黑黄相间的w标志,万磁王面无表情地推开了电影院的门,走了进去。

    “欢迎,一位吗?”

    在售票室里是一位枯瘦的男子,他看起来并不苍老,远不到只能在电影院买票为生的年龄,但他就是做了这样的工作。

    万磁王看了看钢铁的围栏,那窗口把售票间和大厅隔开,就像是监狱一样。在售票间的后面,还有一间屋子,里面有人影在活动,大概是男子的亲属和他一起住在这里。

    毕竟电影院晚上要营业到很晚,同时还要有人守门,带家属也比较方便。

    “不错的电影院,你的吗?”

    万磁王用熟练的德语询问道,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币,推进了窗口里。

    听到德语,原本低着头裁电影票的男子怔了一下,随后用剪子剪下票据,从玻璃板上推了出来,收走了钱。

    “唔,我听不懂,这是您的票。”

    他用匈牙利语回答,脸上赔着笑,眼镜都要从鼻梁上掉下了。

    “不,我知道你不光会德语,你还会其他七种语言,你当初教给了我。”万磁王拿起电影票,深吸了一口大厅中微凉的空气,面无表情地塞回兜里:“如果不是你教我俄语,也许我不会遭遇那一切,这大概就是命运的选择。”

    “你......你是?”

    买票人尽力地辨识着眼前的年轻人,但是,他已经认不出了。

    这个不速之客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他的眼中,上帝啊,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只有冰冷的冬夜。

    “我是马克思·艾森哈特,也许这个名字你已经不记得了,但我给自己起了个新的,你可以叫我万磁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美漫丧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