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丧钟 第894章 蝙蝠枭的不死之身
作者:混沌文工团的小说      更新:2019-06-13
    蝙蝠枭的过去,和残酷骑士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同样是痛失父母,之后外出锻炼,只不过一个去参加了军队,另一个不知道怎么混到魔法界去了。

    这也造成了在不同世界中他们的未来不同。

    从军队退役的残酷骑士回到哥谭,搭上了猫头鹰法庭,成为了零号利爪以及法庭的一员。

    而蝙蝠枭起点更高,返回哥谭后也加入了猫头鹰,却凭借施法者的身份直接成为了鸱鹄祭司,成为了猫头鹰议会的一员,这个地位在他们组织内可是非常高的。

    毕竟从地球负11已经看出来,猫头鹰从部落时代开始,也就攒下了二三十个鸱鹄,这就是他们全部的巫士家底。

    那个世界的布鲁斯很可能已经完全地掌握了这支势力,这也是让他能够和狂笑谈条件的依仗。

    和残酷骑士那种利爪炮灰比起来,蝙蝠枭的待遇明显要好不少,至少他还有机会潜入到了韦恩大厦内部的夹层中。

    韦恩大厦是蝙蝠侠的假身份掩护,在这里没有任何能够把他和蝙蝠侠联系到一起的东西,就连地下室里造到一半的蝙蝠车都没有刷黑漆。

    虽然车子看起来很拉风,而且又是防弹装甲,又是一氧化二氮加速器,但负责此项目的福克斯博士表示这是军方订单,是新一代的装甲运兵车。

    只能坐一个人又怎么了?韦恩集团的装甲车就是一个人一辆,不爽不要买。

    卢修斯·福克斯,不光是韦恩集团的首席科学家,还是集团现任的ceo,蝠翼的父亲。而集团中除了他,再也没有人知道蝙蝠侠的真实身份了。

    蝙蝠侠并没有在韦恩大厦建立监控,也许是顾及福克斯博士和蝠翼的想法,也可能是不想让韦恩集团和蝙蝠侠扯上关系,所以不管他是怎么想的,这里是哥谭极少数没有蝙蝠摄像头的地方。

    普通的安保摄像头当然还是有的,只不过没有直接连接兄弟眼,而是连接集团保安室,在需要查看监控录像的时候,蝙蝠侠甚至需要自己到大厦保安室去调录像。

    除了知道蝙蝠侠和布鲁斯是同一个人的一众大佬之外,还有许多人进展没有深,只是出于怀疑状态,每天都有无数人盯着韦恩大厦,监听里面传出的各种信号,就为了证明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

    在这种情况下,蝙蝠侠干脆敞开了让他们查,反正韦恩大厦什么蝙蝠都没有,就是个巨型掩护。

    从传送门出来之前,苏明想了很多战术,如何应对蝙蝠枭的反转魔咒,或者是战栗守护咒,它们是反伤咒中最著名的两个,也是最克制物理手段的两个。

    反转魔咒是延时触发的,每天能够施法的时间只有清晨形成露水的那短短几分钟,需要准备的材料之多也只有运气极好的人能够入手。

    施法后,这一天内受术者受到的伤害都会被积攒起来,在黄昏日落的瞬间,反弹到最后一个伤害受术者的人身上。

    这可是真正成吨的伤害,渣康曾经用这个魔法坑人,早上给自己套上buff,然后他出门去找车撞,然后又是跳楼又是*,折腾了一整天。

    在快要黄昏的时候,他召唤了一个恶魔和对方做生意,换得了好处后,对方要取他的灵魂,满足了伤害渣康这一条件。

    天恰好黑了下来,一天下来积攒的各种伤害直接就把魔鬼炸回了地狱,而且鉴于是魔鬼没有拿走渣康的灵魂,还算是它毁约。

    而战栗守护咒也是施法很困难的魔法,施法材料康斯坦丁一辈子也就集齐过一次。

    和反转魔咒不同,战栗守护咒是即使作用的,持续时间较短,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所有伤害受术者的人都会受到十倍的伤害反弹,其中九份是反弹来的,一份是受术者原本应该受到的伤害。

    也就是说在法术持续时间内,受术者基本是无敌的。

    鉴于现在要对付的家伙是蝙蝠侠,康斯坦丁搞不到的施法材料不代表蝙蝠搞不到,所以一开始苏明就向众人分配了任务。

    除了绿箭要打断敌人施法,可能要承受一些风险外,其他人都只会牵制敌人,致命一击还是让苏明和麦肯姬来做完成。

    苏明有自愈和共生体,一般的伤害肯定是杀不了他的。而痛苦女王则是喜欢受苦,在主位面无所顾忌又死不掉。

    所以从传送门一出来,苏明就朝着夹层内的人影先来了一发十灯戒能量炮。

    收束了一些威力,但绝对命中黑暗生物能造成巨大伤害。

    然而对方很顺利就被放倒了,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那个穿着黑西装的人就在光柱中被汽化掉了。

    周围的建筑完好无损,而敌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结果看起来很完美。

    但苏明觉得不对劲。

    虽然突袭必然是有效的,但在残酷骑士和哥谭噩梦都被弄死的现在,蝙蝠枭会没有准备?

    他可不疯,而且绝对是聪明人,这么简单地挂掉可辜负了巫士的身份。

    “全体警戒!”

    苏明举着榔头打出战术手势,示意大家结成圆阵,保证没有视线死角。

    “啪啪啪......”

    只见不远处的半空中打开一道传送门,穿着黑西装的布鲁斯面带笑容地走了出来,他闲庭信步一样地落地,一边鼓掌一边打招呼。

    “精彩的一击,能量指数我都读不出来......你们好,我的朋友们,很高兴又见到大家。”

    他看起来岁数更大一些,只不过鸱鹄化并没有让他变成鸟类木乃伊那种怪物,反而让他比主世界的布鲁斯具有了更多的上位者气息。

    苏明皱了下眉头,刚才的光炮肯定是命中了的,十枚灯戒都回馈了已经摧毁目标的信息。

    但现在对方好端端地又出现了,根本不像是有事的样子,而且一看就知道他做好了准备,有恃无恐。

    有准备的蝙蝠侠,绝对是最难对付的敌人。

    不过造成这种现象的原理还不明,苏明选择第二次出手试探。

    他朝绿箭打了个眼色,奥利弗立刻就是一次闪现,在对方背后射出了淬毒的n金属箭矢。

    而苏明在同一时间,身上爆发出大量黑色的触手,端着各种武器就朝着目标一轮扫射。

    他本身也借助魔浮斗篷的速度冲上前去,锤子当头罩下一顿猛敲,把蝙蝠枭的脑袋敲成了烂西瓜。

    绿箭收起折叠弓,看着背后像被表演了插花一样的蝙蝠枭,走到了苏明的身边:“死了么?”

    看着无头的尸体倒在地上,不时还抽搐两下,苏明的脸色没有好转:“不对劲,他不该这么容易死掉。”

    “可是残酷骑士死得也挺容易的。”绿箭摊摊手,他自信在自己的偷袭和毒药作用下,这个蝙蝠枭死定了。

    “那是因为残酷骑士没有算到佐罗的出现,而且被我们埋伏了,他也没有超出自然规律的手段。”苏明环顾着四周,这里看起来就像是猫头鹰法庭一贯的安全屋,有各种武器,还有备用的利爪制服:“蝙蝠枭不一样,他有了准备,而且还是个巫士蝙蝠侠。”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从房屋角落处又出现了一个传送门,蝙蝠枭还是笑眯眯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奥利弗老伙计,你下手真狠啊,不过这个年轻的丧钟说的对,我可没那么容易死掉。”

    苏明收起了手里的锤子,现在问题复杂化,不过还是得先弄明白对方不死的秘密。

    是恶魔契约?或者是其他什么能力?

    “你看起来不太紧张。”

    苏明抱着胳膊问道,正联几人也自觉走到了他的身后。

    蝙蝠枭耸耸肩:“为什么要紧张呢?你们又杀不掉我。而且我对诸位很有感情,和其他那些布鲁斯不一样。”

    “哦?说来听听。”苏明的手背到了身后,暗暗打出几个手势,示意大家稍安勿躁,他先套些情报。

    蝙蝠枭耸耸肩,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果然我还是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我以为你们还会试着杀我几次的。”

    苏明看了看一旁地面上的尸体,那尸体还在,而且眼前还有一个蝙蝠枭活着。

    “巫士间的战斗,能立于不败之地就够了,你倒是惜命的很。”

    蝙蝠枭笑着点点头,十分自豪:“谢谢,我就是一个死不掉的蝙蝠侠,多元宇宙中最克制你们的存在,不过我没有什么恶意,相反,我只是借狂笑之蝠的力量走个近路,对于他,我可是很讨厌的。”

    “哦?那么你们世界的小丑怎么样了?还是说你们的世界已经毁掉了?”苏明也拉过来一张椅子,和蝙蝠枭远远地隔着空地坐下。

    两人之间漂浮着灰尘,从小窗户射进来的晨光让细微的颗粒在空中漂浮,刚才几人的动作让它们快速流动,如今已经渐渐沉淀下来。

    不远处利爪的圆形护目镜,分别映照出两人的形象,黄黑相间的丧钟,还有全身漆黑的......布鲁斯。

    “有我在,我的世界可没有那么容易毁灭。”对方和普通蝙蝠侠的作风大为不同,不光什么时候都露出和煦的微笑,而且还有着哥谭贵族那种属于旧时代的矜持风度。

    “说说?”

    “和很多疯狂的鸱鹄不一样,当巴巴托斯想要占据黑暗多元宇宙的时候,他们有人反对我的决定,认为应该把我们的世界献祭给黑暗之神,交换无上的力量。”布鲁斯点点头:“可我知道那只是个谎言,巴巴托斯是个回收世界的神,它的本性中就没有赋予和创造的概念,唯有毁灭。”

    “所以?”

    “啊,所以我清洗了所有的反对者,让猫头鹰议会中只剩下我的声音。我给伟大的黑暗之神指了其他几个世界,藏起了我的,让它逃过一劫......你也知道,我只是个普通人,这就是没办法的办法。”

    蝙蝠枭有些为难地叹了口气,露出无奈的表情,但很快就诚恳地继续看着苏明:

    “总有人会被牺牲,但那个人不会是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