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150章 昨夜情况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秋月白也是个胆子大的,也直接走了进去。却见那小厮在祁延度的房间之中也不知道在搜刮什么。一副看似在打扫的样子,实则手假装无意地翻找着。

    这样的行为实在让人觉得可疑。

    生怕外面的人会直接进来,他并没有等到那个小厮找东西就从医馆出来了。才刚出来就有接替的人过来。他打了一个哈欠,这觉得有些累了,挥一挥手让那捕快代替自己则是回衙门补觉去。

    这才刚刚走入衙门,却听得门口的小厮说道:“总管,大人吩咐了,您回来了马上去书房找他。”

    他翻了一个白眼,“这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大晚上的我容易吗?一回来就让我去报告。”

    尽管口中埋怨着,可脚步还是不听使唤地往书房而去。

    才刚刚一进入书房,就看见顾景悉一脸容光焕发,一身整齐服装,保持着他那清冷的高贵公子哥儿形象就坐在桌子之后翻阅着一些案卷。

    秋月白大喇喇地直接往太师椅上坐,微微闭着眼睛,用手敲了敲椅子的扶手,然后做出一个讨要杯子的姿势。

    翻阅案卷的人这才将目光转向他,瞧着他那个模样便乖乖地上前来倒了一杯水给他。

    “嗯,有县太爷伺候着,一晚上倒也是值得了。”说着,他接过了那一杯水,一口喝下。

    顾景悉在他的面前坐下,问道:“可有收获?”

    这会儿他睁开眼睛,露出狡黠的笑容,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收获可多了,而且非常有趣。”

    “说说看。”

    于是,他将昨夜发现的医馆密室都全部说出来,“那里应该就是祁延度和娄亮人通风报信的地方,只不过我一直都找不到他是如何将消息传达出来的。还有桌子上的那些纸,应该就是记录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或许也有他们暗杀的人名单。”

    对于这个猜测,顾景悉也觉得非常有可能,“你的话不无道理。”

    “而且今日晨起,我还发现了另外一间有趣的事情……”他有将酒鬼和小厮的事情告知。

    “看来不知道我们,还有人也在调查这个医馆。”

    “你说,会不会是云詹诚他们那一伙人也在调查?”秋月白又提出了一个假设,“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算得上是我们的盟友,或许可以找出来互相给点线索,事半功倍。”

    “这说不准。”对于这个猜测,他并不赞同,“要知道这朝廷之中分了那么多的门派,而我们处于正中的位置,乃是圣上的亲信。这派过来调查的人是太子的还是齐王的根本就说不准,不能轻易出手。”

    “这倒也是。”对于他的这个保守估计,秋月白还是非常赞同,“看来目前我们还是只调查我们的信息,其他的就交给其他人吧。”

    两个人都如此想着。

    “不过,还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还没告诉你呢。”

    看着他嘴角又露出那般吊儿郎当的笑容,顾景悉就觉得这接下来的所谓有趣事情一定一点都不有趣。

    果然,听得他说道:“若是你很想要知道那医馆密室的纸上写了什么,你只管去问云琳。”

    “云琳?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依然是一点嘿嘿笑着的样子,说道:“昨夜她也偷偷潜入医馆了。”

    “你说什么!”这一回,顾景悉整个人非常震惊,眉头紧蹙,怒火直冲而上,怒目圆瞪。

    秋月白一副无奈的样子,“这又不是我让她去的,是我在医馆之中查探了一半了她才进去的。而且她还偷偷将祁延度桌子上的那些字临摹了下来,不过都是娄亮的文字,想必她也看不懂,必须要去找人来翻译。”

    他的话才刚刚落地,却见那个愤怒的人已经一甩衣袖往外面走去了。他想着,看来又有一场大戏要上演,只不过这两个人难道就不能坦诚相待吗?总是这么别扭有意思吗?

    且说顾景悉,已经憋着一肚子的火,以及满身心的担忧往云琳房间而去。人都还没有走到,却已经在半路上遇见了。

    那人并没有意识到他的愤怒,反而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凑近,“我有个东西想让你帮个忙。”

    眼见着她这一番笑容满脸的模样,原本怒火冲天的人儿这会儿竟然发不出一丝火,可是又想着她昨夜做的那些事情,担心还是没有减少。

    “你昨夜干什么去了?”

    云琳懵懵地盯着他,这忽然之间的问话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已经听得对方噼里啪啦地教训起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任何事情由着我去调查就可以了。你想要知道什么我一定都会告诉你,只要你来问我就可以。为何你还要以身涉险?你知不知道昨夜若不是秋月白在,若不是医馆没有设计什么其他的机关,你可能这条小命都没了。”

    她愣了一下,并没有想到这么一大早的竟然被人教训了一顿。

    “你……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她也大声起来,只不过面对着对方的怒火她却有些没有底气。

    “哼!”顾景悉将脸转向另外一边去,一副越发生气的模样,“我思来想去为何你总是单独行动一声招呼都不打,哪怕是得到了什么线索也不敢告诉我。无非就是对我一点都不信任而已。”

    “那你有什么值得我信任的地方吗?”她反唇相讥。

    而对方此刻脸上却露出了自嘲,“信任?我喜欢你算不算得上是信任?你拒绝了我我却还是笑脸相迎,每每一遇见你的事情总是在乎得发疯,这算不算得上是在意是信任?”

    她没想到这人忽然之间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就连眼睛也是死死地盯着他。

    却有听得顾景悉语气更加嘲讽,“我曾经告诉过你,只要是你想要知道的,不管是什么,我绝对一五一十地告诉你,对你不会有任何的隐瞒。可是你来问过吗?你从来都没有问过我,却归罪我一点都不值得信任。”

    云琳从这些话之中回想,确实就是如此。每每一碰见什么事情,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人绝对不会告诉自己,自己要单独调查。可实际上他曾经说过无数次来问他便告知的话,只不过她一直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