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149章 秘密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你一直敲打万一发出声音被外面的发现了怎么办?”云琳制止了他的行为。

    他反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什么问题?这大半夜的外面哪里有人?”

    “可……”就在她话都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忽然墙壁上挂着一九六副山水画的地方动力。

    云琳吓了一大跳,差点就要尖叫,幸亏一瞬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两个人看见那一扇类似门的东西就这么打开了而里面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二人对视一眼。从桌子上拿起了烛台点亮蜡烛直接往里面走。

    他们走过了一条常常的通道,并且一直都往前面不停地走着。

    他们二人都感觉到了一个密闭的空间,于是秋月白将烛台放到一边,发现这乃是一个小小的房间。

    而这个房间的四周竟然都画着一些图腾,他上前打量了一番,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那些都是什么画?”

    “不是画,是图腾,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图腾。”这一点他还是可以肯定的。

    “那是哪一个国家。”

    “娄亮。”不错,这又是涉及到这个从墓穴打通通道的国家。

    云琳对于这个名字略微地蹙眉,“也就是说这个药店实际上是娄亮的人开的,那就是奸细咯。”

    “你倒是聪明,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所在。”此刻的秋月白还是没有忘记要调侃调侃下身边的人。

    两个人又开始搜索那些桌子上的东西,很多都是用娄亮的文字写的,他们根本就看不懂。

    “没想到这祁延度竟然如此细心,所有的东西都是娄亮文字,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云琳翻看了那些东西,尽管可以断定这些里面都是秘密,可是对于他们二人来说却一点用处都没有,毕竟他们完全看不懂。

    “没错,这里面可能记录着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

    “那我们不如就偷偷拿走一些?”她建议。

    可秋月白却摇头,“这可不行,若是那人发现了,知道有人潜入的话只怕这地方还会被更加隐蔽起来,又或者换地方,还是让他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更加安全。”

    “可难道你不担心,这一些文字上面记载的是要杀死的下一个人吗?”她略微蹙眉。

    毕竟那些人和自己的父亲一样身后都有着标记,她可以肯定那些人和父亲一定有着莫大的关系,实在有些担心还会有同样的人受到伤害。而且她也很想知道父亲的秘密,最为直接的就是去问那些人了。

    “还是不行。”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内心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建议将东西带出去。

    “临摹总可以吧。”云琳还是坚持要知道那些白纸黑字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已经开始研磨打算要临摹了。

    “我们还再来。”

    “不行。”她还是坚持着,于是随便临摹了两页纸。而在她临摹的时候,秋月白继续查探这里的东西,他一直都在疑惑,若是祁延度真的是奸细的话,那他又该如何将消息传递出去呢?这实在是一个问题。

    于是,他一直都在翻找着,可却什么都没有找到。他的眉头紧蹙,低头沉思却还是想不出什么来。他决定还是先离开再说,“我们先走吧。”

    云琳将临摹完的纸张轻轻地吹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自己的衣袖之中。二人这才离开了这个药店。

    从药店出来,秋月白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问道:“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回去吗?”

    “那是当然的,我就是自己一个人过来,当然可以自己一个人回去。”她不以为意。

    “如此甚好,你自己走吧。”

    “什么?难道你不回去吗?”她显得非常疑惑,“你要去哪里啊?”生怕这人还有其他的地方要去搜查觉得还是要跟紧他才好。

    “我打算在这里守着。”

    “这里?”云琳微微蹙眉,“可这里也要白天才有人吧,你守在这里又不能做什么。”

    对此,秋月白却还是坚持,“守一个晚上再说。等到白天就会有捕快来接班了。”

    “真的就是守在这里?”

    “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吧,这里没有其他东西要查的了。我知道想要看看到底祁延度和娄亮的人通信是在白天还是夜晚。”

    被这么一说,云琳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也没其他的意思,既然你要守着便守着吧。我先回去休息了,毕竟这也太晚了,我有些困了。”

    “嗯。”他知道淡淡地应了一声,便运起轻功。这黑夜之中便有一个白点腾飞而起跃上其中的一个屋顶。

    她摇了摇头,说道:“这大晚上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还穿着一身白。这人怎么就有这白色的癖好呢?”

    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还是默默地往衙门的方向而去。

    一整个晚上,秋月白都守在药店之外。到了大清早的凌晨,天才刚灰蒙蒙地亮起来,这才有了一个药馆小厮打扮的人出现,走过来原本要开门,却不成想从另外一头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一身便服,长相平平,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只不过手中拿着一坛子酒,浑身上下一股酒味。

    他在经过药店的时候不小心撞了那个往前去开门的小厮。这人还一副恶语相向,“看什么看,就撞你怎么了?”

    那小厮也显得有些生气,语气马上就上来了,“你这人走路都不长眼睛啊,没看见人吗?”

    “你一条狗别成天乱叫着,我告诉你,我背后可是有人。我那主子说了,我想要撞谁就撞谁,更何况你这些连名字都配不上号的人,也不知道是哪个小鬼老,还敢顶撞我。”

    “你给我等着,我也不是好惹的。”说着,小厮更生气了,撸起袖子好似要跟这个人大打出手。

    那酒鬼却将酒瓶子往他的方向扔过去,人跌跌撞撞地就跑了。

    小厮还在身后大喊着着,“有本事你给我站住,跑什么跑,一个男子汉都一点担当没有。明天要是让我再碰见你,绝对打死你逃回公道。”

    那人早已经没有了踪迹,这小厮也马上收起了骂声,直接打开药店的门。

    秋月白将这一幕都看入了眼中,只觉得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包括这两个人的对话也需要仔仔细细地听一听,究竟有没有什么更加里层的意思。

    于是,他运起轻功从屋顶而下,打算看看那药馆的小厮在里面如何。却看见那人直接将大门敞开了,径直往里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