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119章 回忆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但是崔子颜却还是如常一般,站在那边微微笑着,一副亲和的样子,“表妹,这么多年不见,这可是生疏了?”

    她这才赶紧将自己的那些尴尬都收了起来,急忙找了一个借口,说道:“也不是如此,我就是肚子太饿了九六,这才没有什么精气神。”说着,又指了指椅子,“坐,你坐吧。”

    两个人这才坐了下来,云琳只觉得有些不自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平日里那些伶牙俐齿在这样的美人面前竟然发挥不出来了。

    只见她伸出手来亲昵地拉着自己的手,说道:“这段日子,你可是吃苦了。”瞧着她的眼神也是带着满满的伤怀。

    她却微微摇头,“也没什么,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感兴趣喜欢做的。倒也不会觉得多苦多累。”

    “你应该听我爹爹的话,跟着我们一同回到京城去。”她少不得还是要说一些客套的话,毕竟从她的表现上来看也不知道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可无论如何,云琳都还是挺感谢他们父女的,“我很感激姐姐和舅舅的一片心意,但是我还是想要留在这里等着调查我父亲的事情。”

    “你既然有这样的孝道,我们也实在不能勉强你。”说着,她微微叹了口气,眼神在片刻的难过之后又转而提起神来,问道:“这县太爷待你可好?”

    忽然问到了顾景悉,她只当崔子颜问的是调查棺材铺的事情,便点头,“倒也不错,就是在我父亲的案子上没有一丝头绪。”

    “我在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这位顾大人的威名了。”一提起这人,她的眼神忽然迸射出了一些光芒来,云琳只觉得这样的眼神非常熟悉。略微想了想便想起了纳兰朵的眼神。

    想来,这个表姐对顾景悉这位年少成名的男子也是非常仰慕了。

    只见她急忙将那些眼神给压制下去,随之还是露出大方端庄的笑容,说道:“想来这一次有他的帮忙,姑父和棺材铺的事情一定能够很快解决的。”

    云琳也只好跟着点点头,虽然心中明白她的话不过就是姑娘家的那种对于心上人的夸赞和期盼而已。

    见过了两个仰慕他的人,她只觉得这人明明就是一个浑身冷冰冰的样子怎么就这么招惹女人喜欢呢?到底他身上有什么魔力?那自己呢?

    忽然一想到自己和他,竟然感觉到脸有些烫烫的,她急忙甩了甩头,让那人的音容笑貌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散去。

    瞧见了她这般动作,崔子颜疑惑地问道:“表妹,你这是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她急忙摆手,“没有,没有,就是想起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那人这才又将话题转移,“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每每父亲带我回到南城,我们总是能玩到一处去,你呢也调皮异常还带着我爬树捉泥鳅,可还记得?”

    一提起小时候的事情倒也觉得童年便是这般无忧无虑,忽然之间有些感触。

    她点头,“是啊。”语气之中带着一些感慨,“当时我们两个人玩得可开心了,每次到了分开的时候都舍不得走呢。父亲和舅舅舅妈总是要把我们拉开很久才能平息我们的心情。”

    “没错,当时每次离开南城想着好长时间不能见到你,我就非常难过。”回忆起以往的事情总是能够令两个人的话题一下子就拉进了。

    说着,崔子颜又将话题拉了回来,她说道:“所以啊,我们就不该这般生疏才是。我多么希望这一次来我们还能像小时候那般无忧无虑,有什么心事都可以一同分享。”

    这样的氛围再加上这样的话题,两个女孩子自然而然地就会生出从前的那般情谊来,两个人都纷纷点头,“当然啦,我们的情意永远都不会有改变。”

    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好似从前那般珍惜着对方的情意。

    这一晚两个人情真意切地聊天,感情也瞬间增温了不少。接下来的两天里云琳回到衙门的时候总能在自己的房间找到崔子颜的身影,二人总是聊天聊得不亦乐乎。

    这日,崔子颜又是在大半夜的打算到衙门门口去等云琳,却远远地看见那里立着一个颀长的人影,她只觉得奇怪,便缓步上前,越是走近,那人的轮廓越是清晰。

    当完全看见那个人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脸红心跳,可同时也拼命地将那些情绪全部都压制下来。

    “顾大人!”

    没错,那立在门口的人正是顾景悉,当听见女子的声音叫自己的时候,他已经猜测到来人是谁了,“崔姑娘。”

    “这么晚了,大人怎么还在这里?”内心稍微显得有些紧张,但是她却还是故作镇定。回想来到这南城这么多天了,自己好似都没有单独和这个名满京城的才子说过话。

    “我……在等人。”他原本不打算说的,可后来想想也不是什么不能对别人说的事情。

    崔子颜微微讶异,“等人?大人是在等什么人呢?”

    这瞬间,他有些后悔提及这件事,可既然话已经开口了,还是得说下去,“等云仵作。”

    “原来是她。大人有什么事情竟然专程在这个地方等她。”她又继续问下去。

    而顾景悉根本就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便将这个给忽略过去了,“对了,这大晚上的崔姑娘又为何会在这里?”

    这不过就是他实在没有什么话题招出来的话而已,却没想到她以为这是在关心,脸上显得更加兴奋了,说道:“我其实和大人一样,也是在等人。而且等的也是同一个人。”

    这会儿他也算是明白了,其实这两天就已经从灵越那边听说了,这一对姐妹似乎感情不错,总是会聊天聊得比较晚。

    但是自己已经许多天没有和云琳好好地见面聊天了,心中实在是太过想念她,却没想到今夜还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

    “是吗?”就算自己内心再怎么不开心,但是仅有的那一份教养告诉他,还是必须要回复。

    崔子颜显得有些娇羞,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面前的人,这才又低下头去,和平日里的端庄有些不同,她又说道:“我瞧着大人平日里的公务似乎非常忙碌的样子。”

    他只好点头。

    又听得她继续说下去,“不知道大人在空闲的时候可有什么兴趣?”说着,又忽然提高音量抢话,“我之前在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听闻过顾大人的大名,说您富有才情,才高巴多,想必平日里最喜欢的便是琴棋书画这一类雅致事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