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84章 深入虎穴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约定的日子到来了,顾景悉一大早就换上的便服,在衙门之外布置兵力。云琳远远地看着,心中想着或许是有五石散这件事有着落了,心中很想要上前去问清楚,可奈何想到了之前和纳兰朵之间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硬是将好奇心给压制了下来。

    眼看着那些捕快门兵分四路从衙门出发,最后看见秋月白也出现了,正和顾景悉两个人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接着便也出了衙门。

    “你个不会武功的那么着急干什么。”秋月白背着手一副非常淡定的样子缓慢地走着。

    而对方却显得有些着急,“这可是办案,时间非常紧迫,哪能像你这般悠闲自在?”

    听闻如此,他只能无奈地摇着头,“你当那些个干非法勾当的人都跟你一个样?每日那般早起?”

    两个人一边吵嘴,终于走到了那一直都在监视着的人家外,就等着那个人出门了。

    果真不一会儿那个人便出门,于是他们二人不远不近地跟着,那人非常警惕,走了一小段路就会回头看一眼,而过程之中也是弯弯绕绕的,实在是太过隐蔽。

    两个人一个死死地盯着那人的方向,另外一个则是在沿路都做上记号,方便那些后方的捕快找到路跟上来。

    终于,大概走了半个时辰,竟然走到了一处深山老林之中,又是柳暗花明的一路,最终露出了一座小小的破庙,那地方看着已经有些年代感了。

    “来啦!”在距离破庙十米之外有人守着,那小贩打了一声招呼便走了进去。

    他们二人看了看四周,果然四个防卫都有人把守,每个地方都有四个人,看来真的非常谨慎又隐蔽了。

    “如果不闯进去就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幕后黑手到底是谁。”顾景悉略微蹙眉,毕竟这还是有难度。

    秋月白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仿佛这一切都不是什么困难,“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只不过带着你这个不会武功的,难度是有些增加没错。”

    尽管听得出来这个是嫌弃的话,但是此刻顾景悉却也只能任由这个武功盖世的大将军奚落自己了。

    就在自己硬生生地将内心要怼的话咽下去的时候,忽然自己的身体快速地往上腾起。一只黝黑粗大的手揽着自己的腰部,一瞬间自己便到了树上。

    接着就看见几个石头子扔在了东边树林之中,发出簌簌的快速的声音。那守卫着东边的四个人面面相觑,一同往那个方向跑过去看。

    就在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快速地推动着往前,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却感觉到风呼啦啦地刮着自己的脸。

    接着,便落在了地上,他扶着墙壁,被迫压低身体。

    “如何?本将军是不是非常厉害?”得意的语气,他根本就懒得理会,继续靠着墙壁听着里面的动静。

    “看来最近的买卖不错,我已经向上头报告要再多送些过来。”屋中这说话声音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有些熟悉。

    但是因为怕暴露目标,他们二人就不敢抬起头来看,只能继续隐藏在一堆破布之中,靠着窗户。

    又听得一个痞痞的声音,“是啊,这如今的买卖真的是越来越好做了,那个县太爷简直就是一个傻子。”

    “这才过来几天啊,肯定不知道我们南城的事情。”

    “其实应当和之前一样买通这个县太爷,我们在这里才能做得长久。”

    这可是非常有用的信息,原来这个组织在这里存活这么长的时间是因为从前有官府的人给撑腰。

    “这一次,将阿楠的尸体扔出去目的就是要看看那个县太爷的反应。可好似什么反应都没有,也没见他在调查这件事。”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接着又有人附和,“是啊,是啊。这县太爷不过就是一个年纪轻轻阴柔的男子,虽然看着有些冰冷。可对于阿楠尸体不管不顾,或许真的有意和我们合作。”

    “没错,当日阿楠吸食太多导致死亡,故意将尸体扔出去就是想要他发现。如果他身边的那个小仵作够厉害的话应该很快就会发现尸体肠胃里的好东西。”

    “这县太爷我跟着他也有一段时间了,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也不是那么好说服的。”又是那熟悉的声音,带着一丁点儿的骄傲。

    此刻,顾景悉终于在脑海之中将这个声音和人的外形结合在了一起。

    “哼,没想到此人倒是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啊。”秋月白的声音带着点儿轻蔑和自嘲。

    “喵……”伴随着一声猫叫的声音,他们躲藏着的破布忽然只见被扯了下来,与此同时窗户也被打开。

    和里面的人四目相对之时,忽然世界好似安静了下来。

    是秋月白先反应过来,他直接伸出手想要将身边的人捞起来,带走。可就在这一瞬间,身边的人竟然被扯住了。他抓了一个空手,身子却已经运功往后面退。

    顾景悉感觉到窗户里的人抓着自己,他一甩手想要挣脱可是那人去拼命地将自己抓着。

    也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得耳边响起了众多声音,接着就是一刀朝着自己而来。幸好他年轻气盛,反应迅速,一个躲闪直接躲过了那一刀,可身后却又来了一刀。

    身为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他根本不会任何武功,这前后夹攻,他只躲过了面前的,却没有躲过身后的。于是右肩膀被割了一道口子,血立即喷涌而出。

    “傻书生!”秋月白一声大喊,直接冲上前去,阻挡了落在顾景悉身上的第三刀,并且一个反手将刀给夺下来。并且用力地抓着他往房间里面破窗而入,一个旋转便站在了张师爷的身边。

    那些贩卖五石散组织的人,有的空手,有的拿着刀剑就围成了一个圈子,将他们三个人围在正中间,都是用凶神恶煞的眼睛瞪着他们。

    此刻秋月白将张师爷的两只手紧紧地抓住,抢夺来的刀也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那人唉唉大叫,“别来无恙啊,您这身份倒是非常多重,而且很善变。”

    “大总管,大总管,您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他一直恳求着,这声音可没有刚刚在房间之中指挥时候的霸气了。

    “哼,没想到您这背后涉及到那么多,想来这师爷的身份倒也不足一提了。”

    “大管家,大管家,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您还是小心点儿刀,小心点儿刀。”此刻的张师爷脚都已经有些软了,嘴角还必须要扯着友好的笑容,生怕一个不小心那脖子上的刀就抹出了一条痕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