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78章 心里不舒服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这人也不可能就这么站着坐着让人给放血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琳反复检查了下尸体,果真没有其他的伤口,她也觉得有些奇怪,“一般情况下人是不可能就这么老老实实被放血。应该是被绑起来又或者打晕。可是在这具尸体之上根本就没有被绑过的痕迹,更加没有其他的打晕或者打伤的地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也是一副完全想不明白的样子。

    忽然,顾景悉俯身,从尸体的衣服之中露出了一个红色的福气结上扯出了一个东西。那上面竟然连接着一块玉佩。

    那玉佩翡翠透亮,看着应该价值不菲。可却出现在了一个穿着褴褛的男子身上,有些奇怪。

    他将玉佩放在自己的面前仔细地辨认,云琳忽然想到昨日上街发生的事情,“这不会是郡主的玉佩吧?”

    “回去让她辨认辨认,就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了。”顾景悉依然淡淡地回答她的话。

    “乡亲们,可有人认识此人?”其中一个捕快大喊着,看着那些围观的人。走到其中的一个穿着蓑衣蓑帽的人面前,“是你最先发现尸体的,你可认识?”

    那人像是一个渔夫,急忙摆手说道:“官爷,这人我可就不认识了。我就是一大早过来钓鱼,这才发现小溪之上竟然有一个笼子,这好奇地将笼罩钩过来这才发现里面有一具尸体。”

    那些后面的人都将目光落在了尸体之上,忽然有人说:“官爷,我认识这人。昨日我上街,看见这人正在偷东西,那会儿我原本想抓他来着,可是人太过,他又跑得太快了,根本就没有追上。”

    “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昨日我上街,正是和这个人撞了一个满怀,东西就丢了。”

    “是啊,是啊,我也想起来了。”

    渐渐地有人出来指认这人就是一个小偷,再加上疑似纳兰朵的玉佩,几乎可以如此断定。

    “那可有人经常看见这个小偷从哪里出入?”

    “先将尸体送到义庄,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致命伤口。”顾景悉下令。

    于是,云琳跟着那些捕快将小偷送到了义庄。

    此刻毒眼瞎正在义庄之中悠闲地喝着茶,一看见有尸体来了,也不瞅一眼,柴荣急忙上前来帮忙。

    “这又发生命案啊。”

    “是啊,不过这一次非常奇怪。全身上下都被放血了,可却没有其他的伤口,好似一点都不挣扎的样子。”

    云琳将内心的疑惑说了出来,还故意说得大声,就是想要让毒眼瞎听见。

    但是后者却还是老神在在的样子,好似这件事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偷偷地瞥了一眼,也只好作罢。

    走入屋中,将工具箱拿过来,她开始解剖尸体。

    去发现在尸体的肠胃食道之上都有些没有完全消化的细碎的粉末或者是非常僵硬的东西。

    “莫非这些是致死的原因?”柴荣在一边看着,对此提出了疑问。

    云琳小心翼翼地将那些粉末都扫入到一个瓶子之中,这才又开始检查其他的部位。

    因着此人在水中浸泡,面目和外形已经出现了一些另外的症状,根本就没有办法从外形外伤来判别,但是这身体的内部却非常可怕。一些重要的部位全部都略微腐烂,而且一些部位还变成黑色或者乌色,像是中毒的迹象。

    毒眼瞎瞥了一眼她手中的那个小瓶子,喝了一口茶,说道:“那东西还是拿去给专业的大夫检验检验。”

    这就是在提醒云琳,看来这些物质他也不知道是什么。

    云琳点头,便将东西装到自己的衣服里,想着待会儿回衙门的路上顺便拿过去给医馆的人检验。

    “师父,你觉得这具尸体如此奇怪,他的致命伤到底是什么?”

    毒眼瞎根本就没有去看那尸体,只不过听着刚刚他们二人的谈话,其中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是他还是说道:“尸体所呈现出来的就是答案,我们不知道犯人如此作案和杀人,也不能随便去臆断,尸体会告诉你答案。”

    听闻此话,云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略微点头。忽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灵越还说今日早晨要给我准备好吃的早餐,我还是回衙门一趟,顺便将那小瓶子的粉末拿去医馆吧。”

    柴荣一脸羡慕,“你真好,还有人伺候每日变着法儿地给你做早餐,你应该知足了。”

    她微微扬起下巴,一副得意的样子,“那是,我这就回去吃丰盛的早餐。”说着,一溜烟就从义庄跑了出去。

    才刚刚踏入衙门,往自己的屋子走了几步,却看见远远地有一位打扮端庄秀丽的美人迎面而来。脸上依然带着笑容,双手放在胸前,一副窈窕淑女的模样,此人正是郡主纳兰朵。

    云琳看见她那个样子,不由得也将自己的脚步放缓,好似在她的面前,自己都有些不像自己了。

    对方先跟她打了招呼,“云仵作,怎么这么一大早的出去啊?”

    她只觉得和眼前的人说话,声音也不自觉地变得柔和了些,“是啊,忽然有了案件,我是一个仵作,总要听从安排。”

    “可是昨日小偷的那个案件?”纳兰朵继续问道。

    “是啊,郡主的消息可真灵通。”

    “听闻那尸体乃是你检查的,可是查到什么线索了?”她有继续问。

    这毕竟是官府的机密,不能透露,于是,云琳只能搪塞,“还没有什么进展,过来吃饭待会儿再过去义庄检查。”

    “刚刚老师也回来,原本还想继续亲自出去调查这个案件,我好说歹说这才将人给留下来吃了饭才走。”她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些无奈和娇嗔,更是一种亲密的样子。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云琳心中只觉得稍微有些不舒服,可也一瞬间而已,很快就没有了。

    “哦,是吗?县太爷可真的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人啊。”

    “那是自然,从前在京城,老师一直都是一个做事认真一丝不苟的人,否则也不会被派到这个边疆的小县城来。”

    既然提起了顾景悉的身世背景,她的好奇心一下子都被扒了出来,“郡主,您一直称呼县太爷为老师,我瞧着你们年龄相仿,怎么会有这样大的辈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