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68章 有潜力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你这话什么意思?这和顾景悉有何关系?”云琳此刻只觉得事情好似并不简单。

    毒眼瞎瞥了她一眼,这才将事情的真相全部都说出来。

    当日,义庄之中,他还是如常检验着那些发着恶臭死因奇特的尸体,却听得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或许是因为眼睛少了一只,他的听觉异常灵敏,而且熟悉每一个人的脚步声,他感觉得到来的此人正是县太爷。

    果真,脚步声才刚刚踏入屋中,就听的一阵温润的声音,“曾仵作,今日我来,乃是有一件事还请您能帮忙。”

    他一向都是不爱搭理任何人的,但是也看得出来这位年纪轻轻便到如此边远之地来当县太爷的年轻男子不简单,他的衣着虽然朴素,但是举止根本就不像是普通之家,对他倒也看得较为顺眼。

    尽管如此,他还是一贯的脾气不好,并没有回答对方的话。

    顾景悉也非常清楚他的脾气,便又自顾自地往下说,“我恳请您收云琳为徒。”

    心中一阵惊讶,可还是将刀具握得紧紧的,一副淡然的模样,“为何?”

    “想必您也看得出来,云琳在检验尸体之上倒也颇有兴趣,而且看似很有天赋。她身上的细腻和谨慎以及细心非常适合,我不想浪费掉一个人才。”

    他的话让毒眼瞎嘴角不屑地一笑,“大人,仵作的事情似乎我应该更为了解才是。”

    “若是如此,那您应该看得出来,她非常有潜力。”

    将手中的刀具放下,从前他只觉得这个县太爷不简单,但是今日听到他的一席话,果然能肯定自己心中所想。

    “大人只是单单因为这个理由?她是一个女儿身,我都替她爹可惜,难道大人以为我会收一个女子当徒弟?”

    “虽然您面目令人不慎亲近,但是我看得出来,故友之女,您也非常疼惜。”顾景悉这话倒是说得大胆,令他内心略微有些诧异,明明表现得非常冷漠却还是有人看得出来。

    “况且,您是云詹诚的朋友,我想对他的事情你应该比我还清楚,那么对于云琳即将面临的危险,您当真毫不在意?”

    其实他的用意在这个时候已经非常明显了,他想让云琳留在义庄之中,其目的也是为了保护她。

    “大人果然不简单。”毒眼瞎此刻已经明了他的意思,“既然大人有这个意思,那我自然遵从。而且……正如您所说,我对她倒也寄予了一丝丝的希望。终于安全问题,在义庄之中,谁都伤害不了她。”

    顾景悉知道,他绝对有那么能力保证云琳的安全。将她留在这个地方既可以留下她,也能够转移她的注意力,一举两得。

    这一次他之所以如此信誓旦旦地来找此人,也料定了此人原就是一个惜才的人,她的那点小小的天赋自然不会躲得过此人的目光。

    “你是说,是县太爷亲自上门来求你,让你收我为徒弟?”云琳不敢置信地重复着刚刚的那些信息。

    “不错!”毒眼瞎肯定地点头。

    她回想了下当日,确实是顾景悉忽然拉着自己来到义庄说要拜他为师,“那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身边的人根本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两只手背在身后往外面走去。徒留下云琳一个人待在屋中,却完全想不明白为何那高冷的人会如此做?其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或许他就是看在你喜欢仵作这个行当,便帮你求情而已。又或者觉得你一个人怪无趣的,给你找点事情做。”柴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啦,其实刚刚屋子之中二人的对话他都已经听得清清楚楚。

    他的一句话倒是点醒了梦中之人,云琳两只手拉着他的肩膀,不停地摇晃着,“你说的是真的吗?他当真是如此想的?”

    柴荣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被晃晕了,这才说道:“我又不是县太爷,我哪里知道?刚刚都是我猜测的,你若是真的想要知道答案,亲自去问问不就得了?”

    这会儿才松开了手,略微蹙着眉头,“对,他一定有什么目的,我亲自去问问他。”

    言罢,果然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这人怎么说风就是雨啊。”一边扶着自己的脑袋,无辜受累的人此刻只觉得头还在晕眩之中。

    到了晚上,终于云琳回到衙门,衙门一如既往地冷清,或许是因为她内心此刻藏着的心事,甚至都觉得整个衙门略显苍凉。

    站在顾景悉的房间门,一个徘徊,两个徘徊,三个徘徊……她始终没有敲响房门,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犹豫什么,不过就是问一句话而已。

    不知为何,就是没有这个勇气。

    静默地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大步的往前走,到了房门口却还是停了下来,有些犹豫。

    而就在此刻,房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顾景悉仿佛早就预料到一样,看着她的眼神倒是一点都不惊慌,“你已经在外面走来走去很久了,我房中的蜡烛都快要被你给晃灭了。”

    “哪里这么夸张,这不,还隔着房门呢。”她叫嚣着。

    可对方并没有像她这般激动,反而淡定地看着她,“究竟发生什么事?若是你后知后觉想要离开那总得想想你的师父,这可是你好不容易拜师的,可不能轻易放弃。”

    “我今日来就是想问你这件事。”顺着这个台阶,她开口了。

    “何事?”他并未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但见她一副犹豫的样子,想要说话张了张口却没有想好到底该如何说。

    顾景悉却还是耐心地等待着她开口,两个人都显得有些沉默。

    “夜深了,若是没有什么事,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明日你不是还要去义庄学习?”言罢,他后退了一步,一副打算将房门关上的样子。

    云琳却急忙伸出手拦住了他的动作,“等一下!”

    他抬起头来,疑惑地看向这个拦门的人,眉眼之中带着点点耐心。

    “就是关于我拜师的事情,我想问你,你为何帮助我?”

    看着她一眼疑惑却又带着迫切要知道问题的眼神,他这才说道:“就是觉得你适合这一份工作,适合当一个仵作。而且看起来你似乎非常有天赋。我是一个喜欢挖掘人才的人,不想因为你的性别而失去你这样的一个人才。”

    这一段话若是放在一个怀才不遇的人身上只怕早已经痛哭流涕了,但是云琳一开始就对他怀有这敌意和不信任,此番听到他如此讲,感动倒是没有,可那信任感倒是可以升一些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