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53章 审讯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吴然灏的话非常不耐烦,表情可是一副哀求的样子,仿佛是因为这青楼的老鸨才令自己成为一个毫无出息的读书人。

    她听到心爱的男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这样的话,心中只觉得那个云琳更加可恨,若不是她调查这一切,她的吴郎不会边城这个样子,更加不会如此嫌弃她,就连陈武夫也绝对不会出现牢狱之灾。

    一想到这些事情都是因为那个叫做云琳的人带来的灾难,老鸨徐娘恨不得将那个人千刀万剐。

    眼见着徐娘没有说话,吴然灏回头又要离开。

    徐娘急忙喊道:“吴郎,我是来问你一句话的,我只求你告诉我一个答案,我马山就走,绝对不会在这个地方待得太久。”

    吴然灏原本并不想理会这个女人,可在转身的时候想想或许可以用这个来和她谈条件。

    于是,他的语气强硬,“这是最后一次,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但是以后你再也不许到县衙来找我。若是你违背的这个约定,就不要怪我对你狠心。”

    这样负心的话,若是寻常女子听了定然伤心欲绝。但是徐娘是一个出身青楼的女子,在她心爱的男子面前原本就是自卑的,听到这一席话尽管会伤心可更多的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好。

    “好,我答应你。”她忍痛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那现在你问吧,只有一个问题,你自己说过的。”像是害怕她多问多说就会拉低自己的身份一样,吴然灏只想快速解决这件事情。

    帷帽之下的徐娘眼底已经有些泪光,可是一想到复仇的事情,那些泪光转瞬就不见了,她抬起头来,尽管隔着一层纱布,可她还是直视着吴然灏的眼睛。

    “我只问你,昨儿晚上衙门可发生了什么大事?那个叫做云琳的县太爷身边的人还安好吗?”

    吴然灏只想着赶紧解决他们之间的事情,趁着没有人的时候从衙门门口逃脱,哪里还会认真去揣测这女人问的问题?

    “我一向都不在衙门留宿,今日一大早也没听见其他人提及。那云公子今日一整日都没有出房门,我和他并不熟悉,也不晓得发生什么事情。”

    徐娘听了嘴角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幸而因着这帷帽遮着,对面的吴然灏并没有看见她的笑容。

    “好了,你快走吧,快走吧。”吴然灏急切地想要将她赶走。

    但是就在他的话才刚刚落地的时候,却看见一些捕快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将他们二人团团围住,他们二人一副惊讶的样子。

    吴然灏更是连忙退到捕快群中去,一副完全不认识这女人的样子。

    “徐娘,请留步。”

    顾景悉那冰冷的语气传来,接着便是一身官服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一看见这场景,徐娘环视四周,便明白自己这一次是没有可以逃脱的地方了。

    “大人,这……小人和她并不熟悉。”吴然灏生怕自己被这女人连累,趁着顾景悉还没有说话的时候急忙上前表明自己的立场。

    对于这负心人的话,此刻的徐娘已经没有办法再忍受下去了,“吴郎,为何你如此薄情寡义?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你,而你呢?你可曾为了我做过什么?”

    他并没有因为这些话而有所动摇,依然对着县太爷说道:“请县太爷明察。”

    当听见这话的时候,徐娘只觉得自己双腿发麻,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似乎在下一秒自己就快要倒在地上。

    她冰冷地笑着,笑声越来越大,直到此刻,当危险面临的时候,她才明白这个从前对着自己念着情诗,说下山盟海誓的男人有多么地虚伪,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自己做的一切是多么地可笑。

    不过就是这样被包抄的场景,自己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他给背叛了。

    “把人带走。”一声令下,那些捕快们直接上前将徐娘给拖到了衙门之中。

    “升堂!”

    “威武!”

    惊堂木一响,两旁的衙门手持木棍敲打着地面。如此肃穆的公堂叫人心中不由得升腾起一股子郑重与尊敬。

    那“明镜高悬”四个大字,正对着跪在地上的犯人。

    而此刻的公堂之上,一共跪着两个人,自然就是吴然灏和徐娘二人。一个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一个却颤颤巍巍,一直都妄想能够和身边的女人远离,不要沾染上任何的关系。

    “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上朝时候的顾景悉一身官府,一脸正气,目光炯炯,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吴然灏急忙拱手说道:“回县太爷的话,小子吴然灏,乃是衙门的师爷。小子和身边的这个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请县太爷明察秋毫。”

    徐娘只是冷冷地笑着,没有去反驳他的话,一副冷漠的样子,只恨自己爱错了人。

    顾景悉看了她一眼,随即又问向她身边的男人,“那你可还记得刚刚在衙门之外,这女子问了你什么问题?”

    吴然灏瞥了一眼身边的女人,此刻他只想着赶紧从这里脱身,只要是县太爷问的话自己只需要老实说一定什么事情都没有,于是,他回答:“这个女人向我打听昨夜衙门可否发生什么事情,跟在大人身边的云琳公子为何一日都不曾出门。”

    顾景悉转而看向徐娘,问道:“徐娘,刚刚的话可都听清楚了?你是否承认?”

    “哈哈哈……”没有得到她的回答,却等来了一连串的笑声。和寻常的笑声不同,这笑声多么地尖锐,多么地刺耳,好似刚刚的那些话就是一些令人捧腹的大笑话一样,又好似在嘲笑着这世界上的所有人一般。

    “肃静!”

    她这才停止了笑声,看向了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语气悲凉,“是,我就是这么问的。那又如何?那公子可是我青楼的常客,难道我就不能上门来拜访拜访我的客人?”

    “你胡说什么!我和你没有任何干系,不过就是逮着我就问。”吴然灏看着她那样的眼神,因为心虚,只当她的那些话说的是自己,急忙撇清关系。

    顾景悉听得真切,问道:“你也不必隐瞒了,昨夜那杀手为了自己活命,已经全部都招供了。很不幸了,当时我们整个衙门的人都在场,都可以作证。”

    听到这话,徐娘这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推诿的话了,“没想到那杀手如此不守信用,果然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靠得住,全部都是一些负心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