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24章调查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顾景悉摇头,“曾仵作一直都找不到人,衙门也有其他的仵作来看过,只能确认此人就是一个女子,而且事发当日妓院的花魁找不着了,所以便认定此人就是花魁。”

    “其他的呢?不能检查出来吗?”云琳又继续问道。

    “那仵作只能查到这里,你要不自己看看。”说着,顾景悉还真的一副期盼的样子等待着云琳。

    云琳抿了抿嘴巴,其实自己还是第一次查看这种烧焦了看不出原样的尸体。但是因为听说花魁的尸体被火烧了而且还丢到水里,所以在昨日就偷偷看了下她父亲留给她的那一本书,特别是在火烧和溺死方面研究了下。

    云琳缓步走上前,她看着那尸体整体都是蜷缩在一起,心中还是有些紧张,说起来验尸她还是第一次做。

    云琳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紧张都咽下,“尸体送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顾景悉点头,“没错,是我亲自带人去小溪上打捞上来的,尸体一直都是蜷缩着。就是前面的一个仵作来检查的时候,我也不允许他随意翻动尸体,就是想保留好尸体让曾仵作过来了再做检查。”

    得到确认,云琳又将目光放到尸体上。

    “帮我去拿手套来。”云琳随意吩咐一句。

    顾景悉站在原地没有动,云琳抬起头很不客气地催促,“快去啊。”

    顾景悉砸吧砸吧嘴巴,有些无奈,转身就出去给云琳拿手套了。

    云琳戴上手套,伸出手去触碰那个尸体,

    首先,云琳伸出手去探查尸体的口腔,探查许久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有一些牙齿之类的东西。云琳微微地蹙眉,顾景悉看见她这个样子也忍不住跟着紧张起来。

    顾景悉说道:“此人整体都是蜷缩的模样,应该可以断定就是活活烧死的吧?”

    云琳却摇头,“这还不能断定。不管是死后被烧,还是活活被烧死,人的身体到最后都是会蜷缩着。比如一张纸,你烧纸的时候是不是在烧的那一刻开始有些微微地卷起?人也是如此。”

    “那岂不是不能判断此人到底是死后被烧死,还是被活着的时候就被点燃?”顾景悉蹙眉,看来这个案子一点都不简单。

    但是云琳嘴角却得意一扬,“若是想要断定此人究竟是死后被烧死,还是活活烧死的,还有其他的办法。”

    “什么办法?”顾景悉问道。

    云琳指着尸体的口腔,“刚刚我是不是碰了她的嘴巴?”

    顾景悉点头。

    云琳继续说道:“若是活活烧死的人,口腔之类一定会有一些灰碳或者烟灰。毕竟是被烧死的,在那种情况之下人会呼叫,那些烟灰就会灌入口腔。那如果是死后才会烧死,嘴巴紧紧闭着,根本就不会有烟灰灰碳之类的东西进去。”

    听到云琳如此解释,顾景悉也算是明白了,“那你刚刚查验了尸体的口腔,里面可有东西?”

    云琳点头,“有!”

    “也就是说人是被活活烧死的。”顾景悉整张脸都皱在一起,一副沉思的样子,“刚刚接收到尸体的时候,我已经命人四处打探过有没有地方有浓烟或者冒火,但是均一无所获。”

    就在顾景悉和云琳仍然在探讨的时候,忽然有衙门的捕快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只听得他在外面和义庄的小厮打听,“顾大人是不是在义庄之中?”

    “是啊,正在里面查探尸体。”那小厮应答之后,脚步声就传了进来。

    顾景悉从里间出来,问道:“怎么了?”

    那捕快回答,“大人,已经找到近日发生大火的地方了。”

    云琳也急忙从里间出来,惊讶地看向顾景悉。

    “走,我们去看看。”顾景悉一声令下,云琳急匆匆地跟在顾景悉的身后走出义庄。

    临走之前,云琳还不忘记嘱咐义庄的小厮不要随意触碰里间的尸体。

    捕快领着云琳和顾景悉爬上山,一路上顾景悉仔细观察,若是烧毁尸体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倒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调查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找到发生大火的地方。

    云琳看着眼前的小屋,被烧毁地已经只剩下一个框架了。

    那捕快上前说道:“大人,这里乃是猎户上山打猎的时候稍作休息的地方,一向都是有衙门负责。早上负责这里的同僚上来想要修整,却没想到小屋已经被烧毁了。”

    云琳看了顾景悉一眼,顾景悉上前几步走近小屋,这小屋内已经烧毁得什么都没有了。

    “如此隐蔽的地方,难怪一直都没有找到案发现场。”

    顾景悉又问那捕快,“你们可在四处看过了?是否有地方是通向王员外家后门的小溪?”

    捕快这才上前回禀,“大人,小屋乃是在山上。正巧山上有一眼泉水,山下王员外后门的小溪水就是从泉水流下的。”

    顾景悉和云琳对视一眼,说道:“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

    顾景悉顿了顿,对着那捕快吩咐,“你马上带人去找一块和被烧毁的尸体差不多重量的尸体,从那一眼泉水之中投入,计算好时间,看看何时流到王员外家后门的小溪。”

    “是。”捕快领命便去做了。

    站在一边听着顾景悉吩咐的云琳,此刻倒是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没想到你还真的有两把刷子啊。懂得去调查尸体被流放的时间,如此就可以将烧毁房屋的时间,还有死者死亡的时间估算出来了。”

    顾景悉对于云琳的话并没有怎么在意,继续研究那烧毁的房屋。

    对于顾景悉对自己的冷淡,云琳倒不觉得如何。毕竟在她的心目中,一直都认为顾景悉就是一个故作清高的人。

    云琳瞥了一眼顾景悉,也往小屋走进去,“我进去看看。”说着便走入了小屋。

    顾景悉看着云琳,忍不住提醒道:“小心些。”紧接着跟随在她后面,后脚也走入了小屋。

    云琳和顾景悉分头检查了小屋里的一切,但是因为小屋早已经被烧毁,又怎么会留下任何东西?找了半天结果一无所获。

    云琳有些泄气地蹲下来,突然发现在角落一处灰黑的木头之下,竟然有一支被烧过的珠钗。

    云琳随手捡起那一把珠钗,虽然已经有些被烧毁,但是形状还是有的,甚至是珠钗的图案,如果仔细辨认还是可以看得出来。

    云琳拿着珠钗转身要喊顾景悉,却看见他正背对着自己也在寻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