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16章 王府有请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如此想着,云琳有些后悔自己昨天晚上怎么就跑得那么快,或许就应该留下来看看那个男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过现在也不晚。

    云琳如此想着,嘴角微微上扬,她已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既然那个男子和张师爷是一伙的,她只要去找了张师爷就一定可以找到那男子。

    不过……云琳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那个贪婪自私的张师爷也不知道那么好糊弄的。

    “罢了,罢了,豁出去了。”云琳将那本书继续藏在书架上,然后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从地道里拿了一些钱,便出门找人去了。

    云琳依然是一袭男子的装扮上街了,这次上街她格外留意街上的人。而且还故意朝着妓院的方向去,其一自然是为了吸引那个抓走自己的人,其二也想要找王员外被冤枉的真相。

    一路上的人熙熙攘攘,似乎没有一个人是自己的目标。

    不过一会儿过后,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似乎跟着人,云琳心中一喜,看来鱼儿是上钩了。

    如此想着,云琳故意放慢脚步,甚至往人少的地方而去。

    身后的人一直跟着云琳,云琳速度极快地拐进了一个小巷子,躲在了房屋外面,偷偷看着跟着自己的人。

    是一个身穿淡紫色衣裳的女子,头发整齐地梳起,头上戴着几支珠钗,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云琳疑惑,这女人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她为何要跟踪自己?

    索性,云琳直接站了出来,“是你们一直在跟踪我?”

    那紫色衣裳的小姐一看见云琳,原本紧紧拧着的眉毛终于舒展开来,眼睛迸射出了一丝亮光,“没错,我一直在找你。”

    云琳站在原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那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以及她身后的两个随从,“我与姑娘素不相识,姑娘为何找我?”

    那紫色衣裳的小姐对着云琳和善地笑了笑,“不知道姑娘可还记得大牢之中你救下的王员外?”

    云琳当然记得,毕竟自己这一次上街也是为了王员外的事情。

    但尽管面前的女子语气对自己非常和善,面容姣好显得亲和,云琳也不得不留一个心眼。

    “你们找我究竟是为了何事?”

    紫色衣裳的姑娘看得出来云琳对自己心有戒备,急忙解释道:“我乃是王元外的亲妹,昨日去探牢的时候听兄长提及了姑娘,说是姑娘帮了兄长的大忙,他才免于惨死狱中。兄长说姑娘怕是遇到困难的,特地嘱咐我一定要找到姑娘,报答姑娘。”

    尽管这个自称是王员外妹妹的女子话说得真切,但短短一个月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云琳依然不会轻易相信她。

    看着云琳还是一副沉思的样子,王小姐继续说道:“或许姑娘不肯相信我,但是这没关系。只要你随我到王府去一趟,你就相信了。毕竟我们王家在苏城也是有些许声望的,老百姓们也都认得我们。”

    云琳原本就想着要帮助王员外找到真凶,既然面前的这个自称是王小姐的人愿意带着自己过去,倒也省得自己还要另外想办法混入王府。

    “那好吧,我权且信你一回,料你也不敢拿着王家的名义来骗我。”云琳答应了王小姐。

    王小姐急忙侧身,“姑娘请。”

    云琳忽然想到什么,在走之前问王小姐,“对了,我一身男装,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子的?”

    王小姐嫣然一笑,“姑娘可太小看我,我们王家是开门迎客做生意的,这看人的本事倒还是有一些的。”

    云琳听到王小姐如此说,倒也明了。

    毕竟事关王员外的生死,她就先跟着过去看看吧。若不是也就罢了,若是的话就更好。至于自己女扮男装被看穿的事情,倒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当看到面前这装饰华丽的马车时候,云琳不由得感叹,富贵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这出入都有这么好的马车代步,这可是自己完全羡慕不来的。

    看着云琳站在马车前两眼发光,王小姐倒也没有看轻云琳的意思,直接伸出手来做了一个礼貌的姿势,“姑娘,上马车吧。”

    云琳这才收起自己那直白的眼神,手脚并用地上了马车。

    待坐进马车之中,王小姐看似随意问起,“对了,还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

    云琳随口回答,“我姓云。”

    “云姑娘。”王小姐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女子,在和云琳谈话的时候温柔淡雅,一派大家小姐的作风,既不会让人觉得娇纵,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过自来熟。

    若不是因为云琳的疑心病,她倒是会喜欢上这位王小姐。

    马车不一会儿就停下了,只听得马车外面的小厮恭敬的声音,“姑娘,到家了。”

    王小姐点点头,朝着云琳说道:“云姑娘,我们到了。”说着,还主动让云琳先下马车。

    但还未等她下马车,云琳就听见外面一阵吵闹的声音,而且似乎语气非常愤怒的样子。

    等到下了马车,便可以看见有许多人聚集在王府的门口,甚至有些人还拿着破菜叶鸡蛋砸向王府的大门。

    云琳疑惑地看着这一切,眸光微微一凝。

    王小姐下了马车看到这个场景也心生奇怪,微微蹙眉问旁边的人,“怎么回事?”

    那小厮是随同王小姐一同出门的,自然不明白这段时间府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一头雾水。

    王府的大门此刻紧紧关着,眼看着他们是没有办法从大门进去了,就在王小姐打算带着云琳绕到偏门的时候,却看见云琳已经挤到人群之中。

    “大娘,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云琳随便扯着旁边一个情绪非常激动的妇人问道。

    那位大娘装扮的妇人冷哼一声,说道:“枉费了大家都相信王府从前做了那么多的好事,原来都是在骗人啊,伪君子!”

    说着,这大娘又开始激动地朝着王府的大门扔了一把烂菜叶。

    云琳又抓住了旁边的一个大叔问。

    那大叔说道:“都说这王员外是一个大善人,却在妻子死后没多久便勾搭妓院的妓女,而且还杀了那妓女,这哪里是善人,分明就是个恶人。”

    云琳皱眉,忍不住道:“就算是个恶人,也没把你们怎么着啊。”

    而且事情早就传得沸沸扬扬,这会儿才发作,这群人倒像是临时被煽动过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