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9章 真相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大人,怎么还牢房大人亲自跑一趟的,这牢狱肮脏晦气,只怕伤了大人的玉体,不若交给小人处理……”张师爷小心翼翼说着,却感觉空气越来越安静,似乎他的话很是多余。

    一时都没说话,气氛格外尴尬。

    顾景九六悉看着云琳从失望到无所谓的样子,让人将她放了。

    “大人,放不得,这女子太过凶悍,还是小心为上!”张师爷从中阻扰。

    “张师爷,这里不用你说话。”顾景悉的声音缓慢而有力,似乎只是随口一提,却像是一记耳光甩在张师爷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而这时仵作已经将那躺在地上的尸体验尸完毕。

    “你说,是什么情况。”顾景悉吩咐仵作开口,这时有人拿了一张太师椅过来放在他身后,他顺势一坐,端端的像是个铁面无私的断案判官。

    王员外看着他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的模样,眼睛亮了亮,觉得自己这条命也有希望了。他相信这位年轻有为,曾是御前红人的县太爷定能为他主持公道的。

    “禀大人,死者是被一把铁质的短匕首刺破心口要害而亡,伤痕很深,一刀毙命。”死亡的原因显而易见。

    “还有呢?”虽是问仵作,可目光却一点也没从云琳身上移开。

    仵作低头,接着说:“此人身上有十五处细微伤痕,分别位于脸部五处,头皮两处,下胳膊四处,右腿两处,腰部两处,应是与力大之人打斗所致,并非利器所伤。”

    云琳冷哼,只能看出来这么点表面的东西,真是如同爹所说,上不得台面。

    “你笑什么?本官看这里就你是凶手,你还有什么可说?”他其实到现在还不是很能相信一个女子在杀人后还能表现得这么淡然、事不关己。

    现在仔细想想,倒是有云詹诚的几分风骨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大人已经认定了小女杀人,小女就是说再多又有何用。”她怎么可能认罪?打死也不会认,就算真是她动的手,不到最后关头,也不可能承认的。

    很快她挖的洞也被翻出来了。

    “大人,这洞口刚好适用女子身形,直通北街,显而易见就是这胆大包天的女子所为。”旁边也有查案的捕快,一眼就看出了这些迹象。

    云琳抿了抿唇,只怪她手脚太慢,不仅被人抓个正着,还新账旧账一起被翻出来,打得她的脸啪啪响。

    顾景悉抬起他尊贵的脚走过去,用手臂敲了敲地板,感叹,“这般厚实的地也能被你挖出一条道来,你这力气还真不小。”

    他的脚踩到洞口旁的土,又觉得不对,这地方靠窗,窗外无屋檐,刮风下雨时雨水常年飘进来,恰好落在他脚下这方地上,所以这地本来是考虑过囚犯挖地道所以建得特别牢固,却没想到这茬。

    但也不是所有的牢房都有这么好的地理位置,若是搞不好,挖到隔壁旧牢房或是墙壁塌陷的情况都会有发生。

    不得不说,这女子在面临困境时的勇气和机智,不比任何男子少。

    云琳不以为意,只是道:“挖地道准备逃亡,这条罪我认了。只不过大人,小女一直不知自己先前犯了何事,为何被抓入狱?我只记得当时大人说了不干涉我的任何自由,可转眼却又把我押到了这里……呵,你们当官的都喜欢这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她的意思很清楚了,如果她现在有罪,要论到底,那也是衙门关押她导致的。

    其实顾景悉第一眼在此见到她就很意外了,听她这么一说,他凌厉的眼神顿时扫向紧随其后的张师爷。

    张师爷心底在打鼓,但面上依旧强撑着,保持沉稳自然,仿佛没有做过一点点的亏心事。

    云琳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要开始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了,冷嗤一声,别过脸不想看这两人。

    “你来说。”顾景悉点张师爷交代。

    张师爷握了握手,对答自如,“回大人,小人只是想确保云姑娘的安危,不想她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所以才请她在这里暂住数日。待在牢狱虽然清苦,但小人早已嘱托狱卒要好生照看,绝没亏待过……”

    呵,都这个时候了他还这般理直气壮,真是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听着师爷说的话,云琳真想再吐他一口。

    这么想,她也这么做了。

    不仅呸了一口,还在没阻拦的情况下一巴掌扇在对方的脸上。

    “啪”,清脆响亮的一声,张师爷的左脸瞬间就红了,他惊愕地捂着脸,没想到她会大胆到这种地步。然而接着云琳又是一脚,因为力气大,直接踹得张师爷翻倒在地上,大喊着叫人把她拉下去。

    顾景悉已经知晓是什么情况,之前张师爷私自拦人他就说教过,没想到这次竟敢阳奉阴违,把人直接给关起来了,看这已经挖好的洞,没有一个月是不可能完成的。

    也就是张师爷已经把人关了一个月了,怪不得他先前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云琳被人拉着,赤红着眼睛看着这些人,强忍着心底的愤怒和委屈,直到手指发颤,眼睛发红。

    顾景悉想再说什么,却无从开口,告诉她自己会替她主持公道?但她受的罪都是因他而起,若不是师爷看不惯她冲撞了他这个县太爷,也不会公报私仇。告诉她不必担心?但她已经杀了人酿成大祸,人证物证俱在,她根本无处申辩。

    顾景悉抿紧唇,目光深远。

    “大人,这丫头恶毒至此,大人还是早些让她落狱,早点砍了脑袋了吧!”张师爷气得发抖,他的脸都被打肿了,更让他不堪的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脸面严重受损。

    “你莫急,稍后本官亦会发落你的。”顾景悉冷冷扫去一眼。

    张师爷一抖,再不敢说话。

    云琳看着顾景悉似乎颇为犹豫的样子,心底嗤笑,觉得这有什么好斟酌的,反正她的半条命被这些昏官送进黄泉路了。

    张师爷心底也是恨得牙痒痒,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这丫头就该直接落入大牢判个重刑,就算是死罪也是应该的。

    就在此时,角落里一直被忽略的王员外终于彻底清醒过来,急急忙忙跑过来跪在顾景悉面前。

    “大人啊,青天大老爷,您千万不要被表面所蒙蔽啊!这姑娘侠肝义胆,你应该褒奖她才是!是她救了在下,否则在下如今早遭毒手了!”王员外声声切切,将刚才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当时我被那贼狱卒迷晕过去,以为再也醒不过来了。没想到这位柔弱的姑娘竟然出手相助……等在下再次醒来,却发现姑娘为了帮我竟被那贼人胁迫威逼,那贼人身上的伤都是在和姑娘争执中受的,但姑娘身上的伤绝不比他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