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记事簿 第5章 公报私仇
作者:锦鲤子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放心用吧,这些都是你爹用命换的。”毒眼瞎感叹着,拍了拍满是灰尘的箱子,然后转身离去。

    云琳还想问什么,只是看着毒眼瞎的背影,欲言又止。

    “谢大人。”最后她还是说出口了。

    毒眼瞎转身,看着她笑九六了一下,指着右边的隔板说:“虽然你学你爹生了一副不讨好的性子,但还算聪慧,这里你自己找找,有你爹留下的好东西,但凡能学个三分,也算配得上你一身傲骨。”

    难得他愿意夸自己,云琳想再次道谢,却听他摇头又说:“哎,可惜了可惜了,是个女娃。”

    云琳生生地闭了嘴,淡淡地说:“大人慢走。”

    在右边的隔板上,云琳只找到好几本书,翻了翻,配图很多,笔记也很全,勾勾画画,全是她爹的笔记。

    不过这些书虽然残旧,但却很精彩,不仅有解剖,医学,破案等方面的详细记载,甚至连心理和细微表情都分析到位,可谓涉猎广泛,一笔一划都显得苍劲有力。

    重要的是,这书里还记载着苏城十几年前诸大案的破案侦查过程,描写分析都很是详细,一看便知写书之人写的时候极其用心。

    为何她爹会保存着这些东西?

    现在想想,为人儿女,可她却对自己的父亲竟是一无所知。

    带着疑虑,云琳将书放回原处,叹了口气,她爹这么神秘,甚至连从京城来的顾大人都认识,而且显然对他极其关心和感兴趣……毒眼瞎说得没错,只怕这次她爹连同那十几具尸体凭空消失,背后恐怕有着更大的阴谋……

    这恐怕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而毒眼瞎也算给她指了一条明路,拿着这些钱财去一个小地方安安稳稳度日,她就能过上富足无忧的日子。

    但是……云琳握紧手里的书,想起爹平日对她疼爱和教导,唇瓣抿紧。没有了爹,就没有家,她做不到就这样对父亲的去向毫不关心,然后麻木漠视地苟且在小地方活下去。

    犹记得小时候她在私塾和男孩子打了架,因为他们嘲笑她没娘。她自幼有父亲调教,身手比一般的小子厉害得多,那日她把那些小子狠狠地揍了一遍,甚至有两个都送医馆了。

    她因为心虚,在外面徘徊许久,不敢回家,最后还是她爹像神明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

    没有一句责怪,一见到她就抱起她来关心地询问:“琳儿,怎么样,可有受伤了?”

    她原本还没觉得什么,这会儿听到父亲关切的剩下,再也憋不出一下就哭出声了。

    她的爹,永远是她的依靠。

    耳边仿佛传来父亲曾经说过的话,“琳儿,你娘去的早,爹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够按照自己欢喜的样子长大。”

    不知不觉的,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云琳回过神,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拿着书走了出去。

    抬头一看,发现外面火光满天,脚步声齐整,心思一动,于是又返回去将书藏好。

    她的家再次被包围了。

    云琳神色淡定地打开门,走出房间。

    顾景悉看着她红肿的眼睛,问道:“你怎么了?”

    云琳不解地看着他,难道第一句不该是问她在这里干什么吗?

    “没什么。”

    “你可找到什么了?”顾景悉又问,挥手让多余的人都离开。

    云琳摊手,问道:“什么都没发现。劳大人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还亲自跑一趟,只怕小女子要让你失望了。”

    天下着小雨,顾景悉的青衣沾雨,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

    云琳站在屋檐下回视他的眼睛,面带笑意,看不出一丝破绽。

    这时,张师爷按捺不住地恶声道:“方才突破包围离开的那人绝对和她有关,此次云詹诚的案子关系重大,大人决不能就这么放过这丫头……”

    “闭嘴。”顾景悉冷声打断他,对周围的衙役命令道:“进去搜一搜,不论是人还是房间,不能漏下一根头发丝。”

    然后命人看着云琳,不让她离开。

    然而,结果再一次让顾景悉失望了,任何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顾景悉蹙眉,看着云琳,“如今能帮你的只有本官,云琳,我是官,官为民,天经地义,你为什么要非要防着本官?”

    云琳不知道她父亲的身份,更不知道应该相信谁,包括面前的顾景悉。

    就算是在朝堂上也会有派系之争,官也不一定都是为民的好官,苏城以往她见过太多无恶不作的贪官了。

    所以此时此刻,她根本放不下戒心,她只相信自己。

    “我真的不知道,回家也只是想念爹才回来的,更不知道你们方才说的那突围而出之人是谁。所以大人,你要什么便自己去查,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您从我身上寻找线索只是白费力气。”

    顾景悉看着她一脸无辜的样子,明知道她必然是在撒谎,但还是莫名的有些想笑。

    云詹诚的身份他是知道的,牵扯甚广,他叹了口气,“你还不了解这案子的重要性。”

    “我什么都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我只求大人能尽快找到我爹,让我们能够父女团聚。我已经失去亲娘,如今连父亲也……”话说到嘴边又咽下去,表情有难忍的痛苦。

    向来冷情秉公执法的顾景悉见她这样,心里叹了一口气,对旁边押着她的衙役道:“松开她。”

    衙役一听,赶紧放开了云琳。

    “你走吧,衙门你来去自由,本官说了不限制你自由,便说到做到。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要你不私自行动,本官就不再过问你。”他说。

    张师爷当下不同意了,“大人,怎么能这么容易放了她?这丫头肯定没有说实话!”

    “本官的命令,还容不得你来质疑。”

    张师爷悻悻地闭了嘴。

    “多谢大人,那还劳大人费心,尽快帮小女子找回父亲了。”云琳淡淡地开口道,心里却是冷笑,这顾大人也不知是不是先用缓兵之计,以退为进,再变着法子跟踪自己。

    看出她的不信任,顾景悉也没有说什么,自己先转身离开了,让张师爷留下来带着人接着搜这地方。

    看着顾景悉走远,张师爷愤恨地看着云琳,这丫头真是哪儿看哪儿不讨人喜欢!

    云琳却不管他的目光,也正要离开,却被张师爷拦住了。

    “去哪呢?”张师爷没好气地问,心想顾大人离开了,正好可以借机治一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云琳退后一步,就被人扣住了双手。

    “张师爷,你要干什么?”云琳冷冷地看着他。

    张师爷没好气地说:“来人,把这丫头押下去关起来。受点苦再让你出来,反正你再没机会见到我家大人了。”

    “张师爷,你这是要公然公报私仇?”云琳看出这小人的目的,呸了他一脸。

    张师爷左右看看,拍拍身上的唾沫,冷笑,打定主意好好让人在牢里好好教训教训这臭丫头。

    另一边。

    顾景悉刚回到衙门,随从就将大量的文书放在他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