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第144章一嗔怀疑
作者:锦鲤君的小说      更新:2019-07-29
    沐云汐捏了捏手中侧册子,而后抬眸看着眼前的一嗔,曾经那个冲动的少年已经长大了,如今倒是沉稳了许多。

    “对了,我想问你一件事情。”沐云汐敛去心中的思绪,她看向一嗔,“有没有一种药吃下去,可以忘记前尘往事,重新编织记忆呢?”

    一嗔闻言沉思了一番,看着沐云汐说道:“这种药我听说过,可据说药方已经失传。”

    “能不能想办法找到这种药方?”沐云汐看着一嗔说着。

    找到这种药并不是想给陆知离吃,而是找一个借口引起萧景元的重视,而混进他的府邸。

    可如果真的有这种药,她想给自己的母亲服下,让母亲忘记在东璃的事情,忘记和东璃帝这个人,这样对于母亲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否则她怕日后母亲知道真相会不能承受。

    一嗔沉思了一番看着沐云汐说道:“我让暗夜楼出动,全力以赴的寻找。”

    沐云汐和一嗔说完便转身就想离开,却被给叫住了。

    “姑娘,这是暗夜楼的玄铁令,拿出它可以号令整个暗夜楼的人马。”一嗔说着把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玄铁交给了沐云汐。

    “我一直在照顾师傅,无心暗夜楼的事情,姑娘有事可直接号令暗夜楼。”一嗔又说了一句。

    沐云汐看着手中的暗夜楼的玄铁令,心底不禁划过一丝震惊,这意味着她可以号令整个暗夜楼。

    “姑娘不必忧心,我依旧可以号令暗夜楼,如果姑娘有了这玄铁令便会方便许多。”一嗔又抢先一步对沐云汐说着,不让她有一丝的心理负担。

    对于一嗔送人重要的东西,又从侧面安抚着不让人有心理负担,从未想到小小年纪的一嗔会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谢谢你。”沐云汐对一嗔展颜一笑,如同含了一弯溪水,顾盼生辉,温软明艳。

    看着沐云汐即将转身离开,一嗔动动嘴角,终究唇角轻启,声音极轻的说道:“你是她吗?”

    对上一嗔那漆黑复杂,却又隐隐带着一丝期盼的眸子,沐云汐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嗔在怀疑她的身份。

    沐云汐一怔,却并没有回答。

    一嗔的眸光骤然闪过一丝亮色,最后又变得黯淡。他没有追问,目送沐云汐离开。

    沐云汐又去看了自己的弟弟楚景钰,检查它练习的内功心法,指点了一番,便回到了永安侯府中。

    挽夏说今日沐云瑶出府偶遇太子妃顾臻,两个人相谈甚欢,太子妃还邀请了沐云瑶有时间去东东宫。

    怎么巧?

    沐云汐的目光闪过一丝疑惑。

    “挽夏你注意到二小姐那边的动静。”沐云汐对挽夏说着。

    沐云瑶在璃都并未有朋友,而且处世不深,未必了解其中的关节,见到如此热络的太子妃,自然是高兴的,只是太子妃顾臻并不是寻常人女人。

    沐云汐想了想便去了沐云瑶的房间,沐云瑶见到沐云汐的到来很高兴。

    “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为自己打算,或者说你自己想要什么?想要一门怎样的亲事。”

    沐云汐自然是不想让沐云瑶在东璃成亲,毕竟她的计划完成,他们的身份会暴露,不允许他们留在东璃的,所以对于东璃的任何事,她并不想让沐云瑶有过多的接触。

    沐云瑶听到沐云汐的话,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红晕,声音泛着一股难以言语的娇羞:“姐姐……”

    “云瑶,对于自己的未来,不要有任何的回避,不是怎样的想法和姐姐说。”沐云汐自然是不懂沐云瑶的羞涩,对于她情感迟钝的人,从不知道女儿家的羞涩为何物。

    沐云瑶看着沐云汐严肃的模样,低眸沉吟了一番:“对于亲事我从未想过。”

    “可如今你要想。”沐云汐看着沐云瑶说着:“最是无情帝王家。太子妃顾臻极为不简单,今日你们未必是偶遇。”

    沐云汐的话顿时让沐云瑶的脸色闪过一丝尴尬,声音有些弱弱的说:“姐姐……”

    “太子殿下心思单纯,身后有母族顾大将军扶持,稳坐太子之位,而太子妃顾臻我与她接触一次,并不简单。

    皇族之人,每每偶然遇到一相谈甚欢的朋友都有自己的目的性,你与她结交可以,但要知道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将来是要一生一世一双人,或者说荣华富贵自己要想好。”

    “姐姐,我,我知道了。”沐云瑶的目光闪过一丝黯然,声音极低的说着。

    “云瑶,人生的路是自己走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便要去规划一条什么样的路。”沐云汐说道。

    沐云瑶看着沐云汐离去的背影,目光微闪,复杂,疑惑,不甘,忐忑一一在她眼中闪过。

    太子妃顾臻的有意结交在她的心底投下了一颗石子,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她永远做不到如姐姐那般强势,那般的果断狠决,让人敬畏惧怕。

    可是她又能做什么?

    沐云瑶也想高高在上,让人敬畏惧怕,而不是儿时那样被永安侯府的奴才耻笑讥讽。

    她不想一辈子懦弱的跟在沐云汐身后,不见天日!

    沐云汐不知道沐云瑶心中挣扎,她这几日也极为忙碌。

    先是拿着玄铁令去了一趟暗夜楼的总部,又去了一趟保和堂见到魏兴,想要营救陆知离的人,绝对不能有任何门党派作风迹,毕竟这些人武功在高,手段再好,也有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这样很容易给萧景元查到。

    可雷氏兄妹最适合,在皇权党派中,这样布衣之人,他们是很难想到的,追查的方向会按照他们既定的方向追查,便会真正的忽略了雷氏兄妹的布衣之人。

    璃都的街上徐喧嚣热闹,小贩叫卖不绝:“今日吃桃花羹,明日女儿节会有好姻缘。”

    沐云汐的脚下一顿,女儿节的前一日是母亲的生辰。也是哥哥的生辰。

    十二年了,没有给母亲过生辰了,想到宫中的母妃,沐云汐提着以前母亲最爱吃的七宝羹进了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