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第002章猎物
作者:锦鲤君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有意思。”薛长庆的手指支撑着下颚,淫邪的目光饶有兴趣的盯着床榻上的人。

    想他薛长庆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从未碰到过这样不怕他的女人?

    “小爷就是喜欢辣一点的女人,否则玩一会就死了,多没意思。”薛长庆淫邪语调落下,伸手就朝着楚天汐的身上衣服扯去。

    “找死。”楚天汐冷笑一声,在薛长庆即将碰触她的那一瞬间,眼底寒芒展露,朝着薛长庆死穴袭去。

    楚天汐忘记了,如今这具身体并不是她的。身体素质极差,在那一瞬间,险些自己倒下去,竟是让薛长庆躲了过去。

    薛长庆也不是寻常人,换做其他人早就死在了楚天汐的手下。

    “你是谁?”薛长庆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刚刚差点就命丧在她的手中,那致命的杀机让他心有余悸。

    可看着眼前的身体单薄瘦弱的少女,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薛长庆摇摇头,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楚天汐看薛长庆的眼神仿若看死人一般。虽然这具身体的素质不如她曾经的。

    可她楚天汐是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主,何曾惧怕过。

    这一生只在慕容祁身上栽过,既然重新活过来了,又怎么会轻易死在一只淫虫手上?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楚天汐的声音冷凝如霜,再次的朝着薛长庆攻击而来。

    驰骋沙场,血屠城池的人,不战便有三分杀机,足以掩盖着这具身体的不足。

    “谁,谁派你来的?”这一次,薛长庆睦的被震慑到了,全身一抖,忍不住有些虚软。

    “怕了?”楚天汐唇边的笑意邪肆弯起。

    讥讽的笑意看在薛长庆的眼中极为刺眼,手脚抖了了抖。他居然被自己的猎物给嘲笑了吗?!

    想到这里,他敛去刚刚心底深处的恐惧,目光阴沉,招式狠辣再一次的朝着楚天汐攻击而来。

    薛长庆的武功也不弱,此时竟与楚天汐打斗中不相上下。

    门外的护卫听到了房间的打斗的声音,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眼,默默的继续守着。

    他们家主子就是喜欢在这里奸淫少女,一年死在这里的女人不计其数,其中还有会武功的,不过最后都死在他家主子手里。

    自家的主子就喜欢这种调调,擅自闯进去坏里主子的好事,那简直是比死还恐怖的事情,护卫便对视一眼,继续的守护在门外。

    打斗之中,楚天汐的目光落在了薛长庆的肩膀上,那复杂的图腾映入眼帘,瞳孔骤然一缩。

    她父亲镇国公奉命驻守到北漠的边境晋城,保边境安宁深得百姓爱戴。

    十二年前的雪夜,一群黑衣人里应外合将府兵引走,闯进了镇国公府,扬起森寒的刀锋,见人就砍。

    昔日里和乐融融的镇国公府如人间炼狱般,她父亲镇国公一生保家卫国没有死在战场下,却死在了这些宵小之辈的手中,母亲自缢身亡。

    殷红的血液似是决堤的河流染红了整个镇国公府,也将那漫天席卷而落的大雪染红

    那一夜她与双胞胎哥哥偷偷溜出府中玩耍,虽说躲过了府中的屠杀,却也被那些黑衣人一路追杀,被逼悬崖处。

    他们兄妹俩给黑衣人包围,哥哥哥与黑衣人交手中,被一剑刺穿了身体,与此同时也砍断了黑衣人的手臂,见到了狼头蛇身的图腾。

    那独特的复杂的纹路已混合着她家人的血肉白骨融进身体里,蚀骨之痛吞噬着她的灵魂。

    最后哥哥抱着她跳崖,落入了湍急的河流中,哥哥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将她推举上岸,而哥哥便永远的沉入了河水中。

    蚀骨穿心的痛楚在这一刻蔓延开来,痛的她不禁身体颤抖着。

    这十二年来,她从未停止寻找哥哥,寻找狼头舍身图腾的下落,却没有任何的线索,却不曾想一朝重生,居然找到了这图腾的下落。

    “十二年前你去过北漠?”

    无尽的恨意从齿间迸出,化作冰锥一般刺穿薛长庆的灵魂上,让他止不住的颤抖着。

    怎么回事?一个普通的少女怎么会有这样的杀气,仿若从地狱归来一般。

    在薛长庆怔住的那一瞬间,楚天汐抓住时机,抵在薛长庆的死穴上。

    楚天汐眼底涌动着无尽的杀意和锋芒;“说,你十二年前你去过北漠吗?”

    “你,你,你快放了小爷,小爷饶你不死……”明明是威胁的声音,可语调却是颤抖不已,整个身子差点瘫痪在那里。

    此时的楚天汐才真正注意到薛长庆不过才二十多岁,十二年前的灭她楚家满门的杀手根本不可能是他。

    怔住之间,薛长庆趁机挣脱了她的控制,不顾一切的朝着外面跑去,颤抖的声音带着哭腔和破音拼命的呼喊着;“来人啊。”

    此时门外的护卫听到自己主子惊恐的呼救,顿感不妙,立刻持刀而入。

    楚天汐冷哼一声,拽起飞舞的轻纱,在空中转动形成一股绳子缠住已经快到门口的薛长庆的双腿,用力一扯。

    薛长庆身子腾空,整个人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噗通一声落在了水池中。

    两个护卫扬起刀剑朝着她袭来,楚天汐身子一转,手中的轻纱化作索命的利刃顷刻之间要了两个护卫的命。

    池中的薛长庆趁着他们打斗的时候,在池水中几番挣扎,狼狈的爬出池子,起身想要再次的朝外跑去。

    楚天汐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拿起护卫手中的宝剑像薛长庆一掷。

    “啊!”一声惨叫,薛长庆奔跑的双腿与身体分家了。

    此时外院所有的护卫已经来到了房间里,房间内血腥一片。

    楚天汐手起刀落,很快就将这个别院二十多个护卫斩杀干净。

    殷红的鲜血流淌在整个房间,染红了池水,血腥的气息弥漫在别院的上空。

    楚天汐来到已经昏死过去薛长庆的面前。寒光闪闪的刀尖砍断了他的另一只手。

    “啊”的一声惨叫,薛长庆被痛的苏醒了过来。

    入目之处皆是整个房间的残肢断臂,还有面前鲜血淋淋的自己的双腿。

    “啊……”薛长庆的瞳孔骤然收缩,竟是直接吓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