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帝凰:误惹邪王九千岁 第496章 又来了刺客
作者:杏仁酥的小说      更新:2019-08-05
    话题猛然回到刚才的噩梦上面,凰歌的脸色顿时不如方才那样轻松了。

    凌姬,这个前世杀了她的女人,凰歌到现在都不能忘记,更不愿提起!

    夜千丞沉默的注视着凰歌,心中却感受到她那紧张压抑的情绪。

    不知道过了多久,凰歌依旧没有张口,夜千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把她揽入怀中:“好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问。但是你要知道,既然现在你在我身边,我便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好。”

    许是在被窝中待了许久的缘故,夜千丞的怀抱竟然有些温暖,凰歌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处,静静的聆听着他的心跳,低低的应了一声。

    或许有一天,凰歌会忘记临死那天痛苦的经历,也能够释怀,只是现在,却还不是那一刻!

    夜色静谧,窗外月亮清冷,凰歌闭上眼睛,感受着身边人的呼吸,只觉得夜千丞的手上有一股暖流在缓缓的进入自己的身体,那种感觉让她十分舒服,睡意渐渐袭来,她终于沉入了梦乡。

    夜千丞为她编织了一个轻松愉快的梦,身边的小女人虽然睡着了,唇角依稀带着浅浅的笑。

    夜千丞静静的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

    当初没有娶她之前,他以为这个女人身世悲惨,若是能在敬王府安稳的过一生也好,却不想,凰歌为他的生活带来如此之大的改变!

    如今两人息息相关,夜千丞再也无法对她的遭遇和一切置身事外了。

    终于,在这个本来没有什么牵挂纠葛的国家里,他也有了一个温暖的归宿。

    窗外冷月如刀,寂静的可怕。

    天快亮的时候,夜千丞突然睁开了双眼,身边的凰歌也警惕的醒了过来。

    “嘘。”

    看见身边那张妖孽倾城的脸,凰歌把食指放在唇边,示意他低声。

    夜千丞静静的看着她,没有发出一丝动静。

    “外面有人。”

    凰歌声音放得极低,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夜色中如同上好的黑玉一般,莹莹发光。

    夜千丞微微点了点头。

    他自然听到了,从那些人落下墙头的一刻,他便听到了动静。

    “来了三个,武功皆在寒冰和云峰之上。”

    夜千丞缓缓看着凰歌,道。

    凰歌心中莫名一紧:“是昨晚纵火的人吗?”

    寒冰和云峰武功在京城之内也算是顶尖,如今来的这三个人功力如果都在他们二人之上,那就很不好对付了!

    夜千丞摇了摇头,薄唇轻启:“不是。”

    这三人的功夫虽然很高,隐匿功夫却一般,不像今天放火的那个,他从头到尾竟然都没有察觉。

    “是两拨人?”

    凰歌轻轻一笑,大眼睛中闪过一丝讥诮。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敬王府也忒不招人待见了!短短一夜的时间里,竟然来了两拨人想要他和夜千丞的性命!

    夜千丞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捏了捏她的手。

    那三人已经来了。

    凰歌屏住呼吸,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那脚步声极轻,若不是这些天她勤加练习内力,功力有增长的话,恐怕还难以察觉到这细微的脚步声。

    紧接着,刀锋划开了门缝,走进来了两个人。

    夜千丞和凰歌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依旧是安睡的状态,心中却极为警惕。

    两个刺客彼此看了一眼,打了一个手势,掏出闪着寒光的匕首往床边走来。

    见两人依旧安睡,两个刺客便放下了心,眸中闪过一丝狠厉的光,手中的匕首便朝着夜千丞和黄哥的心口落下!

    只要今日的事情能成,他们便能够有大笔的银子,足以金盆洗手,从此潇洒的度过后半生!

    两人心中激动,可多年做刺客的经验,却让他们依旧淡定,拿着刀的手也一如往常的稳!

    可是就在快要成事的那一刻,床上本来熟睡的人却突然睁开了眼!

    凌厉的目光直直的看着两人,顿时让两个刺客心中一惊!

    可出去的刀已经收不回来,他们也不想收回,两人一咬牙,匕首往下落的更快!

    夜千丞翻身坐起,长腿一扫,直接把两个刺客踢到了一边!

    凰歌冷笑一声,跳下了床,冷声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去问阎王爷吧!”

    两个刺客轻巧落地,眼中杀意却更甚,再度朝着凰歌和夜千丞冲了过来!

    尊主的命令既然已经下了,他们二人也接了下来,今日必然要提着夜千丞和凰歌头颅回去交差!否则,即便能够回去,他们也落不到好下场!

    门外望风的刺客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也闯了进来,三人一同与夜千丞和凰歌交手!

    凰歌想要试试自己的功力有没有长进,便没有回避,而是直接参与了战斗!

    夜千丞本想让她躲在一边,自己对付这三人也是手到擒来,可看着凰歌兴致很浓的样子,他便没有阻止,只一边对付两个刺客,一边注意着凰歌的安全。

    寒冰和云峰虽然经常跟着她,可凰歌却从来都没有和他们交过手,今日和这些刺客过招,却让她有些难以应对,如果不是凭着灵巧的身形,凰歌很快就会落于下风。

    刀光剑影之间,凰歌应付的也很是吃力,她有些苦恼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只见他游刃有余,游龙般地在两个刺客之间纠缠,那两个功夫与寒冰云峰不相上下的刺客,竟然连他的衣角都没能碰到!

    再看看自己无比吃力的对付另一个刺客,凰歌心中顿时一阵苦恼!

    她当初该好好练功才是的!否则现在也不至于如此丢人现眼!

    “二哥,怎么办?”

    三个刺客见久久拿不下夜千丞和凰歌,顿时靠在一处,低声道。

    这夜千丞竟然如此难搞,怪不得那人出钱如此之高!

    “先走,不能把命折在这里!”

    领头的刺客低低的说了一声,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奇怪的东西往地上一扔,旋即三人运起轻功,夺门而逃!

    “竟然玩阴的?”

    那手雷般的东西落在地上,顿时爆出了许多白色的粉末来,凰歌不知这些东西有毒没毒,只能紧紧的捂住了口鼻,生气的骂道!

    她都没有用毒用药粉呢,这些刺客竟然不知羞耻的用了这些东西?真是岂有此理!

    “云峰!”

    夜千丞没有去追,只低低的喝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