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61
作者:别扯的小说      更新:2022-07-09
    六十一

    青柏伸手从衣袖里掏出个东西来递给他:“国师交我此物时还说了,若是恐难胜任,移交于下一人也是可以的,只是这画集设了术法,仅可转载三人之手,她是第一个被转赠(坑)的人,我是第二个,你呢,就是幸运的第三人。”

    张长命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是瞪大了眼睛望着青柏。

    青柏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站起来,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哎!还望入目,即幻望入梦,现如今还望已经移交于你了,那我的梦也就解开了,这天下大棋就交给你了,张长命。”

    张长命心中汹涌澎湃,面上木楞无奈:“皇上这事不可儿戏,且从长计议。”此时他已经无法在意为什么他叫张长命了。

    青柏走到门口,外面的侍卫唰地抽出佩刀,就差抵在他脖子上了。他耸耸肩,回头看向张长命:“这你得问慕容冷拔,问我没用。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往后你跟他好好玩玩儿吧。”

    张长命将几本化成白纸的《还望》收起来,桌子上的那枚玉玺他是没敢碰的:“皇上这是何意?”

    远处传来喧嚣,看来柏全他们耍够了。

    青柏抬臂挥手,围在屋外的人瞬间化作泡影:“现在呢,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拿着玉玺用你参悟《还望》得到的外挂救世,二,是看着天下破碎落入贼人之手,可能还会导致这方土地的彻底坍塌。你选哪个?”

    一向讲究为国者为众生所受的张尚书纠结、无奈,最终长叹一口气:“皇上给的选择,是条死路啊!”拿起桌上的玉玺,同空白画集一起收入袖中。

    青柏意料之中的转身离去:“张森,峰罗国就交给你了,你也不必这般被逼无奈,这皇位我可没有传给你,诏书在茶壶里,你自己看吧。”

    张长命本已站起身来恭送青柏远去,听了这话,心中恍然舒了口气,感觉周身也不像刚才那般沉重而罪恶。

    只是这分轻松并未维持多久,他将不知何时泡在茶壶里的锦帛拿出来,铺展在桌上,由于茶壶的沸水还没有冷却,显现的金文不仅金光闪烁,还冒着热气儿。

    张长命本来该为皇上将诏书当做茶叶煮来喝的举动感到惊奇的,可此刻看到内容却是连抬眼皮的功夫都没了,直愣愣地盯着那几行金文,每个字都认识,偏偏合在一起就不懂了。

    “废逆党左丞,禅位于辄轩张崇,封张森为护国法老。”

    三句,没有寒暄之词,也没有解释为何如此安排,甚至“朕”都没有出现过?怎地,你堂堂钫周期巅峰的修士还缺这点灵力?

    张长命将湿漉漉的锦帛用内力蒸干,金文消散。他将锦帛拿在手里左右翻看,总觉得这锦帛四四方方,不像是皇上以往用的龙纹锦帛,怎么看怎么像……擦桌子的抹布?应该是他多虑了吧,谁家这么有钱,那这种上好的碎云锦帛做抹布。

    张长命努力地想着借口,极力地劝服自己刚刚没有喝抹布水,再说了,皇上刚刚也喝了水的,肯定……目光触及到桌角的一摊水渍,张长命张尚书一把老骨头差点没给激动碎了!!!

    再说作俑者青柏,此刻正以追风赶月的速度奔向将军府,没办法,脱离天道自主入轮回的事做起来有些杀伤力,城外都是毒雾,没法去,只能霍霍谋逆造反的将军府了,至于为什么不去丞相府?笑话,要弄死他的人都在将军府吃席,他干什么要去连丞相都不在的丞相府?

    他赶到时就见到他的球贵妃被小全子公主抱着,两人很有cp感地立在将军府最中间的那栋楼的顶端,周围都是将军府的侍卫,武功平平无奇,外貌身形等不值一提。

    青柏为了显出格逼直接一个瞬移到两人身旁:“没想到你俩有一腿儿。”调侃的同时也默不作声地探索着那个得天独厚的通天破空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