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60
作者:别扯的小说      更新:2022-07-09
    六十

    还好歪的不是叛国,不过也是个渣男,还是个没底线的渣,球贵妃可能是扮演女人扮演得久了些,他现在怎么看这家伙怎么觉得不顺眼:“慕容凉拔,今日本是你与丞相府二小姐的大喜之日,我不好多说什么,但有些话我还是要提点一番的。”

    慕容冷拔跪在礼堂正中央:“贵妃娘娘但说无妨。”

    球贵妃除了刚刚进门时看了他一眼,之后就在没有看过他了,大红色在此人渣身上显得更为艳丽,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如今这世道不怎么太平,杀人放火也不过抬手眨眼之间,好好做人,别把你祖上积攒的功德都损了去,明白?”这语气可以说是冷得不能再冷了。

    慕容冷拔笑着的嘴角逐渐变得僵硬:“多、多谢贵妃娘娘提点,我以后自会好好对丽水,她就是我将军府唯一的女主人。”

    球贵妃难能可贵地嗯了一声:“知道就好。小全子,这礼也送了,人也看了,该走的流程都走了吧?”

    小全子很是配合道:“回娘娘,还差一步夫妻对拜呢。”刚刚两人就是在‘二拜高堂’后被球贵妃这个送祝福.搅屎棍.的人给打断了。

    球贵妃恍然,对着一旁的司仪说到:“哦,那继续吧。”

    司仪汗颜,这贵妃娘娘之前在皇上面前可是很贤良淑德的,怎么皇上一走,就跟两个人一样?兢兢战战地喊出了最后一句“送入洞房”后,他整个人都虚脱了,当然,被吓得一身冷汗的不只他一人,当时在礼堂的所有观礼者都差点以为自己人头不保了。

    皇上此时正在护城楼台上坐着,对面是尚书张森在沏茶:“你这老头,大雪停后的第一场喜事你怎么不去凑热闹?跟着我跑到这儿来吹冷风,闲得慌。”

    张森手中动作不断,语气也很是平常:“你啊!宫中都乱成了那样,你还有心情在这呆着,不赶紧跑路。”

    青柏望着楼外还没有化干净的雪:“跑什么?如今的天下也就青城和宁城两座城池,北拉赞都给玩儿没了,还不如好好享受一下剩下的时光,毕竟也就活这一次。”

    张森将一杯茶递给他:“也不知有生之年,能否再见到烈阳当空的情景。哎!”

    青柏始终面露温和的笑容:“实在想看的话就努力活着吧,机会总是留给活得久的人。”

    张森:“那倒也是,毕竟我这尚书的位置可是熬死了不少人。”话落间,门外便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他便识相地禁了音。

    青柏连眼都懒得抬,从一旁捞出几册画集:“你且过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张森望了望只围在外面并不进来的侍卫,又看了看云淡风轻且很有闲情雅致的国君,总有些怪异,作为一国之主被谋逆的军队包围了不逃跑不说,还在这儿等着人家上门,不,这已经可以说是自己送上了门,还把自己的身家全裸露了出来。

    纵是年近耄耋的张长命也是不得解:“皇上?”您这心态是不是忒好了些?

    青柏瞥了他一眼,笑意的眼神中含有一丝帝王本有的压迫感:“看不看。”

    张长命擦了擦额头可能冒出来的冷汗,挪到青柏身侧:“这是……《还望》!”一只套闻其名不见其身的画集怎会在皇上手中?莫不是赝品?《还望》可是由曾经的圣女所创,其中有对这个世界未来的预言,也有超乎这方天地的认知,堪称神迹中的神迹。这般神圣之物,怎么会……

    青柏将手中的那一本递给他,完全无视张长命那复杂的欲言又止:“你若能参透其中奥秘,我就告诉你它的来由。”

    张长命连忙将手在胸前擦了擦,视若珍宝、两手颤抖地捧过画册,像是供奉神明一般放在桌上:“我打开了?”声音颤抖得不像话,青柏都能看见他激动地出汗了,一阵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