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8
作者:别扯的小说      更新:2022-07-09
    五十八

    青柏翻身坐到一旁,青柏刚舒一口大气,就觉得自己飞起来了,然后听见了很是敞亮的一声“嘭!”

    是他落地的声音:“你怎么不讲武德!”他坐在地上,还好烧了地龙,不怎么冰凉。

    柏球很是嚣张地坐在他的床上,低头望着他:“嗯,我特爷们儿,所以我是贵妃,我聪慧,所以让我当傀儡皇帝。青柏啊!要不是我们一起长大,我真tm地想抽你!”最后一句话说的尤为咬牙切齿。

    青柏揉着最先着陆的地方:“你已经抽了好吗?再说了,不就一个称呼吗,你至于这么大动干戈的?你看我叫小全子全太监他生气吗?他不……”话音未落,就被一个食盒盖子袭击了。

    还好他够机灵,一个华丽的连带(即连滚带爬),成功躲了过去。

    嘴里含着鸡腿儿的全太监本全慢条斯理地挑选着自己喜欢的菜往碗里夹:“青柏呀,我劝你善良,小心你某天醒来真的清白不保。”

    青柏看了眼他名义上的贴身太监和名义上的御前侍卫,一个衣冠不整,在他的榻上吃饭;一个和衣而躺,在他的龙床上睡觉。而他呢?身为皇帝,身为他们名义上的主子,不仅没有饭吃,连睡的地方都没有!艹!

    柏全吃饱喝足后,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嗝儿:“皇上,贵妃都给您暖好塌了,怎么还坐在地上?”

    青柏瞪了他一眼:“你存心的是吧!”

    柏球表示不想讲话,想当初,青柏被大臣们催婚,而那时的青柏表示不想被二皇叔操控后还要受制于别人,他就想当个闲散的傀儡皇帝,所以就让柏球扮成他少年时期的白月光,没办法,谁让他会伪声呢?当初他是拒绝的,结果青柏这个狗逼皇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他的腿求他……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他同意了扮演贵妃这个荒唐的请求,只是不露面,隔着纱帐出过声儿。

    结果这厮越发得寸进尺,竟然要给他穿女装,靠!不能忍,结果柏全这玩意儿竟然当起了他的同伙,说什么“我还是个太监呢?不仅露脸,还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撒谎都不行的那啥,真是羡慕你,别人都只知道贵妃的声音和穿衣风格,都不知道你的面貌,你还可以作侍卫,真好……”

    反正最后,就是他同意了,之后这俩斯张口闭口“球贵妃”,真是!他这个火爆脾气,忍无可忍。

    最后三人在殿里打闹得不可开交,仿佛又回到了他们小的时候,天真无邪且没心没肺。

    在外洒扫的两个小宦官抬头望向不时传来打斗声的宫殿,摇摇头,继续低头扫着早晨才扫过的雪地。

    …………一个月后

    白圣寒山中发出了一道刺眼的强光,而后时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漫天的雪花悬在空中,连风吹起的旋涡都没能逃脱被定格,从北拉赞到峰罗国,整片大陆都像是一幅画,没了生机。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刻钟,直到躺在典狱楼主殿尊位上的人缓缓睁眼,时间才又继续运转。

    通身皙白如雪的宫殿屹立在白圣寒山正中心,外表的宏观都被连绵不断的大雪覆盖隐藏起来,远远看去,如果忽略那两座看门的石狮子以及光滑无比的巨型石门,这就是一座普通的雪山。其实说它是雪山也不为过,它本就是一座由石头堆砌起来而后经过掏空雕琢整出来的建筑楼(山)。

    主殿尊位上的那人黑衣白发,手上爬着一只白卫,刚醒来的缘故,眼神有些迷离,好一会儿,才坐起身来,往殿外走去。

    刚推开门,就看见殿外跪着一片人:“恭迎圣尊回归!”

    千允抱着好像长大了不少的白卫:“起。”

    跪在最前边儿的那人率先站起来:“圣尊,刚刚我们看这雪停了,就猜到是你回来了,果然。”脸上是挡不住的兴奋。

    千允点点头:“无事便不要来找我了。”说罢便往通往楼顶的甬道走去,她需要想想怎么才能挽救这个几近崩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