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3
作者:别扯的小说      更新:2022-07-09
    五十三

    尧一不知何时来的:“可怜贵公子要跟我们过苦日子了。”开始他还以为圣尊是为了防止丞相府派人暗杀,所以带着贵公子防身,现在看来,那时候的圣尊就知道自己不会去北拉赞,所以拉着一个背锅的呢!真不愧是圣尊。

    白愉攀上尧一的肩膀:“是啊!这么说来,圣尊倒像是个搭顺风车的。”可怜贵公子一直因为同情圣尊爹不疼娘早逝的身世而被欺骗至此,真的是被人卖了还对人家感激涕流。

    杨明给了两人一人一个大巴掌:“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们给我记牢点儿。”

    两人不约而同道:“是!”

    尧一半靠在白愉身上:“不过,少主,不聊生说的那场浩劫真的回来吗?”真的会有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千城,血染皇天吗?

    杨明看着骤然瓢泼的大雪,不禁感叹:“谁知道呢?不是超然之人,便做洪流之辈。过好剩下的日子吧,该来的,就让他来。”该做的他们都做了,剩下的,或许真的只能靠天意了吧?

    一道声音由远及近:“姑娘倒是好胸怀,竟看得这般开来。”来人站在一旁的雪松之上,身着白袍,手执一把黑骨白伞。

    但凡他的身形再差点儿,声音再丑点儿,就是一个妖怪了。还好这人撑起了这要命般的装扮,看上去竟有些举世无双的飘飘然。

    杨明倒是不曾想,江湖上不见其人只闻其名的典狱拊掌会被她遇到:“前辈过奖。”

    方采上下大量了杨明一番:“铷周期?倒是个不错的苗子,你可愿加入我典狱司?”又扫了旁边的白愉和尧一两眼,也还不错,就是年龄大了点儿。

    杨明对上他的视线,有些意外:“前辈何出此言?在下不过一介凡人尔。”典狱司可是鬼神居所,她一个凡胎肉身怎么去?

    前方传来一阵波动,白光一闪而过,鹅毛般的雪,无风而落。

    方采眼中的亮光一闪而过,将腰间的折扇扔给她:“这简单,你且将此物随身携带,身死之后,它会带你到典狱来。”语落而雪舞风起,树摇而人走无迹。

    杨明拿着手中的黑色折扇,内心狂跳不止,打开扇面,只有一个龙飞凤舞的‘斗’字。

    听闻典狱司有四拊掌,每一位拊掌都管着七位宿君,而宿君的选择都是由拊掌亲自决定的,其代表身份的信物就是一把黑色折扇,此扇名为星风,是由上古神兽之骨制成,水火不侵,刀剑不断,更有度人成仙之传闻,世间仅有二十八把。

    同样是身为铷周期的白愉和尧一很是纳闷:“我们也是铷周期啊。为什么不给我们扇子?”

    杨明宝贝般的收起扇子:“你们比我大许多。”潜台词,你们太老了。

    两人看着尾巴翘上天的某人的背影,满头黑线,要不是她是少主,真想痛扁她一顿。

    …………闻楼山外

    久不见人迹的小道上,一个身着黑衣头戴白骨黑斗笠,一个身穿青绿长裙面带白纱,两人手执长剑相对而立,风吹而人不动,鸟鸣而人不语。

    程仁本是拿着剑追砍方采那狗玩意儿的,接过竟然被那狗玩意儿摆了一道,莫名对上了这个惯会使用毒物的女妖精,真是要命。

    林何在北拉赞旁敲侧击得知萧琛在峰罗国做人质,好不容易摆脱家里人的监视跑出来去找她,哪曾想刚到峰罗国地界,就碰到了这么个惯会使用符咒的臭道士,真是闹心。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各自心怀考量……“哐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