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2
作者:别扯的小说      更新:2022-07-09
    五十二

    皇宫中

    青松躺在房顶:“皇上日理万机,不趁着夜黑风高补个觉,跑到微臣这儿来是要作甚?”

    青柏坐在他不远处:“皇叔说笑了,我这不是怕您难熬相思吗?这不就来陪您解解闷儿。”

    青松瞥了他一眼:“皇上如今将近双十年华,该找个知心人了。”

    青柏连忙拿出藏在袖中的经年酒:“皇叔你可饶了我吧,别你一不高兴了就来找我的麻烦啊!”

    青松接过酒坛并没有喝:“没遇上合眼的?”

    青柏笑着摇头,刚要说‘没有’却停住了,脑海里竟是浮现了那日的小丫头,一身普通的蓝布衣裳,不是顶好的身材,也没有什么过人的姿色……思想逐渐的偏离了航道。

    青松一看他这不值钱的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认清自己的心,及时抓住人家的心,免得错过了追悔莫及。”

    青柏回神,一丝尴尬:“啊,什么?”

    青松不语,仰头喝了一壶经年。漫天星河入眼,那人恍然出现在眼前。有些东西啊,明知道不可为,却仍旧拼了七魂六魄去挽救那九万分之一的可能。他的一生,不是一场豪赌,而是一场赴死。

    青柏知道自己这位同龄不同辈的皇叔有心事,也不多打扰,只是默默地坐在一边想着自己刚刚想起的倩影。

    柏全抱着拂尘打了个哈欠:“我说,同样是被选作皇上的侍卫,为什么你可以随身带刀,我却要拿着这么个玩意儿当宦官啊?明明我的功力要比你高。”

    白球抱着刀靠在另一边:“你有本事去问那位啊,皇上可是非常听那位的话。”

    柏全望了望房顶的两抹身影:“哎!得亏他有个心尖尖上的人,不然这皇位还真轮不到……”

    白球出声道:“慎言。”

    白全委屈巴巴地蹲在门口:“哦。”

    坐在宫墙之上的松果望着门口的两人:“他确实不会坐这个位子,毕竟,他是一个一出生就决定赴死的人。”

    柏全抬头,看着坐在墙上的人一脸的疑惑:“说笑呢?他可是……”战神,战无不胜,怎么可能会一心赴死呢?

    白球打断他的话:“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能从万人坑里爬出来的将军,竟是个不要命的吗。”难怪,灭了鼎盛时期可以匹敌两个峰罗国的那羌族,原来是破斧成舟啊!

    松果望着楼顶的那人的背影,莫名惆怅,如今他已铯周期,而主子的计划也快要开始了罢。低头望了一眼门口两人:“尽早把你们的功力提升到铯周期吧,否则活不过不久之后的那场浩劫。”

    白球皱眉,他如今停留在铷周期已久,但这不是主要的:“你们……”莫非江湖上有又什么大动作了?

    松果与他对视一眼,不过多透露,只是望着流光婉转的星河,在不久后的未来,这将是他们唯一可以看到的街市了。

    ………………

    日子过的不急不缓,队伍已经来到了白圣寒山边界——闻楼山谷。

    天气变得很快,可能是一路向北的缘故,他们都加了两件衣服。

    前两天贵公子得了风寒,被杨少主的医师郑乾两副药下去已经好了,可惜自己作死,吐槽郑医师的药难喝,被郑医师小心眼地试了回药,七日不可动弹,只能像个全身瘫痪样躺在马车里,日日受千.戏精.允的‘调戏’。

    天黑得早了些,杨明骑着马站在山头,右前方是白圣寒山,左前方是那羌亡土,如今已归峰罗国了。

    松然叹了口气,这途中他也想过找千允谈话,终归是没有面对面的机会,北拉赞的人把她当个宝,压根儿不给别人机会,算了,反正也要就此别过了:“杨少主,过了这地界,就算是北拉赞了,松某就此别过。”

    杨少主点头:“有劳将军一路护送,请代杨某向二皇叔传达一句话,北拉赞多谢峰罗国送还圣尊,这个情我北拉赞记下了。”

    前方的两人正在“推心置腹”的交流着,后边马车中的人却已经开始察觉到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