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1
作者:别扯的小说      更新:2022-07-09
    五十一

    杨明指了指白圣寒山之北的北拉赞:“在这儿,他是比我家老头儿还厉害的人物,活了好多年了,据说是如今唯一见过圣尊真容的人。”

    千允挑眉:“你们很信这玩意儿?”神棍这种生物很玄乎,你说他假的吧,他又起的到些个作用,说他是真的吧,干的事情真的是很难不合常理。

    她记得m国的青松说过,那位圣尊就是被世人烧死的。是人都有私心,能力与贪婪总是成正比,而放纵欲望野蛮生长的结果就是人性的泯灭。

    千允能接受她是圣尊转世的身份,并不代表认可了这个身份,所以对待一些东西,她只是以自己的习惯来处理。

    人这种生物,包括其他物种也是一样,永远不能因为别人强加于你的定义,就将自己约束在那该死的、狭小的牢笼里,即便不是雄鹰,也该有翱翔天际、直破云烟的勇气与能力。

    杨明送走了突然拜访的圣尊,躺在杂乱的床上心烦不已,现在没有恢复记忆的圣尊虽然很好相处,但字里话间不免透露着不信任的刀芒,若是真的恢复了当初的记忆,于天下,怕是一场浩劫。

    夜幕降临得很快,现已是深秋时节,落叶乔木早已开始为自己抖落了一地的毛毯,好以此度过这个即将来临的寒冬。

    意料之中,这一晚的山林间除了风吹草动,万物酣睡。皇城内除了皓月当空,灯火通明。是一个无人作闹的和平夜。

    驿站的人很是上道,早早就备好了饭菜,马匹也备足了粮草。

    杨明同白愉正在一旁检查行李,尧一拉着贵公子哥俩好地坐在马车外面,低声讨论着什么,生怕惊扰了里面在睡回笼觉的某人。

    松然倒是乐得清闲,由二皇叔的亲兵卫护送这一名号打出去,就没几方人马敢来触这霉头,这一路上基本是遇不上什么行刺的老戏码了。颇有一种哥已不再江湖飘,但江湖上仍然忌惮着哥的意味。

    山头刚刚泛白,队伍的前方挥动了旗帜,尧一示意贵公子坐好,而后抓头低声提示千允:“圣尊,咱出发了。”

    千允半梦不醒地嗯了一声,便听到尧一驾车的声响,身形一个晃动,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将右手的白卫换到左手抱着。

    这天仍旧有些的热,只是偶尔吹来的凉风会让人精神抖擞一番,尧一看着靠在自己背上睡着的贵公子,有些同情,若非他爹那一派不安分,圣尊也不至于将他当做人质带在身边。可惜他还不自知,哎!

    松然走在杨明左后方,暗搓搓地往后撇,看见丞相家的贵公子在外头睡觉,就不自觉地松了口气,还好他没有继续千允小姐继续待在里面了,不然怕是回不了丞相府。

    白愉瞥了他一眼,随后往后面看去,尧一那家伙简直就是有那个社交牛逼症,这才一天,就跟丞相府的贵公子勾肩搭背了,不愧是北拉赞隐藏的军师。

    …………青城酒楼

    一抹身影迅速闪进房间:“方拊掌。”

    隔着屏障,隐约可见有一人坐在贵妃榻上:“如何了?”

    “经查证,正主归,原魂散。”

    “好!速去备马,本拊掌要回典狱司亲自恭迎楼主回归。”

    “是!”语音刚落,房中就不见了那人的身形。

    这时有人敲响了门,似乎是有人在闹事:“大人,有故人访,见或不见?”

    方采迅速恢复冷肃之面,清了清嗓音:“进。”

    小斯应声,而后只见房门被推开,一位白衣少年抱着酒坛子晃了进来,不错,就是晃:“方采儿,我告诉你个小秘密,你……”话还没说完,人就晃到了方采的床面前,然后直戳戳地倒了下去,除了鼾声,再没有半点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