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0
作者:别扯的小说      更新:2022-07-09
    五十

    千允难得的好心,伸手将他扶到一旁的座椅上:“要的就是出其不意,不然怎么可能好的这么快。”

    千山嘉靠在椅背上:“那我还得谢谢你了?”

    千允揉了揉手心的白卫:“那倒不必,如果你非要谢的话,就去赶马车吧。”

    千山嘉刚想说“妄想”,可当他对上千允那双“真挚”的眼睛的时候,不自觉地点头答应,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和尧一并排坐了,内心一万点迷惑。

    尧一倒是很好相处,看着从马车里出来的贵公子,很是有好的问道:“千公子怎么出来了?”眼睛里是藏不住的笑.幸灾乐祸.意。

    千山嘉叹了口气,尴尬一笑:“哦,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被赶出来的呢,贵公子不要面子的吗?

    千允却很想说,你看我给你面子吗?凭着她钾周期的功力,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你说你要赶马车结果你却在透气,千山嘉,你怎么说一套做一套呢?”

    寂静,寂静,队伍丝毫不受影响地前进着,护在马车周围的侍卫秉着自己的职业操守努力地维持高大上的人设。暖风吹过,有一只马儿打了个喷嚏,不只是谁起头笑出了声,众所周知,快乐这玩意儿是会传染的。

    贵公子终究是在被笑得面红耳赤中不顾不管地钻进了马车,一脸控诉地望着始作俑者:“都怪你!”

    千允才不会承认刚刚是她起头笑出声的呢,毕竟他也没问:“嗯?怎么怪我了,不是你说要送我的吗?而且又不是我逼你赶马车的,是你非要道谢的。”

    侍卫们都是有练武之人,之前听不见里面的动静是因为千允加了屏障,刚刚为了逗弄千山嘉这个端着架子的小屁孩,就将屏障给撤了。

    此时里面的对话可不是他们可以听的,自然入耳的对话莫名戳到了众人的笑点,在他们的憋笑过程中也不免有些同情这位宰相府的贵公子了,遇到这样的姐姐,跟上了贼船没什么两样。

    千山嘉也是被气得说不出话,面红耳赤的瞪着她:“你!”他自己也分不清这是被气得还是被羞得了。

    千允很是贴心地给他倒了杯茶水:“我又没说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你作何这般激动,瞧你这语无伦次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天仙调戏了去。”

    尧一之前看着峰罗国的侍卫笑出了声,还在心里吐槽他们的业务能力不行,听到此处,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业务能力了。

    前方的几人回头望着队伍中间的马车周围欢声笑语好不和谐的样子,就很怪异。

    杨明瞥了一眼左边的松然:“贵国的军队纪律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这可不是讽刺的话,她真的从未见过一个军队在出行任务的时候还能这般放松的开怀大笑,可见他们平时执行的是多么严酷的命令,才让他们觉得护送使者团一职如此轻松,丝毫不觉的有压力,不愧是战神带出来的军队。

    松然却是真正理解成了讽刺他们军队无纪律,心里给那几个货狠狠地记上了一笔,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要护一下崽的:“哪里,我看杨少主的车夫也很是不错。”瞧他那笑得前俯后仰的样子,连路都不看就只呼着马往前走,真不知道是该夸他技高人胆大还是人勇不怕死。

    杨明以为这是在夸尧一:“过奖了,尧一是生在马背上的英雄,无论是骑烈马还是赶马驹,他都是得心印手。”

    白愉也不知该不该提醒一下自家少主,人家是在讽刺咱呢,别一副人家夸了你的样子,但考量了提醒与不提醒的暴风雨和艳阳天,他果断选择什么都不知道。

    落日黄昏,青山流霞,鸟雀丛飞,官道车马。